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遵义市78岁老村医李培永的诉求

请  求

请求人:李培永,男,78岁,汉族,住遵义市播州区三合镇,贵州省贵安新区马场镇甘河村离退村医(工作地址)。

事由

我1977年参加贵州省遵义县刀靶卫生院工作,担任医生和防疫工作,有一次我和李云林院长在刀靶小学打防疫针,学生家长来不准给学生打,还说是“绝育针”,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两就先把自己的子女先打,这样才把这次防疫工作搞下去了。

1996年,在安顺市平坝县马场镇甘河村,这里山高路远,缺医少药,就是来了外来医生见困难大马上就不干,而我就在这里工作干了几十个春秋,负责打防疫针、麻诊、结核、麻疯、梅毒、禽流感等的防疫工作,这些任务如果不完成好还会受到领导上的批评和罚款。

2003年非碘病来临,我24小时值班连睡觉时间都没有返乡人员和内地人员监测工作全由我负责。我记得有一天,甘河村来了一个外来人,正是晚上两三点钟,我就马上巡视,差点被几条恶狗把我咬死,它们把我从几丈高的土砍上追摔下来,我被搞成重伤很久才养好。还有一次一个外来女人,半夜三更在田坎上,有人来举报镇长和我一同去巡视,把这人赶走已是晚上四五点钟。

从2009年起,村医工作繁多,任务更重,公卫工作难度大,要控制生育、高血压、糖尿病、重精、结核,各种传染病的监测,管理差不多每天没有休息,真是忙得喘不过气来,每季度各种病要监测一欠,严重患者两周监测一次并劝其转诊,孕产妇的管理、孕前服三个月,孕后再服三个月的叶酸片,还有未婚孕妇、孕期防视、孕早中晚之期防视5次,产后防视2次,新生儿防视2次,测体温、精神,吸乳大小便等是否正常。0-6岁的防疫《2010年上级通知》去学校打麻苗,曹生祥之子途中被狗咬伤要给他付医药费,无法的情况下只好给他付了医药费500元。以上人人都要留电话,好防查,对结核病患者监控服药及按期复诊。

2017年袁龙祥说:“你年纪大,很累,年轻人都觉得恼火”,上面不会主动给办退休,我这里有文件你拿去找卫生局,《贵州省人民政府办工厅黔府办函【2015】19号》。

2017年4月15日莫院长来我处说:“我不好讲,我知道你要计的事”,我妻问院长,一月给我多少退休金,院长说:“我就是没有钱,有钱早就给办了”。

2017年5月26日,我又去问卫生局的杨德龙科长,杨科长说:“你的事莫院长来局里讲过,我们已定在6月1日开马场卫生员座谈会”就在6月1日早上9点半在卫生局三号楼4113开会,杨德龙没叫我发言,但我交了一份发言稿给他,他说:“你还可以搞几年,散会”。

2017年6月5日早上8时许,我夫妻二人骑着二轮摩托车去交公卫资料,一进郑生艳办公室,王文荣两人就问怎么来得这么早?我答:“交还资料与你们告别”,郑王二人都说:“没听讲”,王说:“等我问一下龙院长”。我已到了龙院长办公室,龙院长说:“李老伯,我们没有叫你不做,你还是把资料带回去好好搞,认认真真干,该更新的更新,并把电话核对一下”。当时我就到体检室请许容把孕产妇0-6岁儿童的随防表给我,还和她交谈了20多分钟,我又来到了诊疗大厅碰上了李院长,我已给他讲了来由,李院长回答:“对呀!又没有哪个叫你不做,你就莫明其妙的走,以后国家有退休,养老的福利下来”谁帮你办,你还是好好的安心把工作搞起来。我夫妻二人带上资料,骑上摩托车行驶在兴安大道就被“贵CP13号”小型轿车碰撞,我左胫腓骨粉碎性骨折,平台骨骨折,妻子左颧骨,左上颌窦多发性骨折,左眼眶处壁骨骨折,左多性肋骨骨折,肺部压伤出血,当时是龙院长送我们到303医院,资料是王文荣给我带回卫生院的,王说:“资料我交给龙院长存放的”。

2017年12月5日,以首政敏为代表到省群中心信防局反映马场镇卫生院未解决职工“五险一金一事”,就得到黔人社厅通(2016)354号文件,2018年卫生院还叫我搞公卫,并不换证给我,让我有其名无其实,不签订劳动合同,不买养老保险。所以我5月份就写辞职退休养老还乡。干了23年的村医就这样一尘不染,光溜溜的带着一身伤残回家饥寒交迫,苍天呀,太可悲,不但如此遭遇。

2019年3月7日贵安新区卫计和人口卫生局张震、岳雪、葛雯、孙贻东等人来我家说我控告卫生局,克扣村医公卫金费。有证据吗?看样子是想处罚我似的,当天我把我的所有资料全交给他们,求他们给我解决伤残养老等金费,可一直到现在毫无音信。

2017年12月5日,我把所有的资料又交给贵州省信访局还是无音信。

2017年12月15日9点30分贵安卫生局召开马场镇村医座谈会,地址在贵安卫生局三号楼3114会议室,主持人杜主任杨德龙科长,黄乐华科长等四人,同样也没有得到解决。

2019年3月10日11点打电话给贵州省卫生厅陈厅长,他问2016-2019年我领了多少金费,我也把金费,因公负伤、伤残情况全部汇报还是无效果。

为此,我特向中纪委第14巡视组同领导请求

要当地政府、卫健局尊照(1981)24号(2015)13号文件和38号主席令《促进法》给予我夫妻两与民办教师退休养老待遇。

要贵安新区政府、卫健局按照国家1988年4月8日关于乡村医生(原赤脚医生)按工作起始时间计算工龄的通知,仍按劳新(1985)41号劳人险(1986)5号解决,即每个工龄100元发放,10个工龄的每年每月按1000元发放。照此内推,50年的每年每月按5000元发放。

综上所请求,望中纪委、给当地政府、卫健局电话要贵州省贵安新区政府、卫健局在法定日期内按中央和法律法规解决或书面答复。

134人评论了“贵州遵义市78岁老村医李培永的诉求”

  1. 浙江衢州邱玉荣

    全国村医都和李培永一样,厉尽艰辛与坑坷,一晃我都干了五十年了,从赤脚医生到乡村医生,一路风雨,寒冬酷暑五十年的白天与黑夜,面对的大多是传染病,弄得自身百病缠身,到如今欲罢不能,欲干累命。这政府对老年村医究竟怎么了?全园老村医真的受伤了!

  2. 四川省西充县朱青发

    李培永老村医的现况正是全国老村医的缩影,也是村医老无所养的结局,诚恳诉求中央巡视组尽快把这一现况反映到党中央,国务院,尽快救救这个弱势群体,让有关部门执行政策,必须落实到位,解决村医养老退休待遇!

    1. 甘肃省乡村医生

      李培永老村医说出了全国各地的乡村医生的悲伤和泪水,要求党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出台政策解决好全国各地村医的身份,待遇,养老等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