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枣庄村医辞职关门,因药监多年伸手索要“保护费”

周营镇乡村医生全体辞职讨要血汗钱社会各界,乡村医生同行你们好,我们是周镇乡村医生,薛城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科多年来,长期违规对卫生室处罚,罚款力度超过我们的承受能力,导致我们本来不富裕的生活更加困难,薛城区食品药品监督科的违规行为,执法犯法,危反了,国家食品药品管理局保障老百姓身体健康用药安全的宗旨,破坏了老百姓心中的美好形象,给政府带来不良的负面影响。请退回我们的血汗钱。

薛城区卫健局指派周营卫生院向周营二十多个卫生室自2003年05月至2006年11月期间每月收取200元《卫生室管理费,以后改为下派人员管理费,其实一个人也没派》黑社会性质的保护费,长达三年半。请退回我们的血汗钱。

请还我们的血汗钱,我们周营镇全体医生全部关门辞职。情况属实发票全部在下面请看,如有虚假愿意承担法律责任。2021年4月6日。周营镇全体乡村医生签名:

当地村医已经关门停业(图片较多,暂时只上传部分)

当地药监每月收取费用的发票(部分图)

据了解这些辞职的村医说,“辛苦这么年,没假日没休息,目前大家自我犒劳在戏院看戏”。

作为桥梁和纽带,我们还是希望当地抓紧把乱罚乱扣的钱退给村医,多一些自我批评,好好做一下大家的思想工作,劝他们回到岗位继续为人民服务。同时本平台也在力劝这些辞职村医,与乡亲们多年鱼水情,大家的健康需要你们守护,相信你们本地政府会尽快把大家所诉问题进行圆满解决!

283人评论了“山东枣庄村医辞职关门,因药监多年伸手索要“保护费””

  1. 菏泽到处都是这样,披着合法的外衣,干着见不着人的勾当,鸡蛋里面挑骨头,每次都罚几千块钱,跟黑社会差不多。政府该管管了。

  2. 退出老村医,内蒙古通辽市。

    药监部门收费是司空见惯的事,他们知道没有人敢管他,所以肆无忌惮的搜刮村医的💰 。很多年以前,我们的院长要我们每个村医都要给卫生院交💰 并且每个人一年要交二千多元!我们大家一起把他告到了卫生局,他才不要了!

  3. 退出的老乡医。

    有权者可以肆意妄为!搜刮乡医的血汗钱!把自己的权利高高置于法律之上!!!可耻呀!!!

  4. 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白成学

    政治生态的扭曲,助长了政腐分子对抗中央欺下瞒上,不作为,乱作为,中纪委听到看到了下面的真实状况了吗?

  5. 那个当官的找光脚板医生看个病?只有最底层的农民才找光脚医生。农民交了几十年公粮,统购,把国家救活了,国家给養老金了吗?那个县官说得好,赤脚医生就是农民,只为农民服务,我当官不求你,病了找砖家也不找你,不给你解决你奈我何!只有农民命苦才找你拿几元饯的吃了完事,这就是现实,只有当官的垮台了,去农材当一个农民,那时他才知道乡村医生的重要,那时才能得到解决。

  6. 一脚踢开,感觉不用你吧还不是时候,用你吧又不给说法,乡医的无奈,领导的习惯做法,憋屈…

  7. 山西 闫韶俊

    乡村医生是医疗技术人员是大法明确了的!岂能与农民相提并论?最低按职工,但按技术比职工紧要,因为人命关天,和科学家相比还是不相上下的。习总强调:落实乡村医生待遇。就是针对这个特殊行业而强调,因为健康中国亟待这批健康守门人来完成。医生不单会治病,在明白治病的道理时,能上升为治未病,这就是大医。人家一说你比农民强你就没话说了,记住这一点!即便你技术稍差,也得和职工比对才合理。

  8. 云南昭通彝良龙街老村医生

    希望扫黑除恶加大立度严查乡级医院院院长查到底,在前几年村医领取的公卫下拨的资金糊涂账,只叫村医签字,不知细节,最黑暗的是比如年底算账每个村应该发放该得的公卫资金是五仟元,签字是百分之百的,最后只能领取百分之七,八十,村医有苦难言,希望严查给村医生公平正义,村医敢怒不敢言,谢谢?

  9. 政治生态的扭曲,助长了政腐分子对抗中央欺下瞒上,不作为,乱作为,中纪委听到看到了下面的真实状况了吗?

  10. 一个管理药品的部门,找点小问题简直太简单了,他们随便编个理由就可以捞到许多钱,例如村卫生室条件简陋,不可能像乡镇医院,县级医院那么好?他们就说环境啊不好?消毒啊不达标?药品啊没有冷蔵好等等,现在的社会太黑了?老百姓和低层简直就是没有活路,天下乌鸦一般黑啊!我经常遇到!苦啊苦挣扎!

    1. 山东老村医王同堂

      眼见为实耳听虚,
      弄拙作假骗自已。
      省府一趟提会到,
      原来他们骗人的。
      反映问题不解决,
      不敢汇报省府知。
      欺骗上级欺骗党,
      忽悠村医耍笑你。
      村医看病为农民,
      不是医生是啥人。
      你把农民当个啥,
      祖祖辈辈种田人。
      没有农民来种地,
      怎么养活这些人。
      藐视侮辱这群体,
      所以养老不启唇。
      习总强调三农事,
      扶贫攻坚志不移。
      这样官员不可用,
      败坏党风损名誉。
      党的脸面都丢净,
      一心为公为人民。
      听此会长一番话,
      气炸心肝伤了肺。
      党的传统不要忘,
      反腐倡廉挖到底。!

    2. 山西省老赤脚医生 闫韶俊

      尊敬的各级卫生健康领导们:
      您们好!
      读了山东济南卫健委马军说乡村医生是给农民看病的不能与其它医疗卫生工作人员同等待遇。读后感慨万千:
      我们是乡村医生,听党号召,执行国家政策,服从政府安排,扎根农村,从青丝到白发,把毕生的精力和知识技术廉价无私全部奉献给了农村卫生公益事业,连续工作四五十载,今天老了,干不动了,政府不要我们了,被单方面无条件辞退,我们不满意,我们向政府要政策,要退休,要养老,理由如下:

      一、农村合作医疗是政府主导,是集体政府办,农村卫生公益事业是为农村广大民众服务,属非营利机构,老年乡村医生两袖清风,没有养老钱,向政府讨生活没有錯,要退休要医养保障应是合法,要依经济发展物价上涨水平同步提高应是合理,要得到相关政策法规贯彻落实应是理所当然。

      二、乡村医生的职业名称是从赤脚医生经考试考核转变而来,诞生于六七十年代,从事连续至今已半个多世纪。

      三、几十年间,这支乡村医生队伍,为农村生产建设经济发展和农村居民的身体健康昼夜兼程,饱尽风霜,付出一生艰辛汗水,在农村疾病防控诊疗当中作出了重要贡献,所取成绩,让国人有目共睹,并得到世卫组织高度评价。

      四、但是,长期以来,只有固定工作,没有固定收入,有义务没有购买,这批乡村医生至今还被排拆在社会保障制度体系之外,身份待遇养老至今不予明确,远远跟不上时代发展和经济物价上涨生活水平,仍旧生存在贫困之中。关键是国家相关政策法规最高领导人讲话贯彻不到位或缺失所造成,如:

      ①、国家早就颁布《1981年24号》文件,明确了这批乡村医生的身份和待遇,认定这批乡村医生,是农村中的知识分子,脑力劳动者,卫生技术人员,具备中专水平,待遇与乡村教师等同,但此文件被搁置三十多年不执行,这让乡村医生非常失望遗憾,此文件是专为这批人制定而颁布,为什么被各级政府相关部门把文件搁置封存不落实,这批人大部分还在,不应该拖至要作废。

      ②、《劳动法》《劳动合同法》规定,用人单位必须与劳动者签定劳动合同,赋予同工同酬按劳分配和社会福利待遇保障权益,这批乡村医生当然亦应受本法保护。

      ③、1985年《劳人薪》和1986年《劳人险》对乡村医生工龄的认定,伤、病、假、险完全可以参照实施。

      ④、2003年,《乡村医生条例》中明确规定有获取报酬的权利。

      ⑤、2015年国务院13号文件明确要求地方政府相关部门,要通过多渠道来提高乡村医生养老保障。

      ⑥、2019年12月28日颁布《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从法律层面再次明确乡村医生是医疗卫生技术人员身份,要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于2020年6月1日实施,从颁布之日至今已近一年多,地方各级政府,应该早有政策细则可以出台运作。

      ⑦、十四五规划在两会上最高领导人再次重申要落实乡村医生待遇,各级政府相关部门应该扎实加速推进。

      五、近十余来,不少老年乡村医生为了讨生活看病养老,时间够长,死的死亡的亡,带着期待和遗憾离开我们而去。这批人逐年在减少,如还在都已是近过古稀耄耋之年,身衰体弱多病,生存艰难,请各级领导作一换位思考,如果这个问题发生在您们身上该怎怎么办?还等得起吗?

      六、从国家文件、人大立法、到最高领导人讲话,都十分重视关心网底乡村医生的生存状况,政策早就明朗,立法清晰,最高领导人讲话就在耳边,我们是依照国家政策、法规、最高领导人指示,有理有据有礼有节,向政府相关部门诉要合法权益,如今我们的生活水还不如低保户,残疾人,煎熬时间够长,苦不甚言。要求地方各级政府从提高、完善、落实乡村医生待遇养老保障去执行。为此,我们今天迫切要求地方最高权力机构,以1981年国务院24号文件为基础,依2019年12月28日人大通过立法为依据,以最高领导人在2021年3月6日两会上讲话为指示,把这批乡村医生的问题纳入议事日程,认真对待,再亦不要上下踢球,得到批示落实。
      山西省偏关县老赤脚医生 闫韶俊

  11. 村医王夫军

    村医就是唐僧,妖魔鬼怪都想吃、当权者都把子女挤进卫健糸统当统治者。这不难看出近年来多处村医集体辞职。

  12. 230823195104291548,苏桂芳

    我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愚公乡退休的乡村医生,我再一次强烈要求上级委建委给我们解决养老待遇的事,在一次请求和民办彭师同等待遇,否则我们必须去北京卫健委诉求

发表评论

请理性评论,妥善措辞,避免过激用词;评论要经过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请勿重复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