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完科兴疫苗第三针后脑梗死

本人钱大龙,身份证号:110105197605133311,现实名举证我打完科兴中维疫苗第三针后脑梗死的问题。我于2021年10月28日下午接种的新冠疫苗第三针,接种地点是北京市朝阳区管庄远洋嘉园接种点,打的科兴中维的疫苗,打完疫苗后第二天开始持续左侧剧烈头疼、脖子疼、感觉浑身关节骨头缝也疼。之前接种的第一针和第二针新冠疫苗也是打完头疼、胳膊疼,关节疼,大概持续疼半个月到一个月左右症状消失(第一针接种时间2021年2月28日,第二针接种时间2021年3月21日,均为科兴中维疫苗,接种地点为朝阳区管庄拆迁指挥部接种点),我今年46岁,打新冠疫苗以前从小到大即使感冒发烧从来没有感觉有头疼的现象身体非常健康,我以为这次头疼跟前两次打完疫苗一样忍半个月一个月的到时候不疼了也就没事了。


2021年11月7日晚大概18:00–19:00左右突发右侧肢体麻木,右边脸也是麻的,不能行动瘫在地上,连爬带滚的到床上躺了十来分钟后,恢复行动能力,给妻子和小姨子打电话告知症状,小姨子让赶紧去买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各吃一片,然后让尽快去医院检查,当时我没当回事,以为不麻了就是好了没事了,太困了想睡觉就没着急去医院,大概睡到凌晨3:00–5:00左右,又发病了右侧肢体发麻发软不能动了,躺了几分钟又能动了,然后起来又吃了一片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然后又睡着了,大概睡到9:00多,妻子拽我起床吃了点东西开车拉着我去通州友谊医院看的急诊。11月8日中午到通州友谊医院急诊,当时急诊大厅机器检查血压大概是185/113,医生都说了那个数据不准,要静坐半小时以上水银血压计测的才准确,过了一会医生用水银血压计测血压大概是90/138左右,当时看了抽血化验的结果医生非常奇怪说只有尿酸高439,只高了十几个点,其他各项指标血脂血糖等等都正常,医生说那些检查数据包括血压程度都不应该得脑梗。然后医生问了家族史、过敏史等等,并让我指鼻子指眼睛走路等等测试,当时测试没有问题,最后医生问我最近打没打新冠疫苗,我告诉医生前几天刚刚打完,医生当时的表情好像明白了怎么回事了,但我问医生是不是疫苗造成的医生啥也不说了,问了几次后来医生只说可能有点这方面的因素但不一定是,跟平时生活习惯等等都有关系。做了CT检查出脑梗死、缺血性脑白质病变等,办理急诊留观住院手续,当时除了头疼还有发作的时候有症状四肢活动还算正常。在留观区隔离病房等核酸检测结果后转移到留观病房,11月9日早晨从急诊留观病房转入神经内科病房,11月9日四肢还算正常,右侧肢体稍感麻木无力。11月10日大概凌晨3:00–5:00左右又发作一次右侧肢体又麻木无力不能动了喊了医生问要不要溶栓,医生说溶栓有生命危险,之后感觉右半侧就全麻了行动不便了。11月20日出院,出院诊断为左基底节区脑梗死、双肺结节、高血压、肝囊肿等等疾病,出院时右腿能慢慢扶着瘸着走,右手麻木无力不能持物拿不了东西了。目前还未恢复正常,表现为浑身没力气,右侧麻木,走路不稳腿瘸,右手麻木不能持物,目前上厕所、洗澡、吃饭穿衣等等生活方面都需要人照顾 ,非常不便。


我平时很少喝酒,大概也就三个月半年一次白酒,夏天偶尔喝点啤酒,平均下来差不多一个月两个月喝一次,从不过量,抽烟大概一周一盒左右,从不在家吸烟,因为家里有孩子家人反感一直都想戒烟,平时经常锻炼身体、饮食少油少盐方面非常注意,唯一的一次住院手术是在2015年5月1日教我女儿玩滑板,摔伤左臂导致肘关节脱位,尺骨冠状突骨折,钢板螺丝钉固定术住院4天。


关于家族史的说明,我父亲大概65岁以后偶尔高血压,吃降压药,(无糖尿病,癌症等),去世前住院的原因是憋气、气短、胸闷、缺氧、呼吸衰竭、肺心病、心衰,于2020年3月13日凌晨在家睡梦中去世,去世时年龄70岁,怀疑原因是心梗,没有调查直接下葬的。我母亲(无糖尿病,癌症等)大概55岁以后高血压吃的降压药,去世的原因是高血压后听信了卖保健品的谎言,停了降压药一年后导致脑出血(因为没和父母在一起生活我母亲停降压药的事一直隐瞒,只有我父亲知道,发病后我父亲才说的实话),开颅手术后植物人状态半年后怀疑肺部感染在家中去世,没有调查直接下葬的,去世时年龄64岁。医生说老年人50岁60岁后血压高一点很正常的,你是你你爹妈是你爹妈,跟家族史无关 。


关于诊断证明书上写的胃食管反流、高脂血症、动脉粥样硬化等等病症,住院期间我跟主治医生提出过疑问,怀疑诊断写错了,我好像胃食管没事,血脂血糖都不高,动脉粥样硬化具体好像也没有,医生给我的解释是得了这个病就得按照程序这么治,得了脑梗就算没这个症状也要这样写,不这样写就没办法对我用相对的药物进行治疗,医生说如果不那么写症状就不能用那些药给我治疗,写的那些病是为了走开药的流程。


我平时非常注意自己和家人的健康状态,生活方式少油少盐,我家三口人每年用油5升桶装的油不超过两桶,常用的橄榄油无胆固醇的,因为有母亲去世的教训,我平时生活中非常注意各种健康问题,经常跑步游泳等方式锻炼身体,我打疫苗前身体非常好,俯卧撑一分钟差不多一百个,单杠卷腹一百个不用歇,引体向上能连续100个,跳踢能踢到房顶两米多,我老婆孩子都是90来斤一手一个能抱起来,二百来斤随便扛,能倒立能空翻,发病以后半身不遂啥也干不了了,我不健康不正确的生活方式基本没有。家里有血压计平时也会测一下血压,我感觉即使我身体底子不好也不应该这么年轻就发作的,即使算有家族史,我也应该五六十岁以后发病才对,所以我严重怀疑我的病是接种新冠疫苗引起的。


出院后打了12345上报,朝阳区管庄第二社区医院跟我联系让我提交病历等资料交上去诊断鉴定,等待半年多的结果是朝阳区疾控中心给了个偶合跟疫苗无关,我不服这个结论,并且盖的章是朝阳区疾控中心的章,并不是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专家组的章,按照国家规定这种调查诊断结论书上只能盖预防接种异常反应专家组的章,这是不是违法违规行为,到底有没有经过专家组诊断鉴定,我不认可这份诊断鉴定。鉴定的时候只看到急诊大厅机器检测的那个血压数据就做出偶合结论,医生都说了那个数据不准,要静坐半小时以上水银血压计测的才准确,故意忽略我的24小时血压监测正常数据,假装看不见肺结节,肝囊肿,血管里面的斑块血栓!还有这第三针后发病跟前面两针的积累有没有原因?


关于这个偶合鉴定结论里写的吸烟问题,我这里要做个说明,我是有吸烟史这点我承认,不过我家里有孩子老婆不让抽,本身我没有工作,吃饭养孩子那点失业金都不够花的,我家除了老婆上班挣点工资以外没有其他收入,我哪里还有闲钱舍得拿去买烟抽,现在烟那么贵,医生调查我吸烟情况我说的大概一礼拜一盒,实际上都到不了一礼拜一盒,基本都是下楼遛弯碰上邻居了一块聊聊天,人家给根就接着,本身烟瘾就不大,一直就想戒掉,发病后更是一根都不抽了,比我年龄大的一天三盒的也没见过有抽烟抽出脑梗的,您要说抽烟抽出肺癌来我啥也不说。你们看看我发的病历照片关于查血的那些报告,我血脂血糖等等都属于正常偏低的,生活方面很自律!平时运动也不少,我对自己和家人的健康方面都很重视!我的病历首页诊断结论医院给做了标注1是确诊的,3是情况不明病因不清未确诊的,他们用未确诊的病症给我做出偶合鉴定我不服,病历里面的内容他们根本就没好好看,我24小时血压监测数据都是正常的!出入院记录上边也有血压正常的数字,发泡试验是阴性,没发现栓子,血脂血糖等等全是正常偏低,当时查血只有一个尿酸稍微高一点439医生说跟我吃阿司匹林和氯吡格雷药有关系不是造成脑梗的原因,当时医生也说了我的血压数据根本不可能会脑梗。我现在血压完全正常已经很久不吃药了,每天都测量,试问如果真是确诊为高血压二级,怎么可能会好了!朝阳区疾控中心给我鉴定偶合故意逃避责任!还让我花钱去朝阳医学会再做鉴定!这一脑梗了啥也干不了,我吃饭看病都没钱,哪有钱去花钱再做鉴定啊!大家都应该明白专家们更应该明白能引起脑梗的原因首先是血脂血糖高了堵了脑血管才会导致脑梗死,我当时入院的血压根本就达不到造成脑梗的标准,我相信国家能处理好,就准备好病历交给疾控中心鉴定,结果是不属于异常反应,我通过网络等等也了解到科兴疫苗在香港新加坡日本等地,已经有造成血栓脑梗脑出血心梗等等的报告,受害人都已经拿到了赔偿,为什么在我们的国家会鉴定为偶合不属于 ,我怀疑是不是疫苗厂家和医疗单位互相勾结才能出这样的结果,全国接种疫苗那么多,打完出现后遗症的像我一样的人非常多,我都半身不遂这样了为啥要把我们的路给堵死。


国家号召我们打疫苗是好事,我非常支持!我们相信国家相信政府才打的疫苗,再好的疫苗也不能100%保证没有任何副作用,现在社会上都传遍了疫苗的副作用,人人自危,影响了国家公信力,我们爱国家,希望国家更好,希望国家能解决好我们这样的问题,不要失信于人民!请领导们给我做主!
以上情况属实,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钱大龙于2022年7月29日

发表评论

请理性评论,妥善措辞,避免过激用词;评论要经过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请勿重复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