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秀娟:28岁的陈凇白血病走了,我们的希望没了

今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白血病,他们坚持认为是因为接种新冠疫苗所致,他们四处看病、维权、上访,但维权无门,地方疾控中心给的鉴定结果均为偶合。

今年5月,中国疾控中心免疫规划首席专家王华庆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回应接种新冠疫苗患上白血病问题时表示,关联性要有依据,给出了接种时间、生物学合理性、异常规律性、关联强度、关联一致性、关联特异性等六个方面。

王庆华既没有肯定,也没有否定疫苗副作用的关联性,但一石击起千层浪,疫苗+白血病的关键词登上了各大网络平台的热搜,引发社会广泛关注。但当热搜不再、新闻热度过后,白血病人群的生活并没有多大的改变,各地疾控中心出具的报告依然是偶合。

在漫长的等待中,白血病群体承受着身体上、精神上的巨大痛苦。有的人身体垮了,有的人积蓄没了,有的人悄无声息的走了,一点痕迹都没有。谨以此文纪念一位年轻的白血病病友。

28岁的陈凇走了,走的悄无声,只有一些白血病群在纪念他。

“我是陈凇的母亲,陈凇已于2022年6月19日在吉林市中心医院因病去世,感谢大家一直给予的关心和帮助谢谢。”

6月22日,陈凇的母亲发了这条朋友圈,在白血病群引起一阵慨叹。

陈凇,男,28岁,未婚,在本该有爱情,有梦想,有歌声的年龄,生命永远定格在2022年6月19日。

陈凇母亲向我们详述了整个事件发生的来龙去脉:

我叫关秀娟 ,是吉林巿人,家住吉林巿昌邑区嫩江街华业国际城小区,普通工人。

我的儿子叫陈凇,今年28岁,原吉林化纤公司(大型国企)检测车间员工。我和先生都是铁路临聘工人,现在都已经退休了。先生暂时还没有退休金,我一个月的退休金才1000多元。虽然不是大富大贵,但一家三口,日子倒也过得平淡温馨。

我儿子陈淞性格温和,平时比较宅,喜欢唱歌,喜欢美食,爱玩网游,虽未恋爱,日子却人畜无害地过着,倒也潇洒。

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切变故,被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打破了。

孩子所在的公司规定,不打疫苗不能上班。2021年2月23日,陈淞接种了第一针疫苗, 3月17日,陈淞又打了第二针。疫苗厂家均是北京生物,接种单位是双吉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转眼到了10月,公司又要求员工打第三针,不断地催打。2021年11月3日,陈淞打了第三针,疫苗也是北京生物的,接种单位是吉林巿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附图)

11月7日,陈淞开始发低烧,11月22日到吉林市中心医院住院,被确诊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恶性肿瘤、骨髓纤维化。

当我们拿到诊断书的那一刻,简直就是一个晴天霹雳,把我们全家都炸懵了。

如果不是公司变相强迫,我儿子不愿去打第三针。第三针之前,儿子还天天上班儿,100多斤,拎起来啥问题都没有。打完这三针之后,儿子就浑身没劲儿,浑身冒冷汗,每天冒汗,像水洗的似的,几十斤的东西都拿不动了。

我们为了他,倾尽了全力,拿出了所有的积蓄,把家里唯一一套63平米的房子给卖了。算上医院的治疗费用、外边买药的钱,总共花了三十多万。

我们这个家本来就不宽裕,退休之后只有1000多块钱的工资,我那时在外打工,因为儿子得病了,雪上加霜啊,治疗费用不够,该借的都借了,还用上水滴筹筹钱。

今年1月8日,儿子住院之后开始第一次化疗,化疗之后出现了各种感染,无法继续化疗了。

住院期间,儿子烧得都不像话了,反复高烧,呕吐,天天出汗,全身疼痛到怀疑人生,不吃马啡根本就不行了,后来那药剂量都达到10、20克,到临终的时候达到40、50克。

而且儿子的血小板很低,血红蛋白低到20,严重便秘,肛瘘,最后连吃饭的欲望都没有了。后来,儿子的肺部出现了真菌感染,手指头也感染了。

住院几个月,儿子的身体日渐消瘦、憔悴,到后来奄奄一息。体重也由原来180多斤的大胖子,变成了潇洒哥,以前总减不了肥一下子瘦到了95斤多,都瘦得皮包骨头了,到后来无法下床。

儿子的病情在一天天的恶化,严重的呕吐,气喘,仿佛感觉不到生的希望。他的朋友圈也记录着最后的生命:疼死我了。感觉时间不多了,喘气肺里都在冒泡。

2022年5月16日,儿子可能预感自己时日无多了,开始在网上售卖深爱的电脑。

6月5日,儿子还在担心自己的QQ号没有人要。

6月10日,儿子在去世前9天,过完了生命中最后的一个生日。

没有哀嚎,没有歇斯底里与绝望,一切都是那么平静与淡然。儿子带着丝丝的忧伤与不舍,于2022年6月19日,永远的离开了。

刚确诊的时候,我们忙于给孩子看病治病,后来才想起来得这个病与疫苗有关。

孩子打完疫苗以后,持续发烧了十来天,我们给吉林市经济技术开发区医院打电话,对方说打完超过三天就不管了。

去年12月,我们又开始向吉林市疾控中心递交了材料,巿疾控中心把资料送到省里做医学诊断。

最后吉林省预防接种异常反应调查诊断专家做了鉴定,并出具了一份《调查诊断书》,认定我儿子所患疾病诊断为骨髓增生异常综合症、恶性肿瘤、骨髓纤维化,不属于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属于偶合症。

儿子的离开,我夫妻俩感觉天都塌了,心痛得像被刀子割一样,我夫妻俩都没有医保,唯一的儿子走了,感觉后半辈子没有了希望。

处理完儿子后事之后,我们向吉林市疾控中心和信访办反应情况,当地信访办问需要救助金赔偿吗?我们想要救助金,但更希望的是赔偿,为了给孩子治病,我们现在还欠着20多万的外债!

最初的时候,我们上访,各个机关还给我们打电话,打完电话了就都没动静了,包括我们这的派出所、疾控办等等,打完了都没动静了。区里信访局也只是做了简单的记录。区派出所把鉴定送去区信访局,送去之后呢,那个区信访局又踢回区派出所,派出所又踢回来我们社区街道。各种踢皮球,现在我们极力的想往上上访。

现在疾控办说他们没有尸检报告,省里不接我们的案子。我们都够痛苦的了,我们还要什么尸检呢?我们这又不是出什么事儿,出车祸了!那些诊断,病历全在那儿呢,管要什么尸检呢!

有时候,真的把我们气的够呛!我们寻思,那个病例全在那儿,每一页都写明了,孩子住的是三甲医院,就这些病还不能鉴定吗?现在专家都说偶合,不敢讲真话!

后来我们上网发现全国远不止我儿子一个人接种疫苗得白血病,白血病是一个群体,他们遇到情况和我儿子的一样,最终给的都是偶合鉴定。

我们孩子住院期间,有十几个都患有白血病、血液方面的疾病,都是打了疫苗后得的。

儿子死的很冤,28岁的年龄,还没结婚呢!说没了就没了。儿子走后,我无时无刻的想念他,都快疯了,吃不好睡不好,一想起他,眼泪就止不住的流。

我们上访了解到儿子的鉴定确实存在大问题,当时多位专家鉴定的结果是“不排除疫苗的异常反应”,但上面却不让这样写,上面强制要求让鉴定结果写成“偶合”,于是专家最后的鉴定结果就成了偶合,但异常反应鉴定书上面没有一个专家的签字。

儿啊,我知道你死的冤啊!我有证据证明你是疫苗害死的,可我给你申不了冤啊。真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到现在我都觉得你只是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旅游去了。想想以后永远见不到你了我太痛苦了,天天以泪洗面,生不如死。

现在儿子走了,爹妈好不容易给养到20多岁,容易吗?孩子走了,我们的精神支柱都没有了,我们以后养老怎么办?后半辈子没有依靠了,没有希望了。现在我们只想要赔偿!希望相关政府部门能够重视起来,尽快的给我们解决处理此事!

发表评论

请理性评论,妥善措辞,避免过激用词;评论要经过审核通过后才能显示,请勿重复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