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纪委巡视组反映(3)近日河北、湖南暴发百人以上大规模村医聚集走访事件

近日河北、湖南两地村医时隔两年后又暴发百人以上大规模聚集省城走访事件,其中河北有300多人,湖南据说是千人以上,其中大部分被当地截访回去没能到省城长沙,即使如此到达省城走访人次也接近200人。

以前这种规模甚至比这大规模的到省城甚至北京走访事件时有发生,但两年前有了卫柏兴平台这个桥梁和纽带,乡村医生有了说话和诉求的渠道,这样规模村医走访事件几乎没有发生,北京甚至一次都没有。当然卫柏兴平台除了帮助各级政府节省维稳经费以外,更重的是报道的个别事件惊动了中央高层领导,村医生存环境在一定程度上有所缓解,但劳动合同和村医养老问题多年一直悬而为决,尤其千呼万盼的38号主席令签署的《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实施5个月了,至今在这个问题卫健系统还是上下相互推责,国家卫健委法规司的工作人员甚至说他们只是配合人大制定这个基本法,对于上述问题为何不解决,他说不是他们的责任,如果想了解说让去问人大(有录音)……

这段时日以来,卫柏兴平台多次公开告诫村医,“一定要合理合法上访,按国家法律规定进行诉求,坚决反对其它方式尤其大规模集体走访,如果有冤屈,可以打电话、写信等方式向中纪委巡视组反映,考虑到有些村医普通话说的不好,如果大家都打电话有的说不清诉求反而会占用公共资源,能写信的尽量写信,每个地区派个代表打电话反映问题也可以等等”。但我们苦口婆心的劝阻后,河北、湖南还是暴发了群访事件,我们现在依然还在公开劝阻告诫其它地方,坚决反对大规模集体走访事件发生,如果哪个地方再发生这类事件,卫柏兴平台将来不在接受此地区的任何诉求,即使再合理的诉求和冤屈也不会往相关单位传递或呼吁。

在中央巡视组加大力度巡视相关部门震慑下、卫柏兴平台极力劝阻的前提下,为何还会发生大规模走访事件呢?分析原因有以下几点:

对于村医群体而言,社会主义制度按劳分配的优越性、公平性等没有得到充分体现,既然把乡村医生事业定性为公益性非盈利性,那么他们的收入和养老就需要得到充足的保障后才能完全投入到公益事业上来,但这个问题村医群体里老中青三代上访十多年也没有得到解决和完善,相反一些对村医有利的文件甚至还被废除。村医群体与卫健系统的相关部门已经水火不容,对卫健系统已经毫无信任感可言。

81年24文件在2016年被废除,中间35年发布的政策卫健系统不管不问,废除后也没有给出原因。卫柏兴平台虽然在中间做了大量的公益性工作,帮助大家呼吁,时刻提醒大家保持理智克制,好不容易等到38号主席令出台并实施,但所谓实施卫健系统只是停留在口号上甚至上下推诿上,加上卫柏兴平台今年5月17日遭到卫健委与西城分局双重打压,诬陷卫柏兴,以敌我矛盾刑拘卫柏兴37天,这个群体已经心灰意冷,对于卫柏兴平台失去了信心,所以不听劝阻转而以飞蛾扑火不惜触犯法规以最原始最本能的方式表达自身卑微的诉求。

虽然我们多次呼吁让他们相信中央纪委,但卫柏兴平台被诬陷后,他们明显信心不足,对于中纪委巡视组把他们的诉求与巡视国家卫健委六项纪律能否对号认真入座显然持怀疑态度。因为18、19年两次巡视卫健委,基层医改整体改观不大,尤其是18年巡视过程收到卫柏兴平台提供克扣公卫经费数据后,第五巡视组责成卫健委进行调查,但卫健委却泄露举报人隐私,所谓后面的自查自纠实际上是对填表举报人进行打压、威胁和报复。最为过分的是,村医给巡视组打电话寄材料,当地政府知道后各部门一起上门进行威胁、打压,公开对抗中央巡视工作。

我们看看这两地集访的图片和小部分内容截图:

从最后一张两个村医交流的截图中我们可以得知,一个县有几名村医上访,当地耗费这么大的资源截访、劝访,不用说其它费用,就是每年把这些耗费的资金用在乡村医生身上,所有问题都应该可以得到解决了吧。

下面是平台劝阻村医走访的大致内容,请巡视组的同志过目,我们平台希望这次能继续发挥正能量,把桥梁和纽带的作用发挥好。

通过正当途径,积极反映合理诉求。

中央第十四巡视组进驻国家卫健委两个半月,开通信访热线电话,虚心聆听基层反映的诉求,同时重视卫柏兴平台反馈的信息,天天查阅大家的评语留言。全群所有同仁,可以积极拨打热线电话和在卫柏兴平台文章下留言,实事求是的反映问题,理性的通过正当途径信访。杜绝和反对“越级上访”、“缠访”、“闹访”、以及聚众人访等。大家只要坐在家里动动手指打通电话,巡视组的信访接待人员就会虚心认真且态度和睦的为你记录和受理来访诉求,还天天查阅卫柏兴平台文章下方的评论留言,为所有人开辟一条畅通的诉求通道,让高层听到最基层真实的声音,大家应该珍惜这次机会。

合理合法的诉求,理性信访,才能真正的解决问题。天天在群里怨言不断,甚至言语不当制造负面的东西,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很多地方,很多人,在国家提供了畅通的信访通道时置之不理,不积极反映问题,却偏要不辞辛苦不远千里的去人访、聚众上访,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让人生厌,这是为了那般?没有畅通的信访通道,没有人虚心接待和聆听你的诉求,你大可以去上访。既然有了畅通的信访通道,以及有专门领导虚心接待和聆听查阅你的诉求,为什么要去上访?所有人应该认真的思考,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更要为这个群体负责,你真的做到了合理、合法、合规去信访吗?不说之前的,只说这次,你打了电话吗?在卫柏兴平台文章下留言了吗?如果不打电话不留言,放着正当途径不用,非要直接去上访,合理吗?合规吗?

当然,一些老村医积怨较深,上访十多年所反映的问题始终得不到解决,心情郁闷,觉得冤屈,辛苦一辈子却老了无人问,对其它途径的信访失去了信心,还在一直在不断的上访,用倒逼的行动去表达诉求。老一辈乡村医生确实辛苦和不容易,值得同情和理解!但是,为了大家的安全,建议都通过电话诉求,不要人访,毕竞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有的甚至七八十岁的年龄还四处奔波,万一出点什么意外,于家庭和社会都不利。特别是在各群看到河北和湖南等地的老村医们不远千里去省城,有的连路都走不稳,吃不好睡不好,甚至很多人被当地截访来回躲避,情绪激动,一些老人血压又高身体又不好,让人担忧和揪心!

我们应该相信党中央,相信人民政府,相信第十四巡视组,只要将自己的合理诉求及时反映上去,巡视组的领导一定会重视,会督促和协助相关部门解决大家的问题。

196人评论了“向中纪委巡视组反映(3)近日河北、湖南暴发百人以上大规模村医聚集走访事件”

  1. 山西省汾阳市石庄镇西庄村医路德文电话13593423292

    我是山西省汾阳市石庄镇西庄村医路德文,我在村工作了四十多年的防妇,医疗,到六十几岁把我们退出给我们200元的退休了费,不说吃药的的话,连生活也是问题,所请说我请中纪委巡视组给我们合理的解决,我们的要求是退休不退出要和民办教师一样的待遇。

    1. 黑龙江东宁绥阳乡村医生李兴国

      当村医每年365天不分昼夜没有假期除夕出诊也是常事,连续工作48年的我今七十三岁还在职,因我热爱这份工作所以我不怕累,不怕苦,不怕脏,不怕被传染,不记报酬,从不抱怨担着很大的风险全心合意的投入了这项事业中,就连自家的士地也无偿约退出,在不断的努力经考核是主治医师职称,乡村医生的各种证件十余份基本齐全,县政府尽县卫生系统发的荣誉证六七份,現在随还在职确力不从心,不能工作孟然才覚醒没有收入,沒有待遇,没有一人地的恐慌感,近几年我曾找过多个有关部门反应但圴无结果,特在此平台发表一下。

  2. 我是山西省汾阳市石庄镇西庄村医路德文,我在村工作了四十多年的防妇,医疗,到六十几岁把我们退出给我们200元的退休了费,不说吃药的的话,连生活也是问题,所请说我请中纪委巡视组给我们合理的解决,我们的要求是退休不退出要和民办教师一样的待遇。

  3. 老一代村医当年干公卫无任何补贴。365天24小时风雨雪随叫随到,各行各业只有赤脚医生。
    民办教师,曽医工作8小时还有节假日。老赤脚医生要求退休待遇。

  4. 老村医,李世旧!呼救!

    被迫无奈集众走访,得到官方的拒绝应对。解决不了历史遗留悬案,气愤的火花引入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境界。这必然遭挠政府,引起官不满。有理不在高言,山高睹不住太阳。
    可轻而易举是触及不到高层,不见闫王小鬼就恋死了。这样的声势引以为诫,触动贪官黑手遮天霸权形为。
    尽菅如此也得不到公平合理,合法付人的破解。哎!命该如此等天由命吧。赤脚医生是不适人类的狗职能,遗憾当初辞别民师干村医瞎眼的选择。就不如服服帖帖的当个老农民,可就没有这些不公屈冤。也不用交费脑汁赤诚赤心的为人做奴,往往先人后己解人疾苦,也得不到好报。没有退养的好政策,就有迫退一刀切的好良策。真正用者襁在怀,用不者踢在崖。社会上竞有这等事例吗?苦衷!苦衷!看当今的老村医可怜不可怜。悲哀!悲哀!哭泣!哭泣!冤枉!冤枉!呼天天不应!叫地地无声!声声惨叫!唵唵窒息!含冤去死吧!

  5. 河南开封老乡村医生

    我们都是六十多的人了,干了一辈子乡村医生到现在什么都不是,没有养老,老了喝西北风。

  6. 現在对村医实行的购卖服务,难到政府与村医之间只是一种卖和买的关系么?这种关系很难让村医理解,什么劳动法,合同法,等法对村医没有任何作用,导致村医养老无望,老中青村医是沒有希望的,悲哀,

  7. 各位领导好,我是一名党员,也是一名老兵在乡医工作近三十年,国家的政策是好。但是地方政府不做为,上级领导督办严查。

    1. 马场镇甘河退休村医李培永

      尊敬的中央第一四巡视组,中纪委青天大人你们好,跪求您们为我村医伸冤作主!我干村医43年,在贵阳市贵安新区马场镇干23的村17年因上交公卫资料反村途中被车撞伤残我夫妻俩,贵安卫计局不作为,从未给我村医贯养老保险,五险一金,签劳动合同,而18年又不换职业医师资格证给我还要叫我干村医。他们只让马儿跑不给马吃草,只管人干活,其它生死又管!敬请巡视组为我伸冤作主,同教师,曽医的问等代遇好吗?在此我问你菊恭了!谢谢了!

    2. 特请中纪委领导们给乡村医生作主,现接近六七十多岁了,为百姓服务四五十年,身受残疾,现无养老保险,中央的文件地方不执行,我们该如何办?

  8. 上说的事实清楚,为什么文件下来那么多年?沉睡了那么多年,并且能撤回,这是啥原因?38号主席令,又说得非常清楚,啥原因导致的下边迟迟不执行,原因究竟出在哪?希望巡视组的同志,仔细查一查原因,主席令都不好使,下面竟然敢抗拒,望明察

    1. 特请中纪委领导们给乡村医生作主,现接近六七十多岁了,为百姓服务四五十年,身受残疾,现无养老保险,中央的文件地方不执行,我们该如何办?

  9. 湖南村医谭召凤

    卫健委对中央(1981)24号,1988年4月8号卫生部关于乡村医生(原赤脚医生)按工作起始时间计算工龄的通知,劳人薪(1985)19号,(1985)41号,劳人险(1986)5号,(2013)14号,(2015)13号等文件不执行。中央对乡村医生下发很多解决乡村医生的好文件,被卫健系统搁置作废,不解决乡村医生的养老问题,这是他们的不作为,乱作为,懒作为。卫健系统.违规违法管理乡村医生,2019,12,28号全国人大通过,习主席签署的38号主席令《卫生与健康促进法》2020,6,1号实施,近半年之久无动于衷,不出台实施细则,不解决长期以来的乡村医生身份,养老待遇问题,是卫健委严重的不作为,乱作为欺上瞒下一手遮天对抗国家政策的违法行为。招聘到卫生室已经13年了,我们可以购买养老保险的黄金时期已经过了,克扣我们公卫经费够我们后半辈子养老还有多,巡视组领导督促彻查资金返还国库,给在岗到龄村医养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