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会声音】代表们对村医队伍建设的建议

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有不少代表呼吁要加速加强稳定村医队伍建设,因为广大乡村医生作为最贴近乡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是发展农村卫生事业、保障农村居民健康、助推乡村振兴的一支重要力量。

下面是一些代表的建议:

全国政协委员、江西省政协副主席汤建人 汤建人建议,

开展乡村医生择优转编试点工作,明确村卫生室公办属性,参照村干部转事业编的办法,确保每个行政村卫生室至少有1名在编医生、1名在编护士。

对于无编的乡村医生,建议参考“县级组织、乡聘村用”的模式进行公开选(招)聘。签订聘用合同,基本享受与乡镇卫生院在编人员同工同酬待遇;以乡镇为单位,由各县卫健委统一为村卫生室购买医疗责任险。

全国政协委员、农工党宁夏区委会主委戴秀英建议,

落实相关意见要求,完善村医的补贴机制,确保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资金可支持村医按工作量获得应有的劳务报酬;落实家庭医生签约服务费政策,督促地方明确签约服务费收费和分配标准,提升签约履约积极性和主动性;成立全国政策落实督察组,督察各地将补助实实在在地足额发放到村医手中。

解决各类村医养老难题。一是推进有执业医师资格的村医按规定参加职工基本养老保险。不属于职工基本养老保险覆盖范围的乡村医生,可在户籍地参加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二是对于年满60周岁的乡村医生,各地要结合实际,采取补助等多种形式,进一步提高乡村医生养老待遇,逐步建立乡村医生退出机制。三是已退休村医的养老保障分为固定养老补助和年限补助两类,建议将两类补助结合,不仅保障所有退出村医都有领取补助的资格,还要让那些工作年限更高的村医获得更多补助。

健全村医在职培训机制。针对村医的特点,采取弹性学制,灵活的授课方式,既要保证学习质量,又要妥善解决工学矛盾,学习期间待遇不变。一方面可以健全村医定期到县域医共体医疗机构进修学习机制,确保村医每3至5年到上级医疗机构免费进修学习3到6个月;另一方面应建立“1+1+1”医疗服务团队,县乡医生对村医实行一对一带教指导,提升村医服务能力。

全国政协委员张澍建议,

1、强化村卫生室管理和建设,筑牢网底。建立村卫生室城乡社区医疗机构一体化财政负担制度,强化公益性服务,优先保障实现村级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全覆盖。

2、“乡村卫生服务一体化管理”引入第三方监察机构,在村卫生室国家财政没有完全负担的情况下,在公共卫生任务须由乡、村两级共同完成的情况下,对乡、村进行公共卫生服务考核,由监察机构将补贴直接打入村医个人账户,防止公卫经费被无故克扣,防止村医承担任务过重。

3、在财政负担明确的情况下,落实以村卫生室为主导的,村一级公共卫生防疫体系。落实首诊报告制度,使其切实担负起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的基层责任。

4、解决乡村医生收入和生活的基本保障问题,建立财政负担的养老保障机制,同时通过为乡村医生发放生活补助等方式,解决好老年乡村医生的保障与生活困难问题,让他们生活保证, 心情愉快, 家庭能支持,养老有保证,以稳定并壮大乡村医生队伍。

5、切实提升村医队伍的整体素质。加强村医培训,落实并保障乡村医生都能够得到免费的培训,制定村医继续教育学分制度。提高村医的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内容知晓率,使其能在常态化疫情防控中做到源头预防并能在苗头出现时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6、建立健全全国统一的乡村医生执业法规和工作考核制度。包括乡村医生执业范围、设备配备、身份认定、报酬、第三方监察制度、劳动量科学评估等等。

人大代表耿福能建议,

解决编制问题,完善乡村医生的退出机制,提高基本工资待遇,并建立工资随工龄同步增长机制,解决乡村医生养老待遇保障问题。

人大代表龙兴林建议,

政府每年拿出一定的编制,对优秀的村医实行定向招录,让扎根基层的医技人才有奔头、有盼头。

人大代表周松勃建议,

要真正筑牢基层医疗网底,让群众做到“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县”,有两点必不可少:促进基层疾病预防、治疗相融合;加强农村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建设。

人大代表刘庆民建议,

党中央、国务院能够从关注和改善民生的角度出发,参照民办教师的教龄津贴标准,对沂蒙革命老区的基层医生合理发放生活补贴,消除他们的后顾之忧,让他们老有所养,安度晚年。

今年这么多代表(文中只是一部分)共同关注、关心这个群体,他们通过走访、调研后给全国人大的建议是比较全面到位的,这也体现了这个群体在乡村振兴中的重要性。

下面我也简单说一下这几年平台经过大量走访、调研的体会,希望在各位代表的建议的基础上能起到一个有效的补充。

大量的公卫服务让在岗村医如果不造假根本不可能按要求完成任务,这种前提下他们哪里还有时间和精力去提升医疗技能呢?如果哪位代表或官员不相信,自己主动到下面行政村做一年公卫试一下就清楚了。

没有时间巩固、提升技能,如何能做到防治接合、基层首诊?村医丢了医技,不会看病,“小病不出村”岂不是一句空话?分级诊疗的政策从下到上只会变得更加扭曲,上级公立医疗机构的“虹吸”黑洞越变越大,过度医疗不会减轻只会增加。

医学是实践学科,人命关天,必须严谨!有医学实践技能是当村医的基础门槛,与学历高低关系不大(目前村医学历够用)。即使各位代表的提议如,身份、待遇等等都实现了,那么最终结果是什么?基层健康守护人、筑坝者只会变成没有医技毫无门槛、技术含量的公卫专干,基层医疗环境会变得更弱,百姓的健康根本无法得到保障,甚至倒退。 丢了医技这个魂,只留公卫服务这个空皮囊,会要了基层大健康的命!!!

不会看病,没有职业获得感的职业如何留住人才?基层如何能强起来?公卫服务出发点是好的,但相关部门领导好大喜功,脱离实际,保姆式、教条式、育肠式等无用公卫项目把村医压榨成一个公卫机器,必须要为村医减负、剔除、留精,把余下的时间还给他们以提升医技或许还有出路。

对于代表们提出的基层严重缺少全科医生,实际上六十岁以上的老村医都是全科医生,从那个缺医少药年代一根一针一把草走过来的老同志大多数人技术过硬,医德高尚。这么有技能(中西医结合)的一个群体,养老诉求多年迟迟得不到重视呢?

一、由于年代的问题,很多人对赤脚医生的历史不了解,加上改革开放后是西医模式主导国家医疗机构,公众对医学认识出了问题,认为医学就是专家、教授、CT、专利药、无菌手术室等等,所以这个群体作用被弱化甚至被遗忘。

二、很多主导医疗改革的领导干部较为年轻,大部分老村医行医时这些干部很多有可能都没出生,在这些领导潜意识里面,没有上过专业院校、给农民看病的能有什么技术?解决他们养老对政绩也没有什么帮助,所以这个群体没有着重关心的价值。国务院发展中心一个副研究员就曾经评价过(用他的话说是多年到农村调查得到的结果)老村医是“个体户”、只会打针吊水不会看病的药贩子,甚至还说卖假药给村民,在当年是赚了不少钱的“暴发户”。此人一直就是专门研究医改的,年龄应该不到五十岁。

三、老村医自身在诉求方面也存在偏差,对于不了解或者不愿意了解的上级部门,因多数诉求的内容不具体,给他们的感觉就是来要钱的,所以上级部门不停的找借口搪塞、打太极、踢皮球成为常态。在此我给老村医们一些建议,上述国务院副研究员的观点代表了很大一部分官员看法,所以我们要把诉求中技术价值和奉献具体化,只有官方真正意识并认可老村医群体真正的价值,才有可能会主动把价值转成解决问题的动力。这个价值真正体现的就一点,大家行医几十年救人无数的实践经验。在后面如果大家需要诉求,完全可以把自己岗位治病救人的事迹收集起来,让曾经受益者签字证明自己的医术、医德,在合理合法前提的条件下,再去相关部门表达诉求。

最后总结老村医如何改变诉求,以前诉求是,我过去干活了,你们现在要给我钱;现在是,这是我做具体奉献工作,国家和社会现在同样需要我们这种工作的正面传承,你们要好好善待我们。

186人评论了“【两会声音】代表们对村医队伍建设的建议”

  1. 一个行政村一所卫生室,满足不了老百姓看病难就医难问题,因人口多,居住分散,应该多设几处卫生室,根据老百姓需求而定,河南省开封市杞县邢口镇河沿村徐富强

  2. 云南昭通彝良龙街老村医

    为什么医改多年,多年来人大代表都对乡村医生的身份和老村医生的养老的提案和建议意见很多……,至今乡村医生在全国各地以买保险算是解决,老村医生迟迟得不到解决,有少部分得到解决,解决都是没有一个标准,最高补助每月三百块钱,好象是打发一个小人一样,多部分还没有得到解决,为什么党中央政策是好,代表的提提案也好,为什么对老村医生的解决这么难?总的来说人人不管在什么岗位都是为了钱,为了生活,生存,看来各级政府领导对老村医生要你完成该做的事必须接质按时完成,说起要给政府要养老钱真难,比登天都难,所说的雷声大,确不见雨,到底怎么来稳定乡村医生,怎么让老村医生安心养老?现在老村医生只求公平正义的来解决养老。

  3. 山东省村医.陈玉兰
    2022年3月12号晚
    我是干了48年的老村医,从没多收群众的一分钱,踏踏实实为民服务,现年75岁,上级领导可下村调查。希望党中央两会后适当解决老村医养问题,多谢!再次谢谢!谢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