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赤脚医生精神?新时代实现健康中国更要发扬和传承这种精神

赤脚医生精神:“不辞劳苦常年扎根基层,无私奉献把解除村民的疾苦放在首位,不分昼夜护佑百姓健康,视病人为亲人医者大爱之精神。”赤脚医生群体总结成一句话就是“党的医疗政策忠诚的执行者,真正是“为人民服务”号召的实践者。”

在上世纪60年代至80年代,一群仅仅经过简单培训、没有编制的赤脚医生,凭着极其简陋的医药设施和走家串户的极大热情,担负起了数亿中国农民的基本医疗卫生保健事业,并在人们心中积攒下永远的温暖。那个年代,“赤脚医生”们的身份还是农民,就生活在农村,靠挣工分(补贴也是以工分形式出现)生活,因此农民们养得起。他们就是本村人,与当地农民血肉相连。

作为农民健康的守护神,“赤脚医生”除了要有一定的医疗知识,更重要的是,必须有一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奉献精神。当年的中国农村还普遍贫穷,合作医疗能够提供给“赤脚医生”使用的药品很匮乏,他们手中有的只是一般的止疼、消炎针剂、红汞、碘酒和阿司匹林等。为了增加为农民治病的药品,减少农民的医药负担,他们经常上山采集中草药。赤脚医生“两件宝”,一根银针,一把草药。“治疗靠银针,药物山里找”,是当时农民形容“赤脚医生”工作情况的一个顺口溜。“千家万户留脚印,药箱伴着泥土香”,仍然是那个时代的农民对“赤脚医生”最温馨的回忆。

20世纪70年代初期,中国开始改善与西方关系,“赤脚医生”的事迹也随之传到国外并产生了很大影响。1969年,以黄钰祥为主编写的《“赤脚医生”培训教材(供南方地区使用)》出版。1970年,由上海中医学院、浙江中医学院等集体编著的《“赤脚医生”手册》由“上海市出版革命组”出版。这两本书以医治农民常见病为中心,清晰明了,简单易行,实用性强,不仅成为“赤脚医生”学习的必备教材,也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特别是其中的《“赤脚医生”手册》,不仅全国的“赤脚医生”人手一册,正规医院里的医生也人手一册,供他们为病人治病时参考。甚至有人说,《“赤脚医生”手册》是当年发行量仅仅次于《毛主席语录》的书,这话是有一定道理的。《“赤脚医生”手册》出版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它译成50多种文字,在全世界发行。

进入了21世纪,当年的大部分赤脚医生转换了身份被称为“乡村医生”,称呼虽然变了,但是真正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越来越强。从2003年“非典”到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中,当年大部分赤脚医生一直冲在第一线,赤脚医生精神在年轻下一代的乡村医生身上一直传承着。多年来凭着负责和严谨,被村民视为健康卫士。由“赤脚医生”转变为乡村医生后,他们依然口碑好、受信赖。疫情防控以来,他们更是用通俗简明的语言不断说防控、讲知识、破谣言,消除了不少村民的恐慌情绪。如果没有他们赤诚之心的无私奉献,对于疫情发展的后果不堪设想。身挎便携式医药箱在村村落落间行走,是“赤脚医生”过去的特有剪影。手中的医疗设备不知更新换代了多少次,他们平时对村里的住户健康情况了如指掌,实战经验有丰富的“赤脚医生”们依然踏踏实实地丈量着守护群众健康的“最后一公里”。

国内目前医患矛盾激化,医患冲突时常发生,大型公立医院看病等车、排队、各项大检查、大处方、缴天价医疗费费、3分钟看完病等问题大量存在,很多病人因病致贫、返贫、甚至赤贫。反观当年的赤脚医生时代,这些情况是绝对没有的。有人质疑既然赤脚医生(乡村医生)不赚钱,为什么不转行还死守这个岗位?因为赤脚医生(乡村医生)看病的对象都是亲戚、左邻右舍、同村已经融入血液里的亲情血浓于水的乡亲,是责任、是担当,更是体现了“恫瘝在抱”医心赤诚的精神。

“赤脚医生”虽然没有洁白的工作服,常常两脚泥巴,一身粗布衣裳,但却有最真最纯最热为人民服务之心。而朴素实用的治疗模式,满足了当时农村大多数群众的初级医护需要。反观当今的医疗机构,缺少的正是这种平民意识。病房越来越豪华,收费越来越天文,大而无当的医疗体系使得医患矛盾越来越突出,早已淡出历史的“赤脚医生”又重回人们记忆也就不奇怪了。

“赤脚医生”模式和精神在新时的发扬和传承更具有现实意义,挖掘其价值内核,借鉴其普适性和组织模式,建立切合农民利益的农村合作医疗制度,为“赤脚医生”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至今他们还是为群众提供的是24小时,即时的不需要排队的贴身医疗服务。普通的伤风、咳嗽、常见的外伤的时候,“赤脚医生”能够几分钟内为你提供医疗服务,现在的他们不光能看病、看好病、并且花费依然低廉。“赤脚医生”精神不光需要在大中医学院校的学生们发扬和传承,更是值得今天所有医务人员认真学习。

1896年10月17日,英文报纸《字林西报》发表一篇题为《中国实情》的文章。文中说,“夫中国——东方病夫也,其麻木不仁久矣”。鸦片战争后中国昏睡百年,国民“其心渐弛,其气渐柔,其骨渐软,其力渐弱”,体质羸弱,精神低下,心理屈辱,被讥讽为“东亚病夫”。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翻身做了主人,摘掉“病夫”帽子既是民族期盼,也是现实需要。当时全国人口超过5.4亿,人均预期寿命只有35岁左右。卫生机构和卫生设施少之又少,天花、鼠疫、血吸虫病等地方病、传染病严重威胁着人民特别是广大农民的健康。“应该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培养一大批‘农村也养得起’的医生,由他们来为农民看病服务。”1965年6月26日,毛泽东对时任卫生部部长钱信忠说。这个讲话,就是新中国医疗卫生史上著名的“六二六指示”,核心是把医疗卫生事业的重点放到农村去。

“赤脚医生”模式把我国建国初期人均寿命35岁(世界人均寿命47岁),劳动年限15年提升到1978的68岁(世界人均寿命57岁),我国的人均寿命远大于世界人均寿命,摘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这一切成就其中赤脚医生功劳最大,谁也不能否认的。

这些年来中国的赤脚医生模式在国际上享有很高的声誉,除了欧美国家和加拿大,大部分展中国家如越南、印度,拉丁美洲、非洲等国家都在纷纷学习引进中国赤脚医生模式。国际社会高度称赞中国的“赤脚医生”项目,世界卫生组织在其1975年出版的《农村人群的健康》报告中介绍了十个不同国家在向农村地区人群提供服务的挑战与成功经验,中国的“赤脚医生”经验是第一个,报告称其可以作为解决农村地区卫生问题的成功方案。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也在其1980-1981年报告中提出“赤脚医生和其他社区卫生工作者才是在接下来20年改变卫生的重要角色”。

意识到“赤脚医生”和其所代表的初级卫生保健的重要性,世界卫生组织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于1978年在阿拉木图召开了世界初级卫生保健大会。这次大会回顾了当时卫生系统在人力资源、药品和技术可及性方面等遇到的挑战,并提出了“包括‘赤脚医生’、医疗助理等等在内的社区卫生工作者是发展中国家取得所有人群卫生服务覆盖最现实的解决措施”。会议也通过了著名的《阿拉木图宣言》,这一宣言强调了初级卫生保健的重要性,强调初级卫生保健是实现“2000年人人享有卫生保健”的战略目标的关键和基本途径。而“人人享有卫生保健”至今也是世界卫生组织的五大工作重点之一。可以说,中国的“赤脚医生”经验启发了一些国际组织推广初级卫生保健服务,尤其是通过短期培训的社区卫生工作者来完成这些服务。

下面是国际上对中国“赤脚医生”世界贡献的评价:

  • 为世界解决基本卫生保健问题提供了范例;
  • 初步实现了世界卫生组织的初级卫生保健目标;
  • 为世界卫生组织制定全球卫生战略和政策提供了依据。

世界赞誉:

一、世卫组织:中国农村实行的合作医疗制度,是发展中国家群体解决生生保障的唯一范例和成功的卫生革命。

二、世界银行:以最小的投入获得了最大健康收益的中国模式。

三、联合国妇女儿童基金会:中国的“赤脚医生”模式为落后的农村地区提供了初级护理,为不发达国家提高医疗卫生水平提供了样板。

四、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把中国的《赤脚医生手册》翻译成五十多种文字,面向世界发行,在国际社会上引发了“赤脚医生热”。

中国“赤脚医生”的发展历程是见证了一个发展中人口大国卫生与健康事业的不平凡历程。今天,面对近十四亿人口的基本国情,面对人民群众对更高水平医疗卫生服务的更为迫切的需求,统筹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现实最直接的健康问题,“赤脚医生”精神的发扬和传承举足轻重。赤脚医生精神在新时代得到大力发扬和传承,实现健康中国虽任重但道不远矣。

245人评论了“什么是赤脚医生精神?新时代实现健康中国更要发扬和传承这种精神”

  1. 辽宁营口盖州慈桂荣

    赤脚医生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精神!是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是。完全彻底为人民崇高的人生品格!是世为孺子牛的人生观!他们的一生虽然没有做出惊天动地的伟大业绩,但他们却无恕无悔的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他们所热爱的医药卫生事业!死而无憾!!这就是赤脚医生精神!!!

  2. )希望并敬请党中央,国务院为全国老百姓身体健康辛苦一辈子的老村医实行退休养老政策让全国老村医过几天几年好日子吧,这是全国老村医的盼望愿望

  3. 赤脚医生用三个手指把脉治病,用一根银针刺十宣学治大人,小孩发烧,用自采的中药给病人治各种疾病,用小儿看指法治病,用听诊器听心脏杂音治病,用体温计测体温发热情况,用血压计测血压高低、这就是在农村的赤脚医生治病的精神,现在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出来后花一大比钱才给病人诒病,对比一下,这就是赤脚医生在农村治病的精神,请现在的年轻人学习,学习,在农村伤口逄合换药不收钱,要是医院就得花百元往上,

  4. 赤脚医生用三个手指把脉治病,用一根银针刺十宣学治大人,小孩发烧,用自采的中药给病人治各种疾病,用小儿看指法治病,用听诊器听心脏杂音治病,用体温计测体温发热情况,用血压计测血压高低、这就是在农村的赤脚医生治病的精神,现在去医院做全面的检查出来后花一大比钱才给病人诒病,对比一下,这就是赤脚医生在农村治病的精神,请现在的年轻人学习,学习,在农村伤口逄合换药不收钱,要是医院就得花百元往上,

  5. 赤脚医生是时代需要的产物,同民办教师一样,为当时的社会尽心尽力服务,功不可没,现垂垂老矣,来日无多,望政府给予当下生活水平的养老金,不致使他们老无所养,老无所依,眼睁睁地让这群有功之人凋谢,使其抱憾,人大去年已立法,尽快依法出细则执行吧!

  6. 赤脚医生郝长荣

    赤脚医生精神,就是毛泽东时代毛泽东思想精神。全心全意,完全彻底。毫不利己 专门利人精神。一,心一意跟党走,一生一世交给党安排。这就是赤脚医生。现在我们老了。六十花甲。党啊!党啊!!管管我们的生存吧!我亲爱的党啊!我的母亲!

  7. 河南村医王国玺

    这就是乡村医生精神,为中国为人民的卫生事业作了巨大的贡献,他(她)们用心血和一生精力,都默默的奉献给祖国的人民,从没向国家伸过手,可他(她)们己经老了,而年老多病,还有一大部分老村医站斗在基层第一线。

  8. 四川南充村医杨兴国。

    赤脚医生常年在基层为一方老百姓身体健康奔忙着,不分白天黑夜,风雨雷电,酷暑严寒,村民们能随叫随到的医生就是赤脚医生。
    赤脚医生精神是一种任劳任怨,毫不利已专门利人的精神,是大爱无疆的奉献精神。值得我们今天每一个行业和公民继承和发扬的赤脚医生精神。
    今天他们已不再年轻恳请党和政府给他们一份养老保险待遇,因为他们曾经无任何报酬的为党和政府分忧解愁,分担了整个农村预防和医疗的坚拒任务。
    让他们享受国家经济成果的红利!

  9. 偏关县老赤脚胡占友李月明勾正荣杨培业崔新宽王俊青于顺河高平

    赤脚医生精神就是像蜡烛一样,燃烧自己照亮他人。老赤脚们年过古稀,还在低收入为民服务,赶不动了,愿意把自己的老物件及个人经验方全部献给赤脚医生博物馆,让我们后来人享用。这种精神让世界卫生组织赞赏,可是老赤脚生活清贫,希望政府给予关注。

  10. 山西省偏关县农村卫生协会闫韶俊

    《人大代表解决乡村医生方案》
    乡村医生支撑着卫生“网底”,但待遇、身份、养老问题,却迟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打赢脱贫攻坚战是我国的坚定目标,健康扶贫是农村扶贫工作的重中之重,而在健康扶贫工作中,乡村医生任务艰巨,责任重大。防止因病致贫、因病返贫,保障村民健康,都离不开乡村医生这支队伍。

    乡村医生长期担负着乡村防疫、医疗、保健、协助重大公共卫生事件处理等工作,建设健康乡村,离不开乡村医生的全心参与;广大农村群众渴求的医疗条件和服务,也离不开“全科村医”的全力呵护。数据显示,目前我国乡村医生约150万,肩负6.5亿农村居民的医疗服务,他们工作在最艰苦的一线,支撑着我国的卫生“网底”,但是他们的待遇、身份、养老问题,却迟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

    马国湘:像解决“乡村教师”问题一样,解决“乡村医生”的身份问题。

    在全国两会期间,马国湘呼吁,尽快建立乡村医生“人才储备周转池”,实行“村招乡用”的乡村一体化模式,择优择批“转正”入编,解决他们的身份、养老问题。

    “我认为有必要从长远发展角度,像解决“乡村教师”问题一样,解决“乡村医生”的身份问题,着力提高乡村医生的待遇,有效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稳定乡村医生队伍,体现对乡村居民的更大关怀。”马国湘表示。

    他认为,乡村医生从事的是事业性服务,执行的是党和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下达的工作任务,与政府部门形成了事实劳动关系,应该依照劳动法、劳动合同法有关规定“建立劳动关系,签定劳动合同”,让他们享受事业性服务的“社会保险和福利待遇的权利”。然而,被锁定为农民身份的乡村医生,虽然与公办卫生工作者付出同样的劳动服务,但却不能享受同样的劳动报酬、福利待遇以及劳动保障,使得乡村医生这一群体不断流失,引不进也留不住,村医队伍后继乏人。
    为此,他建议可以从五个方面解决乡村医生的问题。

    第一,政府可以根据乡镇人口总数和地域特点,确定乡村医生编制,实行编制管理,财政给予全额或差额补助;

    第二,主管部门制定招聘计划,分批分阶段将现有村医队伍逐步转变身份;探索灵活的长效机制,委托定向培养全科村医。甚至可以考虑根据各地的实际需要,有计划、有目的地在相关院校设立乡村全科医生专业,下达乡村全科医生培养任务,为乡村振兴培养出更多合格的乡村医生。其次,要做好村医队伍的培训工作,定期对村医进行培训或定期进修;

    第三,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村医培养,应该尊重民族地区医药发展特色,给予乡村医生灵活的发展通道。

    第四,尊重历史,给服务超过年限的老乡村医生建立相适应的养老退休机制。建议国家给予老村医一定的养老待遇,或者依照实际行医时间折算成补偿金,由政府一次性补偿一部分。

    第五,加快乡镇医院和村级卫生室建设,加大投入力度,为其提供人财物保障。同时整顿医疗服务市场,优化乡镇医院和村级卫生室建设环境,引导乡村居民“小病不出村,大病不出镇”。全国人大代表邓前堆、马文芳关于乡村医生困境和农村卫生网的巩固,年年都在提案,央视焦点访谈:乡村医生你过得还好吗?央视新闻频道:乡村医生的“近忧”和“远虑”。报道农村卫生状况不容乐观。这样重大的民生健康问题不被“两会”重视?

  11. 山西襄垣老赤脚医生赵安祥

    赤脚医生~数年来夜已继日,不分白昼,不分雨雪天气,不分炎热寒冷,病人随叫随到,当作自家人。对工作认真负责,从不马虎。民间遗传手法,治大病,能使病康复。辛苦为民,全心全意服务民众,深得老百姓的厚爱!

  12. 我父亲是60年代加入的乡医队伍,那时条件很苦,没有医患纠纷,都是不分昼夜的随叫随到,那时的医生是个神圣的职业,老赤脚们也是不折不扣的做到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那时的乡亲也没有看不起病买不起药的,有哪不舒服的,只要听诊器加上号脉,也有断个八九不离十了,花个几块钱了事,也没和现在样,大病小病到医院后,没个千八百的那都不叫到医院看过病。我是97年加入医疗队伍的,经过医改,这都改蒙逼了,乡医也好赤脚也好,一下子连存在感都没有了,没人拿我们当人了,说医生吧我们还种地,说农民吧我们还干着医生的活,整天操着卖白粉的心拿着卖白菜的钱,不是说要提高全民的幸福感吗?不是说祖国和人民忘不了我们吗?我们要到哪里才能找到我们的幸福感?我们要如何在这高消费的社会生活下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