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市教委辟谣没有强制给3-11岁孩童打疫苗,家长们愤怒了

昨日,北京市教委在官方微博发表了声明,声明强调近日流传北京市部分学校和幼儿园强制学生接种疫苗等内容来源于网络和自媒体,对相关工作存在误读等等。

对于这份声明,网友和家长却不干了。

甚至连过年时北京市教委拜年的微文下面留言全是家长表达的愤怒和不满:

北京日报转发这则声明后,评论区立马塌陷。

现在北京日报把评论区改为精选,已经看不到评论了。

北京市教委的声明中说是来自网络和自媒体的误读,别说学生家长不信,我也不信,因为我前几天也在微信上收到朋友问过此类问题,不打疫苗必须48小时内提供一次核酸证明,否则不让入学。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教育部体卫司司长王登峰强调,“接种新冠疫苗不能跟中小学生入学返校挂钩”。

上海市疫情防控专家吴凡院长强调,“所有的疫苗不能预防感染”。

中央多次强调疫苗接种必须坚持“知情、同意、自愿”的原则,如果真如北京市教委声明中所说的“误读”,对于评论区一边倒应该作何解释?是下面的区教委和学校领导在制造恐慌和传播强制接种谣言?

有的家长对此事发表了自己看法,他认为疫苗接种是全国性的大事件,应该是统一、规范的组织和运作。同时他自己在网络上搜集一些公开资料,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一、新冠疫苗是一类疫苗还是二类疫苗?

在可查询的范围内,并没有找到权威部门对新冠疫苗有一个明确的类别界定。但是,在国务院2016年4月23日修改通过的《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第一章总则第二条对疫苗分类有这样一段描述: 疫苗分为两类。第一类疫苗,是指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公民应当依照政府的规定受种的疫苗,包括国家免疫规划确定的疫苗,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在执行国家免疫规划时增加的疫苗,以及县级以上人民政府或者其卫生主管部门组织的应急接种或者群体性预防接种所使用的疫苗;第二类疫苗,是指由公民自费并且自愿受种的其他疫苗。

显然,按这个描述我们可以知道,国家免疫规划疫苗也即第一类疫苗,其质量是由政府背书的,公众可以放心接种。第二类疫苗则是公众自费且自担风险的疫苗。但现行情况是新冠疫苗并不在国家免疫规划疫苗名单中,也没有人能说清楚新冠疫苗到底是一类疫苗还是二类疫苗,吁请有关部门特别是“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出面给新冠疫苗的类别定个性吧,免得地方执行部门和公众犯糊涂。

二:接种新冠病毒疫苗的费用到底是财政承担还是医保基金承担?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疫苗管理法》和《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里对疫苗分类的描述和全民接种免费的实际情况,很多人会以为新冠病毒疫苗属于第一类疫苗。
但是,请注意法规和条例所说的“政府免费向公民提供”是接种费用由政府财政承担,而不是动用医保基金。因为医保基金的构成本质上是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通过代扣代缴为公民所存的基本医疗保险金,其实质是公民的私房钱和救命钱。
但根据让人泪目的“5万砍到3万的医保药谈判视频”里国家医保局谈判代表透露的情况“疫苗费用实际上占据了医保基金非常大的支出”。
另外,2020年10月9日,国家医保局发布了《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第9354号建议的答复》,明确表示:新冠肺炎疫苗接种不纳入医保全额报销范围。其理由主要有两点:①预防性疫苗不纳入医保支付范围,其应通过公共卫生服务资金渠道予以解决;②如果接种,疫苗接种人数众多,所需费用总额高,明显超出医保基金承受能力。
2021年1月,国家医疗保障局副局长李滔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发布会上表示,疫苗接种费用由医保基金滚存结余和财政共同负担。
上述新闻显然都印证了新冠疫苗接种动用了老百姓的救命钱。那么,请国务院说明动用医保基金开展疫苗接种的决策程序是否有法律依据?公众事前应不应该有知情权和同意权?财政和医保基金承担的比例分别是多少?到目前为止新冠疫苗接种到底用掉了多少医保基金?疫苗接种动用了医保基金,老百姓今后的看病就医报销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

三:新冠疫苗研发和开展大规模接种的初衷是什么?疫苗接种后的效果评价标准是什么?

2020年8月国家药监局药审中心发布了(2020年第21号)《新型冠状病毒预防用疫苗研发技术指导原则(试行)》等5个指导原则,其中,《新型冠状病毒预防用疫苗临床评价指导原则》第二部分“疫苗上市的评价标准”第(三)条“有效性”第1小条“关于保护效力”明确了这样的标准“为确保上市广泛应用的新冠疫苗能产生预期的效果,有效性评价的主要终点应为预防COVID-19发病”。
也就是说,公众可以解读为接种新冠疫苗的主要目的或作用是防止感染新冠病毒而发病,这也正是公众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接种新冠疫苗的动力所在。
但是,事实是,在各地新发现的病例中,多数都接种了新冠疫苗,有的甚至还接种了加强针。 那么,疫苗的预防发病的作用如何体现?到底公众在接种疫苗后抗体滴度达到多少才算确认疫苗有保护性的预防作用?
在尴尬的现实面前,某些专家对公众的解释里,疫苗的作用从防感染变成了防重症甚至变成防死亡。请问国家药监局是否支持这些专家的说法?如果支持,贵局是不是应该修改《新型冠状病毒预防用疫苗临床评价指导原则》的疫苗有效性评价条款,以免误导公众的认知?如果新冠疫苗没有防止感染新冠病毒发病的作用,那么我们期待的所谓建立群体免疫屏障岂不失去了最基本的要件?

四:大规模针对18岁以下人群开展接种是依据什么文件或规范推进的?

在中国政府网和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官方网站上,目前能查询到的有关新冠病毒疫苗接种的文件有两个。一个是由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所发的【2021 51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八版)》,一个是2021年3月29日同步发布于中国政府网和国家卫健委网站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第一版)》。
关于疫苗接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八版)》是这样描述的“1.做好职业暴露风险较高的人群、有在境外感染风险的人群、维持社会正常生产生活运行的人员以及维持社会基本运行的关键岗位职业等重点人群中 18 周岁及以上人群接种工作, 为其提供健康保护。 2.做好边境口岸等重点地区、服务业、劳动密集型行业、高等院校在校学生和各类学校教职工等疾病传播风险较高的 18 周岁及以上人群接种工作,为其他有接种意愿的 18周岁及 以上人群接种,降低人群感染和发病风险。 3.根据疫苗研发进展和临床试验结果,进一步完善疫苗接种策略。”
在《新冠病毒疫苗接种技术指南(第一版)》中,关于疫苗接种有两部分的描述,一是第二部分“推荐免疫程序”第(一)条“适用对象”明确说明为“十八周岁以上人群”;二是第四部分“特定人群接种建议”第(二)条“18岁以下人群”中明确“目前已有的疫苗尚未获得用于该人群的临床试验数据,暂不推荐18岁以下人群接种”。
虽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防控方案(第八版)》中有一条“根据疫苗研发进展和临床试验结果,进一步完善疫苗接种策略”,但是目前笔者并没有找到更新的对18岁以下人群接种新冠疫苗的、如上面一样权威的方案或指南文件,而且笔者相信作为一个负责任的大国在没有获得可靠的针对该人群的临床试验数据之前,中央政府断然不会对祖国的未来接班人进行强制接种。
但与公众愿望相悖的是,各地正使出浑身解数全力推进针对18岁以下人群甚至11岁以下人群的新冠病毒疫苗接种工作。那么,笔者的疑惑是这些地方当局到底是依据的什么法规什么政策什么文件什么指南什么方案在推进与中央政府文件精神相悖的、针对18岁以下人群疫苗接种?抑或是有为公众所不知的“第九方案”或“第二指南”在暗中指导地方政府工作?更或是有巨大的利益促使地方政府不惜得罪天下父母也要强力推进青少年新冠疫苗接种?

五:如果接种疫苗出现异常反应,到底什么部门或单位会为此负责?

这样一场几乎涉及全民的疫苗接种大事件,我曾想当然地以为所有程序和文件都是规范的。但比较过不同地方或单位提供给受种者签字的“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知情同意书”之后,这种盲目的认知被推翻了。
比如,公众比较关心的接种疫苗出现异常反应后的责任条款,笔者至少见过9种不同的描述:有的说“如经调查诊断或鉴定,结论为异常反应或不能排除,可按程序进行相关补偿”,有的说“……由疫苗生产企业确定的、承保异常反应补偿保险的保险公司进行补偿”,有的说“……由疫苗生产企业进行补偿”,有的说“…..由县财政进行补偿”,有的说“……按医保部门制定的实施方案进行补偿”,有的说“……由该疫苗上市许可持有人进行补偿”,有的说“……按有关规定进行补偿”,有的直接简洁成“……由保险补偿”,更有某高校的错别字版“……‘有’疫苗生产企业进行补偿”……
那么,谁能告诉我,如果万一接种后出现异常反应,由哪个部门调查诊断或鉴定?由什么部门给出异常反应的结论?哪些情况属于接种异常反应?在哪里能查到异常反应的数据?确定接种反应异常按什么程序、什么有关规定由什么部门或者单位承担异常反应的责任?按什么标准给出现异常反应的受种者或受影响家庭进行补偿?出现这么多版本的“知情同意书”是没有统一规范还是根本视公众的生命健康如儿戏?如果新冠疫苗属于一类的国家免疫规划疫苗,也许公众可以漠视这一条款,因为它是由国家政府背书的。但是在当下新冠疫苗类别属性不明、未经过完整III期临床试验、对身体有不可预期的潜在后期影响的背景下,谁敢漠视自己与家人可能面临的风险和保障权益?

(未完待续)余下四问:六:各级教育部门、学校、托幼机构在学生或幼儿新冠接种工作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应该扮演什么角色?七:哪些企业的新冠病毒疫苗上市注册申请获得国家药监局批准?疫苗接种后的保护力如何?八:谁在导演新冠病毒疫苗的接种进程?九:新冠疫苗采购途径和采购价格是怎么样的?

以上九问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52人评论了“北京市教委辟谣没有强制给3-11岁孩童打疫苗,家长们愤怒了”

  1. 你们什么时候让老百姓知情了?同意了,全国强制了,现在说知情同意的情况下打,我不打我们乡村干部还说不打叫派处所传换呢!投诉了省,市,有用吗?不是听那些从洋媚外的专家说,院士说,博士说,国家卫健委领导到底懂不懂医,国家说挖掘人才发展中医,除了会给传统一个非法行医的罪名,还会那些,现在全国疫情那么多,你们怎么不考虑招传统实战优秀人士上呢?把疫情阻止在国门之外不香啊。非等什么疫苗一针二针三针医保基金都掏空了,还是要等辉瑞特效药昵?

  2. 最难的是异常反应的鉴定,明明身体各种不适几乎要了半条命但是医院查不到病,最后归结余心影性反应,明明心理门诊测试了没问题还得说再找权威的心理医生,即便医院查到病了还有一种说法是吻合性反应,最后无奈走中医途径解决,关于赔偿的时候又说不认可中医理论没有依据,请问该如何鉴定

    1. 我就想知道这么大工作让疫苗核酸,难道国家领导一点不知道吗,一开始就不应该让这些腐败分子来破坏老百姓

  3. 2021年地方政府花一百——五百元钱买老人去打疫苗,学校让学生家长签字打疫苗,为何疫情到现在为止没有得到控制?打过疫苗的人为什么照样感染新冠肺炎?疫苗的费用应该由利益集团负责,动用医保基金就是犯罪行为!

  4. 想问问:那些地方官员的子孙、子女都打疫苗吗?出了问题说补偿,补偿什么?瞎了眼睛能赔个眼睛吗?人残了、人没了能赔转健康健全的一个人吗?

  5. 一些利益集团,为了个人利益,把公民当小白鼠看,甚至把祖国的花朵当牺牲品。全国接种百分之九十以上,效果很不明显,但基层领导把接种率当业绩,变象强迫,有很多接种反应无人管问,希望国家卫健委,认真对待。

  6. 四川省村医杨兴国

    在全国范围之内都有同样现现象,明里不是強制接种疫苗,但你不接种就不让你入学,这不是变相強制吗?
    全是耍的阴招!

    1. 一类疫喵国家财政出钱,二类疫苗也不该从医保基金里出,这些钱应该收归医保基金,严查利益链!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