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村医给村民看病被车撞,牛局长说和卫健局没有关系!!!

情况说明

交通事故现场经过
事故发生时间: 2019年10月25日16时37分许
事故发生地点:山西省吕梁市岚县社科乡葛铺村口
事故发生经过: 2019年10月25日16时37分许,本人(姓名:李润英,女,53岁,身份证号:142329196604020547, 联系电话: 15935168054,工作单位: 山西省吕梁市岚县社科乡葛铺卫生室;家庭住址:山西省吕梁市岚县社科乡火泉沟村。)
本人2019年10月25日下午三点左右去给葛铺村居民陈某某患者输完液在返回卫生室的路上,当走到葛铺村卫生所的公路旁,准备左拐过马路时,被车牌为晋JLU703的小轿车碰撞,致本人当时昏迷不醒。据知情人士透露,车主及路人把本人抬上车,并送去岚县人民医院救治。因当时县医院医疗条件有限,且本人一直昏迷不醒,为安全起见遂家人决定去省级医院救治,此后由岚县人民医院派送救护车及医生送往白求恩医院,经该院三天三夜的抢救,本人终于苏醒,但只是意识恢复,对当时发生事故经过全部散失,且当时全身插满管子,全身疼痛无法翻身,并有3名家属(配偶、儿子、女儿)24小时陪护。住院期间诊断为双肺挫伤、骨盆多处骨折、腰5椎体横突骨折、头皮血肿、胸腔积液、盆腔血肿等。(还有其他什么诊断,你加上)
在住院期间本人承受病痛、医疗费用、精神等的多重压力。且住院医疗费费用117442.13元,车主只提供了一万元作为抢救治疗,其余十几万的医疗费用全都是从亲戚、朋友借款及高利贷筹备而来。在医院治疗40天后,因无力继续承担医疗费,故不得不向医院申请出院回家进行居家保守治疗。现本人及家人已经欠下了重重债务。此后还有后期的康复及营养治疗将会开支出更加昂贵的医药费用,已再无法向亲戚借出。自己深感痛心,身为一名乡村医生,曾经救死扶伤,但唯独没有办法救助自己,家里现在还有正在上大学的女儿,上有两位年迈的老人,且配偶也为残疾人,让一个本不富裕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因此,本人特向县卫健局和县医疗集团提出工伤补助申请,望贵单位予以支持救助!本人及全家老小对贵单位的帮助将感激不尽!

 葛铺村医:李润英
2020年03月31日

岚县卫生健康和体育局会议纪要

2020年第3次   2020年4月8日   签发人:牛全生

关于村医李润英上访一事的会议纪要

时间:2020年4月8日上午

地点:局长办公室

主持:牛全生

参会人员:

李润英(葛铺村医)

兰桃珍(李润英丈夫)

牛全生(岚县卫生健康和体育局局长)

郭利民(岚县卫生健康和体育局主任科员)

李继卿(岚县卫生健康和体育局基妇股股长、办公室副主任)

温志伟(社科乡卫生院院长,电话连线参会)

刘有珍(岚县交通局职工、临时在卫体局局长办公室办事,自愿参与社会见证)

王玉明(山西蔚汾律师事务所律师,卫体局法律顾问)

议题:李润英工伤赔偿

发言情况:

牛全生局长介绍:参会人员情况。

当事人:李润英陈述本人诉求。(具体情况详见附件)

律师意见:李润英向卫体局提出工伤补助申请没有法律依据,村卫生室属于村委会管理,使用。卫体局只对其进行监督检查。与李润英即不存在劳动关系也不存在雇佣关系,所以卫体局对此事不承担赔偿责任,建议李润英通过申请劳动仲裁或起诉等法律途径解决。

当事人与卫体局法人代表相互提问与答复。

关于为谁服务的问题

当事人提出:“我是受卫生局雇佣,你们局长、院长安排我服务,我给你们服务,我出了事就得你们负责”。

卫体局牛全生答复:“村医的服务对象是本村村民,村医与村委在法律上形成了劳动服务关系,医疗集团对村医是业务指导关系,卫体局是监督检查关系。国家对村医的报酬政策实行岗位补贴制度,在岗领取服务费,退养按年龄、服务年限等条件领取退养补助。养老有国家给缴纳360元/年养老金,60岁以后享受养老待遇。”

关于薪酬问题

当事人提出:“我领取的800元工资那谁给我发的,温志伟院长说是县卫生局发的。”

卫体局牛全生答复:“关于400元公共卫生服务费是从国家公卫经费中提取出来的村医服务补贴,按月发放。关于400元岗位津贴,是在脱贫攻坚期间,吕梁市政府要求对村医提高待遇,安排市县两级财政每月各发放200元岗位津贴,随着脱贫结束,此项津贴也可能取消。”

关于补偿问题

当事人提出:“关于温志伟讲假如给一些补偿,得上级批准,也就是说需卫生局长说话,下面的人才能执行”的问题。

卫体局局长当场连线温院长后,牛全生说:“这个补偿请求现在就给所有参会人员说清楚,我局及医疗集团并乡卫生院没有相应的补偿名称、补偿项目、补偿经费可支付类似交通事故案件相应的个人赔偿。”

局郭利民、李继卿二同志也分别就此事表达了观点,表示我们作为行政单位没有法律和政策依据可对你进行赔偿,对此事没有法律意义上的责任。

社会见证人刘有珍说,今天这个会开得及时、开得好,你有什么疑问可和社会上懂法律的人沟通,人家给予的答复比较中肯。

王玉明律师表示:你们可到山西蔚汾律师事务所(滨河AB区中)咨询,我所免费。

牛全生局长作总结:根据参会人员发表的意见,我代表岚县卫生健康和体育局发表如下意见:李润英向卫体局提出工伤补助申请没有法律和政策依据,卫体局与李润英即不存在劳动关系也不存在雇佣关系,所以卫体局对此事不承担任何赔偿责任,建议李润英通过申请劳动仲裁或起诉等法律途径解决。

牛全生局长:你有什么疑问,可给我打电话,我的电话是18603587899.

附件:李润英提交的《情况说明》

卫柏兴评:“全天下都没有卫健委这么不要脸的单位,既然是购买服务不承认相互间的劳动关系,那么买卖之间是自由公平交易,村医可选择买或不买。没有劳动关系,村医在诊疗活动方面是自由的、自负盈亏,靠技术吃饭,可以选择不从当地政府平台购进高价基药,可以选择不做公卫,如果用文件强制村医执行相关政策,那就是发生了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必须要按劳动法执行。至于此村医的伤残鉴定,还需要下个月出结果。”

166人评论了“山西村医给村民看病被车撞,牛局长说和卫健局没有关系!!!”

  1. 这个牛局长你们的良心恐怕让狗吃了。连自己的人都不认,以拐锅方式推御责任。当官不为民做主,不如回家卖红。

  2. 山西省全体乡村医生。

    在六七十年代赤脚医生为农村撑起了健康保健蓝天,其收入靠高于农民的工分计酬,另加利润收益,各级卫健委声称是赤脚医生的娘家人。
    医药市场后乡村医生自食其力,有技术的个人开个诊所也算可以,但农村普遍缺医无药,农村看病难看病贵呼声日益高涨。
    新千年初国家为了缓解农村看病难看病贵,村村建立卫生室,并将原来的赤脚医生整合到村卫生室,给少许补助,说是公共卫生国家花钱购买,但是这种购买不公开,不到位,一个县公共卫生经费每年能节余二三十万之多!并用繁重的无用的公共卫生随访档案挤兑乡村医生的诊疗业务,还用基药匡死乡村医生的收入!乡村医生的身份认定是农村卫技人才,但无工资,无养老,无劳动保障,无意外伤害保险,这是什么法度?乡村医生既得不到社会主义的按劳分配,也得不到市场经济下的劳动合同法的保障!怎么各级卫体委又变成了白眼狼了???

  3. 辽宁省大连市普兰店市村医于风岩

    肯求中央巡查组严查卫生系统贪污腐败,给农村卫生安全网一个好的健全,给乡村医生一个完好的健全机制,解决老年乡村医生的养老问题。

  4. 牛全生,是混进共产党内的败类,不懂法律的法盲,国家2020.6`1日开始执行的新法律规,还是依法取德执业医师证,执业助理医师证,乡村医生证,护士证,都是国家医疗卫生人员,享受同等待遇,牛瓜娃子为啥以权压法迫害打击李医生,还说李医生,以卫健局没有任和关系,如果乡村医生以卫健局,没关系那么乡村医生进入村卫生室就不需用审批,没有关系卫健局就没有权力安排工作,捡查工作,更没权力干设乡村医生执业从医活动,乡村医生是自由执业的话,就可以随便在任和地方从业行医,那么国家一个政策,一个法律,乡村医生也是国家医疗卫生人员要打击迫害李医生,,那么所为的牛局长,在下乡的路上被车撞死了,以卫健局,有没有关系,如没有关系你的家人,就没权找卫健局,。

  5. 这就是乡村医生没有地位的具体体现,如果这样继续下去,乡村医生这个群体消失的就快了,慢慢的都转行了,其实公共卫生服务,就是一个劳民伤财,鼓励造假的工程,名字起的贺亮,没有起到一点真实的作用。

  6. 山东村医马振臣

    我们到超市买食品,食后有不适,卖主当承担责任,乡医受卫健委卫生院使用。在行医路上受伤害,卫健委理当给于相应的赔偿,不管不问天理不容。

  7. 购买服务,不知是谁想出来的,全不把乡村医生当人看,既然是买,乡村医生就把公卫卖给你们,也构成了事实劳动关系,举国上下,那个职业做事都能形成事实劳动关系,唯独乡村医生是另类,说句不忠听的话–农民工都不如!

  8. 祖传中医阮达云

    卫健系统,已成为掏空国库的操手,已成为官僚主义的代名词,已成为西医利益集团打压村医、民间中医的鹰犬。留你何用?牛局长,你真姓牛,没错——姓牛,你忘了德不配位之人,最终结局——船翻人亡。

  9. 全国村医要求孝医生,向北京律师事务所,申请,请求事务所律师,协助从新开庭,对李医案公正审理,请全国村医支持!

  10. 牛全生,是混进共产党的败类,是黑恶事力的帮凶,是混进医疗卫生队伍中的腐败贪官,蛀虫没有人性,伤进天良的人渣!不是人所生,牛全生是长白山张洪水被水冲出来的野物,牛全生这野物,只有野性,没有人性,牛全生,你的好运急将到来,儿死,妻断气,纪委杷你送到法院里,全国80万乡村医生请求国家纪委,对该县国家10年下拨的公卫补助款切底请理,乡村医生拿到手的是多少,牛全生贪污克扣多少给一个公开透明的结果,共产党英明伟大就星清清白白,全心全意为全中国人民服务,会杷牛全生,这样无人性的贪官败类,早日清出混进医疗卫生队伍,

  11. 湖南村医,5月15日

    昨天一病人胃疼来诊,说他前段时间在建房工地做小工,每天14O元工资,做拆架木不慎被吊下的砖块打到颈部,当时晕倒送院治疗二十多天未痊愈出院,住院治疗费陪护费花去一万多老板出。事的又补了后期调养复查费,误工费四月照计合计补了二万叁仟元之多。乡村医生们我们算什么呢,捁工卫服务致伤残住院没一个单位菅你,做事级级压,卫健委的如个体老板有气派!卫健委牛局长是混蛋东西!

    1. 我觉得骂这个骂那个都没用!这是国家遗留下的问题!要从国家层面出台政策来维护乡村医生的合法权益!这个卫健局的局长说的对,是没有这样的政策,他也无助!我希望通过这件事应该向国家决策层能知道乡村医生的难,来解决问题!

  12. 四川西充朱青发

    乡村医生的服务是购买的,这是人说的话吗?老板是谁?谁付钱谁就是老大,这个没错吧!工地上打小工如果发生了工伤,该谁负责?必定是老板!为什么是包工头呢?老板他没与小工签劳动合同,为什么要负责呢?一个国家行政部门居然没有一个私人老板有担当,根源何在??还不忘心,一心为民,聊斋!聊斋!!!

  13. 民间中医杨启添

    黑心狗官卫体委牛B局长,政策法规他不是不懂,下达任务,宣传政策,功劳政绩是这帮狗官的,乡村医生发生事故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不把乡村医生当人看,当村医难啊

  14. 什么事道呀,给工健系统做公卫的还不如他们家的仆人,看来学了西方医学,连资本主义那套管理制度也用上了,还是社会主义吗?

  15. 乡村医生定性不明,卫健局流氓成性。呼吁国家明确乡村医生身份。国家解决乡村医生的养老等等实际问题应该不差钱。可是钱没花在该花的地方,滋生了卫健委,局,卫生院的腐败。

  16. 湖南村医王金良

    可狠的卫健局和卫生院,布置任务要乡村医生不折不扣的完成,去了事就不管了,这些黑良心的狗官不按《劳动法》办事,中国的朗朗乾坤要栽在这些腐败份子手里,淡何公平、公正依法办事?找律师控告牛B的牛局长,这是工伤,要赔偿!

    1. 准备改行的村医

      村医太老实!太听话!不团结!快彻底崩盘算了!干啥挣不了个钱?非要守着一颗歪脖树吊死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