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名村医控诉江西卫健委不作为,国家卫健委踢皮球

前几日本平台接到江西多名村医联名控诉江西卫健委多年不作为,所遇不公反馈到国家卫健委同样被来回踢皮球之事。在说此事之前我们先来简单看一下有关张煜医生最新动态的小插曲,昨日张医生对媒体又一次公开表态,如果国家卫健委专家组成员不接受公开辩论挑战,张煜将写文章、开直播等,向更多人解释真相。

不论医疗圈子还是相关部门水军如何在网上黑张煜,本平台绝对力挺张医生的正义之举,因为医疗圈子尤其医生手中“笔”的确需要严格进行监管、监督,其黑(大处方、大检查等)程度甚至比张煜所述还要恶劣。 所以张煜此举完全是被卫健委逼出来的,当然也是正确的。 如果他选择沉默,结果只有一种可能“背负自我炒作诋毁L医生,然后职业前途直接被卫健委黑掉”!

那么江西多名村医联名控诉本地卫健委和国家卫健委又是何因?简单概括就是这些乡村医医生经过多年努力考取了执业医师证,但江西卫健委在发给他们的执业医生证书专业一栏中标注的是“乡村医生”。

第一、我们先不谈江西省卫健委错与不错,国家在医学中专学历、高等院校学历等专业方面没有乡村医生这个专业,江西卫健委把乡村医生群体通过努力考取执业医师证的专业还定位为乡村医生,足以证明江西卫健委对乡村医生这个行业是多么的歧视!乡村医生专业类别还有“临床”?

第二、乡村医生通过再教育拿到了中专学历,参加国家统一的执业助理或医师考试拿到了这个证书,这也是国家对乡村医生未来职业前途或晋升空间的一个政策利好和鼓励,就应该享受执业医师法的保护。江西卫健委这不是赤裸裸的歧视和打压又是什么呢?这样继续下去,谁还会愿意在基层从事乡村医生工作?

第三、目前看来他们拿的这个执业(助理)医师算是白考白拿了,所有的努力全是白费功夫,出了医疗事故也不受法律保护。这样一来严重打击一些想学习有上进心乡村医生,这与国家针对乡村医生再教育再学习的政策是严惩背道而驰,公开唱反调!

第四、江西目前这个群体大概有五千人左右,他们多年来诉求到县、市、省等卫健委、省政府和相关单位,其中也包括国家卫健委,但一直都没有解决。江西一个副厅长也承认是他们的错误,多部门也联合开过会讨论过,反映到国家卫健委,国家卫健委回复让江西卫健委去解决, 但实际性的进展仅限于开会讨论。

第五、对于自己制定的政策包括一些法律法规出现问题不去修改、更正和完善,如81年24号文件、2013(14号文),《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包括今年两会上落实乡村医生待遇最高指示,卫健委把这些与乡村医生发展有利的文件、法规、指示要不废除掉,要么不落实。 通过上述我们就能看到卫健系统知错不改等行为是多么的霸道和荒谬!

第六、卫健系统压根就没有把乡村医生作为一个职业来看待,这也是这个行业多年来一直不稳定的根源 。

下面是代表们写的诉求:

标题:江西省取得国家执业(助理)医师资格的《乡村医生》专业的医生请求修改专业注册的诉求

尊敬的国家卫健委,江西省政府,江西省政协,江西省教育厅,江西省卫生健康委领导:

我们是江西省(赣教职字[2005]5号)取得乡村医生中等医学学历,所学理论知识,西医是临床医学专业课,中医是中医专业课和中(西)医专业课;并通过国家统一医学考试取得了国家执业医师资格证书,由于现在大部分外省,广东、浙江、江苏、福建等省城乡一体化已经基本完成,造成我们持有乡村医生专业的国家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无法注册,他们拒绝注册的理由是:他们认为乡村医生专业的江西省执业医师资格证书持有者就是乡村医生!禁止我们注册并对已侥幸注册者进行地毯式地清理!!!如果其他省份效仿,那么将会造成大量外出工作的此证持有者失业!因为随城市化家庭变迁居住地而必然改变执业地点,另外随着城市化,人口大量迁出农村,很多村、乡镇乃至于小城市都是趋向空心化,计划经济式的医疗模式又与最基层的医生无关,所以富余人员必须分流出去,才不至于出现捧着金饭碗而僧多粥少的窘境。

我们是依据国家政策要求提升学历,可以考执业助理医师甚或国家执业医师,其他省也是再教育学历毕业证可以考执业助理或执业医师的政策,而省卫计委认为我们可以考试是他们给我们的特别照顾,是我们不知道知恩图报、开后门,他们卫健委认为我们就是得到他们的好处的。试问这是否可以理解为这是江西违规操作?但事实是这是国家为顺应发展、顺应民意而全国发布的政策!并不是江西独创发明的!其他兄弟省份再教育是医士专业、中医专业、西医士专业、社区医学,全国自由注册,不受歧视侮辱。为什么江西要别出心裁、独创此奇葩的专业?再说2014年和以前考取的都是其他专业,也没有有乡村医生四个字,在2015年就突然细分加上乡村医生专业,并不告知我们要提升学历再考,也不告知我们以后会限制在乡村,就是考取了国家执业(助理)医师也还是乡村医生,将来没有希望,更没有未来。

请问我们这些大部分四十多岁的大叔大婶会浪费时间和精力去考一个毫无作用的证吗?整整六七年的时间我们天天看书背书我们容易吗?我们最起码的底线要有知情权吧?省卫健委说我们钻空子,请问我们钻了什么空子?是钻了不该努力学习、不该努力提升业务水平、不该去考执业医师的空子吗???如果是这样我们无话可说,早说也省得我们浪费这么多年,就应该像其他人一样早早的转做其他行业,难道省卫健委可以赔我们5-10年的时间?为什么在其他兄弟省份一样的情况,怎么就这么好?他们会有告知提升学历文件等,能为他们筹划未来,能为他们考虑将来,能为他们找到上升的希望,能为子民考虑生计问题以解后顾之忧?

我们请求改专业是有理可寻,有据可依的。江西卫健委一直在找文件漏洞,不想给我们改,最后踢皮球到教育厅改毕业证上的专业他们才能改,我们和卫健委领导一起去教育厅协商,教育厅回答说这个学历改不了,你们医师资格证上专业是卫健委改的,谁发证谁修改!而我们只要改医师资格证上的专业,改回2014年以前的其他专业或参照其他兄弟省份设定的专业,再说改回其他专业也不会错,因为其他专业里包含了乡村医生这个专业,并且我们开始考取执业助理医师的专业就是其他专业!为什么考取了执业医师以后又改为乡村医生专业?由“师改为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江西卫健委还说只有国家卫健委才能改,我们电子邮件咨询了国家卫健委,也是说谁发证谁更改。省里能决定的,为什么不给我们改?不为民生考虑、不为广大求上进医生美好的未来与生计考虑?连我们的生存希望都掐灭?其理何在?国家在进步,法律在健全,城市在扩大,乡村在变小消失,我们只是要回本属于我们国家执业(助理)医师一个合法、合理的工作身份的证件资格,这个证件很容易造成一些民事甚至刑事官司(因为我们所持有的乡村医生执业医师在很多地方是不认可的是非法的,一旦出现医疗事故就是非法行医),到时候谁可以保护我们这些弱势群体?谁可以为我们承担非法行医的罪责?执业医师法能保护我们吗?江西卫健委能给我们出面解释我们这些人是合法的执业医师吗?恳请省卫健委帮我们改专业也是有理可寻,有据可依的。我们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我们这些大叔大婶和学校毕业的考生考题是一样的!我们同桌竞技毫不逊色!甚至考试成绩远超他们!凭什么瞧不起我们?甚至竟有人无知的说我们这个证件就是乡村医师执业证,和学校出来考试的不一样,何况外省!

我们一直在为不能依法注册疲于奔波,也造成省、县、乡、村级领导人看见我们去维权是如临大敌!我们已经向省政府及卫健委进行维权,今年2月14日省卫健委发布文件解除我们执业限制之前限制我们只能在所考地的村卫生所注册),但是广东、浙江等省卫健委坚持认为我们乡村医生专业的国家执业(助理)医师资格证书等同乡村医生证书,坚决拒绝注册。并说在几个月内将已注册的全部清理出来。江西卫健委说在家里可以随便注册,但是家里医疗机构看到这个专业也不要,也不聘请。要知道我们改专业是有理可寻,有据可依的!通过我们乡村医生专业的国家执业(助理)医师集体维权,在省人民政府及卫健委高层领导的重视下,鉴于我们的现况,于3月初我省卫健委与广东省卫健委交流,解释了我们的执业医师属性,我们是国家执业医师,不适用于《乡村医生法》,而应该按《国家执业医师法》注册管理。但是广东省卫健委依旧以已取消乡村,不需要乡村医生为由,继续拒绝为我们注册。广东省卫健委认定执业医师法上没有这个专业,是不合理,不合法的,这个专业是个错误的,错误的就必须改过来,文化大革命都要平反。导致我们由自由执业变成失业的人,上有老,下有小,叫我们中年人怎么生存?怎么改行?做为父母官领导们要不要考虑我们民生问题?要不要考虑我们这些人的困境?别省五年制大专,盖了乡村五年章都能重新发新的医师资格证书,为什么我省就不能效仿呢?难道我们这些敢于上进、勤于学习的国家执业医师群体真的是“后妈甚或无妈”生的吗?

7月9日省卫健委说我们整个江西就是这么多人这个专业了,就按江西特色办,是历史问题形成的江西特色问题,是过往的社会形势和社会形态,社会条件政策需要造成的问题,是老政策新发展碰到新的问题,过去的就让他过去,不认为有什么不对,过去的不需要更正,习主席说了是错误的就要改,不要产生重大问题,形成社会问题,造成重大民生问题,真正做到为人民服务的服务型政府。他们还说了注册是县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决定的,不管任何县级卫生行政主管部门都有权力拒绝注册(不管是任何外省的县级主管部门)我们就是随时有可能被拒绝的这些人,好心塞呀!!!!!!!

从现在的医学管理层面来讲,乡村医生就是在村一级执业的医生,在乡镇执业的医生自己也不认可,管理层也不认为他们是乡村医生,乡村医生专业更是没有考虑它的医学属性,一个执业级别词汇怎么能够代表一个医学专业词汇!我国河南、湖北设置的专业就是医士、中医、医学专业,社区医学,分流出去的基层医生注册到其他省份去没有被别人说三道四、冷眼相待更没有受到歧视!更别说申请社会医疗机构个体诊所啦。更更更别说考主治资格。都是因为这四个字而消失。

以上充分证明当时对乡村医生专业设置是不科学、不合理、不实用的!在此恳请贵厅为我们施以法内之恩,更改我们的医学专业名称。对于更改的办公费用我们自愿承担。

根据上面的陈述,恳请贵厅能够尽快为我们解决问题使我们特别是在外谋生以及失业的医生和即将失业的医生能够尽快摆脱困境摆脱歧视。为感为盼!

国家大方针政策现在是要求乡村医生退出历史舞台,全部要向执业(助理)医师过渡,可是江西省卫健委却在逆历史潮流,把已经考取执业(助理)医师的我们依然打回乡村医生原型!乡村医生只是我们的身份,我们学的也是临床医学,参加全国执业医师统一考试考的也是临床医学!一样的试题,一样的录取分数!

国家的医学院校医学类教育也没有乡村医生这个专业,只有江西的官老爷们奇葩,闭门造车搞出一个笑掉大牙乡村医生专业!

乡村医生是身份定性与所学专业不搭架,哪有在国家医师资格证上加身份绑定的。

我们何时能遇到青天?中央明文规定,要求各级人民政府要千方百计为人民老百姓谋出路谋发展,要重视人民群众利益,维护老百姓切身合法权益,严厉问责不作为的部门,我们考到了国家级的医师就应该享受全国注册的基本权利,江西卫健委当初故意设置不合理专业来让大家考试,故意限制在江西省内,倒行逆施,违背党的中央精神,违背时代发展潮流,如今江西卫计委面对抗议确采取一次次敷衍拖延推诿,如果继续拖延不解决,这种慢作为不作为的官僚主义继续存在的话,我们要向省政府,向国家中央申诉,江西有成千上万像我们这样的医生,谁都无法难以预料哪天发生突发群体性事件……(反映内容较多包括联合签字按手印等,未完待续)

264人评论了“多名村医控诉江西卫健委不作为,国家卫健委踢皮球”

  1. 每天都关注,不知进展如何了?
    现在新医师注册规定,什么专业注册在什么科,请问卫计委领导怎么办?
    是让医院也开始增设一个《乡村医生》科室吗?
    有错就改,才是好孩子嘛!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