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安静举报德安卫健委主任吴浩的起因

江西德安县村医刘安静举报卫健委主任吴浩起因于一篇来自2014的博客,是一个叫弄假成真的博主发布的,下面为刘安静发给我其写的相关内容。

在鄱阳。今年春节后,因丈夫外出打工,儿子在德安读书,本人就前往德安看望儿子。但就在本人在德安探亲看望家人的期间,德安县宝塔乡党委书记吴浩就派人要求本人在德安接受节育手术,断然将本人作为其完成指标的目标。本人明确的表示自己已经迁往鄱阳居住,这次回德安只是探亲,而且本人现仍在哺乳,待小孩断奶可以接受节育手术。吴浩得知我不顺从他的意愿,不能为他的政治小前途增分添数,竟然在2013年3月21日晚20时许,亲自率领50-60个不明身份的人(包括社会闲杂人员,而且大多是酒气熏天)。将本人暂住的只有五户的小村庄包围,踢坏门锁闯入家门。其中八个彪形大汉将抱着婴儿的我从床上提起,吓得我的两个孩子嚎啕大哭(8岁的小孩抱住我的手脚不肯放手),家中的老人不知所错,并将我不满一岁的女儿丢下。吴浩在现场大手潇洒的一挥,“五分钟,动手把人带走”。众喽啰一听将我四肢悬空提出房在田间小道行走百余米后丢上车。 上车之后又将我绑在座位上,吴浩一干人马浩浩荡荡的将我强行押到县城计生办。在我拒不签字的情况下,吴浩放言“不管签不签字,都要把你扎掉”。旁边4-5人闻言,马上强行将我按倒在手术台,并强行录去衣物,让我完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极大的羞辱了我的人格尊严。无奈我一个弱女子就这样光着身子被按在手术台上任人宰割,而党委书记吴浩却在得意的笑。

刘安静在九江论坛发帖寻找此女,

下面还有安静的跟帖留言: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不得不说安静兄弟太精明了。

安静昨天公开讲他举报的内容都给当地警察交代了,但是他这两天老是换名字换头像,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被谁威胁了还是他自己怕什么了?为了安全起见,昨天我也向江西纪委打了电话说了此事,纪委叫我准备好材料给他们,我今天就开始着手准备。

有关德安的事后面会进行持续性的报道。希望大家多关注多转发多留言,谢谢!

134人评论了“刘安静举报德安卫健委主任吴浩的起因”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吴浩这种典型的败类官员,损害国家在人民心中的公信度,以权代法,私设公堂,残忍施暴,宰割当事人身体器官,严重侵犯当事人的人身权利,江西人民和相关执法部门应严惩不贷,还陈佳女士和江西人民一个公道。

  2. 7月28日 上午10:45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3. 支持刘安静举报卫健委领导,看看以往被打下的老虎🐯 们,有几个承认贪污腐败了,不都是对抗组织调查,结果还是被送进该去的地方了。

  4. 四川德阳村医

    刘安静公开承认对吴浩主任所说的只是听别人讲的,请你们德安查一下刘安静在群里说的话就可以找他了。收拾他也可以。

    1. 湖南祁阳村医

      你是村医吗,你怎么可以污蔑刘医生,他是维权英雄,在哪个群承认是道听途说的,你造谣也要有点水平。

    2. 全国村医代表

      你这样说有意思吗?我们支持刘安静和贪官斗争到底,我们全国村医永远支持他。你说话要有证据,不要信口开河。

    1. 四川德阳村医

      刘安静公开承认对吴浩主任所说的只是听别人讲的,请你们德安查一下刘安静在群里说的话就可以找他了。收拾他也可以。

  5. 刘安静是那路神仙不了解,究竟是虫还是龙也无法过早的论定,最近看到各村医群里他相当活跃,特别是公开攻击卫柏兴平台和各省敢站出来维权的老村医,有点让人费解?他的身份是村医没有错,但干的些事却不是一个村医该干的事,其行为完全属于二战时的汉奸,在出卖和破坏村医群体,难道是被想打压村医维权的个别政府部门人员收买了?不过,又暗中利用卫柏兴平台去搞政府部门的人,让人迷惑?要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典型的两面派人物,搞村医去讨好想打压的政府部门人员,同时又搞政府部门人员想讨好村医群体不至于被骂成汉奸。这样玩火是作死的节凑,就拿这篇文章说,吴浩是政府部门公职人员,代表着国家和党的形象,如果真如刘安静反映的那样,当地政府部门不管吗?我相信江西省的政府部门还不至于这般腐朽无能,这可不是一般的负面影响了,几乎是要炸网的大新闻。相反,如果刘安静所反映的不属实,那可是严重的公开诬陷诽谤,是要坐牢的,这事还真有点悬,同时为吴浩代表的江西政府部门和刘安静捏一把汗。因为江西德安吴浩事件政府部门不给广大网友一个明确的交代,将影响到整个江西乃至全国的官场风气的大问题。

    1. 刘安静是那路神仙不了解,究竟是虫还是龙也无法过早的论定,最近看到各村医群里他相当活跃,特别是公开攻击卫柏兴平台和各省敢站出来维权的老村医,有点让人费解?他的身份是村医没有错,但干的些事却不是一个村医该干的事,其行为完全属于二战时的汉奸,在出卖和破坏村医群体,难道是被想打压村医维权的个别政府部门人员收买了?不过,又暗中利用卫柏兴平台去搞政府部门的人,让人迷惑?要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典型的两面派人物,搞村医去讨好想打压的政府部门人员,同时又搞政府部门人员想讨好村医群体不至于被骂成汉奸。这样玩火是作死的节凑,就拿这篇文章说,吴浩是政府部门公职人员,代表着国家和党的形象,如果真如刘安静反映的那样,当地政府部门不管吗?我相信江西省的政府部门还不至于这般腐朽无能,这可不是一般的负面影响了,几乎是要炸网的大新闻。相反,如果刘安静所反映的不属实,那可是严重的公开诬陷诽谤,是要坐牢的,这事还真有点悬,同时为吴浩代表的江西政府部门和刘安静捏一把汗。因为江西德安吴浩事件政府部门不给广大网友一个明确的交代,将影响到整个江西乃至全国的官场风气的大问题。

  6. 福建老村医黄泽汉

    江西省德安县卫健委主任吴浩假如当年没有积极工作他能步步升级吗?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两天怎么没见到刘安静乡村医生在网络平台上勇敢骂人了,那种勇气去那里掉了!出来吧,出来聊聊吧,很想你的!

    1. 刘安静是那路神仙不了解,究竟是虫还是龙也无法过早的论定,最近看到各村医群里他相当活跃,特别是公开攻击卫柏兴平台和各省敢站出来维权的老村医,有点让人费解?他的身份是村医没有错,但干的些事却不是一个村医该干的事,其行为完全属于二战时的汉奸,在出卖和破坏村医群体,难道是被想打压村医维权的个别政府部门人员收买了?不过,又暗中利用卫柏兴平台去搞政府部门的人,让人迷惑?要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典型的两面派人物,搞村医去讨好想打压的政府部门人员,同时又搞政府部门人员想讨好村医群体不至于被骂成汉奸。这样玩火是作死的节凑,就拿这篇文章说,吴浩是政府部门公职人员,代表着国家和党的形象,如果真如刘安静反映的那样,当地政府部门不管吗?我相信江西省的政府部门还不至于这般腐朽无能,这可不是一般的负面影响了,几乎是要炸网的大新闻。相反,如果刘安静所反映的不属实,那可是严重的公开诬陷诽谤,是要坐牢的,这事还真有点悬,同时为吴浩代表的江西政府部门和刘安静捏一把汗。因为江西德安吴浩事件政府部门不给广大网友一个明确的交代,将影响到整个江西乃至全国的官场风气的大问题。

  7. 福建老村医黄泽汉

    江西省德安县卫健委主任吴浩假如当年没有积极工作他能步步升级吗?这有什么奇怪的。这两天怎么没见到刘安静乡村医生在网络平台上勇敢骂人了,那种勇气去那里掉了!出来吧,很想你的!

    1. 刘安静是那路神仙不了解,究竟是虫还是龙也无法过早的论定,最近看到各村医群里他相当活跃,特别是公开攻击卫柏兴平台和各省敢站出来维权的老村医,有点让人费解?他的身份是村医没有错,但干的些事却不是一个村医该干的事,其行为完全属于二战时的汉奸,在出卖和破坏村医群体,难道是被想打压村医维权的个别政府部门人员收买了?不过,又暗中利用卫柏兴平台去搞政府部门的人,让人迷惑?要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典型的两面派人物,搞村医去讨好想打压的政府部门人员,同时又搞政府部门人员想讨好村医群体不至于被骂成汉奸。这样玩火是作死的节凑,就拿这篇文章说,吴浩是政府部门公职人员,代表着国家和党的形象,如果真如刘安静反映的那样,当地政府部门不管吗?我相信江西省的政府部门还不至于这般腐朽无能,这可不是一般的负面影响了,几乎是要炸网的大新闻。相反,如果刘安静所反映的不属实,那可是严重的公开诬陷诽谤,是要坐牢的,这事还真有点悬,同时为吴浩代表的江西政府部门和刘安静捏一把汗。因为江西德安吴浩事件政府部门不给广大网友一个明确的交代,将影响到整个江西乃至全国的官场风气的大问题。

  8. 我们这里有一年计划生育部门为了完成任务,一胎都给流产了,并且十互联保,太他妈的坑爹害娘了。结果现在放开了三胎政策。谁还能生的起,养得起。

    1. 刘安静是那路神仙不了解,究竟是虫还是龙也无法过早的论定,最近看到各村医群里他相当活跃,特别是公开攻击卫柏兴平台和各省敢站出来维权的老村医,有点让人费解?他的身份是村医没有错,但干的些事却不是一个村医该干的事,其行为完全属于二战时的汉奸,在出卖和破坏村医群体,难道是被想打压村医维权的个别政府部门人员收买了?不过,又暗中利用卫柏兴平台去搞政府部门的人,让人迷惑?要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典型的两面派人物,搞村医去讨好想打压的政府部门人员,同时又搞政府部门人员想讨好村医群体不至于被骂成汉奸。这样玩火是作死的节凑,就拿这篇文章说,吴浩是政府部门公职人员,代表着国家和党的形象,如果真如刘安静反映的那样,当地政府部门不管吗?我相信江西省的政府部门还不至于这般腐朽无能,这可不是一般的负面影响了,几乎是要炸网的大新闻。相反,如果刘安静所反映的不属实,那可是严重的公开诬陷诽谤,是要坐牢的,这事还真有点悬,同时为吴浩代表的江西政府部门和刘安静捏一把汗。因为江西德安吴浩事件政府部门不给广大网友一个明确的交代,将影响到整个江西乃至全国的官场风气的大问题。

  9. 辽宁省锦州市张玉德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0. 湖南邵阳孟大夫

    刘安静敢直接发帖找证人,就说明他根本就不怕,手里肯定有证据,大家不要多想。

  11. 老赤脚爱主席

    年轻的村医刘安静是村医的榜样,我们都应该向他学习,不光学习如何与贪官斗争,还要学法律学上网。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2.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2.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3. 老村医马玉兰

    希望卫老师的平台一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的确是村医中的人才。脑子 好使还懂法律。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4. 单凭这个匿名帖子就可以举报?更何况还没有找到这个人,再说了当年计划生育政策就是强制的,这有什么呢?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1. 卫柏兴平台这事做得好!应该主动跟刘安静化解矛盾,毕竟都是跟腐败分子作斗争的战友,只不过维权理念不同而已。正如刘安静所言,敌人的敌人都是朋友,他一直在暗中串连、策划、组织敌人的敌人为己用,平台不应该不接受还要公开反对,虽然他的行为有点卑鄙,但是对待腐败分子卑鄙点也无所谓,平台看不惯他个人的卑鄙手段而否认,是你们的主要矛盾点,能主动让步很好!平台放下前嫌,主动帮刘安静完成心愿,将吴浩送进牢房,你们目前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应该这样做,要保护好刘安静,他自己也知道保护好自己的,平台按他的意思向江西施压,他再装着不知情,甚至假装公开反对和攻击平台,这曲戏唱的高明,现在是法制社会,只要刘安静死不承认是他干的,不留下如何文字上的把柄,量他那些腐败分子也没有办法。江西的官场确实太黑暗,吴浩也确实太猖狂!

发表评论

请理性评论,妥善措辞,避免过激用词;评论要经过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请勿重复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