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柏兴诚挚的为安徽卫健委点赞

导语:卫柏兴前几日就安徽医改问题给省卫健委进行了留言求释疑,省卫健委的回复效率和态度让卫柏兴由衷的为他们点赞!

咨询几点有关乡村医生以及中医药传承、发展问题_安徽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尊敬的陶主任: 我叫赵联壁,网名卫柏兴,前些日欣闻安徽卫健系统打电话到处找我,一个在京二十余年从来没和省卫健系统有过任何交道安徽籍人士能引起你们这么重视,本人宠惊之余也备感荣兴。既然省里这么重视卫柏兴工作的内容,哪么做为安徽人中的一份子,我觉得我有责任和义务对委里在医改方面提几点问题,以求释疑! 一、习近平主席签署的38号主席令《基本法》中有关乡村医身份、待遇、养老等方面的实施具体情况?(今年6月1日开始实施) 二、安徽省拟表扬抗疫中的先进单位和个人共计805位中,为什么没有中医单位或中医人?受表扬的领导都做了哪些具体工作?据我们调查了解,这次疫情中在防护条件极其简陋条件下,冲在第一位的是基层乡村医生并且占比很大,为什么表扬中未见这些机构和个人? 三、省里这次派出多少人员去湖北抗疫,中医方面的比重点多少?截止11月4号省政协推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月度专题协商会网络调查问卷人数只有21人,请问咱们省里在中医药传承和发展方面做了哪些工作或者哪些准备工作? 四、据息安徽民间有7名中医人(含一名护理人员)逆行赴鄂抗疫,湖北省政府等相关部门给予他们很高的荣誉,请位这7位民间人士省里给了哪些荣誉或表彰? 五、公共卫生经费、基药补助等方面能否面向社会公开透明?用在村卫生室的基药价格是否存在虚高? 六、乡村医生到龄退岗,新接替者专业水平如何?目前能否做到小病不出村?基层在岗村医中懂中医药看病的比例是多少? 以上是本人咨询的几点问题,盼复!赵联壁即日

咨询几点有关乡村医生以及中医药传承、发展问题_安徽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尊敬的赵联壁同志:您好!

接到您的留言,我委高度重视,您的信件因牵涉到问题较多,已经反馈至我委相关部门,我们将按照相关规定时限回复给您,请留下您的邮箱号。另基药补助等方面能否面向社会公开透明?用在村卫生室的基药价格是否存在虚高等问题请您向医保部门咨询。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理解和支持。0551-62998XXX

167人评论了“卫柏兴诚挚的为安徽卫健委点赞”

  1. 山西呂梁老乡医胡应辉高登珠刘兆光王月新

    我们认为卫柏兴平台,为我们全国老乡医付出那么多的成绩:主要表现在他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把老乡医的退休待遇当作主要任务来抓,层层向领导组织反映,不给国家添乱,禁止上北京上访。这种崇拜精神直得我们学习,为你点赞!遵照38号主席令和促进法招老乡医退休待遇落实到实处。

  2. 对于卫柏兴的良心六问,首先为安徽省卫健委的重视和及时回复表示感谢!
    在通篇不足150字(加上标点符号)的回复中,看出深得传统道家的健身御敌之术,“太极☯️”之精髓,柔中带刚,化有形为无形……打得漂亮!可是假使遇到如徐晓冬不按套路的对手“不讲武德”一招KO,那可就不漂亮啦!“讲武德”,直面问题,这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3. 向德金13219113100

    2020年12月1日,南充市人大和南部县人大6位领导同行来我镇,在中学3楼会议室调研文卫工作,参加人员:镇党委人大正副书记,副镇长共4人。中学正副校长,教导主任共5人。卫生院院长和我参加了这次调研活动。其他的都谈了建议。我提了以下几点:
    1.我镇卫生配套不完善,定位定性不合理,本应达到一般病人不出村,除了高难度的病人都可以不出镇外,现正好相反。现在的医改导致看病贵看病难越来越严重,是否能缓解老白姓因病致贫,因病反贫的问题那就一言难尽,我还分别给了举例说明。
    2.关于村医保碍问题:老无所依,老无所养,老无所治,老无所活望领导考虑一下。三级卫生网底要破是什么原因?医改根本不成功,老白姓怨气冲天为什么?主要的问题是村医的近忧和远虑未解决,主席38号令都敢不行,81.24号文件封闭30多年作废等问题想来怎能让人安心工作呢?
    3.村医生确实是干的卑微工作。几个公卫补助款,不但不按时发放而且还被一些部门克扣,核算方案不透明。。。。太腐败了哦!

  4. 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蕲州镇乡村医生

    湖北省更气人呢,说我没有取得执业医师证孩子中考加分不通过,那疫情期间叫我去给确诊病人家属量体温,算么回事

  5. 平台的调查结果是最真实的,最接地气的真实资料!层层考核层层造假,能说实话的村医,高层检查考核,绝对不会让其说话!
    唯有卫柏兴平台,村医才有一个如实反映问题的地方!

  6. 平台的调查结果是最真实的,最接地气的真实资料!层层考核层层造假,能说实话的村医,高层检查考核,绝对不会让其说话!

  7. 乡村医生廖文美

    公共卫生经费是专款专用。不要以补助等名目克扣了,“雁过拔毛”最后到村医手中都连一毛都没有了,现在的官员贪得无厌,啥钱都敢要、都敢拦、敢截。权力大于法律了!村医的活路何时能见阳光!

  8. 疫情防控人人有责,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我更有向前冲的责任,因为我认为国有难,我必须上,虽然不是国家队,只是自愿去支援武汉第七医院第六病区做护士,但是回来也是希望得到我们安徽省的支持与认可,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与认可。但是自愿的跟公派的可能就是不一样,接到卫建委电话说当时为何没有打电话报备。那种情况我只想说,我着急去帮忙救治病人。没考虑要报备的问题。希望我们自愿去的7名人员得到省里认可。也希望把这种精神继续传承下去。

    1. 山西省偏关县乡村医生闫韶俊

      老乡村医生的身份转变及养老待遇未见丝毫改变,习主席38号主席令《中华人民共和国医疗卫生和健康促进法》于2020.6.1起施行,各级卫健委只是说了个施行的话,乡村一体化管理的同工同酬、老乡村医生的养老保障,究竟是以事业单位办理,还是以城乡职工办理?或是按月最低工资来保障?都无明确变动。咨询各级卫健委人大发文后,实施细则本是你各级卫健委主导协调人社等部门列出条款,才得以实施,你只是从6月1日口头实施了《卫生大法》,追问你卫健委老乡村医生待遇和养老保障是如何实施的时,你卫健要又把这问题一脚踢给全国人大?按理说人大立法,相关部门作出细则,才是道理,所以说各级卫健委都存在懒政怠政问题,望巡视组督其践行法律法规。

  9. 安徽省卫健委对安徽省七位参加抗疫的民间中医不认可,(他们是梁本卫,邹丙义,李瑞瑞,张嵬,邹世民,程东庆,丁绍余)。省卫健委对安徽省宏扬民间志愿者抗疫精神及精神文明建设缺少正义感。
    历年来安徽能人倍出,靠的是安徽精神和文化的延续,今天省卫健委如此做法,令民间抗疫志愿者心寒。
    希望省卫健委能看到听到安徽省七位参战武汉战疫的人员声音,并及时解决民间七位拿命去抗疫的七位民间医生的认可问题,因为他们也是安徽人。

  10. 疫情防控人人有责,作为一名医护人员我更有向前冲的责任,因为我认为国有难,我必须上,虽然不是国家队,只是自愿去支援武汉第七医院第六病区做护士,但是回来也是希望得到我们安徽省的支持与认可,得到当地政府的支持与认可。但是自愿的跟公派的可能就是不一样,接到卫建委电话说当时为何没有打电话报备。那种情况我只想说,我着急去帮忙救治病人。没考虑要报备的问题。希望我们自愿去的7名人员能得到安徽省里认可。也希望把这种精神继续传承下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