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村医生活无依无靠寻求社会援助

一、新中国成立以来,农民的疾苦健康问题和农村卫生工作,牵动着党和国家几代领导人的心,始终高度关注,千方百计想方设法着力解决农村缺医少药、看病难就医贵、缩小城乡村医公共卫生差别等。从六七十年代起,党和人民政府号召全国各地,以县为区域,由县级政府主导筹备,选拨回乡优秀知青,长期由县组织进行培训考试,组建一支农村乡村医生队伍,并报省卫生厅备案,一路走来至今已半个多世纪。


二、时过境迁,随着社会经济发展文明进步,农村经济分配格局发生了改变,生活模式疾病谱不断演化,人们的医疗需求亦各不相同,农村卫生体制亦来回演变,从集体到市场后有回归公立一路变革,三级卫生网底老年乡村医生只能每次密切配合政府,合分分合,个人财产被充公,没有自主话语权,每次建议诉求不能被采纳。全国从最初的卫生员到赤脚医生,又从乡村医生到农村全科医生,理论不断提升,技术要求不断提高,这支队伍从最初约500万人经历择优筛选,考试考核优进劣汰,全国最终只剩下一百几十万人。


三、这支乡村医生队伍,几十年来热爱祖国跟党走,执行国家政策,为人民服务,自始至终矢志不渝,坚守崗位,忠于职守,扎根农村一辈子,为农村疾病防控和医疗保健卫生公益事业奉献一生,为农村男女老幼几代人的身心健康保驾护航作出了重要贡献,所取成绩得到党和人民政府及百姓的肯定,亦被世卫组织高度赞誉。


四、乡村医生与乡村敎师同期诞生,本是一胞双胎同根生,都是农村发展的需要,国家的分工安排,救死扶伤教书育人,共同为农村公益事业服务工作作贡献。两者如论工时付出、知识更新、劳动强度、风险担责无法相提并论,乡村医生年36o天日夜兼程食宿不定风险相伴家人共担,乡村教师年有百余日礼拜假期营副业收入可与家人共享。论今天身份地位、福利待遇、养老保障更是无法比喻,乡村医生今天还在奔波呼吁生活求生存,乡村教师早就富余论旅游养生。这种社会行业差别何时才能休止, 这样双重标准何时能了结。


五、这批老年乡村医生队伍,是广大农村农业农民长期的需要,是党和人民政府号召组建成立,服务于农村卫生事业四五十载一直延续至今,在80年代初就被国家1981年24号文件确认是农村中的知识分子,脑力劳动者,卫生技术人员,具备中专水平,其待遇应高于或同于民办乡村教师水平,直至今天还是无影无踪。


六、当年声誉世界的中国乡村医生,六七十年代就参加工作,把最美好的人生全部奉献给了农村卫生公益事业,今天都老了,干不动了,政府不要了,各级卫生领导机构对老年乡村医生的生死,亦不理不管了。这批乡村医生现在都已是近过古稀耄耋之年,岁月无情人亦然,病的病丶残的残、死的死、得不到劳动法保护,长期受歧视被边缘化,生存极度甚忧,逐渐任其消亡。在今天美好富裕丰富多彩社会的大家庭里,同类行业中,唯独这批老年乡村医生,没有得到国家几十年来经济发展红利,至今还游离于社会福利待遇养老保障之外,遭受不公正待遇,生活生命不保,身居水深火热之中,从艰辛中来又回到苦难中去,过去为工作流汗流血,现在老无保障寒心流泪。


七、由于1981年国务院24号关於乡村医生的文件被封存搁置35年没有落实,不能与时俱进被延误,老年村医为讨生活,曾为此文件七老八十老泪纵横双膝跪地亦不执行。而2015年13号文件与81年24号文件本意向背本末倒置,老年乡村医生2015年前的几十年工作医龄合法应得权益被抹杀,所艰辛付出的劳动价值完全给剝夺,被拒在社会福利待遇企业职工养老保障门外。此后无论历届人大代表对乡村医生待遇养老保障问题的多次提议,还是国家领人强调新官要理旧帐,国家没有空头文件等等,都撼动不了卫健委、人力社会保障部、财政部领导们的心,对2019年12月28号<卫生法>主席签署38号令,各地在观望等待没有动静。老年乡村医生十余年来向相关部门诉求,如石沉大海杳无音信,对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年乡村医生处处草木偕兵,多次遭到拦截软禁,有的被致残。卫柏兴只代村医讨薪是为了稳定基层卫生正常工作,这样的公益人士还受无辜牵连被关压长达37天,老年乡村医呼天无应叹地不灵,真的已是走头无路,无奈之极。为此,老年乡村医生只好共同向社会各界人士、大小媒体、网络平台、电台报社、党政机关发声呼救,寻求政策法理人道援助支持,恳请社会各界关心这一弱势群体老年生存问题。

老年乡村医生向社会发出求助信
以省为单位自愿担责报名签字:
1.河北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2.湖北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3.四川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4.贵州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5.內蒙古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6.山西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7.福建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8.河南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9.辽宁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0.湖南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1.江苏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2.山东村医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3.黑龙江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4.浙江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5.吉林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6.江西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7.安徽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8.广西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19.陕西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20.广东省全体老年乡村医生

执笔:廖相开 2020年7月20号

384人评论了“老年村医生活无依无靠寻求社会援助”

  1. 辽宁锦州黑山老村医孙素华

    回溯六七十年代,是否记得农村有这样一支队伍乡村医生(赤脚医生)亦称村医,80年代初被国家确认是知识分子,脑力劳动者,技术人员,一生听从党之召唤,国家之安排,人民之需要,受命扎根农村,为占全国85%农村人口健康保驾护航,一生艰辛风险相伴,食不定时,寝无准点,白天黑夜,时跨半个多世纪,饱尽风霜,服务过几代人,从青丝到白发历时四五十载从未间息,对社会所产生的效益,其成绩贡献有目共睹,并得到党和国家人民百姓的肯定,世卫组织赞誉。
    村医始终如一,没有忘记党的教诲与恩情,一生立志当好农民身边健康守门人。可是岁月不饶人,是人都会又老的一天,老了身衰体弱多病,心有余而力不足,亦失去了当年的风采。心想生在当今国强民富经济发达年代里,这批村医都将步入耄耋老死之年,总以为亦能与其他行业老人一样,能按医龄短长,贡献大小,付出价值和法律法规角度来评估而获得,老有所医,老有所养,老有所乐,颐享天年。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至今不旦没给合理的医养,公正的合理保障,得不到国家劳动法的保护,被当地政府无条件强行辞退,导致大多数省份老村医毫无经济来源,好的结果是部分省市紧紧靠当地政府那一点点生活补助来维持生活还不能顺时到位。全国几十万村医生活生命难保,这一群体性民生问题存在多年得不到合理解决,近十余年来向地方相关部门诉求无果,甚至遭遇无理打压,倍感人生无助和凄凉,每当听到同期参加工作的乡村教师同龄人,问村医退休工资有多少时,我们不敢启齿,只是暗自落泪。
    幸在二0一九年冬全国人大通过立法,承认村医是医技人员,愿此法能为老村医带耒春天,村医的医养合法权益得到保障,迫切期待能由中央高层统一出台政策细则,推进地方政府按法抓紧落实到位,让这批双眼望穿的暮年村医感受到党和人民政府的温暖,分享到国家经济发展红利,安度晚年,不枉这批村医此生来到人间走一回。

  2. 辽宁锦州黑山老村医李德才

    回溯六七十年代,是否记得农村有这样一支队伍乡村医生(赤脚医生)亦称村医,80年代初被国家确认是知识分子,脑力劳动者,技术人员,一生听从党之召唤,国家之安排,人民之需要,受命扎根农村,为占全国85%农村人口健康保驾护航,一生艰辛风险相伴,食不定时,寝无准点,白天黑夜,时跨半个多世纪,饱尽风霜,服务过几代人,从青丝到白发历时四五十载从未间息,对社会所产生的效益,其成绩贡献有目共睹,并得到党和国家人民百姓的肯定,世卫组织赞誉。
    村医始终如一,没有忘记党的教诲与恩情,一生立志当好农民身边健康守门人。可是岁月不饶人,是人都会又老的一天,老了身衰体弱多病,心有余而力不足,亦失去了当年的风采。心想生在当今国强民富经济发达年代里,这批村医都将步入耄耋老死之年,总以为亦能与其他行业老人一样,能按医龄短长,贡献大小,付出价值和法律法规角度来评估而获得,老有所医,老有所养,老有所乐,颐享天年。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至今不旦没给合理的医养,公正的合理保障,得不到国家劳动法的保护,被当地政府无条件强行辞退,导致大多数省份老村医毫无经济来源,好的结果是部分省市紧紧靠当地政府那一点点生活补助来维持生活还不能顺时到位。全国几十万村医生活生命难保,这一群体性民生问题存在多年得不到合理解决,近十余年来向地方相关部门诉求无果,甚至遭遇无理打压,倍感人生无助和凄凉,每当听到同期参加工作的乡村教师同龄人,问村医退休工资有多少时,我们不敢启齿,只是暗自落泪。
    幸在二0一九年冬全国人大通过立法,承认村医是医技人员,愿此法能为老村医带耒春天,村医的医养合法权益得到保障,迫切期待能由中央高层统一出台政策细则,推进地方政府按法抓紧落实到位,让这批双眼望穿的暮年村医感受到党和人民政府的温暖,分享到国家经济发展红利,安度晚年,不枉这批村医此生来到人间走一回。

  3. 辽宁锦州黑山老村医郝素珍

    回溯六七十年代,是否记得农村有这样一支队伍乡村医生(赤脚医生)亦称村医,80年代初被国家确认是知识分子,脑力劳动者,技术人员,一生听从党之召唤,国家之安排,人民之需要,受命扎根农村,为占全国85%农村人口健康保驾护航,一生艰辛风险相伴,食不定时,寝无准点,白天黑夜,时跨半个多世纪,饱尽风霜,服务过几代人,从青丝到白发历时四五十载从未间息,对社会所产生的效益,其成绩贡献有目共睹,并得到党和国家人民百姓的肯定,世卫组织赞誉。
    村医始终如一,没有忘记党的教诲与恩情,一生立志当好农民身边健康守门人。可是岁月不饶人,是人都会又老的一天,老了身衰体弱多病,心有余而力不足,亦失去了当年的风采。心想生在当今国强民富经济发达年代里,这批村医都将步入耄耋老死之年,总以为亦能与其他行业老人一样,能按医龄短长,贡献大小,付出价值和法律法规角度来评估而获得,老有所医,老有所养,老有所乐,颐享天年。可是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至今不旦没给合理的医养,公正的合理保障,得不到国家劳动法的保护,被当地政府无条件强行辞退,导致大多数省份老村医毫无经济来源,好的结果是部分省市紧紧靠当地政府那一点点生活补助来维持生活还不能顺时到位。全国几十万村医生活生命难保,这一群体性民生问题存在多年得不到合理解决,近十余年来向地方相关部门诉求无果,甚至遭遇无理打压,倍感人生无助和凄凉,每当听到同期参加工作的乡村教师同龄人,问村医退休工资有多少时,我们不敢启齿,只是暗自落泪。
    幸在二0一九年冬全国人大通过立法,承认村医是医技人员,愿此法能为老村医带耒春天,村医的医养合法权益得到保障,迫切期待能由中央高层统一出台政策细则,推进地方政府按法抓紧落实到位,让这批双眼望穿的暮年村医感受到党和人民政府的温暖,分享到国家经济发展红利,安度晚年,不枉这批村医此生来到人间走一回。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