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求习主席严查卫健系统贪官、为来凤县和全国村医作主,我们不再为贪官复工

直击医疗系统贪腐的温床 点击进入 降药价网

817人评论了“请求习主席严查卫健系统贪官、为来凤县和全国村医作主,我们不再为贪官复工”

  1. 村医,一个特定体制下的屈辱而又尴尬的群体…

    在中国,有这样一个群体,他们叫“乡村医生”,他们是中国卫生史上,乃至世界卫生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特殊产物,即没有纳入国家编制,半农半医的非正式医生。

    经历了几十年的洗礼,乡村医生的队伍从人数最多的500多万减少到现在的不到一百万,他们当中有年过花甲的赤脚医生,有取得中专学历的乡村医生,也有经历正规医学院校培养出来的执业医生。

    只可惜,他们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永远找不到一双体面的皮鞋!永远光着脚走路!

    公卫服务对村医来说真的合理吗?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从响应国家号召,从倍受世界瞩目,到现在无人问津,最后成为了一个永远没有发言权的弱势群体。

    这种距大的落差,使一直坚持工作在农村一线的乡村医生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巨大压力中,随着医疗改革的步伐不断深入,沉重的公共卫生项目就像几座大山压得村医喘不过气来。

    这不禁让我们产生怀疑,为什么乡村医生做起公卫如此痛苦!这些项目科学吗?合理吗?一百四十多万的乡村医生承接着几亿农民公卫重任,这些不受国家承认的医生能胜任这项艰巨的任务吗?

    看看全国上下的卫生院,有哪一间卫生院不是人才告急!人员紧缺!看看全国上下的卫生站,有哪一间卫生站不是唉声怨道!叫苦连天!

    何人能倾听村医的痛苦

    乡村医生的痛苦心声没有人来倾听,没有人来为他们排忧解难?

    你们有想过吗?他们三百六十五天全天候工作,每天拖着疲惫身躯,正想躺下休息时电话又响了。那无数个寒冷的夜晚,只有村医一人在发光发热,病了,累了还是要坚持随叫随到,保持二十四小时值班!

    你们在冬暖夏凉的办公室里想出了公共卫生服务项目,理论上的设计完美无缺,而实际上的工作却举步维艰!领导们站着说话不腰疼,村医却泰山压顶弯了腰!

    你们没有体验到乡村医生的痛与苦、艰与辛,你们不承认乡村医生是正式医生,为什么又第一时间赶着村医做公卫!

    难道村医在国家的心目中如此重要,没有他们干公卫,国家的医改就寸步难行吗?他们与乡村教师与兽医对比孰轻孰重?

    村医真的累了

    乡村医生为纳入慢性病管理的人每个季度做一次随访,电话随访没有多大意义,量不到血压,称不到体重,所填写的有可能是造假。

    上门随访又不一定找到人,在路上碰见他请他来卫生站他也未必来,这种情况又如何保证每年四个季度随访的真实性!

    如此被动局面怎样才能破解,这种新型的医患信任关系靠什么去建立,靠什么去维护,行政命令可以层层施压,村医与村民的关系不可能强行硬来,在政府宣传不到位,卫生站自身建设短板的情况下,有几个村民会愿意把身体交给乡村医生!

    村医热脸帖在冷屁股上,磨灭了工作热情,消耗了有限的精力,这些上级领导有没有设身处地的为村医考虑过?

    村医真的累了!

    村医也没有感觉到公卫工作给他们增加实实在在的收入,反而每天提心掉胆的工作,面对卫生院领导的施压,还要应付调查小组随时的空降,这种工作没有快乐而言,反而在加速村医的灭亡,谁愿意每天生活在巨大的压力和恐惧中!

    村医真的累了!

    挨家挨户发体检通知单,体检完了又要送体检报告,有时被村民家的狗拦着,真害怕它随时会扑过来!

    村医真的累了!

    这种累不仅是身体上的累,还有心窝上的累,面对国家的好政策下放到基层,村医想用心去做,但总觉得这种工作不仅量大,还难以完成!卫生院为了完成指标不断给我们施压,谁敢保证村医在高压下不会出乱子。

    村医真的累了!

    我们的医改是否要一停下来看看,问问,我们为什么要做这个改革?你们真的下到基层了解中国农村的现状,听听村医的心声了吗?

    每次到卫生院开会,院领导总是用国家,用卫计委,用调查小组来吓唬村医,如果做不好公卫要扣钱,还要取消执业许可证!都什么年代了,还在用这种陈旧的方式来对付善良的村医!

    我想全国上下的卫生院都会出现同样的状况,为了完成任务不断向村医施压,把做公卫工作当作是一种指标一种任务!

    这种独特的工作方式,为了完成工作他们想尽一切办法,一层压一层,但这种超负荷的工作给国家带来的结果是表面风光,里面龌龊!

    做为一名医生,我们的任务是尽自己的能力把工作做好,改革的成功需要具备各种各样的条件,需要收集到最真实的信息反馈,及时做出调整,而不是弄虚做假,欺骗国家!

    医生最重要的事情是对病人负责!

    村医累了!他们没有你们想象得如此强大、超前和伟大,他们也像普通人一样会生老病死,会关注自己的未来,会希望自己的付出得到相应的回报,会在寒冷的冬天钻进被窝里取暖!会仰望天空,感叹社会的冷暖!

  2. 湖南长沙杨惠芝

    医疗腐败是,是祸国殃民的毒瘤,十年医改,国家投入资金越来越多,老百姓看病越来越贵,医保缴费越来越高,村医没有养老,公卫经费,各项补助遭严重克扣克扣,老村医,在岗村医年年上访,哭诉无门,全国村医坚决支持来凤县村医维权!

  3. 地球上的人死绝了,我都不会选择当村医,因为农户养条老母猪死了还有1000元国家补助,而我们村医老了,老无所依,老无所依养真是可悲可怜?

  4. 我们村医读了那么多年医学书,考了乡村医生证又考执助,考了执助又考执业医师证,到头来无用武(治病救人)之地,整天忙着只要初中毕业稍懂点电脑培训几天人人都可做的没有多少技术含量的公卫工作,公卫任务四六开我们是做着百分之八十左右的工作却拿着百分之三十不到的公卫补助,还不管你的因公卫工作负伤或致病致死的保障,这是什么世道啊?凭什么县卫健局拿着国家拨下来的钱请我们村医为百姓服务因公负伤或致死不能获得赔偿呢?凭什么请了我们几十年而不给我们老村医买养老保险呢?
    我们这个被国家称为三级基层卫生网底的村医正在面临被逐步消灭的风险:
    一、村民小病都到乡镇医院住院去了(住院一星期,医院收费3千多,农合报销近3千,村民只出300-600元,若放在医改前,村医只需几十到百多元就能治好)
    二、农合门诊每人每年补偿30-40元的医疗费用主要放在医院和药房药超市里了!
    三、今年开始慢病门诊费用(即高血压患者每人每年补贴360元,糖尿病患者每人每年补贴600元的政策)也放在了乡镇卫生院!县卫健局要求我们给慢病患者一年至少随访4次、面访至少2次,请问慢病门诊补偿药费都不能在村卫生室报销,又有哪个慢病患者会到你卫生室查血压、查血糖、面访?
    试问这样的政策有村医的活路吗?学了多年的医难道就是主要要我们村医当档案管理员吗?国家政策要村民小病不出村,方便群众就近医疗,强基层、保网底又体现在哪里?

  5. 来凤县刑祖训公开和习主席唱对台戏丶不把中国老百姓的利益放在心上,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刑祖训不配当国家和人民信任的官,纯属一个黑社会带头大哥,踩在人民的头上,专干损人利已的事,望国家早日将刑祖训这个腐败官员纯之以法。

  6. 好个来凤县一把手刑祖训,不务实切实解决村医反映的问题,这么多年对村医们克扣村医们实在已经活不下去了才集体关门停业维权,难道你还没看到事态的严重性,反而联合多部门爪牙对村医们实施豪无人性豪无人道的打压,奉劝来凤县一把手不要再继续往绝路上走丶不要再继续往死路上走,中纪委迟早一天会把你送进去的。

  7. 好个来凤县一把手,不务实切实解决村医反映的问题,这么多年对村医们克扣村医们实在已经活不下去了才集体关门停业维权,难道你还没看到事态的严重性,反而联合多部门爪牙对村医们实施豪无人性豪无人道的打压,奉劝来凤县一把手不要再继续往绝路上走丶不要再继续往死路上走,中纪委迟早一天会把你送进去的。

  8. 真的应该好好查查医疗系统,有些事,省级或者国家有人来早就知道了!想说一下基层实事都没机会!苦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