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赤脚医生给巜给李玲教授及江宇的公开信》

尊敬的李玲教授、江宇先生 :

您们好!

我们是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知识青年,命不逢时正遇上文化大革命只能回乡。在那祖国贫穷年代,面对千村薜荔人遗矢,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时刻,毛泽东主席力挽狂澜,接合农村实际亲手创办了一支医疗大军《赤脚医生》。由于表现突出,经选举表决我们担起了赤脚医生大任。

从那时起,我们通过卫校学习和接受医院培训,先后通过考试获得省卫生厅颁发的乡村医师证书。就这样走村串户送医送药,为国分忧,为民服务。由于当时人们卫生知识盲区,普遍对防疫知识认识不足,儿童四苗接种,只得由我们沿家沿户地上门宣讲进行接种,从而消灭了天花等烈性传染病,筑起了一道防治并重的长堤。在消灭头癣,疟疾,丝虫病等根治之中,我们是日夜奋战,才使得社会的进步,人均寿命由35岁增加至68岁,这里面我们功不可沒。曾经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赞同为中国二个了不起的群体,一个是民办教师,一个是赤脚医生。

由于当时办医条件差,设备简陋,我们发扬一根针一把草的原则,村民有病就地医,使广大民众健康建国热情高涨。就这样几十年如一日地服务民众,如今己都变成七八十高龄之人老则退出老无所养,为了寻求政府给予老有所依十几年来还在望梅止渴。

江宇先生曾经中央电视台、微博等网络宣言:“赤脚医生是个体户;医改,乡医越是反对说明医改很成功……”请问江宇先生?赤脚医生是个体户吗?记得在那禽流感,非典流行之时,公立医院的防疫医生穿防护服、戴防护眼镜、防护口罩等全副武装去面对每一个疑似病人,而我们全体乡村医生在无任何防护措施的前提下,赤裸裸地站在防治前沿去面对疑似病人排查,连续日夜奋战却没有任何单位和个人向我们付过一分工钱。就是这样置个人安危不顾为国为民一辈子,故望前年武汉新冠病毒结束后的笫一个两代会召开,我们双目期待,可谁有良心发现要为我们这些曾经白衣一生的老年赤脚医生解决养老有望。可是,你江宇先生还歪曲事实地调研发文,使得中央两会代表提案得不到采纳。中国有句古言:“解铃还得系铃人”。故此,全体老年赤脚医生呼吁你江宇先生,为了公平公正地对待事实,下基层对全体乡村医生给予正确公正的调研,还广大乡医一个公正,公道。并且为我们老年乡村医生养老提供得力证据!还三级卫生网底一片蓝天!不要让你的片面言语给全国村医造成终身遗憾! 不然,你则要成为历史的千古罪恶之人!

全国全体乡村医生, 二0二二年三月二十日泣血献言!执笔人:湖北老赤脚医生姜峰!

100人评论了“全国赤脚医生给巜给李玲教授及江宇的公开信》”

  1. 中国的乡村医生撑起了中国基层卫生的一片蓝天,撑起了中国基层卫生的世界天地。几十年来这群赤脚白衣,默默奋斗在广袤的中国农村,为中国农村的常见病、多发病、传染病、妇女儿童保健等等工作做出了历史性不可磨灭的贡献!但是,迄今为止,太多的老年赤脚白衣,把青春奉献给了中国的卫生事业,到自己年老基本生活无保障,患病无钱医治。真的是心寒!

  2. 全科执业助理祝传玉

    社会进步,人民健康长寿离不开老前辈乡村医生的辛勤付出,望能给村医正确评价,不要御磨杀驴不讲道德,重视乡医群体的养老和待遇,使村医群体看到国家发展成果的今天沒忘记曾在基层为人民健康贡献一生的他们。

  3. 云南昭通彝良龙街老村医生

    请问李,江两位高官对乡村医生调研是全国各地全调研吗?或是只调研一部分,说是乡村医生是个体户,为什么个体户还要承担国家以前预防保健,卫生工作现在的公卫这么重大任务?在七,八十年代的老村医生说是个体户也可以说,说是毛泽东主席创建办的两个队伍之一也可以说,一个是民办教师队伍,一个是赤脚医生队伍,赤脚医生要说是个体户就不应该承担国家重大任务,要是赤脚医生就应该和民办教师同等待遇,因为民办教师有身份,有转正老来有退休金七千元左右一个月,住房公积金,赤脚医生到现连一个身份都没有,是不是农村人所说的同爹不同妈?请你两位高官作一个解释,在老赤脚医生时代国家穷,人民穷,老赤脚医生要垫本给农民看病,有部分人打一针吃两次药就是两元钱都拿不出来,赤脚医生怎么找钱来生活,不要说养家糊口,我是四十年的赤脚医生,养三个子女完成大学任务,现在连住房都是二十多年的破房,现还负五万钱的代款,我不知怎么混到老来穷,应该说是我命运不好,走错门路,我们一起的赤脚医生全乡几十位,真正混上二十年以上的只有两三人,上三十年的只有我一人,不知是为什么?

  4. 山东省东平县索华代18754836939

    尊敬的江宇先生你好:对一生扎根农村卫生事业的赤脚医生,希望你要公平、公正以尊重事实的心态给以定位,决不能个人的一时痛快随便一说,让工作在最基层的农村赤脚医生心寒终身,否则违背了中央各项规定,我问你讲何为人性化,什么叫尊重事实?请你站在一个高干身份的角度上,正确对待赤脚医生的一生所付出的一切,感谢你了江宇先生。

  5. 老赤脚黄泽汉。

    江宇,辛苦你到基层来调研一次,那怕一次就行,我做向导,带你到我县看看庙建的很好,就是没有和尚《上班》,都是些烂芋充数,应付检查,这么多年来就没见过委培医学的大学生到基层来做村医,你说过乡村医生过多,果真是这样吗,乡村医生越反对,说明医改越功功,简直就是说胡八道!老百姓己经是苦不堪言!幸福感,安全感,获得感到底在那里???

  6. 江宇调研员,你下来调研、看看,赤脚医生,是不是个体户,是不是不会看病,是不是买假药,他们经过学习,培训,在医院进修,已撑握了农村常見病多发病的治疗,为村民的建康提供了保证,希望你下来调研,问问村民,你说的个体户,是在九十年代以后的全民办医,

    1. 乡村医生是农民,干的不是农民的活,没有身份,没有地位,却上了一线,疫情防空,卡点值班,做核酸,干公卫,哪有危险就上哪去,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谁能想到村医的苦处。

  7. 以上信中为我们乡村医生说出了真实情况,为什么国家形势这么好,中央一再强调进一步强化、提高乡村医生待遇和养老政策。可是一到基层就作耳边风了呢!政令不通是当今社会的一大祸害。我们乡村医生到了六十、七十以上,确实是等不及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