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安静声明自己是诬告了卫健委主任吴浩,但德安县态度很暧昧

前几天江西九江德安县村医刘安静在各群转发了自己写的一个声明,说自己举报他们德安卫健主任吴浩的事是听别人讲的,他从来没告过吴主任,平台所发的内容纯属于私人聊天等等内容。

小刘这个玩笑开大了,大家都知道卫柏兴说医改平台是从医疗反腐开始的,第一件大事就是收到的反腐材料交给了中央第五巡视组,巡视组把材料整理好后转发给各省卫健委责成其调查并处理,包括紧跟着国家卫健委特地成立了专家组到贵州平坝对相关问题进行调查。

第二件大事就是接到河南通许村医辞职后进行报道,人民日报等媒体转发后冲上微博热搜,浏览量搞达近两亿人次。同时在本平台报道后的2019年7月23号,最高领导人和孙副总理对此事做了重要的指示和批示(包括推动同年“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出台)。

举报吴浩主任是刘安静多次提供材料并且在他指导下教平台如何发文的,前面文章中都有截图证明。至于小刘为什么写声明说是自己举报内容是假的,这点上本平台不清楚,但至少有一点可以肯定,有关吴浩的内容全部由刘安静提供,我们平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内容都是来源于微信举报,微信内容也是法律依据。小刘在各群到处教别人如何运用法律来和官方斗争,但自己却钻进自己设的套里。诬告政府官员这个罪名可不是闹着玩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即使是村医是弱势群体,但要是做了违法的事,本平台会站在法律这边。

对于刘安静举报吴浩主任一事曝光后,德安的态度一直是比较暧昧(这个放在后面说)。一个声明是诬告,一个态度暧昧不处理,或许下面我们从刘安静在德安这几年是如何维权的录音中能找到一些答案。

第一、先从国家扶贫大方向上找当地政府存在的弱点,因为村医面对的就是村民,对于谁穷谁富村医还是比较了解的。不能全部都举报,只单独的举报一个,提前先在微博,把这些领导的名字和电话都公布出来,一旦自己出事就是这名单上的人干的。

小刘这个所谓天天学习法律懂法也是个半桶水,未经同意私自己公开普通民众电话在网上传播都是违法的,更何况是国家公职人员,甚至有的人员身份是保密的。

第二、借助卫柏兴平台、九江论坛等网络平台影响力和院长谈条件,不停的往上反应问题,给本地卫生系统施压。2019年小刘就已经拿到卫生院发放的六万多元费用,平均一个月五千多,这完全可是一个中等城市职工的收入。所以这点上小刘很聪明,彻底抓住当地心态,来一招爱哭的孩子有奶吃。你们有多少人现在能达到五千多每月收入的?小刘在两年前就拿到了。

第三、利用网络平台扩大本地事件的影响,增加本地政府部门的负面影响,比如小刘写孙院长之死这件事。

亲自撰文对孙院长之死提出多点疑,真是一个烫手的活宝。

第四、天天举报,处处收集证据,如果考核发放好一些就不找事,表面上在卫生院微信群里说正能量的话,匿名搞其它方面留言包括留言骂一些上级领导。

对于刘安静这种维权手段本平台不赞同也不提倡,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他天天折腾当地相关部门,不但没受打压,反而领导都要求着他由着他并且还多给钱。所以我们现在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刘安静对于举报德安任何人,想举报诬告谁就举报诬告谁,想不承认举报就不承认举报。或许德安县相关部门真的有问题,也许刘安静手里真有把柄和证据。(未完待续,后面继续说说安静的维权手段,这样的个人英雄主义方式还是希望大家尽量不要学习,毕竟德安能拿这么多钱的只有他一个人。)

190人评论了“刘安静声明自己是诬告了卫健委主任吴浩,但德安县态度很暧昧”

  1. 山东微山村医

    我很想支持刘安静,但对于他这种做法看不习惯,哪果真是两头吃,那真不是人干的事了。

  2. 刘安静现在是两头不是人,得罪了官方又得罪了平台和村医,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得弄得自己人不人鬼不鬼的何必呢。

  3. 云南昭通彝良龙街老村医生

    不管任何人走路都要一步一步好好走稳,了上任何事都要有事实证据,不管任何事都要按法律来公平,千万不要乱搞,乱搞别人就是乱搞自己,
    谢谢!

  4. 搞不懂刘安静写声明没有举报是什么意思?举报了再反悔这容易被打击啊。打击的还合理,真是犯浑。

  5. 刘安静心地很单纯,德安县不敢动他也是因为他手里有证据。顺便给平台透露个消息,你们要注意广东一个姓林的人,这个人不是个好鸟,私下来在使坏。

  6. 刘安静的牛,你不服不行,县里卫生局老大都敢硬搞,佩服,他写的声明我没看到,估计不太可能。

  7. 院长说,你天天告状,我们被扣钱哪有钱给你们啊,给你两千,要不从我自己工资给你,多好的领导啊。

发表评论

请理性评论,妥善措辞,避免过激用词;评论要经过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请勿重复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