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乡村医生代表给两会议案:

《关于稳定发展乡村医生队伍建设给两会的建议》

尊敬的栗委员长、各位代表:

今年年初,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当前,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仍在蔓延,世界经济复苏脆弱,气候变化挑战突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各项任务极为繁重艰巨。党中央认为,从容应对百年变局和世纪疫情,推动经济社会平稳健康发展,必须着眼国家重大战略需要,稳住农业基本盘、做好“三农”工作,接续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确保农业稳产增产、农民稳步增收、农村稳定安宁。

同时,重大疫情检验着各国的治理能力和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状况,我们国家在党中央和政府的英明决策下取得了十分骄人的成绩,这些成绩离不开广大人民群众精诚团结的努力,更离不开全体医务工作者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疫情之初防控的重点在农村,短时间内疫情在基层传播得到有效控制,靠的是乡村医生这个防疫主力军,基层防疫成功的同时也凸显了这个群体在卫生健康事业方面重要性、作用无可替代。

村民健康是“三农”的基础,村医是村民的健康的守护神,同时也是三级医疗网底的筑坝者。乡村医生队伍是否稳定直接关系着脱贫成果能否巩固、农村是否会产生规模化返贫等等。

根据我们多年深入基层调研发现,基层医疗人才流失严重,造成这个现象的主要原因是这个行业的特殊性,包括个人投入大、职业风险大、工作强度大、收益回报低又慢等,导致选择医学院校的生源减少以及在岗执业的人员流失。特别是农村地区,因为条件明显要劣于城市,有限的医学院校生源不可能下沉到基层,在职的城市医疗人才更不可能主动选择到基层,农村的医疗卫生工作更是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在医疗人才严重紧缺的情况下,其实有一批特殊的医务工作者一直坚守在农村而没有得到重视,他们就是在每次疫情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乡村医生,由于身份尴尬、待遇低下、无任何保障、无准确的职业定位和地位尊严,这支由国家长期精心培养的队伍面临着严重的老龄化危机,老村医无养老保障退不下去,年轻的看不到希望不愿意上来,曾经几百万人的队伍逐渐减少到了几十万人,导致大量的村成了卫生室空白村而无人守岗,乡村医生队伍已经到了青黄不接即将面临断层的危险局面。

“网底不牢,地动山摇”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因为在辽阔的农村地区,生活着将近八九亿农民,广大农村居民的卫生健康服务最终还是离不了能扎根农村的乡村医生,虽然政府部门采取了各种措施,比如定向免培的年轻人来弥补村医队伍,但最后能留下来的人少之又少,大多数年轻人不惜违约都会离去,因为他们在各方面都适应不了,特别在基本医疗服务方面,没有老村医的传、帮、带是不可能及时应对得了的,即使留下来的,也只是应付下简单的公卫服务,这样长期获得不了职业成就感最终也无法留住人,总之,其根本原因还是没有彻底解决好乡村医生建设中存在的若干问题。现在的这几十万乡村医生,是党和政府自五十年代以来持续培养成长起来的一支农村医疗卫生队伍,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实践有着应对农村常见病、多发病,以及中医药合理应用的过硬技能,对农民群众有着深厚的感情,医患关系良好,并且一直保持着老赤脚医生时代无私奉献的优良传统,几十年来,他们始终战斗在卫生工作的第一线,从过去预防鼠疫、霍乱、非典、手足口病、禽流感等等,到今天的“新冠肺”疫情,都是义无反顾的,在没有工资和工伤保障的情况下,不顾个人安危、舍小家顾大家冲在最前面,他们承担着风险、担待着责任、承受着寂寞、奉献着青春,是农村三级卫生网的网底,是最贴近农村居民健康的“守护人”。只有真正的重视这支队伍,完善他们的各项保障,彻底解决他们的后顾之忧,给予认可和尊重,让他们有充足的职业成就感,才能让老村医安心的退下去,年轻人心甘情愿的上得来,让大量流失的中年村医愿意回来,让大批老村医愿意传、帮、带协助一些新人守岗执业。

老年乡村医生(赤脚医生)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开始到七十年代末,依靠着一腔热血和大无畏的无私奉献精神协助国家把我国人均寿命从建国初期的35岁提升到了68岁,村民劳动年龄从15年提升了2倍以上,远远大于当时世界人均寿命(57岁),使中国彻底摘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在医疗资源紧张的情况下,自栽自采中草药,一根银针一把草,中西医结合,以最小的成本解决老百姓的疾苦,中国的赤脚医生模式为世界初级卫生保健提供了唯一的成功范例。下面我们看看国际上是如何赞誉“赤脚医生”的:

(一)为世界解决基本卫生保健问题提供了范例;

(二)初步实现了世卫组织的初级卫生保健目标;

(三)为世卫组织制定全球卫生战略和政策提供了依据;

(四)中国农村实行的合作医疗制度,是发展中国家群体解决卫生保障的唯一范例和成功的卫生革命;

(五)以最小的投入获得了最大健康收益的中国模式;

(六)中国的“赤脚医生”模式为落后的农村地区提供了初级护理,为不发达国家提高医疗卫生水平提供了样板;

(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中国的《赤脚医生手册》翻译成五十多种文字,面向世界发行,在国际社会上引发了“赤脚医生热”。

历史是一面镜子,为中国和世界作出巨大贡献的老乡村医生(赤脚医生)至今身份未获认可,我国即使花费再多巨资培训再多的年轻医生也很难融入到基层,因为这个职业没了“灵魂”!无论以后大学生村医发展方向是全科医生还是其它,称谓改的再高大上也没用,因为服务的对象几十年内不会改变,执业的范围重点还是在基层农村。就业环境和职业身份(赤脚医生到乡村医生到大学生村医)让他们无法在岗位上拥有成就和荣誉感。同时医学是实践科学,在技术上没有经过临床几年实践的大学生村医是不可能会给村民看病的,更别说和中西医贯通的老年乡村医生对比了,得不到村民认可,职业挫败感可想而知,所以如果按这条路线再继续发展,基层将来绝对是无人可用。只有合理的利用好这些还坚守岗位和健在退出的老村医,让他们传、帮、带下一代的年轻村医,将毕生所学和积累的经验手把手的教会刚完成规培还没有临床经验的年轻村医,特别是中医药治疗方面,他们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是一支被“严重”浪费闲置的中医药传承的师资力量。

公共卫生服务项目是个利国利民的好项目,但是我们更应该清晰的认识到我们发展大而全的卫生健康事业的条件还不够成熟,如果拔苗助长不循序渐进只能适得其反,事半功倍。目前我们认为现阶段公卫服务的核心还是“小病不出村”,提升年轻村医中西医接合的执业技能为重中之重,同时对于公卫服务中的其它项目还是要听取一下村医群体和村民意见,健康中国的发展在基层一定要务实而不能流于形式上。没有医疗为核心的公卫服务就是无水之源、无本之木。失去这个核心功能,老百姓的健康是无法从根本上得到保障的。

为了美丽乡村的建设,为了2030年实现健康大中国的伟大梦想,为了亿万农民健康的守护,稳定发展壮大乡村医生队伍是当前迫切解决的问题。为此建议 :

 一、依据《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明文规定完善细则,确定好乡村医生的身份定性,制定好养老保障的方案,定好进退机制,全面保障好乡村医生的各项待遇,规避职业风险,减轻工作强度,提供晋升空间,提升社会地位,让这个行业成为被人羡慕的职业。

二、彻底解决好乡村医生的养老保障和相关待遇,让他们没有后顾之忧,全心全意的为人民服务。

 1、到龄老村医应该比照乡镇卫生院职工的同等待遇享受医保和退休金,如果社保部门无法直接解决老村医的养老保险,国家应该专项专款来解决他们的养老补助,至少按工龄乘以100元来每月发放养老补助,那样的话,可以公平合理的区分劳动付出,服务工龄十年的每月1000元,服务工龄五十年的每月5000元,不至于因补助不公平闹出矛盾。全国目前大部分地区一刀切的每月补300元(山东工龄乘以20元,湖南最高给180元,吉林等一些地方一分没有)确实不合理,也不是彻底解决乡村医生养老保障的最佳方案。

 2、未到退休年龄的村医应该统一签订正规劳动合同,办理企业职工养老保险,给予他们五险的保障,并且补齐服务的工龄。如果社保部门无法直接补齐工龄,应该在交完基数15年退休后享受无法补齐工龄的养老补助,同样按当前每月工龄乘以100元补发,以后随着经济发展统一调增。

 3、目前已经在领取社会养老保险的老村医,要核实他们当初所交社会养老保险的性质和年限,如果是全额个人所交,或者交费年限没有补齐之前服务工龄的,应该同时享受没有补齐工龄的对应养老补助,同样按当前每月工龄乘以100元补发,以后随着经济发展统一调增。

 4、对已故老村医和没有工伤保障的在岗村医伤残病故者,应该统一制定抚慰方案,给予认可和尊重,并且提供相应的保障。

 三、保障好在职在岗村医的合理待遇,杜绝以各种理由克扣针对乡村医生的各项补助,并且及时满额发放,专款专用,不得挪用和拖欠。医疗技能是公卫的基础,优质的公卫服务与良好的医技相辅相成,建议把全国老村医四五十年的临床实践的各种常见病、慢性病等技能收集、整理、编册供在岗的村医学习、临床使用。

四、国务院81年24号文以为赤脚医生制定了等同”民办教师”的待遇,由于市场医改种种原因未能从国家层面落实,医药改革进入市场后看病难和贵,医患矛盾加剧等问题突出,唯独乡村医生保留了全心全意为村民服务的医者仁心无私奉献精神。医生是个极度注重实践的行业,只有通过多年的临床历练,才能不断的纠错积累正确的诊疗经验。所以我们经过多年在实践中调查认为,对于基层而言,老村医的“乡村医生资格”远比“执业医师资格”含金量高的多!很大一部老年退休村医是师带徒出身,一根银针,一把草药见证他们成长的历程,乡村医生队伍是民间中医的藏龙卧虎之地,常说中医高手在民间,经调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民间中医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医生证书,允许乡村医生自带徒、开医馆是振兴中医,保证民间中医绝技传承的重要举措。

老村医群体是我们国家医疗资源的宝藏,在保障好他们的合法权益后应该合理利用起来,允许他们返聘或者再执业,为培养下一代接班人起到传、帮、带的作用。

  以上建议是结合当前的实际调研情况,以及全国各地村医代表收集整理的诉求,本着以人民健康负责任的态度,敬请全国人大常委会着重关注关系到人民健康福祉的民生大事,重视乡村医生队伍稳定发展的议案。

卫柏兴、吴启刚、董艾玉、闫韶俊、廖相开、苗振田、付道金、杜长怀、杨惠芝、李成韬、赵智胜、冯平等呈(人数过多就不一一标名了)!。

参与议案调研的村医代表涉及二十个省、自治区,参与调研代表人数计406人。注:此议案已经转交给此次参会的人大代表。

442人评论了“2022乡村医生代表给两会议案:”

  1. 真的怕了 29分钟录音没了 你们到底想干嘛啊 真没有人能给我们汉人做主了吗? 毛爷爷想你了?????????????????

  2. 湖南村医 15869840908

    解决村送编制是当前振兴农村及全国抗疫不可决少的基层卫生网底,是稳定村医的定心丸,也是国家给村医一个公平的交待。

  3. 由于卫柏兴平台是贪官污吏和利益集团的克星!为此!在通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征途中受到各级利益集团的围追堵截!村医的维权是长期艰难的持久战!只有坚持不懈的努力才能实现村医的维权愿望!有卫柏兴这样的真理维权平台!村医的维权愿望一定能成功的!百万村医加油!!

  4. 山西老赤医赵仁琴,王灵生,蔡铁锁

    感谢,两会代表,感谢卫百姓平台,对老赤医的关心和帮助,你们好。我们老赤医70一80岁了,急需解决养老问题,应该和民办教师一样的待遇希望两会领导给解决,不要让老赤医再次失望

    1. 感谢卫柏兴平台为赤脚医生在二会上做出给赤脚医生退出的办理养老退休待遇点赞,说出了我们赤脚医生心理话。

  5. 黑龙江省东宁市乡村医生王孝明

    希望能尽快合理解决老乡村医生养老,按医龄发放养老金。支持工龄乘100元
    我们为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贡献了一生,盼望老有保障。

    1. 山西村医张计成

      每年的两会期间,都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积极发声,向社会各界反映村医的困境,呼吁不断改善村医待遇。2022年,所有村医都期待自身待遇问题能够得到根本上的解决,不能再让村医年年盼两会,会后泪汪汪了……

  6. 山西省襄汾县孙建民

    每年的两会期间,都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积极发声,向社会各界反映村医的困境,呼吁不断改善村医待遇。2022年,所有村医都期待自身待遇问题能够得到根本上的解决,不能再让村医年年盼两会,会后泪汪汪了……

  7. 河北省辛集市老村医

    我们老乡医为国家和人民付出了终生,老了被无条件退出卫生室,使我们老无所养,成了贫困户,望政府给我们解决生活困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