武汉疫情发哨人艾芬医生在爱尔眼科医院治眼近乎失明

艾芬医生,武汉市中心医院急诊科主任,在2020年疫情期间率先发现病毒,并向上汇报,同时提醒科室200多名员工做好防护,带领职工投入到与病毒作战的第一线,科室职工零死亡。被公众和媒体誉为武汉疫情第一“发哨人”。

艾芬对于武汉疫情的贡献,网上有一篇“发哨人:艾芬列传”写的就很清楚,摘录一小段供大家了解:

艾芬者,毕业于华中科大同济医学院。教授。硕导。主武汉某医馆急诊。初,鄂省疫作,文火阴燃,大堤暗穴,民无察者,嬉嬉然治世焉。芬以职故,诊病员,获检测,类萨司冠状病毒。忧惧之。先告医馆主事,复示同学圈。圈人,俱杏林士也。

有李氏文亮,芬同仁,业目科。得芬报告,示以亲故,要在绸缪。不意讯之,斥为谣言,宣谕台广播四海。后,斯人也而有斯疾,英年早殒。民间惜之,谓吹哨人。芬者,发哨人也。

观夫天下大势,向使承平日久,则疆吏多求稳重,以彰其治。发圈当夕,医馆询芬,戒勿妄言。若生恐慌,尔之责也。越明日,医馆监察面训,峻言厉色,曰疫事绝密,岂与人言?纵夫君,亦当隐。芬愕然。

上文小段估计大家都能看明白什么意思,在此就不作过多表述。2019年12月30日,艾芬拿到了一份不明肺炎病人的病毒检测报告,她用红色圈出疑似“SARS冠状病毒”字样。当晚,这份报告传遍了武汉的医生圈。艾芬也被媒体称为“发哨子的人”。 我们只要稍为想想就会知道,如果没有“芬、亮”两位英雄率先对病毒质疑后而发哨、吹哨,武汉疫情再被隐瞒拖延几日,后果会是什么样?应该没人敢想象!

但是一年后一场悲剧却发生在艾芬医生身上,她在爱尔眼科医院治眼被治的近乎失明。2020年12月30日,抗疫主角艾芬竟成为一场医疗纠纷的主角,在这场纠纷中,她不是医生,而是一个患者,而且面对的是民营医院的明星,市值3000亿的爱尔眼科。

只是因为恢复视力的诉求去爱尔眼科就诊的医生艾芬,没想到自己2020年5月做完白内障和晶体植入术后半年,即遭遇右眼视网膜脱落的结局。

10月底因视网膜脱落进行二次手术的艾芬,自此视网膜都存在再次脱落的可能。她此后的人生很可能不能举重物、不能发火。而做为老二仅有两岁的二胎妈妈,一想到在未来不能抱宝宝,比起疫情时的无助和紧张,这更让她感到无力和心碎。

多位资深眼科专家在研究过艾芬的病历和就诊经历表示,这不是一场简单的、对错明晰的医疗纠纷。艾芬的眼部病情复杂,集高度近视、白内障、眼外伤史于一体,她视网膜脱落的风险原本就远高于常人。

这意味着,在治疗眼部存在复杂病情的病人中,医生习以为常的常规化操作、固有的经验,反倒容易忽略个体病例的风险。

艾芬的悲剧,是一个个偶然因素的叠加;当她的个体性病况,遭遇眼科成熟、高效的流水线流程操作时,最终出现了双方都意料不到的风险。

起初艾芬被爱尔眼科当作VIP 病人

2020年初的武汉疫情,让艾芬几乎每天都戴护目镜。原本高度近视、并做过激光矫正手术的艾芬,总觉得眼睛不舒服。2020年5月份开始,一到晚上,视线愈发模糊。

察觉到眼睛的异样之后,她向曾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院工作、退休返聘到爱尔眼科的医生、前同事咨询,对方在电话中听到艾芬的诉求是恢复视力、摘掉眼镜。

前同事在电话中,按照自己的经验,建议她换人工晶体,到爱尔眼科治疗——这也是大多眼科医生根据已有经验在最初所能给的建议:患者如果因为晶状体浑浊影响视力时,医生通常会给予手术摘除浑浊的晶状体,植入人工晶体。

头顶“民营医疗机构第一股”光环的爱尔眼科,在武汉当地名气不小。在公立医院里,眼科属于较为边缘科室,虽有强势的专家资源,但检查设备方面难以与资本拉动型的民营医院,尤其是民营眼科中的佼佼者——爱尔抗衡。

而到了5月份,疫情对武汉市中心医院的影响尚未完全驱散,武汉中心医院眼科有三个医生因新冠去世,眼科没有恢复就诊。

5月21日,在前同事的介绍下,艾芬来到了武昌区中山路的爱尔眼科。爱尔眼科对艾芬的就诊极为重视,除去艾芬前同事的牵线外,艾芬的医生身份,也让他们并不是把她当作一个普通病人看待。

爱尔眼科在武汉最资深的医生之一负责接诊艾芬。医院的副院长王勇,有较深厚的职业履历:他是湖北省眼科学会白内障学组委员,也是爱尔集团白内障学组秘书。为了表示重视,王勇让助理把自己的微信号推给艾芬,让艾芬直接和他沟通。

那一天,艾芬第一次得知自己是中度白内障。王勇给出的手术方案是右眼飞秒激光辅助白内障超声乳化摘除术加三焦点人工晶体植入术。

由于熟人介绍、一开始的体验感也不错。5月22日,艾芬缴纳了2.9万元手术费,术前爱尔眼科让艾芬在武汉中心医院做了眼部B超、眼科OCT等各项检查。

据王勇讲述,这些检查并没有发现异常,但因为白内障的遮挡和外伤瞳孔有前粘连,瞳孔扩不大,检查范围不完整,因此并没有检查周边网膜。

艾芬称,并不清楚这些检查的结果是什么。隔行如隔山,眼科并不是她的专业领域。王勇在术前谈话时,没有告知瞳孔扩不大,没有办法检查视网膜一事。在几次术后复查时,爱尔眼科也没有提及艾芬的眼底情况。

艾芬是如何和爱尔闹翻的

术后,艾芬并没有经历王勇所说的右眼“眼前一亮”的感觉,视力在短暂回升后,又急速下降。术后半年内,艾芬不好意思麻烦王勇,有问题只咨询了王勇的助理,但那位助理对艾芬的态度冷淡。

10月23日晚上开始,艾芬视力变差。右眼左下角视野缺失,右眼看东西非常模糊。她才再次和王勇联系,起初的谈话依旧对王勇非常尊敬,告知了自己的视力情况,6分钟后,王勇建议她去眼科检查眼底视网膜和眼压。

10月24日,艾芬在武汉中心医院检查发现,她右眼视网膜脱落,视网膜周边广泛变性,累积到了黄斑。

10月24日,艾芬把检查结果告诉了王勇,那时的她,语气平静,没有任何愤怒和质问,只是在检查结果的那句话后面,打了一个“流泪”的表情。第二天,她在武汉中心医院眼科做了解决视网膜脱落的手术。

在询问了一位眼科医生后,艾芬知道了另外一种处理方式:如果能事先发现眼底病变,用激光治疗眼底变性,导致丧失预防视网膜脱落的最佳治疗时机。她认为,是爱尔忽略了她眼底病变的情况,延误了她治疗眼底变性的最佳时机。

5月份的第一次手术,艾芬满怀期待,希望自己视力恢复,不带眼镜的、美美地渡过往后的岁月;中间经历了半年的沮丧和失落,第二次手术后的艾芬,面临的有可能是视力难以恢复、视网膜可能再次脱落的境地——这是她宁愿带眼镜,都不愿经历的结局——她的心情跌落至谷底。

11月18日,在艾芬第二次手术结束后的半个多月后,愤怒的她,再次联系了王勇,她认为眼底OCT检查已经提示了右眼眼底有问题。

瞳孔粘连却在就诊中,从未提及。而自己的粘连只是部分粘连,并非像王勇所说的完全粘连,扩不开。尤其是术后到爱尔复查几次,均忽视了眼底问题。她认为,爱尔因此有“一心只想装晶体”之嫌。

王勇的语气,保持着职业经理人的彬彬有礼,但理性平静的背后,是不能解决艾芬一连串疑问的客气和距离感。他认为,当前视力是因为硅油填充下,屈光发生变化,视力还不稳定,等硅油再取出后,视力才稳定。

致使艾芬在微博上发声,控诉爱尔漏诊误诊一事的导火索,是在11月30日,艾芬索要自己的术前白内障照片的时候,王勇给出的照片,艾芬认为被调包。“照片上的白内障已经远远超过了2个象限,是非常重的,照片里没有看到虹膜粘连。”她强调,自己的白内障没有那么严重,虹膜粘连还在。

数次交流未果而埋下的怀疑,本就蚕食着医患之间微妙、脆弱的信任,在11月30日这一天,残留的一丁点信任轰然倒塌。

12月29日,艾芬通过网络发声。12月31日晚上,武汉爱尔眼科发布声明,医院第一时间对诊疗全流程开展自查,患者(即艾芬)右眼为高度近视并发性白内障,术前检查、手术和术后复查等各环节均符合医疗规范。术后恢复结果显示,患者视力较术前明显提高,眼底视网膜平复。

爱尔眼科通过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主任联系上艾芬,希望能上门看望。但艾芬表示拒绝。

2021年1月2日,爱尔眼科微信公众号发布通告称,对于艾芬女士在武汉爱尔眼科医院的眼病诊治事件,爱尔眼科医院集团高度重视,迅即成立集团调查工作组,并于2021年1月1日连夜赶赴武汉进行调查。

艾芬称,“我的想法只有一个,(爱尔)要有一个诚实的态度对待我,把术前真实的白内障照片交出来。”

术前检查、术后复查疑云

事后复盘,八点健闻问询多位眼科专家表示,当初艾芬五月份感觉到的视力急速下降,有两种可能,一是白内障导致;二是因眼底病变。

术后的一系列事实表明,艾芬的视力下降,很可能是眼底病变所致,关键是“黄斑病变”,当黄斑损坏,出现功能障碍,意味着阅读视觉信号的功能受损,再植入那么高端的“多焦人工晶体”,相当于一个相机受损的镜头,只换了胶片,最终还是拍不到清晰的风景——这相当于浪费。

爱尔的处理方式,是只按照常规操作中的白内障问题处理——只看到艾芬的“晶体混浊”,并只考虑了患者有提高视力的意愿,这两项是常规操作中符合白内障手术指征的,但却忽略了艾芬的眼底病变。

在艾芬看来,她的不幸是因为爱尔眼科在手术前后多次忽视了其眼底的病变,从而导致其丧失预防视网膜脱落的最佳治疗时机。

第一次疏忽,艾芬认为是术前检查。在艾芬出具的爱尔眼科术前门诊病历显示:眼底未查。

推荐艾芬到爱尔眼科就医的退休返聘医生贺玲曾告诉艾芬,爱尔医院的检查设备比艾芬所在的医院多得多。艾芬质疑的是,既然术前做了这么多检查项目,如此重要的有关于视力的眼底检查(爱尔)为什么不做?

对此,王勇在微信中回复艾芬称,“门诊病历是记录初诊情况。进一步术前检查时,每个患者都做了眼底检查的,如眼底OCT检查,B超检查等,这些检查没有发现您有网脱(视网膜脱落)体征,我们才安排了手术。”

事实上,艾芬在爱尔眼科之外做了眼底OCT检查,据八点健闻获取的手术前艾芬和爱尔眼科的沟通信息中,爱尔眼科的助理曾于5月21日晚,要求艾芬那边是否可以自己找渠道做眼底照相,艾芬于第二天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做了眼底OTC检查,并将检查结果分别发给王勇和助理。

关键是对于这份眼底检查结果的解读,王勇认为符合手术指征。但另外的眼科专家在看过之后,得出了不同的结论。

一位北方顶级医院的三甲医院眼科主任看过艾芬的全部病历认为,艾芬这种情况,最重要的是要排除眼底病变所致的视物发暗。

在她的门诊病历上,可以看到她的右眼有颞侧角巩膜缘不规则的条状瘢痕(在门诊病历上有个角膜瘢痕模式图),这种情况一定要转眼底科,用散瞳检查眼底,排除眼底病变。

不过,像艾芬这种之前做过屈光手术的眼睛,眼底检查会有看不清楚的地方。要结合B超,OCT,眼底激光扫描检查,UBM(超声生物显微镜)检查,看看是否在伤口处附近已经发生了玻璃体视网膜瘢痕增生。很可能,早在那时艾芬的眼底已经存在问题了。

多位医生在看过艾芬的两张术前OCT影像报告照片后称,影像比较模糊,是由于其白内障形成的,根据他们的临床经验,这张报告,是可以说明她做白内障手术必要性的。

遗憾的是,王勇的判断和武汉爱尔眼科12月31日的声明、以及爱尔1月4日的最新声明也止步于此,艾芬的眼部情况符合做白内障手术的条件。

但他们忽略了进一步检查艾芬的眼底状况。

在和艾芬的沟通过程中,王勇承认,“术前因白内障的遮挡和外伤瞳孔有前粘连,瞳孔扩不大,所以术前没有办法检查您的周边网膜。”

得知因为瞳孔扩不大而没有在术前进行周边视网膜的检查,对于艾芬而言,已经是11月的事情了。这时,她开始质疑,为什么术前眼底OCT已经提示了右眼眼底有问题,但爱尔医院只想着给她换晶体。

问题的关键在于,爱尔的术前检查究竟是否符合规范?术前周边视网膜检查的缺失,是否属于误诊?

八点健闻查阅了最新的《2017APACRS白内障手术临床实践指南》(此前一版为2006年出版),其中提及“黄斑及周边视网膜”在术前检查的范围内。

上海某知名三甲医院的眼科医生告诉八点健闻,临床上确实会有病人在术前检查中,因为瞳孔无法散开,而无法检查到周边视网膜的情况,比如一些糖尿病患者。

视网膜是眼球后部内表面的一层透明感光膜,外界光线经角膜和状状体折射后聚焦于视网膜,视网膜上大量的感光细胞再将信息传导到大脑视觉中枢,形成物像,视网膜分为多个区域,“我们做白内障手术之前,主要看视力最要紧的后极部。”视网膜的中央的黄斑区,含有高密度的对色觉敏感的光感受器细胞,是视觉最敏感的区域,就处于视网膜的后极部。

而当此区域已经发现问题时,进一步的检查是必要的。“虽然艾芬的白内障术前OCT影像结果,因为白内障的遮挡很不清楚,但是可以看出黄斑不很正常。”另一位知名三甲医院的主任医生指出。

但在1月4日,爱尔眼科的核查报告中,否认术前检查中艾芬黄斑出现问题,指出“在OTC检查中,隐约可见黄斑形态基本正常。”

在艾芬看来,除了术前的检查,术后本也还有多个机会发现她眼底存在的问题,但是她认为,爱尔都没有重视,以至于让她错失了提前防治的可能性,走到了最糟糕的结局。

在爱尔眼科最新的自查报告中,承认了术后复查的瑕疵:仅有术后第一天的复查记录;未交代术后复查时间;术后复查未挂号,也未作病历记录。

“我记得晶体术后您问我有没有眼前一亮,我跟您和黎医生都说过没有,手术过的右眼比左眼光线暗淡许多,视力也没有什么恢复。术后到爱尔复查几次,如果你们能够意识到我的眼底可能有问题,帮我找到视网膜病变的问题,我的网脱也可能避免。可是我的主诉仍然没有得到及时的重视。”11月19日,艾芬在微信上这样对王勇说。

根据艾芬提供的OCT报告和术前病历信息,八点健闻试图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王勇,但截至发稿暂未成功。

爱尔的“路径依赖” 每一个白内障医生都该引以为戒

艾芬坚信,白内障术后5个月的视网膜脱落,是由于误诊漏诊而形成的医疗事故。

在她看来,正是因为爱尔眼科在手术前后多次忽视了其眼底的病变,从而导致其丧失预防视网膜脱落的最佳治疗时机。

多位三甲医院资深眼科医生却认为这起医疗纠纷,实际上比艾芬想的更为复杂。

艾芬的这种情况,集高度近视、白内障术后、眼外伤史于一身,发生视网膜脱落的概率本就远高于一般患者。几位眼科医生一致认为:“她最终的视网膜脱落,可能是多重因素叠加的结果,不一定是爱尔眼科的手术直接导致的。”

不管最终爱尔眼科要承担多大的责任,事件最终是否会被定义为“医疗纠纷”,但在事后复盘中,爱尔眼科在对艾芬的诊疗过程中存在的瑕疵,却显而易见。但这一瑕疵,为何在诊疗过程中被双方一再忽视?

双方一开始的接触,顺利且愉快。艾芬就诊的初衷,除了解决视力下降外,还提出了“不戴眼镜”的诉求,这是她在治疗疾病之外,追求生活质量的需要,为此,她不在乎花费更多的金钱。

而民营医院爱尔眼科,拥有高端的多焦点人工晶体,这一价格高昂、全部花费(包括手术费)为2.9万元,方便患者使用后看清不同距离的物体,大多存在于民营医院。

而公立医院大多只采用单焦点的人工晶体,没有此功能。少数提供多焦晶体的公立医院,花费甚至比爱尔更高。一位在某三甲医院就医,仅进行多焦人工晶体植入、并未做白内障手术的患者,费用就高达3万多。在这一点上,爱尔眼科能为追求高质量生活的患者,提供更高端的服务。艾芬当初一听前同事的建议,也被这种晶体的“高端”打动。

此刻的爱尔眼科和艾芬,医院能提供的服务和艾芬的需求,是极其适配的。

一位民营眼科医院人士坦诚,在眼科领域,许多民营医院,不碰“眼底病变”这一复杂的领域,主要集中于视光领域(近视加白内障)。

爱尔眼科的优势也是如此。占爱尔眼科占总营收较多的是占一半以上的屈光手术,和占30%以上份额的白内障手术。爱尔眼科的此类手术,已形成了一套高效且成熟的诊疗模式,医疗的个体性诊疗,在这些常规手术的操作中,成为性价比极高的流水线操作——这或许是市值3000亿的明星企业民营医院爱尔眼科引以为傲的经验和业绩支点。

艾芬在此次就诊中,体验的正是爱尔眼科的两个优势项目,她想当然地在一开始就选择了信任。而面对自己的优势项目,白内障资深专家王勇,也是极其自信的。

双方因此在短短五天内,就完成了从初次接触到进行手术的全过程。而这恰恰埋下了医疗纠纷的伏笔。

如果艾芬在手术前,就发现眼底病变,对她的诊疗方式会发生改变,如果确定导致她视力下降的原因是黄斑病变,那么植入高端晶体也不会改善她的视力,相当是“浪费”。

多位眼科医生,并不完全赞同艾芬的视网膜脱落和爱尔眼科的手术有直接因果关系,但他们认为,爱尔忽略了细致的眼底检查,会给艾芬的后续治疗带来麻烦:“不考虑眼底病变就做人工晶体手术,不会导致严重后果,但可能会错误选择人工晶体型号。因为有些眼底病变不适合植入这么高端的人工晶体。艾芬之前做过角膜屈光手术,现在又植入了多焦点人工晶体,眼底发生病变需要检查和治疗时,对医生来说,增加了难度。”

在实际诊疗过程中,艾芬的眼底病变,对只擅长做白内障手术的医生,也是容易被忽略的。

上述三甲医院眼科主任坦承,像艾芬这种情况,在三甲医院也有可能发生。如果说术前术后的眼底检查存在缺失,可以归因于,分科分专业太细,年轻的医生考虑问题不够全面。“我们同行业人员要引以为戒,尤其是白内障医生,术前要认真查眼底,发现的问题要与患者沟通好,避免发生误会。”

多种偶然因素的叠加,最终导致了艾芬的不幸。此刻的她,除去抗疫医生的光环,是一位普通的患者,也是一名脆弱的母亲。

如果事件的主角,不是艾芬和爱尔眼科,这不过是一起普通的医疗纠纷,很可能被忽略。

他们让这起纠纷被社会关注,并由此揭开医疗纠纷悲剧性的一面:医疗行为的复杂,使得“对”与“错”的界定及其困难。当一场纠纷,如果只剩下非主观作恶的医疗机构和不幸的患者时,是最大的无奈。

对于与爱尔的纠纷, 艾芬在社交媒体写到,“我是个医生,从没想过当医闹。”

注:以上常规字体内容出自八点健闻,如有侵权请联系本平台删除。

艾芬医生通过各种正规渠道进行维权已数月,但至今无果。正如八点见闻文内所说, 如果事件的主角,不是艾芬和爱尔眼科,这不过是一起普通的医疗纠纷,很可能被忽略。那么换句话说,面对资本强大的爱尔以艾芬的贡献、专业、身份、地位维权尚如此之艰难,那么不专业的普通百姓到爱尔看病会是什么后果?难道爱尔眼科只有艾芬这一例“意外”吗?

有关艾芬与爱尔眼科的纠纷,艾医生已经对本平台进行授权发布。

我们平台这些年一直在调研基层医改相关问题,据说爱尔这几年在基层下的功夫是很大的,所以呢本平台欢迎基层的医生可以通过各种方式给我们说说爱尔在基层的事。

爱尔眼科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180人评论了“武汉疫情发哨人艾芬医生在爱尔眼科医院治眼近乎失明”

  1. 我在爱尔做了近视晶体植入,开始说是晶体大小与眼睛不合,右眼更换了大一号的晶体,但是巩高还是很低。最终的结果是左右眼的晶体全部取出来,医院退还手术费。医院给的解释是我自身眼睛的睫状沟太浅悬不住晶体。我是一名骨科护士,但是眼科也是我的盲区。我也不知该如何?眼睛每天都异常疲劳,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2. 艾医生有理有据!揭露爱尔那么多违法!违规的事例!这是一个正规的医疗企业该有的作为吗?盼有关部门核查!还公众真相!

  3. 村医张正义

    卫柏兴平台是为中国众多百姓在医疗改革中,所遇到的不公平、不公正呼吁与呐喊的平台!

  4. 村医范兰英

    正义可以迟到,但不可以缺席。

    武汉疫情发哨人艾芬医师在医疗中所遇到的不幸,在维护自身权益中,尚且都如此之艰难,何况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呢?
    可见,某集团的实力到底有多大呀?

    1. 村医张正义

      卫柏兴平台是为中国众多百姓在医疗改革中,所遇到的不公平、不公正呼吁与呐喊的平台!

    1. 村医张正义

      卫柏兴平台是为中国众多百姓在医疗改革中,所遇到的不公平、不公正呼吁与呐喊的平台!

  5. 赞!有李氏文亮,芬同仁,业目科。得芬报告,示以亲故,要在绸缪。不意讯之,斥为谣言,宣谕台广播四海。后,斯人也而有斯疾,英年早殒。民间惜之,谓吹哨人。芬者,发哨人也。

发表评论

请理性评论,妥善措辞,避免过激用词;评论要经过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请勿重复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