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赤脚张文巧:一生悬壶济世,始终不忘初心;牢记医者使命,救死扶伤为民

      人生苦短,漫漫路长。我是自1973年1月高中毕业后响应毛主席【知识青年到农村去,上山下乡,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的伟大号召,坚定地回到双井村,并婉辞了民办教师的工作,勇敢地站在了农村基层卫生队伍的最前列,誓为改变农村缺医少药的落后状况而奋斗终身。我在村卫生所上班司药一年多,1974年被村委会派出学习进修培训,一年后回村背起药箱做了一名“赤脚医生,”走家串户服务村民至今。1975-1984年任卫生室负责人。

在48年的行医路上,我没有辜负全村人的期望,每年365天早起晚归24小时应诊,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没有黑夜白天之分,全天候诊。每天从早 到晚门庭若市,忙得团团转。【三餐不定时,夜眠无整宿】正是我们的写照。一顿饭应诊搁碗伺空见惯,一晚上起床数次为病人诊治也屡见不鲜。我们怕夜晚,特别是冷风刺骨大雪纷飞的夜晚或大雨倾盆雷电交加的黑夜,我们越是担心越会有急症患者的叩门声;我们盼过节,但每年的除夕夜和中秋节都会伴随着在给患者诊治疾病的忙碌中而度过;天天如此不见怪,年年重复伴病人。我们【赤脚医生】是全科医生,在那个历史时期我们凭借着老四件【血压表,听诊器,针灸针,体温计】治好了数不清的患者病人,我们不但会准确无误地诊断疾病,治疗疾病,还会集护理,肌注,输液,插管,导尿,灌肠,清创,缝合,接生,针灸,开中西药等多种功能,甚至自己动手种植中草药。我们当时的报酬是生产小队给记工分,每天7-8分工分。即便这样我们也乐此不倦,因为我们收到的是乡亲们的感动。 我们不是仅限于治疗伤风感冒,肠炎拉肚子,我们在几十年的医疗生涯中学习和积累了一定的医疗技术和临床经验,治好了无数病人,包括大人.孩子.男人.女人等,比如,1977年,22生产队张虎虎之祖父66岁的张桂良患重度胃下垂,造影显示胃已垂到髂脊线以下,当时患者大便潜血,面色苍白,体质虚弱,贫血不能吃东西,根据体征我给其制定了一套以【补中益气汤】加减配以每日针灸施治的方案,一月后大轻,仨月后痊愈,健康活到80多岁终于癌症。

 1980年本村22生产队张飞飞,生下来9天感染了了新生儿破伤风,被宁晋县医院,大陆村分院,和被多数‘名医’判了【死刑】,半路上都要扔掉没舍得扔抱给我当死孩子治。通过大量的注射青霉素和精致破伤风抗毒素.当天24小时内每隔一小时注射一次精破抗兑青霉素,第二天每隔两小时注射一次……直至痊愈,现在已娶妻生子了。一家子感动的给我挂了一块木匾。

 1989年时任大队支部书记的张军平患急性阑尾炎,高烧,呕吐,腹痛。乡党委书记张新华决定送县医院手术,他爱人找到我要再看看能否在家治好,我大胆地给其输入大量消炎药配以中药【大黄牡丹皮汤】加减,一天两次输液服药,第二天庝轻,烧减,七天痊愈,至今未犯……           

数十年来我们站在农村医疗卫生的最前沿,从一个个的小姑娘,小青年到两鬓如霜的垂暮之年,为捍卫农村三级卫生网底,充当着农民身体健康的守护者和救死扶伤的卫士而付出了一生最有价值的年华。由于防疫工作没有有效的防保措施 和接触患者的不定时,不规则,我们本人和我们全家都随时有被传染病传染的可能,在1975年我用饭时给患者张军辉诊治急性黄疸型肝炎被感染了【传染性急性黄疸型肝炎】后经治疗6个月方告彻底痊愈;1978年双井流脑大流行,我们村有十多个儿童患流脑,当时往县医院交通不便,公路不通,所有流脑患儿一律在家庭接受治疗,我5岁的侄女、不幸被感染【流脑】,后经肌注大量青霉素加磺胺类药抢救一晚一天才幸免于难;2011年6月,我们村【手足口病】流行,由于我是防疫医生,整天接触【手足口病】患儿,结果我刚满一周岁的留守爱孙被传染上了此病。那时我正在建【居民健康档案】每天被居民包围着,根本无暇顾及照顾孙子,孙子由没有医学知识的老伴带着。当晚上发现孩子高烧,阵挛,惊厥并确认是重症【手足口病】。连夜赶到县医院,县医院不接治又随即送往石家庄【省儿童医院】,住进了重症监护室。抢救了7天7夜才转危为安,花去人民币2万多元(当时2万元相当现在5-6万元)才捡回孙子一条命。我悔,我恨我自己,时因为忙于公务而忽略了孙子病情,我心痛的伍内具焚,孙孙如遭不测我将无地自容,无颜活在世上……  

 1984年改革开放的大潮,照样改革了村卫生室,一部分赤脚医生在个人家庭开起了诊所,也有部分人开始下海经商。唯有我留守农村,挑起了本村防疫,妇保,儿保,计划生育等工作的重担。坚定的守护在三级医疗卫生网底的最底层。无偿义务一做又是29年。到2013.年3月.28日到龄(60周岁)被无条件退出了公卫行列。不负责公卫防疫了,没事就坐诊我的【义诊诊疗室】免费给乡亲测血糖,量血压,免费针灸,免费诊治疾病。治疗病人都写有病历记录下来。

去年我的一个亲戚得了急性肠梗阻住院12天禁食禁水及胃肠减压,但梗阻不通,症状不减,我去医院探视,应患者和家属要求,掏出随身携带的针灸针给其上中下三脘及双足三里快速捻转提插,晚上病人家属打电话告知以走了虛恭:bq显示液平面近乎消失,邀我天明再针一次。由于在医院,我只有再快速针刺不留针。下午电话告我液平面消失,以能吃能喝不再吐了。遂出院回家。

 今年11月17日一对夫妻来就诊,患者吴志凯’呈急性病容,腹痛难忍,查体,腹肌紧张,有抵触,左上腹压痛反跳痛明显,县医院X和CD报告单均提示肠梗阻,于是给其扎上针灸针,疼痛立减,留针30分钟,患者已感觉舒适,嘱其继续禁食水?第二天上午复诊,腹部柔软压痛轻微,基本无阵痛,随继续施针,连走虚恭,起针后,患者顿觉身体舒适,肚子饥饿,嘱其先喝水,再渐进流食。随访而愈无再犯。

数十年成来我们站在农村医疗卫生的最前沿,从一个天真活泼的小姑娘,到两鬓如霜的古稀之年,为捍卫农村三级卫生网底,为发扬祖国传统中医国粹文化,为守护农民身体健康和救死扶伤而付出了人生最有价值的年华。一生悬壶济世,始终不忘初心,牢记服务使命,救死扶伤为民。我无怨无悔!始终如一!

河北省邢台市宁晋县唐邱乡双井村第二卫生室張文巧即日

电话15226852297、13903299183

138人评论了“老赤脚张文巧:一生悬壶济世,始终不忘初心;牢记医者使命,救死扶伤为民”

  1. 江苏淮安区一村医陈恩兰

    我是一名老村医为党和人民群众干了大辈子,青春年华献给每一位村民。到了老自己补了好几万才拿了很低一份养老,又是独生子,只有一份低养老来维持生活看病,难道政府条条文文都没用吗?我到了退休没人通知,又少拿一年钱,又不补钱给我,说你没办手续就没有。这就是一个政府说法。苦的是我们老村医,有谁能好我们说话。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