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多名村医联名签字控诉本省卫健委(2)

昨日本平台曝光了江西多名村医在继续学习再教育路上所遇不公,逼迫他们到县、市、省、国家卫健委等相关部门维权多年一直无果一事。下面是他们自述维权辛酸历程:

2019年7月30日上午,从江西、浙江、广东、江苏、福建等省将近60名江西籍的执业(助理)医生代表,在江西省卫健委门前集结,希望省卫健委能够给他们医师资格证修改专业。

他们之前已经通过微信群彼此联络,这次到卫健委是为了与他们息息相关的生计。这些在浙江、广东、福建、江苏等地执业的医生,原先都是江西本地的乡村医生,通过国家助理医师或执业医师考试之后,取得了执业助理医师资格或执业医师资格,因为乡村人员大量外流,在本地就医已经无法维持生计,江西省内不少获得助理医师资格证或执业医师资格的医生们,在近几年陆续往浙江、广东,福建,江苏等更为发达的地区谋求更好的发展和更合理的薪资要求。可问题就是,即便辛苦努力一场,与全国其他参考人员一样通过了资格考试,江西省卫健委给他们发的证书也无法让他们在外省获得合法执业的资格。江西省内通过考试的乡村医生拿到的资格证书上,写的专业是“乡村医生”。遍查国家卫健委发布的名录,都找不到这个专业。卫健委方曾透露过,写“乡村医生”这个专业,是为了留住省内医生,不让他们流向外地,造成人才流失。可这样一条与国家卫健委明文规定不符的土政策,却使江西省内拿到资格证的医生无法在省内外合法注册,在某种程度上相当于断了他们的生计。2018年6月开始,从深圳开始,清除了大量已注册的医生。这一波即将到来的歧视、清除运动,会让江西省原本通过考试的执业(助理)医生在外省遭到驱逐。

7月30号集结的近60名医生,就是为了他们未来的生计,向省卫健委提出请求,期待他们能顺应民心,修改资格证书上的专业,让他们在省外也能拥有合法资格。

卫健委开了协商会,一直到现在没有给这批医生任何承诺。

自从去年9月份因为维权江西省卫健委157号文件回复上饶的批复文件后,

10月份去一次省卫健委,

12.26日又一次到省卫健委维权说这个事,

2月份刘医生谢医生周医生与安福县卫健委的领导一同又去一次,

3月份6人又一次去到省卫健委协商

7.9好领导安福县县长,县卫健委主任,县卫健委书记,镇村领导带领下又一次来到省卫健委。

2019年7月30日.近60名医生从各省汇集到省卫健委协商,省卫健委还是不给解决,找各种理由说解决不了,踢皮球,拖拉不给办,当然有解决省内注册的问题,但是我们是全国的执业执业助理医师要全国承认,我们主要是要改资格证上专业,这个专业让我们永远是农民医生,本来是升级的,现在变成了一个永远的刺青,回到了04年的乡村医生,十几年白白努力了,回到十几年前,是不是笑话。(在这期间还有无数次几个人个人到省卫健委协商这个专业问题。等等—–还有在外省无数次维权注册都是不断的碰壁,说这个问题只能找发证机关解决)

我们无数次接到派出所,村长,村委会,镇长,公安局,政协主席,卫生院院长,卫健委书记,主任政法委书记,县长,市公安局电话。卫生院上班的被说不准请假,否则停止上班,甚至和院长拉扯的都有,衣服都扯破几个洞。村里的说拿掉你们什么补贴,镇上说小孩上学有影响上不到学,家里什么人的工作升职升不上去,退休有影响,守着不让出门的,甚至说抓起来,叫爸妈父母做工作的,搞得爸妈要给儿子们下跪,这是他们政府喜欢看到的维稳的情况。更厉害的公安部门到广东省地方来找人控制。最最最牛的我们深圳一位同仁下午2点多被带到派出所说话,说是上面公安厅公安局知道我们这个事说维权人数,内容,经过,询问记录好了,既然给关在关押室2小时,整整跟家人失去联系两小时,直到6点多近7点才放出来,整整5个小时左右。就是这么巨大的压力,这么巨大的阻力,我们不惧怕,一直坚持到底,直到有结果,我们是有理有据,合理合法的维权。

2019年7月30-8月2日以来又在不停的维稳升级,有肢体冲突,那里有压迫,那里有反抗,我们坚持到底。我们是有理有据,合理合法的维权。

今年9.5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改专业卫健委这样回答的。。。。。。

但仍没肯定答复,已上报国家了,把资料数据库的信息发给国家了

一直咬着等要国家回复

领导表达的意思是同意改,可以改,在积极跟进,但得等国家回复。

要他给我们定心丸,说给不了,一定要国家回复。

国家为我们的事马上要组织?几个部门会,同意后再回复。

一直表现态度好,支持改,就是说省里没直接权力改。

他们现在不是说改不改的事,是在等国家决定。

我们的信息全调出发给国家了。

因为他们说已上报了国家并每个星期有在跟进这事,国家准备开会研讨这事,我一直追问大摡时间,给我们定心丸,但一直回答给不了确实时间。

他们也承认了让我们读第二中专时没想到时代变化,没设置好专业,造成这种结果,让我们不要用现在眼光看以前的错误,现在重要的是怎样解决?

在2019年7月9日,省卫健委一位同志说,我们整个江西这么多人是“乡村医生”专业,就按江西特色办,是历史问题形成的江西特色问题,是过往的社会形势和社会形态,社会条件政策需要造成的问题,是老政策新发展碰到新的问题,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不认为有什么不对,过去的不需要更正。还说了注册是县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决定的,任何县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都有权力拒绝注册(不管是任何外省的县级主管部门),这样的不作为”不给我们解决问题,我们对此是强烈不满和抗议。

其他兄弟省比如河南、湖北等设置的专业就是“医士”、 “中医”、 “社区医学”专业,分流出去的注册到其他省份去没有被别人说三道四、冷眼相待更没有受到歧视!更别说申请设置社会医疗机构个体诊所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他们都是可以顺利登记注册。

现在国家大方针政策是要求乡村医生退出历史舞台,全部要向执业(助理)医师过渡,可是江西省卫健委却在逆历史潮流,把已经考取执业(助理)医师的我们依然打回“乡村医生”原形!乡村医生只是我们的身份,我们学的也是临床(中医)医学,参加全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考的也是临床(中医)医学!和全国考生一样的试题,一样的录取分数!

国家的医学院校医学类教育学历也没有“乡村医生”这个专业,其他兄弟省设置是“医士”、 “中医”、 “临床”、 “社区医学”专业,只有江西的设置了“乡村医生”专业,这个“乡村医生”专业是身份定性,与所学专业不相关联的,哪有在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证上加身份绑定的呢?

中央明文规定,要求各级人民政府要千方百计为人民老百姓谋出路谋发展,要重视人民群众利益,维护人民群众切身合法权益,严厉问责不作为的有关部门,我们考到了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证就应该享受《执业医师法》规定的全国注册的基本权利。江西省卫健委当初设置不合理专业来让大家考试,又限制在江西省内注册执业,这样做法明显是违背党的十九大精神,违背依法治国的要求,如今江西省卫健委面对我们的诉求一直一次次敷衍拖延不解决,这种慢作为不作为是明显违宪,是明显的行政不作为。

以上很多诉求理由已经充分证明当时对我们乡村医生考取执业医师资格证以后在资格证上设置“乡村医生”专业是不科学、不合理、不合法的。在此,我们再一次强烈要求省卫健委修改执业医师资格证上面的“乡村医生”专业,更改为和其他兄弟省一样的专业。使我们真正的享受《执业医师法》的权利和义务.., 实现我们对要生存要发展要住有所居要职有所获的美好生活向往。

120人评论了“江西多名村医联名签字控诉本省卫健委(2)”

  1. 把乡村医生列入“专业”,而不是一个群体;乃滑天下之大稽;医学专业只听说:临床、公卫、中医专业;

  2. 2016年12月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分数公布的那天天是灰蒙蒙的刚好飘着雪花,当我看到国家医学考试网上我的分数过了时我的眼泪不由自主的就出来了。为自己辛苦了十几年的时间(除了工作就是学习,而且那个所谓的工作是没日没夜的公卫资料,为了不耽误学习基本都是学习到凌晨两点半左右)终于考到执业医师资格证喜极而泣!但是天公就是这样的不作美,也可能注定我这辈子是低人一等吧!因为在我拿到执业医师资格证的时候看到专业一栏上写着“乡村医生”四个字,我躲在无人的角落流泪了……
    我拿到证件的第二天先是打电话问国家医学考试中心,医学考试中心让我打江西省医学考试中心(而且给我提供了江西省医学考试中心的电话号码),由江西省医学考试中心负责解答,国家的方针是地方自治。我拨通江西医学考试中学的电话,电话那头是一个男的接的电话,我询问为啥我参加同样的国家执业医师考试,给我的资格证上写着“乡村医生”几个字,那个官老爷的态度极其恶劣的回答“写着乡村医生就写了乡村医生,没有啥原因可以解释的”直接挂断了我的电话。这就是我们的江西省医学考试中心的官老爷!!!
    没办法为了一家人的生计,我只能带着这个四不像的“资格证书”出门寻求工作了(我所在的村由于城镇化发展,以前三个村有接近2000人到2017年不到200人,根本没办法养家糊口),至今我还抛家弃子流浪在异地他乡为了这可怜的几千块工资从早到晚的上班。出来的时候孩子还在读小学现在读高中了,由于我长年不在家跟孩子电话视频的时候孩子现在都不跟我说话了,说心里话我只能心里默默承受着把孩子妻子的抱怨假装视做无视,因为我的心在滴血啊!但是我没能力改变这一切啊!谁叫我是江西省出身的一名乡村医生呢?

  3. 强烈要求江西省卫健委把“乡村”二字去除!否则我们这些拼了命取得全国统一性考试的医生,心血何在?价值何在?

  4. 让他们修改专业时就说“就按以前的办”,那好,咱就按以前的办,让他按照80年代的文件精神给咱明确身份

  5. 盐城市人丰区国家执业助理医师

    江苏省盐城市大三区卫健委也在国家执业助理医师证上胡搞盖上了乡村两字还红色的,所以我们出去就业谋生很艰难,懂规矩外地人都知道不可在国家证书胡乱瞎添的。简直胡搞一通,在如今国家大形势下还在加害国家基层医师是很不道德的犯罪,必须严惩严办开除这些害人虫。

  6. 既然是通过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考试取得的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证,就应填写合法专业,目录內没有乡村医生专业,属于不合法不合理的专业,江西卫健委应该为他(她)们改成目录内合法专业

  7. 湖南老村医饶梅秀

    政府和卫健委都把我们村医当猴耍,当奴隶,当赚钱的工具,1993年上级卫健委要我们乡村医生职称晋级考试,下了通知收了我们的报考费,我考到的是执业助理,专业中医医士,而发给我的是乡村医生职务证书,这不是吭我们吗,害我们吗,不是永远固定我们在本地做奴隶,当劳狱吗,是政府和卫健委合伙来骗我们的吧!

  8. 50岁的人了,好不容易考个执业医师证,却被江苏省卫健委在医师资格证上扣个“乡村医生”的帽子,拿出去不敢给人家看,我们是合法合理的参加全国统一考试的,其他的省份没写“乡村医生”,唯独江西自产这个专业,强烈要求改回执业,返回我们的公道。

  9. 要下基层调查一下,制定留得住人的政策,。不是在办公室拍脑瓜制定不符合社会发展的条条框框。固步自封,闭关锁国国家愿意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