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等马晓伟和北京西城分局“莫须有”再定卫柏兴之罪!

去年12月28日国家主席签署了38号主席令,《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2020年6月1号开始正式实施。但几个月过去了,促进法里有关乡村医生身份,待遇,养老等政策细则迟迟没有出台,又加上离国务院当时发布的有关乡村医生待遇养老的文件81年24号快40年过去,其中此文件在2016年被原国家卫计委废除,中间相隔35年也没执行,此文件中明确规定乡村医生待遇养老等要向民办教师看齐,享受或高或低于民办教师待遇,就是因为此文件一直不落实,这也是乡村医生频繁上访原卫生部(卫计委,卫健委)的原因。有关村医养老的问题,国家卫健委在官方网站上回答人大代表提问时,也明确了81年24号文件存在的真实性,但卫健委的解释是因为当时对乡村医生养老这一块文件中没有明确(向民办教师看齐这说的多明白了,还要怎么明确呢?卫健委的解释站不住),成了历史遗留问题。这次主席签了38号令虽然给乡村医生队伍吃了定心丸,但是他们没看到相关细则出台,纷纷表示要进京上访,希望国家卫健委抓紧出台相关政策,让这些为共和国医疗事业奉献一辈子的老赤脚医生在风烛残年能真正享受到政策红利。

有关他们要万人进京上访的信息卫柏兴知道后,第一时间就进行了大力劝阻,并且在卫柏兴平台网站发文希望此事引起各卫健系统的注意,做好他们的思想工作,劝阻他们不要来京上访。因为这些老年村医都是在毛主席6.26精神的指示下而扎根在农村,为农村的基层医疗卫生事业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目前养老方面湖南最低的只给到60元一个月,并且不是叫退休叫退出,给的钱叫补助或叫困难补助,导致了全国大部分村医寒心并自发的聚集制作花圈要到毛主席纪念堂去送花圈。卫柏兴团队人员(都是公益性没有薪水)通过网络,电话等动之情,晓之理告诉大家,‘大家现在千万不要进京上访,一定要相信国家,6月1号实施促进法不会亏待大家……’经过多天的努力劝阻,大部分村医表示相信政府,相信6月1号大法实施一定会有一个满意的结果。但是就有一个人态度非常强硬,不听劝阻,这个人就是山东聊城80岁的老村医于之宽,即使卫柏兴给他电话吵了起来不让他来京,他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必须来北京上访。他给出的理由“自己为国家基层卫生事业奉献了一辈子,今年80了,晚上睡着后明天能不能醒来都不知道,原来20多万的老村医已经离世近一半,想想心就寒,又加上重孙子经常会不解的问他同一句话,‘老爷爷,你是不是医生’,他一直无法回答。他说或许这是他人生为自己也为这个老年乡村医生队伍要求获得公平待遇的最后一次机会,他不会放弃放掉。”老卫也没招了,由于山东卫健委的官方网站没有找到电话,所以不得已给山东省政府热线打了电话说了此事,希望他们做一下于之宽的工作,不要让他进京上访,包括聊城东昌府医院领导的回复,下面是电话实情录音:

点击播放

由于当地政府没有足够重视或者说根本就没管此事,后面发生的事想必大部分人都知道了,于之宽老先生包个车和部分村医直接到了北京。卫柏兴知道此事后非常生气,但气归气,一想他们小的都过花甲之年,老的耄耋之年,各种基础病在身,有的老实贫困,凡有点良知不是铁石心肠的都会动侧隐之心。我当天晚上六七钟去他们住的地方探望了他们,前后呆了十几分钟,主题还是让他们相信国家卫健委,6月1号一定会按主席令执行,让他们明天早点回去,注意身体,同时要告诉后面要来京上访的都打住,等国家政策实施。大家也纷纷表示赞同,因为他们下午来时到卫健委门口看到暂时不接访的信息。但他们对我提了一个小要求,就是想在卫健委门口拍个照证明他们来卫健委了,暂不接访的信息属实,希望我能通过网站发布一下告诉全国村医这些情况,我当时表示同意,然后就叮嘱于之宽注意身体就回去了。第二天早上四五点钟人畜无害的时间里,大街上几乎还没几个行人,他们穿上白大衣举起条幅拍了几张照片,结果被卫健委保安发现并驱逐。按理说驱逐此事就结束了吧,手无弱缚鸡之力的老年村医能有什么破坏性?但事情发展并非如此,卫健委报了警。我看到他们拍的照时是老于打电话把我叫醒才看到的,老于说卫健委报了警并且还抓了几个老村医。连年的公卫截留克扣不管,发的正式乡村医生证书却不承认身份,养老问题不解决,基药目录里都是高于市场价离谱的高价药放任,这卫健委这些年对基层到底做了什么工作了?几个他们认为的老农民无非就是举个条幅拍个照却报警抓人,想到此我也是怒火难平,写了篇文章然后加上他们拍的照片发到了卫柏兴平台。文章发完后的当天中午接到北京网信办的电话,请求删除,大概在下午四点多左右我的情绪早已经平复,所以就把此文进行了删除。

但此事后第二天西城分局警察到了我的住处,以寻畔滋事罪名押我在西城看守所37天。他们说我煽动组织他们来上访,我说我一直力劝他们来上访,但我所说的他们也没采纳。一个领导模样的人说在部委门口举条幅说‘反贪污,反腐败’,你们怎么知道人家贪污人家腐败了?我说‘国家财政年年下拨的钱去哪了?药价年年虚高的高价药是谁招出来的,中间的巨额利润去哪了?……反腐败这可是最高领导一直多次公开强调的,说这些有什么不妥,有什么不能说的吗?身正不怕影子斜,卫健委此举死盯着要求抓人,此地无银三百两。

卫柏兴在此要求国家卫健委,各级卫健委“公开医改十多年来有关公卫,基药,一般诊疗费发放的明细,向会社会公布。”克扣截留的钱要返还给国库的,这是专款专用的钱,我估计至少也得有几百亿对不上账吧。

他们来京上访我不光没煽动并且有凭有据力阻他们,这一晃大法实施都两个多月过去了,为什么有关村医的待遇,养老细则还没出台?这可是主席令!!!连细则都没有如何实施?离签署38令八个多月了过去了,这期间卫健委的相关官员在干什么呢?

卫柏兴已经把自己的遭遇举报给了中央纪委和国家信访局,我的要求很明确“撤消冤枉我的刑事处罚并公开道歉恢复我的名誉”。我坚决相信国家相信党一定会还我清白!

附:据当事某村医儿子说,当时他爹被困西城区展览路派出所时,他打电话问情况,派出所同志电话回复说是卫健委不让放人,这个不让放人卫健委里说这个话的究竟是谁?此人难道不应该挖出来吗?村医是卫健委的兵,怎么就这么大的仇恨呢?81年24号不执行,2013年14号不执行……敢问国家卫健委,你们出台多少空头文件了?甚至连38号主席令都推到全国人大身上,全国人大制定大法时,你们做为主管卫生行业的最高权力部门,为何对村医养老和待遇连个细则都没有?你们下面卫生院的中医馆有几个能看病的?乡村医生为了待遇上访了一二十年,多次在你们部委门口静坐打条幅,多则时上百人,你们怎么不报警抓人,怎么不咬着不放?为何武汉疫情开始严重时你们专家组和医疗组了没有中医?当然我还要说说西城分局的某个警察,当时我说我把他们拍的条幅发出来是想让其它村医知道实情,不要来京上访,此位警察(展览路派出所)说‘来一个我抓一个’,他说这话时全程都有视频录像,他们好象叫这个录像工具叫‘尖兵’;还有一个所谓主管我事的警察,我找他几次都不在,后来找到他双方调门高了些,他说‘赵某某,你信不信我随时可以把你再弄进来(我们嗓门高点都不行,他随进可以把我再弄进去,这是什么法制社会,完全是西城分局的宝盒,公检法司,你公只点四分之一,相对国家和公安部你只是一个小小的分局,局长也不过是个副厅,一个派出所的警长哪来的底气?更何况西城分局所处管辖是北京什么位置,这什么素质?更何况冤枉我到现在没一声道歉,要是公安部有这样的人还得了吗)。’现如今警察都变得这么横了?身上的官衣谁给的?拿着纳税人的钱握着人民赋予神圣的权力却在面对人民时大棒乱舞?我在西城看守所时给中央巡视国家网信办的巡视组写了举报信,通过驻检提交的,但后来打电话说疫情驻检没上班,现在他们交没交给巡视组还不清楚。

卫柏兴知道村医要去北京集体上访,除了劝说,网站发文件通知各地卫健委(各地卫健委不会说不知道我的网站吧,一般文章不出两个小时,该谁知道谁就知道了),我还专门给山东,河北政府部门打了电话,5月8号上午,河北卫健委我打了三个电话都没人接。此次村医上访如果山东省河北省能及时重视卫柏兴的传达的信息,就不会有国家卫健委演了这出丑剧出现。卫柏兴平台从来不主张村医上访,村医辞职是因为活不下去,卫柏兴这个桥梁和纽带是真正的做好了自己,对国家是有功劳的,相反这件事如果说有原罪就是国家卫健委不作为,要说有罪就是山东省相关部门没有及时做好于之宽的工作。卫健委自己作的事与卫柏兴何干?与你西城分局何干?山东省要真是听进了卫柏兴提供的信息,此事何故会发生?从这个方面来说这是山东省的失职,退一万步讲,如果你西城区法院或者西城检察院要定罪或判刑的应该是山东省委书记,而非卫柏兴,相反如我十年如一日做公益应该大力宣专和奖励,如不此,何以服众?

目前卫柏兴正在努力做着中华医药传承和发展方面的调研和推动工作,我也希望有些部门的官员脚上有点泥,接接地气,只有这样才能当好主席的兵,才能制定出真正利国惠民的政策。在这一点上有多少官员真正如卫柏兴一样到下面到山里身流汗脚满泥呢?

我已经交待好后事,随时随地等西城分局和国家卫健委再次以“莫须有”罪名来抓我,我静等。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希望中纪委彻查国家卫健委,否则国将不国,至于西城分局,公安部的事不了解就不建议了。

348人评论了“静等马晓伟和北京西城分局“莫须有”再定卫柏兴之罪!”

  1. 山西呂梁老乡医胡应辉

    废除党的和国家81,24号文件精神,再次不规范贯彻落实主席令和促进法,是卫健委的严重工作行为,触碰党的工作纪律条例。如再不醒悟,要开除党籍和公职的,真是天理难容!

  2. 山西呂梁老乡医胡应辉

    看了近期同行的同志评论之后,我认为大家团结起来,用促进法这个法律武器,支持卫柏兴讨回乡医待遇,是唯一的选择,祝卫柏兴平台越办越好!

  3. 湖北省黄冈市老年乡医姜峰

    从上述文章实情,完全是权大于法。
    一个国家,应该是法大于权。
    只有法大于权国将兴隆而长盛!权凌驾于法律之上,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这将是执政护国的前堤。
    拿着人民的奉绿反过来欺负人民,不为人民办事,以权弄法,权势者恐难置身于人民群众之中吃亨人民的奉绿!卫健委,西城公安分局公然用权力对付一个手无搏鸡之力的老年乡医。这必将迎得人民的痛骂和痛恨!国家的政策你不执行让国文废止,这是你们你不作为乱作为还不让人民申张。真乃无法无天!……权大于法。

  4. 辽宁锦州黑山县张玉德

    卫柏兴,他是真正在为中国的医改作贡献!国家应该重视,百姓需要这样的卫柏兴,全国的乡村医生需要这样的卫柏兴,中国的医改需要这样干实事的卫柏兴!

  5. 山西呂梁老乡医胡应辉

    卫柏兴平台是贯彻党的政策好平台,是反腐败扫黑除恶的好平台,是十年医改论述人民健康的好平台,是关注落实促进法乡医待遇的好平台。北京西城公安部门关闭卫柏兴,这样的英雄为什么要关闭37天,无理由快给卫柏兴恢复荣誉。否则,你们公安部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6. 国家卫健委必须得给乡村医生一个说法,卫柏兴是正义的,也只有卫柏兴才敢如实反映基层存在的种种问题,打压迫害,莫须有的罪名,谁办冤假错案谁负责,全国乡村医生永远和卫柏兴在一起!

  7. 其实,卫健委还不够狠,在猪肉短缺的今天,可以把赤脚杀了,也能缓解猪肉紧张,也应证了赤脚的奋献精神。

  8. 医疗界的腐败,祸国殃民,陈竺先生,马晓伟先生。面对那些因为疾病而返贫,甚至丢了性命的人,你们难道就没有想法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