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纪委将对国家卫健委等部门展开巡视

据中纪委网站消息: 经党中央批准,十九届中央第六轮巡视将对北京市、天津市、内蒙古自治区、吉林省、上海市、浙江省、安徽省、江西省、湖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重庆市、云南省、西藏自治区、陕西省、甘肃省、青海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全国人大常委会机关、全国政协机关、公安部、财政部、水利部、农业农村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审计署、国家医疗保障局、国家移民管理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中国农业科学院、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中国残疾人联合会等32个地方、单位党组织开展常规巡视。根据《中国共产党巡视工作条例》规定,对第六轮巡视涉及的长春、杭州、宁波、武汉、西安等5个副省级城市党委和人大常委会、政府、政协党组主要负责人,一并纳入巡视范围。

点击 关注公众号

231人评论了“中纪委将对国家卫健委等部门展开巡视”

  1. 我是土中医,是移民也是农民,要说生活的苦楚,我受到的不仅仅是一点不公平,是极大的不公平,土中医被政压,移民被助无前期清算,后期扶持每人每月只有50元生活补助,每人补满两万元为止,农业扶贫的说我们有移民办扶持,两边推,两边无望,我现在住的只是砖砌的毛房,没按窗也没按门的房子,两次搬迁,土地溥弱,搞得似农民,种地收入不够吃,似工人,又没班上,只能挖点草草药换点买米钱!

  2. 湖南长沙杨惠芝

    只有中纪委才能救中国的医改,才能救中国的中医,才能救中国的乡村医生,十四年上访之路,老村医走得多艰难!? ? ?

  3. 湖南老村医彭老铭禮呈

    再评中国医改,全面依法治国:习近平论述依法治国: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严格执法,法律的生命力在于实施。如果有了法律而不实施,或者实施不力,搞得有法不依,执法不严,违法不究,那制订再多法律也无济于事。(我国古代徒木立信的典故)说的是战国时期商鞅在秦国变法为了取信于民的例子。世人皆知吧。现在我们社会生活中发生的许多问题,象困扰几十年来的从赤医走过来的老乡村医生的养老退休问题,81/24号文多年不予执行,几十年后被废除,今天的《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颁布的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问题。至到现在各级政府权大于法,推诿扯皮不执行,拖拖拉拉,背后的原因可想而知吧。有法不依,执法不严,把法律当儿戏,失信于民。终其会祸害广大农民群众!

  4. 湖南老乡村医生彭志铭禮呈

    即然《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指明肯定了乡村医生的身份,不是农民而是医疗卫生专业人员。老乡村医生养老问题就应该依照法律由国家统一完善解决。这是有法可依,故名思义,名符其实,名正言顺的道义。广大农民都应可的意志。该法总则第七条细统的概括了,明确了,国务院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领导《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工作。国务院卫生主管部门(卫健委)负责统筹协调全国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工作。国务院其它部门在各自的责任范围内负责有关医疗与健康促进工作。根据该条款由中央国务院各部委,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各部门统一统筹协筹解决从赤脚医生走过来的老乡村医生的养老政策是有法律依据的,是天经地义的,是经得起检验的,无可厚非的,全国广大农民群众都应可的。人社部门有力无心,卫健部门有心无力的各种歧视老年乡村医生的借口,难道有法不依还要继续推矮扯皮,继拖下去吗?全国的花甲,古稀,耄耋老乡村医生还有生继续等待下去吗?难道权大于法吗?请各级有关领导慎重对待!须知全国乡村医生队伍是一支不可再被岐视对待的不可忽视的强大的钢铁洪流。……………!!!!!!

    1. 我们乡村医生,干了一辈子无老无所养,就是我们国家机构造成的,应该及时落实(卫生健康促进大法,和习主席38号主席令,已明确我们身份,是基层卫生技朮人员,就得给我老年村医,办理养老退休待遇。
      到六十岁_刀切,一脚踢出公卫岗位,致使基层卫生三级医疗网底奖破,后继乏人,给我国家的医疗卫生事业,造成巨大损失。

  5. 广西桂林全州村医黄利江

    (国家基本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颁发以前,卫健委各级政府都以村医是农民,不予妥善解读养老。国家基本医疗卫生和健康促进法2020年6月1日实施,己经确定我们身份是卫生医疗人员,是医生不是农民,促进法明确提出了村医养老政策,就要按养老退休解决老村医养老问题,我们要退休,不要退出,盼望各卫健委认真落实基本卫生与促进法,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按照乡村医生是“医疗卫生人员”这一定义给予退休待遇。

  6. 湖南老村医彭志铭禮呈

    再次强烈呼呼从赤脚医生走过来的为党在农村医疗卫生战线贡献了毕生精力,功劳广大农民认可的老乡村医生们,只要象当年的民办教师转正退休待遇,而不是对我们另眼对得歧视的退出!!!!……。

  7. 乡村医生的后顾之忧,有待于各级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去落实国家的卫生健康促进法,为官去为并非难事,不为则易者则难。满天是雲总有局部不下雨的地方。

  8. 卫生院防疫员,乡村医生

    我是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中旗一名卫生院防疫员,从1996年至今,现在还是雇佣工,每年从过去的500元到现在3000元(一个月不足300元),没有养老费,我经历过非典、甲肝和2020年的冠状肺炎疫情时期,但每次卫生院招聘正式人员都以超年龄推出招聘范围,干工作时侯却没有超年龄之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