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边境线上的赤脚医生

导语:今天讲述者是黑龙江萝北县一名赤脚医生,县境东北以黑龙江为界与俄罗斯隔江相望,边境线长达146.5千米,年平均气温仅1.57度。这是老先生拍的现在实景照:

大江的那边就是俄罗斯,现在是不是有点大江上下,顿失滔滔的感觉?想想当年环境这么恶劣的条件下,他是如何克服环境带来的困难为人民服务的。 下面是这位原赤脚医生(乡村医生)的来信:

平台管理员:你好!

你为咱们乡医平台工作受累了表示感谢!下面我把从赤脚到乡医工作简述一下:

我叫郭四山、男、六十五岁、中共党员。地址、黑龙江省鹤岗市萝北县团结镇北联村。村坐落于北:黑龙江过江就是俄罗斯,南:莲花泡湿地,东:国营农场、西:行政村。至县城120,乡镇90里。这里是寒带地区,冬天零下三十多度,交通不便不通客车每月到乡医院取疫苗早上5点骑自行车至下午5点返回。到冬天有的路段有一米多高雪陵子我就扛着自行车前进,夏天杂草从生蚊子小咬普头盖脸在这种条件下、为公共卫生工作保质保量完成达标任务。

从1975年至今自行车换了十辆,望诊包换十个,其他用换的记不清楚了,从1975年参加赤脚一乡医队伍以来,全心全意为边彊村民健康服务,把祖国的边疆建设好,把共产党员的一生献给边彊人民身体健康。从待遇方面:一年共计给10800元。年老体弱患有三高症、天天用药吃,经济危急, 

希各级领导人对乡医在岗和退岗的待遇根据当前市场消费提高一下,不提高的话导致乡村医生后继无人,这将影响健康中国实现的宏伟目标,更给基层老百姓看病带来极大的困难!

郭四山

2020年12月10日(夜)

177人评论了“黑龙江边境线上的赤脚医生”

  1. 纳雍阳长老医生王国强

    我叫王国强,今年72岁,家住纳雍县阳长镇革坝村!我从1970参加河溪公社卫生员,由于海座,自贡,两个大队人口众多,无人负责防疫妇幼工作,从而调我到海座负责相关工作,一直到2011年,由于年纪大视力减退,无法搞表,才停止工作。工作期间我尽职尽责,为人民群众,为国家,我爬坡上坎风里来雨里去,从来没有怨言!事到如今,可是我连一分退休养金都没有拿到!为什么为什么???!!!我儿子27岁就生病,尿毒症九年了,他连自己都养不了,以后怎么给我养老!以后我又该怎么办!全国像我这样的老医生又有多少呢!希望中央巡视组真的来纳雍查查!还我们一片青天!

  2. 各位领导老赤脚医生们大家好!
    我是黑龙江省萝北县的一名老赤脚医生,含辛茹苦,一言难尽,有人还说我们赤脚医生不会治病,胡弄百姓等,你这是胡说八道。有人味吗?
    我记得有一年,我村一位老人,当时近80岁了,患有老年痴呆症,在吃饭的时候,由于牙口不好,吃了一个像鸡蛋黄大小的整个土豆,当吞咽到咽喉部位时,就没咽下去,差一点就被土豆噎死,就在这个时候,患者家属跑的上气不接下气,几乎话都说不出来了,我也是正在吃饭,二话没说,问清事情,我背起往诊包就往患者家跑,等我到了患者家时,老人几乎就没有了呼吸,当我给病人治好了以后,他的儿子给我磕头,握着我的双手久久没有松开,老人家近90岁才离世,我们离医院70多里路,那个时候我们这没有车,最快的就是马车,没有路,全是树林,我们是新建村,在哪个时候,(距现在47年,东北那可真实是,棒打狍子瓢舀鱼,野鸡飞到饭锅里)可想而知,患者生命是会怎样呢?这样的事太多了,如外伤出血,小便不通,吃鱼卡刺,小伤缝合,急病转診等等,看似小事,但是,可为老百姓解决了不少痛苦。不管怎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值了。此类事甚多。

  3. 听了全国各地老赤脚医生的工作、生活经历,深深地感到这批人全部是当年听毛主席的话,抱着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态度,步入赤脚医生行列,个个辛劳、勤奋为了这份光荣地事业,夜以继日地奋斗在医疗卫生战线地最基层。为了做好这份能让群众满意,实际能解决农民朋友地疾苦,每个人都认真学习、掌握技能,真真正正不辱使命地服务人民大众。
    我从事基层医疗工作48年。我的学习经历:1970年开始在山西省政府医院(文化大革命期间改名工农兵医院)学习一年多,在山大一院学习一年多,交城卫校系统学习一年半,当年实习地点在县医院。县级培训不计其数,通过历次考试取得了历年来国家颁发的各种行医证件,我们是受国家监管的基层卫生工作者。我们除了为群众解决疾苦之外,要完成县级卫生部门下发的各项工作,那个年代都是无代价完成。
    妇科方面,通过认真地孕前检查,排除高危妊娠及时保卫孕妇的安全,那时候我们代替了旧法接生,改用了新法接生,能很好地观察产程,做到必要时的无菌检查,无菌处理脐带,40年地接产生涯中没有一例破伤风患儿,做到预防为主,保护着本村4000多人口的妇女以及方园村落。做到干净利落,受到当地群众地认可!那时的接产费是交到保健站5角钱。
    对于农村常见病,多发病我们都看,因此形成24小时工作制,赤脚医生没权利说我想睡一觉,我实在累得受不住!这份职业地苦是不可言预的,365天没有一个安稳觉,没有一餐按时饭,喝水都没时间,口唇经常都干裂脱皮了。工作性质导致生物钟地紊乱,对赤脚医生的身体状况是极度地摧残。天冷了老百姓能说:“我头身有汗,不能出去开门”。当赤脚医生的人不能说我滿头大汗不能出去!而是毫不犹豫招之即战往出走!深夜星空万里或阴雨雪天大地静悄悄地时侯,赤脚医生常常巡诊在夜色中!好累好累地一天又一天,累得我全身发颤精疲力尽全身筋骨断裂似地疼痛。只要有气息,病人有呼叫就得坚守职责。那年我生了孩子也有人要求扎扎针,测测血压,打打针,给开点药等等,记得那年农历二月我产后二十余天,深夜有一位产妇临产,前来叫我出诊,当时我产后处于褥汗期,全身湿漉漉地顶着寒风步行3–4里路前往产妇家,帮她接下了臂位产,胖胖地儿子,产后观察二小时,母子安全我才返回家中。躺上床全身疼得身都翻不了。孩子小喂奶时节,我出诊在外,那个奶胀疼的罪也不好受,孩子在家饿着哭是常事。流行病季节自己的孩子发高烧,我不但不能陪他,只能给他打针,喂药后,把他抱到自行车大梁上他无精打彩地爬在车把上,出去给别人看病。孩子奶奶有空时送过去,老人家哭着嫌我不顾自己孩子!即使这样也得不到个别人的理解,用他们的话说:“千年八辈子找你一次,也不赶快一点”。他们根本不理解赤脚医生应对的是几千户人的岗位。
    记得有一次早上有一位家属前来叫出诊,说是他愛人肚子疼,我准备立即前往,结果出不了门就有病人前来看病,记得那天从早上直至下午四点我即没吃到一餐饭也没喝过一口水,一直惦记着的事没做了,赶紧出诊前往,进门病人肚子早已经不疼了,打麻将去了。而我却被痛骂一通他说:“要是急病早就死了,你这会儿才来”。这时我又饿又累又气,深深地感到:“一个人的能力是非常有限的”!
    我作为一名赤脚医生有说不完的回忆,该休息时不能休息,该吃饭时顾不上做饭,经常连脸都顾不上洗,经常出现在夜出诊后,第二天连续有事时。为了这份事业我照顾不了家庭、孩子,收入也是微薄的,丈夫说你一天到晚忙有啥用?孩子们也不愿选一择这个行业。泪奔!
    如此为人民服务一生,青絲变白发,2018年上级领导将我们老令人一刀切下来~我们下岗了!下岗后我才有了睡一好觉的机会,能一日三餐吃饭,感到真幸福!但是我的最低生活费无法自理,一辈子挣下的病体也无法就医,立感悽凉!
    敬请上层领导正视我们这代人,这群人,请不要遗忘我们为国为民的辛勤付出!我们希望给予我们老有所养的待遇!也请卫总、以及群管理审核,不适之处批评指正!

  4. 黑龙江省萝北县的一名赤脚医生

    各位领导:
    我是黑龙江省萝北县的一名老赤脚医生,名字是张传征。从1972到现在一直工作在医疗卫生方面,今年70岁了,这要是在政府部门上班的话,早已退休,享乐晚年了,我三证齐全,黑龙江省人事厅发的,在这一行业艰苦奋斗了半一个世纪,从一个年轻小伙到现在的两鬓白发,弓腰驼背的老翁,积劳成疾,关节炎,胃溃疡,高血压冠心病,我们没有节假日,星期天,好不夸张的说每日24小时值班,黑龙江的冬天可想而知,零下30多度,经常在半夜三更被患者叫醒,在这种情况下有谁愿意起来呢?没办法,那时为了响应毛主席的号召全心全意为民服务。在这半个世纪里,我们赤脚医生治愈了多少常见病,多发病,由其是急性病,抢救了无数个生命,有老人,小孩,产妇等。得到了广大群众的认可,有人说我们不会治病等,你是哪里来的,我都想骂你,知道不。
    我们这有一老赤脚医生候大夫因一起命案,着急上火的情景下得了胃癌,现在命在旦夕,其原因是有个患者得了急性肠胃炎,患者在家服了大烟,(自己种的罂粟)用量太多,中毒了,当时候大夫毫不知情,患者也没说,在输液过程中,患者死在了診所,当时患者比较多,候大夫也没来的及管理,候大夫贪了官司以后,家里的物件都被患者家属给砸光了,最后还赔了几万元,家贫如洗,自己还得了胃癌,有多悲哀呀!我也差点丟了性命,东北的道路冬天非常滑,就像镜子一样,骑摩托车,自行车只要摔倒了,人和车就地转几百度,摩托车那就不用说了,我骨折三次,不说了,伤心那,我们同龄人都在家打麻将等,可我们呢?还奔波在录电脑,随访,报表,签约,站岗值班等。
    我恳求希望领导不要忘了我这为党工作了50年诉求哇。
    我们赤脚医生和民办教师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呢?难道我们没有功劳还有苦劳吧。我们就算是一头耕地牛政府也得给我们点草吃吧!我们喊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我们一个普通百姓又有什么办法呢?希望政府给我们像民办教师一样的待遇我们就知足了,让我们这老的赤脚医生早一点享受党的温暖吧,我们还能活多少年哪?有的赤脚医生呜呼了。
    谢谢领导 早日实现我们的梦想吧!我们的生命现在是按天过了。
    祝你们官升寿长安
    2020年12月16日

  5. 希各级领导人对乡医在岗和退岗的待遇根据当前市场消费提高一下,不提高的话导致乡村医生后继无人,这将影响健康中国实现的宏伟目标,更给基层老百姓看病带来极大的困难!

  6. 贵州省习水县集体所有制在村卫生完负责人员钟平
    2020年12月16日 下午17:30
    贵州省习水县集体所有制人员钟平
    2020年12月16日下午17:30
    诉 求
    尊敬的中央巡视组领导你好!
    钟平,男,汉族,现年51岁,工作30年。
    诉求事由:本人是集体所有制人员在卫生所工作10年然后分到村医岗位工作,所享受的政策和待遇与回龙镇卫生院的集体所有制人员不同。
    望中央巡视组领导给予解决以下几点诉求:
    1、我的社保卡不能开药是什么问题?(在回龙镇卫生院上班的集体所有制人员的社保卡每月可以拿三百元钱的药)
    2、我的社保卡只有养老保险,差四险一金。
    3、以后退休,要按2006年解决集体所有制人员的文件同等享受。
    4、集体所有制人员:有一部分在卫生院上班,有一部分在村医岗位工作,都是给国家做事。为什么在卫生院上班享受的政策和待遇与在村医岗位工作享受的政策和待遇不一样?
    5、国办发〔2015〕13号文件说了村医享受职工基本养老保险,我是集体所有制人员现在只有养老保险差四险一金〔集体所有制人员和村医应该有不同之处〕。
    6、望解决四险一金。
    7、我于2002年分到村卫生室全面负责,如免规、三病、妇幼、改水改厕、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等等全面工作,由于去年村医事件后,政府才给我交1险,因到60岁时要差28个月要我全全付款,卫生院叫我到信用社贷款4万多元才够,他们给信用社打招呼,要不然以后交不进去,现在要求退还我28个月国家统筹部分。还有2010年上边政策每个行政村建设1个卫生室,卫生院只给了我5万元钱,上税交了5千元,这点钱除了买地盘就胜得少得可怜,于是我把老家房子拆了一起修,用了20多万,每次省市检查,我们领导说承认是公家的以后给我处理,于是我受冤工作,每天都想着借的钱不能还,现在又贷款交养老保险4万多,使我喘不过气来,希望领导明查处理为谢。

  7. 贵州乡村医生周俊峰

    可怜的乡村医生!全国人民脱贫了!可是老赤脚医生呢?乡村医生呢?他(她)们过得太没尊严了!他(她)们事实上是在受卫健委的奴疫和剥削!

  8. 赵林春142325196506150529

    老赤脚医生平身二三事
     
    在晋西北这块红色的土地上,有这样一个小山村,一个大队五个自然村,分布在三个山顶和一条沟里,这条沟全程4里多,这就是山西省兴县蔚汾镇程家沟村,这里山路崎岖,环境恶劣。从国家开始合作医疗父亲就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掌管”着全村1000多人的健康,在他老人家的时间里没有白天和黑夜,好天和坏天之分。更不懂的节假日,随叫随走,雨天没有雨鞋,雨衣。冬天没有遮寒的外套,腰上系着腰带防寒。出诊除了背着出诊包还常常拿着把铁锹,一来不好走的地方可当拐杖,二来可防身。,从不收一分钱出诊费,收的钱也是给集体的。赚的工分。自己应季採药,那时没有交通工具,步行至60里外的山上採药是家常便饭。一到过年传染病多发季,有时连续的出诊几天都顾不上回家。儿时最令我们喜欢的是过年刷窑,糊窗,但最令母亲头疼的同样也是刷窑,糊窗,因为常常窗户纸扯了,或者窑刷了几刷子,父亲却被病人家叫走了,不知什么时间才能回来·······父亲对做事精益求精,医术十分了得。那时麻疹流行,老人家用几位中药喝一两次热退疹出。流行性腮腺炎也是外敷,内服几付中药就好。他老人家的针灸技术也很好,那年月孩子们营养差,抽风的多,他只要针下去孩子就有救,在父亲的银针下多少腰腿疼的人重新恢复劳动。自己本来不宽敞的家做了几十年的病房,现在村里的老年人还念念不忘。偶遇红白事务回村我们总能听人们说起父亲的往事;“如果没有你家我叔早就没命了”。黄岭沟张二奴回忆:“我家宝宝,兴宝,雨珍姊妹三要不是他老人家早就没命了”王琴琴。王利春姊妹,我。我大哥等孩子都是他老人家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这些孩子现在都在祖国的各条战线上工作。有老师,医生,总编,企业家,农民。郭花朵,(现健在近90岁)李油孩(近几年去世邻终86岁)因生活所迫落下一急就四肢僵硬,呼吸微弱,不省人事,一家人哭的撕心裂肺。他老人家针去就醒。刘家塔张留栓回忆:“我家老二反过也是老人家给救活的现在孙子都有了”。黄岭沟杨挨全:“有一年我的阑尾炎,医院十几个大夫会诊要动手术,肚痛的要命,因为没钱回来我叔用中药,针灸治好,现在近70岁没再肚痛过。是他老人家又给了我这多余的50年命”。白家塔张喜平妈回忆:“我的命是老人家给的,要不是他老人家,我的孩子们早年就成了没娘孩子了,我更是享受不上现在的幸福生活。”有一年村里好多孩子的了传染性黄疸肝炎,父亲给吃了几十付中药全部好了。现在这些孩子都在各条战线上为祖国的建设发光发热。我家有一块被子就是好多块红花布拼畴的,那就是老人家接生的“酬劳”
    雁过留声,人过留影。如今父亲早已长眠,但父亲为村民做的这些实事历历在目,他只是中国一百多万“赤脚医生”中普普通通的一员
     
     
     
    女儿赵林春采收整理
    2020.12.14

  9. 河北省承德市板城镇赤脚医生郑秀露

    我是河北省承德市高新区上板城镇黄旗湾子村的村医叫郑秀露,在1974年那年,我16岁时大队选送去学习赤脚医生,毕业后担任赤脚医生,我村有12个小队最远的10里路程,最近2一3里行程,都是山坡路徒靠步行,每天村里给我7分工,自採、自种、自用中草药,为乡亲们防治疾病,两管五改防治传染病,用新法接生了上百名产妇,处理过大出血,无肛门,脊椎裂,曾未出现医疗事故。在大雪纷飞齐膝深雪出诊接生,在我自己有小孩时,都得给别人接生,治病,不管刮风下雨,不顾酷暑隆冬,随叫随到服务乡亲。村卫生室就是自家房屋,上级来检查这不合格那不格还扣钱,开会还自费,我从1974年至2019年60岁被退出无退休,每月补400元艰难维持生存。望党和政府为我们办理退休养老为盼。

  10. “赤脚医生”是解放后毛主席看到农村缺医少药农民看病难,深受病痛的折磨后,才开展了“卫生大改革”,下发了626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产生了“赤脚医生”,这支顽强的队伍,通过多次短暂的培训学会了三土,四自,一根银针,一把草的医术给农民治病,再通过多年的防疫工作,消灭了多种传染病,人民的身体健康了。从此摘掉了号称中国人是“东亚病夫”的帽子。像这“三土,四自,一个银针,一把草”给农民治病,和当时中国人民解放军小米加步枪打倒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呢。
    当我看到“徐州赤脚医生博物馆”时我的心就像铁树开花一样,这也说明了党领导下的各级政府领导也都看到了我们赤脚医生所做的付出和对国家,对人民所做出的贡献。很可能会把我们赤脚医生这一只中国卫生战线上的老八路老红军载入历史的一页,这样我们也就死而无憾了。
    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堂邑镇于庄村
    于之宽

  11. 我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依兰县愚公乡民胜村的一名退休乡村医生,辛辛苦苦当了50多年的乡村医生,不分年节,不分黑白天,患者随叫随到,到了年龄大了,我们乡村医生要退休,不要退出,每月给我们200元钱,难道我在卫生战线上奋战了50多年?一点功劳也没有吗?评我们治病救命的一点点成绩,现在也应该给我们点回报吧!我们还不如一个民办教师,请上级有关领导,给我们一个满意的答复吧!

  12. 贵州毕节赫章县老赤脚医生罗继贤

    贵州毕节赫章县老赤脚医生:罗继贤,65岁,79年开始任赤脚医生。85年转为乡村医生,直到19年退出,足足40年从未间断。从79年开始任赤脚医生,主要工作就是搞防疫保健、和为群众就医治病;防疫主要就是去方圆几十里一家一户的给孩子打预防针,那时年轻力壮。哪怕山峦起伏、气侯炎热或三九严寒、爬山涉水、翻山越岭、强忍饥娥、千辛万苦、吃进各种苦头,始终坚持为人民服务。保健就是为群众宣传健康保健和新法接生政策。哪怕我们是男赤脚医生,但通过上级卫生院多次培训后,逐年己接生了不少的孩子,挽救了不少的母婴平安。还有过去是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的,很多己上节育环的妇女,因突发急病死亡的、溺水死的,都要在第一时间为她们死去的人切腹取环,这样的人列数不少,这样就取得群众的信任和满意。过去我们赤脚医生是没有工资的,就靠一根银针、一把草药、推拿理疗、捏脊等方法为群众治病,只要有病人找到,不分白昼、不论多么偏僻路远、气侯怎么恶劣、无论自己身孑怎么疲惫,都要报着一颗为人民服务的思想,一心为病人服务。现在老了、不比年轻时了、病多了、高血压了、脑栓塞了、身体垮了、生活困难没有养老保险补肋无着落了。望政府开恩,能度余生就感谢了!

  13. 二是不争钱,有时家人直接说在面上,我真是无语,无语!
    但是由于和父老乡亲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和信任,这是用金钱所买不到得!所以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拥护,也拥获了党和政府的荣誉:一九九0年荣获山东省卫生厅全省优秀乡村医生称号,一九九二年荣获临沂地区全区优秀乡村医生称号,一九九三年十月荣获全国优秀乡村医生称号。
    称号获得了,为全国医疗卫生网的网底奋斗了半个世纪,而得来的是老无所依,老无所养的结据。肯请上层年轻的高层领导派人到农村来看一看网底破了吗?还能不能修补,做进一步调查。可怜一下我们这批残喘的老赤脚医生,给予公平,公正,合理,合法的按排,根据我们的年岑确实等不及了,就是给我们解决了也享受不了几天了!但可瞑目了!!
    二0二0年,十二月,十四日晚敬上

  14. 一位老赤脚医生的记忆
    我叫孙世珊,现年71岁,系山东省日照市。
    我于1968年毕业于莒 县卫生学校,三年的学习,一年的实习(县医院),1970年正式当上了(当时叫卫生员)只发给了一个木头箱子,后又叫赤脚医生,一干就是五十余载。
    在当时身背出诊箱,不分白天黑夜,无论是风雪交架的寒冬,还是酷暑风雨的炎夏,二十四小时待命,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不管是本村或是邻村,随叫隨到,急为父老乡亲所急。全心全意为乡亲们服务。不论是夏收夏种,还是秋收秋播,背着诊箱,打着带红十字的小旗,奔跑在田间地头。为全面落实毛主席他老人家提出的《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发挥一把草一根针的作用,当时我们的口号是:六,二六指示放光芒,甘愿赤脚炼红心!
    记得在79年初夏的一个夜晚,十一点左右,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当时我还没睡,正在学习。在那个时期不过十二点你根本不敢睡,因为你要早睡了,万一有病号你还得起来,直到现在还有这个“后遗症“。急忙和病人家人来到他家,这个病人叫史顺祥,看到病疼得躺不下,直打滚,我一摸腹部板硬,硬叫家人强按躺下,腹部板硬,并有明显的压痛和反跳痛,属急腹症,不能给打止痛针,必须马上去县医院,就借用生产队的小板车,一同赔病人到了县医院,因我在县医院实习过,各科都较熟息,经确诊肠梗阻,住下院我按排了一下,骑着病家的自行车往家赶,正是早四点多钟,又累又困,一不小心,就钻到城沟里,当时就昏迷了。直到病人家有往家走的才发现我躺在沟里,他们又接着把我抬到了县医院,等我醒来时已经天大亮了,才感觉到浑身酸疼,经查肩关节骨折,至今还留下一受凉.累就疼。
    还记得一次正是秋收秋种繁忙季节,本村病人叫姚佃文因吃小蛹子中毒,上吐下泻一个晚上直到第二天9点,邻居家听到呻吟才发现,我去一看有严重脱水貌,年岑又大,他的家人都下地干活去了,我二话没说用小板车把他送到乡卫生院,经抢救脱离了危险。象村里农药中毒,中暑休克,吵架喝农药,经常发生,我都得亲临现场。就是村里的老人临终前也得叫我去给把一下脉,就这种情况在这4,5拾年里送走多少也记不清了。就是平常给小孩打针,大便喷到手上,呕吐到身上更记不清了,反正是常见的事,日常吃饭的时候,那顿饭都有病号在桌边赔着,发热的小孩哭,肠道不好的呕吐,拉肚子,天长日久习惯了也不在乎了。
    为什么儿子,女儿就是不干这行,问题就在这里,一是脏,苦,累,

  15. 山西襄垣赵安祥

    各位领导,大家好!我叫赵安祥,男,今年76岁。是山西省襄垣县王村镇北河村人。从61年开始参加工作,到2020年7月退岗,行医59年。走村串乡,千家万户。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解救了好多痛苦中挣扎的病人,勤勤恳恳为大众服务。回想起来,过去的情形历历在目。 有一年春天,在半夜的3点,我和家人们正在熟睡中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惊醒了熟睡的我。我心想,和往常一样,肯定有人患了疾病,需要我去治疗。我就赶紧下地开门,请人进来详细询问。得知是刚出生六天的小孩患疾病,我就赶紧穿好衣服。和他步行走了两个小时。大概二十多里地才到了他的家。推门一看,孩子几乎快没了呼吸,脸色发白,静静的躺着,一点也没动静,像在熟睡中,紧闭双眼。 摸上去四肢几乎没有温度,嘴吐绿水。赶紧量了一下无体温,我就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医箱内的银针刺合谷穴位、中冲穴位,也没有反应。 孩子也不动也不哭叫。 后用针灸、艾条、蒜、灸合谷,还用暖水瓶从脚到头热敷全身,敷了一天……孩子终于有点气息。后来又推拿脾土穴、板门穴、内关穴、精宁等穴位后,安慰家人看明天孩子明天情况如何,我再来。因当时另有一人,他家也有人患病,需要我去治疗,我就先离开他家走了。等到第二天一早这家又来叫我说,他孩已有了哭的声音,体温也升到正常了,也不吐啦。后来我又帮孩子推拿了几个穴位:脾土、分阴阳、推板门、柔中腕穴。又开了点中药。后来孩子就完全恢复正常,彻底康复了。这家人看到我医治好了他家的孩子,把他的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就很高兴和感激。 当然在我的医病生涯中遇到好多的疑难杂症,这只是其中的一例。类似有好多相同的病例……我都医治好了,在此就不一 一细说了。 所以,我一身的行医,多次得到了老百姓的滿意和认可。由于方方面面、不计其数、治病救人的实际情形取得了民众的信任和拥护,我的医病生涯延续至今还在继续……

  16. 山西长治襄垣王村镇北河卫生所赵安祥

    各位领导,大家好!我叫赵安祥,男,今年76岁。是山西省襄垣县王村镇北河村人。从61年开始参加工作,到2020年7月退岗,行医59年。走村串乡,千家万户。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解救了好多痛苦中挣扎的病人,勤勤恳恳为大众服务。回想起来,过去的情形历历在目。 有一年春天,在半夜的3点,我和家人们正在熟睡中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惊醒了熟睡的我。我心想,和往常一样,肯定有人患了疾病,需要我去治疗。我就赶紧下地开门,请人进来详细询问。得知是刚出生六天的小孩患疾病,我就赶紧穿好衣服。和他步行走了两个小时。大概二十多里地才到了他的家。推门一看,孩子几乎快没了呼吸,脸色发白,静静的躺着,一点也没动静,像在熟睡中,紧闭双眼。 摸上去四肢几乎没有温度,嘴吐绿水。赶紧量了一下无体温,我就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医箱内的银针刺合谷穴位、中冲穴位,也没有反应。 孩子也不动也不哭叫。 后用针灸、艾条、蒜、灸合谷,还用暖水瓶从脚到头热敷全身,敷了一天……孩子终于有点气息。后来又推拿脾土穴、板门穴、内关穴、精宁等穴位后,安慰家人看明天孩子明天情况如何,我再来。因当时另有一人,他家也有人患病,需要我去治疗,我就先离开他家走了。等到第二天一早这家又来叫我说,他孩已有了哭的声音,体温也升到正常了,也不吐啦。后来我又帮孩子推拿了几个穴位:脾土、分阴阳、推板门、柔中腕穴。又开了点中药。后来孩子就完全恢复正常,彻底康复了。这家人看到我医治好了他家的孩子,把他的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就很高兴和感激。 当然在我的医病生涯中遇到好多的疑难杂症,这只是其中的一例。类似有好多相同的病例……我都医治好了,在此就不一 一细说了。 所以,我一身的行医,多次得到了老百姓的滿意和认可。由于方方面面、不计其数、治病救人的实际情形取得了民众的信任和拥护,我的医病生涯延续至今还在继续……

  17. 各位领导,大家好!我叫赵安祥,男,今年76岁。是山西省襄垣县王村镇北河村人。从61年开始参加工作,到2020年7月退岗,行医59年。走村串乡,千家万户。医好了不少疑难杂症,解救了好多痛苦中挣扎的病人,勤勤恳恳为大众服务。回想起来,过去的情形历历在目。 有一年春天,在半夜的3点,我和家人们正在熟睡中忽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惊醒了熟睡的我。我心想,和往常一样,肯定有人患了疾病,需要我去治疗。我就赶紧下地开门,请人进来详细询问。得知是刚出生六天的小孩患疾病,我就赶紧穿好衣服。和他步行走了两个小时。大概二十多里地才到了他的家。推门一看,孩子几乎快没了呼吸,脸色发白,静静的躺着,一点也没动静,像在熟睡中,紧闭双眼。 摸上去四肢几乎没有温度,嘴吐绿水。赶紧量了一下无体温,我就赶紧拿出随身携带的医箱内的银针刺合谷穴位、中冲穴位,也没有反应。 孩子也不动也不哭叫。 后用针灸、艾条、蒜、灸合谷,还用暖水瓶从脚到头热敷全身,敷了一天……孩子终于有点气息。后来又推拿脾土穴、板门穴、内关穴、精宁等穴位后,安慰家人看明天孩子明天情况如何,我再来。因当时另有一人,他家也有人患病,需要我去治疗,我就先离开他家走了。等到第二天一早这家又来叫我说,他孩已有了哭的声音,体温也升到正常了,也不吐啦。后来我又帮孩子推拿了几个穴位:脾土、分阴阳、推板门、柔中腕穴。又开了点中药。后来孩子就完全恢复正常,彻底康复了。这家人看到我医治好了他家的孩子,把他的孩子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了。就很高兴和感激。 当然在我的医病生涯中遇到好多的疑难杂症,这只是其中的一例。类似有好多相同的病例……我都医治好了,在此就不一 一细说了。 所以,我一身的行医,多次得到了老百姓的滿意和认可。由于方方面面、不计其数、治病救人的实际情形取得了民众的信任和拥护,我的医病生涯延续至今还在继续……

  18. 赤脚医生,是解放后毛主席看到农村缺医,少药,农民、看病难深受疾病的折磨后,才开展了卫生大改革,下发了六二六指示,把医疗卫生工作的重点放到农村去,那时就产生了赤脚医生这支顽强的队伍,通过多次短暂的培训,学会了,三土,四自,一根银针一把草的医朮给农民治病,再通过多年辛苦的防医工作,消灭了多种传染病人民的身体健康啦,从此摘掉了号称中国人是東亜病夫的帽子,象我们这三土,四自,一根银针,一把草给农民冶病,和当时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小米加步枪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有什么区别呢?当我看到徐州开办的赤脚医生博物馆时,我的心就象铁树开花一样,这说明在党领导下的各级政府的领导们也能看到我们赤脚医生所做的付出和对国家,对人民所做出的貢献,很可能把我们这一批卫生战线上的老八路,老红军栽入历史的一页,这样我们就死而无憾了。

  19. 些孩子都在各条战线上为祖国的建设发光发热。我家有一块被子就是好多块红花布拼畴的,那就是老人家接生的“酬劳”
    雁过留声,人过留影。如今父亲早已长眠,但父亲为村民做的这些实事历历在目,他只是中国一百多万“赤脚医生”中普普通通的一员

  20. 在晋西北这块红色的土地上,有这样一个小山村,一个大队五个自然村,分布在三个山顶和一条沟里,这条沟全程4里多,这就是山西省兴县蔚汾镇程家沟村,这里山路崎岖,环境恶劣。从国家开始合作医疗父亲就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掌管”着全村1000多人的健康,在他老人家的时间里没有白天和黑夜,好天和坏天之分。更不懂的节假日,随叫随走,雨天没有雨鞋,雨衣。冬天没有遮寒的外套,腰上系着腰带防寒。出诊除了背着出诊包还常常拿着把铁锹,一来不好走的地方可当拐杖,二来可防身。,从不收一分钱出诊费,收的钱也是给集体的。赚的工分。自己应季採药,那时没有交通工具,步行至60里外的山上採药是家常便饭。一到过年传染病多发季,有时连续的出诊几天都顾不上回家。儿时最令我们喜欢的是过年刷窑,糊窗,但最令母亲头疼的同样也是刷窑,糊窗,因为常常窗户纸扯了,或者窑刷了几刷子,父亲却被病人家叫走了,不知什么时间才能回来·······父亲对医术精益求精,医术十分了得。那时麻疹流行,老人家用几位中药喝一两次热退疹出。流行性腮腺炎也是外敷,内服几付中药就好。他老人家的针灸技术也很好,那年月孩子们营养差,抽风的多,他只要针下去孩子就有救,在父亲的银针下多少腰腿疼的人重新恢复劳动。自己本来不宽敞的家做了几十年的病房,现在村里的老年人还念念不忘。偶遇红白事务回村我们总能人们说起父亲的往事;“我小时候听我妈妈说如果没有你家我叔早就没命了”。黄岭沟张二奴回忆:“我家宝宝,兴宝,雨珍姊妹三要不是他老人家早就没命了”王琴琴。王利春姊妹,我。我大哥等孩子都是他老人家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这些孩子现在都在祖国的各条战线上工作。有老师,医生,总编,企业家,农民。郭花朵,(现健在近90岁)李油孩(近几年去世邻终86岁)因生活所迫落下一急就四肢僵硬,呼吸微弱,不省人事,一家人哭的撕心裂肺。他老人家针去就省。刘家塔张留栓回忆:“我家反过也是老人家给救活的现在孙子都有了”。黄岭沟杨挨全:“有一年我的阑尾炎,医院十几个大夫会诊要动手术,肚痛的要命,因为没钱回来我叔用中药,针灸治好,现在近70岁没再肚痛过。是他老人家又给了我这多余的50年命”。白家塔张喜平妈回忆:“我的命是老人家给的,要不是他老人家,我的孩子们早年就成了没娘孩子了,我更是享受不上现在的幸福生活。”有一年村里好多孩子的了传染性黄疸肝炎,父亲给吃了几十付中药全部好了现在这

  21. 老赤脚医生平身二三事
     
    在晋西北这块红色的土地上,有这样一个小山村,一个大队五个自然村,分布在三个山顶和一条沟里,这条沟全程4里多,这就是山西省兴县蔚汾镇程家沟村,这里山路崎岖,环境恶劣。从国家开始合作医疗父亲就是村里的赤脚医生。“掌管”着全村1000多人的健康,在他老人家的时间里没有白天和黑夜,好天和坏天之分。更不懂的节假日,随叫随走,雨天没有雨鞋,雨衣。冬天没有遮寒的外套,腰上系着腰带防寒。出诊除了背着出诊包还常常拿着把铁锹,一来不好走的地方可当拐杖,二来可防身。,从不收一分钱出诊费,收的钱也是给集体的。赚的工分。自己应季採药,那时没有交通工具,步行至60里外的山上採药是家常便饭。一到过年传染病多发季,有时连续的出诊几天都顾不上回家。儿时最令我们喜欢的是过年刷窑,糊窗,但最令母亲头疼的同样也是刷窑,糊窗,因为常常窗户纸扯了,或者窑刷了几刷子,父亲却被病人家叫走了,不知什么时间才能回来·······父亲对医术精益求精,医术十分了得。那时麻疹流行,老人家用几位中药喝一两次热退疹出。流行性腮腺炎也是外敷,内服几付中药就好。他老人家的针灸技术也很好,那年月孩子们营养差,抽风的多,他只要针下去孩子就有救,在父亲的银针下多少腰腿疼的人重新恢复劳动。自己本来不宽敞的家做了几十年的病房,现在村里的老年人还念念不忘。偶遇红白事务回村我们总能人们说起父亲的往事;“我小时候听我妈妈说如果没有你家我叔早就没命了”。黄岭沟张二奴回忆:“我家宝宝,兴宝,雨珍姊妹三要不是他老人家早就没命了”王琴琴。王利春姊妹,我。我大哥等孩子都是他老人家从死神手里夺回来的。这些孩子现在都在祖国的各条战线上工作。有老师,医生,总编,企业家,农民。郭花朵,(现健在近90岁)李油孩(近几年去世邻终86岁)因生活所迫落下一急就四肢僵硬,呼吸微弱,不省人事,一家人哭的撕心裂肺。他老人家针去就省。刘家塔张留栓回忆:“我家反过也是老人家给救活的现在孙子都有了”。黄岭沟杨挨全:“有一年我的阑尾炎,医院十几个大夫会诊要动手术,肚痛的要命,因为没钱回来我叔用中药,针灸治好,现在近70岁没再肚痛过。是他老人家又给了我这多余的50年命”。白家塔张喜平妈回忆:“我的命是老人家给的,要不是他老人家,我的孩子们早年就成了没娘孩子了,我更是享受不上现在的幸福生活。”有一年村里好多孩子的了传染性黄疸肝炎,父亲给吃了几十付中药全部好了现在这些孩子都在各条战线上为祖国的建设发光发热。我家有一块被子就是好多块红花布拼畴的,那就是老人家接生的“酬劳”
    雁过留声,人过留影。如今父亲早已长眠,但父亲为村民做的这些实事历历在目,他只是中国一百多万“赤脚医生”中普普通通的一员
     
     
     
    女儿赵林春采收整理
    2020.12.14

  22. 我是贵州省遵义市凤冈县王寨镇新民村卫生室,生于1942年3月25日,年过古稀进耄耋的老年赤脚乡村医生。我们大伙老年赤脚村医都是苦命相连之人。我抚心自忆,我从十三岁在读小学时就跟师学医,那时我治疗疮科疱肿是启水开刀动手朮割疮,没得麻药,治疗骨科,如粉碎性骨折,是启水把皮肉披开将碎骨相好后上好挾板,再用草药包扎,一般轻则七天,重则十五天可取挾板;治疗伤风感冒用推拿法,针炎和拨罐或草药熬服。1957年去读卫校反家,承担大队卫生员,65年在伟大领袖毛主席6,26指示精神的鼓舞下担任了大队赤脚医生,经过卫生院培训一个月,就承担着繁重的卫生医疗工作任务,白天还要出诊给农民患者治病,同时还要备好晚上用的酒精棉球,每天晚上八点钟入队,逐队,逐户,逐人查血絲虫,抽血括血片,次日天亮才回家,我们一起包括集体卫生所医生,白天查血片的两人,晚上下队四人分两组,共6人承担三个公社,46个大队的血防任务,还要负责本公社防疫接种,种牛豆是用大针在手的上臂横划一分长的两条口,用玻管点一滴豆苗,(一支豆苗种十人)同时还消灭了麻疹,天花,疟疾,霍乱等二十多种传染病,接生,参与计划生育,函做星女结扎手术,同于现代的全科医生,我的药箱背烂了。真正六十年代的赤脚医生是无法得到照片,就是在八九十年代都无法拍照。在九十年代末,二十世纪年代初才有手机。
    到80年代末转为乡村医生到至今搞妇幼保健,0-6岁的儿童预防接种,都是跋山涉水,顶风雪冒凌寒,风里来,雨里去还冒着生命危险去抗击非典,禽流感,去随访重症精神病人,三高,糖尿病患者,家庭医生签约,公共卫生等,常常都是半夜鸡叫还被患者家属叫去给患者治疗,每天工作24小时,直到今天的乡村医生,我都是良民!有着良民的传统。待左邻右舍都是平易见人,和睦相处,听党的话,热爱祖国,跟党走,听从党组织的安排,几十年的行医为民,深得民众厚爱!从青絲到白髮,把自已最美的青春年华和毕生的精力献给了党和国家的卫生医疗事业,就这样圆满完成了人生的奋斗,为党和国家卫生医疗事业艰辛苦熬五十五个春秋。老了动不了了,被卫健系统逼退出卫生医疗生雁,无依无靠无养老,真是让人心寒[流泪][流泪][流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