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脚医生代表给中央第十四巡视组的举报信

中央第十四巡视组的同志,你们好!

我们是老赤脚医生代表,今天给你们去信是要举报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的研究员江宇,作为为党中央、国务院提供政策建议和咨询意见的江宇研究员,在2019年7月23号中央电视台CCTV13频道《新闻1+1》做的采访报道,报道名称为“乡村医生远虑与近忧”,主持人是董倩,他在那晚中央电视台接受报道当着十几亿人的面讲我们赤脚医生队伍是个体户、卖假药,作为一名研究医改的研究员,他脱离实际,信口开河对我们这个为国家奉献一辈子的群体进行诋毁,他的行为完全辜负了党中央和国务院的委托。

我们不是个体户, 我们这些赤脚医生都持有省卫生厅,县卫生局颁发的证书,我们的一切工作都是在卫生部们管理下进行的。

我们没卖过假药,改革开放以前那个几十年里都是在国营医药公司进药,再说那时也没有私人经营医药,改革开放之后,各乡镇卫生院经营医药任何村医都必须去本医院进药,同时还不定时的由卫生局和医院去各卫生室检查,如发现有外进药和假药就会被罚款、受处分,况且药价是统一的,利润是百分之十五,不许隨意卖高价否则罚款受处分。

由于江宇没有深入调查,仅凭道听途说就在中央电视台公开毁坏我们的声誉,他这一讲不要紧,但可把我们这批老赤脚医生害苦了,不然的话我们的养老问题早就给解决啦。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做为国务院的直属事业单位,出了江宇这样不认真调查就出报告结论的研究员,办公厅也是有责任的。更重要的是根据国务院国发【1981】24号文件《国务院批准卫生部关于合理解决赤脚医生补助问题的报告》,报告中重点指出:对“赤脚医生”明确界定为“他们同民办教师一样,是农村中的知识分子,技术人员,脑力劳动者”。对此建议:凡经考核合格,相当于中专水平的赤脚医生,发给“乡村医生证书”,原则上给予相当于民办教师水平的待遇,并明确赤脚医生补助费的来源,其中一部分是由地方财政解决的。但这个文件在2016年莫名其妙的被废除了,中间有三十五年空窗期,这三十五年里地方财政没有按照文件给过我们一分钱,甚至到废止后还有很多老同仁都不知道这个文件存在,这可是国务院下发的文件啊!目前我们已经进入风烛残年,一个月几百块钱都不够吃药用的,更别说安享幸福晚年了。同处文件中我们的“孪生”兄弟姐妹“民办教师”退休金平均拿到五千以上,无论是工作量,辛苦程度,奉献价值我们一点都不比他们差,可为啥待遇方面却是如此的天壤之别?为国家干了一辈子,真是寒心呐!

巡视组的同志,你们这次到国务院办公厅巡视又让我们这帮七老八十的老赤脚看到点希望,因此我们代表全国老赤脚群体向你们举报如下内容:

一、念国家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我们不希望他受到过于严重处理,只需要他公开道歉还我们清白就行,然后希望你们能督促他们中心派江宇或其它同志到下面对我们进行实地考察或调研。看看我们是不是个体户、卖假药、只会打针吊水等。我们这些老同志都是毛主席时代缔造的产物,一根银针一把草救了不少人,土单验方方面我们人人都有绝活,如果国家需要我们随时可以献出去。希望江宇和相关的医改专家能重新重视我们的价值。

二、1981年24号文件搁置35年没有实施执行,后面我们多次上访也无人过问,国务院办公厅相关人员有失职渎职行为。希望巡视组的同志能重视我们这次的诉求,启动对此文件不执行中的失职、渎职行为展开调查,还我们一个幸福的晚年。

谢谢!

全国老赤脚医生代表敬呈(名单略),2022年4月18日。

123人评论了“赤脚医生代表给中央第十四巡视组的举报信”

  1. 村医为农村人民健康服务一辈子,可连最基本的生活都不能得到保障,没有身份,没地位,到头来变成了三无人员,这就是现状

    1. 一个江宇一董倩,把中医踩到泥里了。现在看看董倩是什么身份。大家网上查一查就知道了。黑中医还过是小菜一碟。

    2. 奉献一辈子。天天和人命打交道,赚点钱也是吓出来的,有了医疗事故也是自己担当。还老来无依。对赤脚医生的确是不公平。

  2. 山西平遥老年乡村医生

    山西乡村医生:乡村医生在卫生防疫战线上,义务奋献了半世,叫江宇说的一无是处,你的良心何在。要不是乡村医生消灭了多种传染病,那有今曰的安定社会呢?为什么主席令不行,有法不依。应按卫生大法落实老乡村医生的养老政策。

  3. 山西乡村医生:乡村医生在卫生防疫战线上,义务奋献了半世,叫江宇说的一无是处,你的良心何在。要不是乡村医生消灭了多种传染病,那有今曰的安定社会呢?为什么主席令不行,有法不依。应按卫生大法落实老乡村医生的养老政策。

  4. 老赤医:常明花、

    我们这些赤脚医生不是个体户,是国家卫生部门考核、领证上岗的,我们一生服务于人民,为社会做出贡献的乡村医生,希望国家对我们这些老赤医给予老有所依的待遇,与民办教师同等对待。

    1. 在村卫生室干了这么多年,经历了多少次运动,那次运动不是走在运动的最前面,说一刀切,就切了,而是无条件的,让谁不寒心呢,上面领导有几个知道下面的情况呢,让人心不服,口不服。

  5. 老赤脚医生的功绩,给接生剪脐带的一代哪且知你救他命时的你心情是叫救死扶伤,今可说你违规操作,消毒不严,不够资质,奈何?老赤脚医生的悲哀!

    1. 伟大领䄂毛主席亲自缔造了震荡世界卫生界的中国赤脚医生,是各大队的合作医疗单位,这些医生都是经过多次的培训考核有卫生部门发的合格的证件的医生,为全国人民的健康保驾护航一靠子,而老了获的一个个体户,这个词从何耒之,毛主庠说沒有调查就沒有发言权。

  6. 乡村医生曾经做出的贡献有目共睹,为人民生命健康守护了一辈子,在当时的困难年代,农民谁家能去起医院?就靠赤脚医生的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计保护了当地群众的健康,现在老了,我们强烈要求政府解决我们的养老问题,要求政府给我们与民办教师一样的待遇!!!

    1. 江宇,我这样称呼你,是对你够客气的了,因为你不配我称呼你为同志!
      现在我来给你分析分析你所说的针对村医的九条狗屁言论:
      一、村医越反对,说明医改越成功。
      你所说的医改成功了吗?新农合从2003年农民每个人只交10元到今年交280元、国家的补贴仅今年一年就补贴新农合缴费4千多个亿啊!你下来调查过吗?老百姓好多人因为年年上涨的农合缴费(有的一家有10来口的就要交3千元左右)怨声载道、苦不堪言,可又无可奈何,(害怕生大病没钱治、但交钱吧,农村经济本来就不富裕、还要其它多项开支,每年哪里有那几千元交农合钱啊?)
      还有少数农民干脆就没交了,因为住院也不是所有的都给报销百分之八十左右。群众都不满意了,江宇你红口白牙怎能说医改成功了?
      村医反对医改的原因你知道吗?村医的职责是负责本辖区内外村民的基本医疗和辖区内村民的基本公卫工作,而现在繁重复杂的公卫工作压得村医喘不过气来,成了名副其实的“表哥表嫂”,村医连看病的时间都没有了,隔乡镇卫生院近点的没什么,老百姓可以到卫生院看病,但远的呢?村民看病方便吗?这就是你对抗中央指示精神保护农村三级卫生网底方便群众就近医疗的目的?你居心何在?
      二、第二条我不了解,就不做评论了。
      三、现在村医收入减少很正常,因为过去收入是损害患者利益的。
      你简直就是放狗屁,过去少数生意好的村医不一定就都是乱宰患者的好吧?不排除有极个别黑良心的村医乱收费现象。但你不能以偏概全吧?比如说你前段时间乱搞形式主义,说假村医魏正广两口子年收入十七八万元,就不能说全中国的政府官员都在乱搞形式主义吧?你居心又何在?
      四、村医是利益集团的枪手。
      村医的利益集团是谁我苦思冥想了几天到现在还没搞明白到底是谁?反而是你在充当谁的利益集团的说客?这个我就不好乱说了,有待中纪委严查!
      五、你要努力为医改做贡献,坚决不让奸商庸医再危害人民健康!
      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你真正深入基层下来调查过吗?谁是奸商庸医?谁在危害人民健康?我们村医用一把草、一根针和便宜的医疗费救治了成千上万患者,深得老百姓的爱戴。而某些医院小病大治,不需住院的也收入院,过度检查、重复检查、开大处方、开进口贵药、开进口支架(据说一万多的现在只要几百元了),你去查查他们吧,你敢查吗?
      六、村医唯一出路是告别过去,回归公益。
      国家规定农村每一千人口最好要一个村医,我村2千多人,2个村医在职,而公益公卫补助去年只有4万来元,若你说的回归公益,不能或少看病收钱,你试试在生活水平日益上涨的今天,你两口子4万来元能养活一家老小吗?
      七、你手里有大把材料证明村医过去过度用药、用假冒伪劣药、滥用抗生素等。
      你是说全国所有的村医的上级主管部门和药监局不作为吗?你这样说居心又何在?他们药监部门不查我们村医吗?我们用假冒伪劣药吃坏或吃死患者我们不用赔钱吗?
      八、现在全国村医过剩,罢工自由,欢迎!
      你是在睁眼说瞎话!现在全国多地出现了空白村,你调查过吗?既然过剩,那为何国家又出台政策培养免费定向医学生,而培养的定向医学生又有几个真正到农村卫生室去工作了?因为政策没有落实好啊,好多大学生不愿到农村去啊!
      九、你们自己不去或考不上大学,不能怪党。
      难道只有医学大学生才能治好病?我们村医就不能治病了?告诉你,我们大部分中青年村医都是中、大专水平,都考取了执助或执业医师证,只有少数老年村医没有,那是没有办法的,他她们都是从四五十年代过年的,要他她们怎么考大学啊?
      十、医改之前,好多村医为了图便宜,给农民用劣质和过期药。这个我在第7条已陈述,就不在此讲了。
      现在招标让我们村医失去了甜头。
      这句话对极了,那又让谁尝到了甜头?我们可爱的江副研究员!
      我们县的农合门诊统筹(每人每年可报销350元)和两病门诊(高血压可报销360元、糖尿病可报销600元)都放在了乡镇卫生院了,村卫生室是享受不到任何报销政策的。村民小病都要不远十几或几十里路到乡镇卫生院看病买药报销,据村民说卫生院有些药是没有的,有的药价格还公道,有些药要超过药超市和村卫生室好几倍。而当我问及卫生院医生时,他们也说没办法、他们医院的药也是在网上从市里调拨买进来零差价销售的。请问这么大的门诊报销费用究竟肥了谁?谁又尝到了甜头?

  7. 乡村医生曾经是人民身体健康守护者,是国家卫生事业的第一梯队,一天24小时待命的上门服务的?没有节假日,就凭借听诊器,血压计,体温计解决了老百姓的身体急病!我们贡献了青春,守护了老百姓的安逸,老了不该给我们一个自己能养活自己的晚年吗?我们强烈要求同民办老师一样的待遇!

    1. 乡村医生在卫生防疫战线上,义务夆献半个世纪,叫江宇说的一无是处,你的良心何在,作亏心事不怕报应吗?要不是乡村医生消灭了多种传染病,哪有今日的安定的社会,为什么习主有令不行,有法不依,应按卫生大法落实老乡村医生的养老政策。

  8. 江宇先生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寄给你的掛号信收到了吗?我们是山西省平遥县杜家庄乡老赤医。回音给手机号:18734473845,谢

  9. 浙江老村医梁绍成

    这个世道实在是不公平,江宇作为一个高层研究员,不深入基层调研、不体察民情,竞能说出这种话来,真是悲哀。对于三级医疗网的网底完全是要破了,处于青黄不接,后继乏人,许多七、八十岁的老村医还在顶岗,为的都是老百姓的方便和健康,希望巡视组的同志认真调查,还我们的清白,给我们一个幸福的晚年,我们确实曰盼、夜盼,盼了几十年,实在等不及了。

  10. 江宇先生,我们山西省平遥县杜家庄乡老赤医的信(掛号)三月二十九日下午寄出,早该收到了吧。但一着没有回音,请看到此留言回话,手机号18734473845

  11. 老年赤脚医生王祖明

    请国家发改委和政策研究室的高层领导深入基层了解民情,不能坐在办公室制政策,特别是年轻干部更要走到基层《赤脚医生》在60年到70年代做的是什么工作,为人民群众治病防病作出了无私奉献精神,把青春年华献给了为人民服务的宗旨!现老了国家有政策而地方政府不落实,成为了空文可悲…

    1. 132829194909193330齐方元大城乡医

      我是第一批65年的那时称半农半医,当时才17岁初中毕业,从事医疗,到今天还在职,一干就是57年,不分昼夜,随叫随到,为百姓看病几十年,现在老了74岁了,每月只给400元补助,目前物价上涨,够买馒头吃的吗?甭提养老保证,请上级领导们关注,这帮老赤医们生活吧,年青时为农村百姓付出,现在老了生活没有来源,急盼国家给我们老赤医生话补助!再晚了就享受不上国家好政策,别带着一辈辛苦和遗憾去西天,有生时间太短了,谢谢上级领导们关注!!!

  12. 81.24号文件为什么作废,是否有好的可以替代的好政策落地。谁能给出解释。我们要求恢复实施81.24号文件,执行国家政策。

  13. 信口雌黄一江郎,颠倒黑白祸心藏。
    愧于国家来培养,愧吃农民庄稼粮。
    不察乡医真实苦,慌说赤脚赚钱忙。
    演播室里说狂话,报应早晚落身上。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