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西药到中药,看钟南山疫情中的翻云覆雨

这两天医疗行业最受关注的话题是有关以岭药业连花清瘟胶囊和红日药业的血必净注射液

连花清瘟与血必净先后获批可用于新型冠状肺炎治疗,两家企业的股票同时也成为股民关注的焦点:

推荐这两款药进入国家版抗冠方案都是同一个人-钟南山院士。

在腾讯新闻介绍以岭药业董事长吴以岭一文中提到:“2004年5连花清瘟胶囊上市后,广州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等科研机构研究证实,连花清瘟对甲型H1N1、乙型流感病毒、冠状病毒等均具有抑制作用。2020年3月25日,在中欧抗疫交流会上,钟南山院士特别介绍了连花清瘟治疗新冠肺炎的有效性。他表示,284名病人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的康复率达到了91.5%。(钟院士这个数据哪来的?没见官方宣布过的一家之言吧?钟院士激素、抗生素治疗方案有效率是多少?到现在也没公布呢?哪怕一家之言也可以)

目前国内15元一盒的连花清瘟在海外平均售价超过70元,单价涨至近5倍。”文中还提及“这并不是连花清瘟胶囊第一次成为焦点。不久前,钟南山团队经研究认为,连花清瘟胶囊在体外试验中显示出抗新冠病毒的作用,也曾引发大量关注。”

卫柏兴平台的文章也曾报道内容显示“2月1日,河北以岭医院和武汉大学人民医院注册了两个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随机、对照临床试验,钟南山、张伯礼、李兰娟等抗击新型肺炎最权威的专家担任研究负责人。研究目的,一是评价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临床疗效,二是评价连花清瘟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安全性。研究实施时间,为2020年1月1日至2020年12月31日。”

2019年9月3日,“血必净注射液治疗重症社区获得性肺炎疗效的随机对照临床试验专家评价会议会”分别在广州和天津召开。钟南山院士在致辞中指出,血必净的临床研究成果在重症医学顶级杂志CCM发表非常不容易。血必净由五味中药组成,其中的化学成分多达上百种,这样的复方中药制剂能够得到国际认可实属不易,应该是目前第一个复杂成分注射剂治疗严重感染性疾病的研究成果发表在国际权威期刊上,意义重大。未来在中医、西医、中西医结合领域均会产生重大影响。

在宣布新冠肺炎人传人后,2020年1月21日,由力主中西医结合治疗的防控新型肺炎国家高级别专家组组长钟南山院士提议,成立由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宋元林教授、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重症医学科邱海波教授、北京协和医院MICU杜斌教授、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黎毅敏教授、刘晓青教授等呼吸与重症医学权威专家组成的专家组,遴选对新型肺炎可能有效的已上市药物。

专家组经过论证,决定紧急立项,由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广州呼吸健康研究院为研究负责单位,钟南山院士亲自担任研究负责人,作为“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潜在药物疗效的前瞻性队列研究”的系列研究项目之一,立即启动“血必净注射液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疗效的临床研究”。

1月22日,研究团队在接到课题紧急立项的任务后,在血必净注射液既往扎实的循证医学研究基础和完备的医学资料储备的前提下,昼夜奋战30个小时,完成了研究方案、知情同意书、病例观察表、研究者手册和伦理答辩资料等文件的准备工作。

1月23日,课题组向组长单位——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紧急会议提交了研究资料。

1月24日获得课题组长单位的伦理批准。随后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完成了研究注册(注册号:ChiCTR2000029381)。

1月25日,紧急立项!钟南山院士连夜主持!血必净治疗新型肺炎临床研究启动!

1月27日,国家卫健委和中医药管理局发布了《新型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要求在医疗救治中积极发挥中医药作用,加强中西医结合,促进医疗救治取得良好效果。

经过中西医权威专家的论证,血必净注射液在西医方案中被推荐治疗重型和危重型病例;同时在中医方案中被推荐治疗“疫毒闭肺”和“内闭外脱”两个证候,成为新型肺炎定点收治医院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型肺炎的常规用药,定点医院开始使用血必净救治新型肺炎重型和危重型患者,为开展血必净的临床研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1月31日全国近60家新型肺炎定点收治医院报名加入此项研究。研究团队已紧急完成研究数据库的构建,协调血必净送达参与研究协作单位,远程进行研究者培训,纳入病例的工作已开始。

摘抄网友棒棒医生文章部分内容:《中国脓毒症/脓毒性休克急诊治疗指南(2018)》,这是一份尊崇循证原则的指南。指南指出:“脓毒症和脓毒性休克是急危重症医学面临的重要临床问题,全球每年脓毒症患病人数超过1900万,其中有600万患者死亡,病死率超过1/4,存活的患者中约有300万人存在认知功能障碍”。这么严重的疾病,全世界任何有可能降低其病死率改善其预后的药物和方法都不会被指南遗漏。综合分析了全世界所有的符合Jadad评分≥3分的具有最低质量水准的文献,最后,指南给出了36条推荐建议(此处36条内容略,网上可查),尽管血必净被检索出有最多的472篇研究文献,尽管连“弱推荐,极低证据质量”的都有好几条入选,却仍然看不到指南一字提及血必净。最后棒棒医生说“对于血必净重大研究成果没有发现权威研究论文,有可能只是钟南山一家之言”。

网上资料显示钟南院士是天津红日达健康医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

大家还记得央视专访中医专家张伯礼院士时,张院士说着说着就泪流不止,张院士说一开始中医药的推广是很难的,很多人说中医药没有效,这么大面积的让患者喝中药,对老百姓负责任吗?采访中看到记者问,哪来的反弹意见?张院士回答是两个字:都有。在西医没有特效药、疫苗的情况下,对集中隔离的疑似患者实行中医治疗,“中药漫灌”一是别错失治疗时机,二是安慰情绪的建议,被中央指导组采纳。张伯礼:刚开始中药推得很难,有人说中药没效,所以我说这次特别感谢中央指导组,特别感谢党中央国务院领导的决策,支持中药,要不我们也不敢那么大胆去做。当时我开出方子来,试着给湖北一个叫某某某的企业打电话,我说现在有那么个事,能不能帮忙做点药?他说没问题,你说做多少我们都能做,我们都全力配合。我说没有钱,现在不知道谁给钱,因为这个事不是短期煮几天,可能是长期的,我相信政府最后会埋单。人家不问价钱,直到现在也没问。第一天3000袋,第二天就10000袋,我当时说的名不好听,“中药漫灌”,就是全都给。为什么要“中药漫灌”呢?因为当时的武汉已经乱了,已经快要控制不住场面,医疗资源已经枯竭,病人排不上队,医院顾不上看病,大家慌作一团。这个时候用大锅煮药漫灌,可以说是最好的办法。我们的华夏先贤也是用这种办法控制住每一次瘟疫的。

202027日钟院士公开对媒体明确表示“不指望中药具有强对抗病毒作用”。

1月30日凌晨六点,钟南山院士在广州用一种特殊的方式会见了一位叫维尔特·伊恩·利普金(Walter Ian Lipkin)的美国教授,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进行探讨。利普金说,有很多国际顶级科研团队期望参与到此次疫情防控中,和中国一起共渡难关。

利普金教授被Discover杂志誉为“世界上最知名的病毒猎手”。利普金教授现任美国哥伦比亚大学Mailman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是国际公认的利用分子方法进行病原体发现的专家,有着超过30年的诊断、微生物发现和疫情应对的经验。

      (相比钟院士谦卑礼貌的坐姿利普金的姿态是不是很DIAO很神气 )

利普金教授在给中方专家的邮件中表示:“作为中国人民的亲密朋友,我有责任为中国提供服务。我很荣幸能立即与你们的科学家、院士和公共卫生领域领导人一起,调查情况并展开科学研究。

利普金和钟南山的会面,在同去机场的车上、机场贵宾室等私密场合进行,参与者甚少,仅能从公开报道中窥见一丁点零星的信息。

当时被中国人民寄予厚望的钟南山院士,当面向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请教新冠肺炎疫情防治工作,这无疑增加了人们对美国专家的好感,以及对美国特效药的信任和期望。

随后,美国生物专家和医药公司,极度关心中国人民的健康福祉,第一时间将“人民的希望”瑞德西韦,提供给中国人进行临床试验。

在利普金会见钟南山后的第三天,2月1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报道了美国首例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患者成功治愈的病例。国内媒体纷纷跟进,并以其谐音(Rem-de-si-vir),将其命名为“人民的希望”。

2月2日,国家药监局药品审评中心正式受理瑞德西韦的临床试验申请。

2月3日起,北京中日友好医院与吉利德开始了瑞德西韦的第三期临床试验。主要试验对象为轻、中度新冠肺炎患者,总样本量为270例。

2月5日下午,科技部应急攻关“瑞德西韦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研究”项目启动会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召开。

2月6日起,瑞德西韦在武汉金银潭等一线医院开启临床试验,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已开始接受用药。根据计划,将一共入组患者761例,其中轻、中症患者308例,重症患者453例。

2月7日,钟南山在采访中公开表示,目前没有特效药,不指望中医药有很强的抗病毒效果。

但不幸的是3月24日“病毒杀手”利普金中招感染上了新冠。

4月10日,吉利德董事长发表公开信表示“中国已经停止重症临床试验,另外,瑞德西韦同情用药的数据存在局限性。”

4月13日,《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首次公布瑞德西韦以“同情用药”方式治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试验结果,药物抗病毒效果仍需进一步试验证实。

同时《新英格兰医学杂志》首次公布瑞德西韦以“同情用药”方式治疗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试验结果:

此项研究共包含61例患者,分别来自于美国(22例)、日本(9例)、意大利(12例)、奥地利(1例)、法国(4例)、德国(2例)、荷兰(1例)、西班牙(1例)和加拿大(1例)等国家。其中53例患者的数据可用于相关分析。这些患者血氧饱和度小于等于94%或需要接受“输氧”治疗。瑞德西韦疗程共10天,第1天静脉给药200毫克,随后9天每天给药100毫克。

接受瑞德西韦治疗前,共30例患者接受呼吸机治疗,4人接受体外膜肺氧合治疗(ECMO)。瑞德西韦治疗后,36例患者获得了临床改善(36/53,68%);30例接受呼吸机治疗患者中,17例最终拔管(17/30,57%),共计25例出院(47%),7例(13%)死亡。接受有创通气(呼吸机和ECMO)的患者死亡率为18%(34例患者中死亡6例),未接受有创通气的患者死亡率为5%(19例患者中死亡1例)。

但瑞德西韦的副作用相对较大,共有32例患者(60%)报告了不良事件。最常见的是肝酶升高、腹泻、皮疹、肾功能损害和低血压,也有多器官功能障碍综合症、感染性休克、急性肾损伤等严重不良事件出现

同时该文称“该研究并未在治疗过程中检测患者的病毒载量变化,因此无法直接判断药物的抗病毒效果。同时该研究还存在参与患者较少、随访时间相对短、缺少随机对照组等问题。因此该研究结果并不能直接说明,瑞德西韦对新冠肺炎患者具有治疗效果。我们仍需要等待瑞德西韦的双盲、随机对照临床试验结果,中国主导的试验将在4月27日结束。”

我们再看看钟院士力推的另一款药氯喹相关信息:2月17日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表示,2月15号,由科技部、药监局等主要单位共同在北京组织召开了视频专家会,组长由钟南山院士担任,若干为临床研究专家参与专家论证,共同研判磷酸氯喹对于新冠肺炎的疗效。专家组经过认真、细致的研讨最后达成一致意见,一致认为该药是一个上市多年的老药,用于广泛人群治疗的安全性是可控的。基于前期临床开展的研究接过可以明确磷酸氯喹治疗新冠肺炎具有疗效。

但随及湖北卫健委就发布“关于严密观察氯喹使用不良反应的通知”,

美国总统特朗普推荐氯喹抗冠肺,被美国专业机构数次否定,国内有些媒体只看到了特朗普的笑话。

那么特朗普又是怎么做的呢?特朗普公开宣称他从小就很懂新冠病毒,他应该去当医生,而不是当总统,而且没有人比他更懂治疗新冠肺炎的灵丹妙药,那就是氯喹,这种神药被特朗普不断的吹嘘,对新冠肺炎具有神奇的疗效。

特朗普再三推销这种药,但是美国疾控中心就是不买账,说氯喹对于新冠肺炎是否有作用还不明确,建议慎重推荐,但是特朗普可不管,他不断的发推特推销这款神药,说这是美国和世界历史上最具突破性的药物。特朗普不仅自己亲自上阵宣传,他还下令美国疾控中心全力推荐这款神药,还特意挂出了使用指南。

但此举立刻被美国医学界批评,炮轰特朗普将美国人当小白鼠(钟没有拿国人当小白鼠?),小白鼠在试验中死了没关系,要是美国人被这款药给害死了那还得了,虽然在新冠肺炎肆虐的美国,人命已经不值钱,但至少比小白鼠值钱啊,难道在特朗普眼里美国人的生命还不如小白鼠?

美国疾控中心被美国媒体狂批之后,终于将这款药的用药指南从网站上撤掉了,特朗普装傻糊弄,但是美国疾控中心的一批科学家和医学家可不敢装傻,这款神奇的新冠肺炎治疗药之所以神奇,不是它的疗效,而是特朗普的一张嘴。

当美国疾控中心不配合特朗普推销这款药后,特朗普彻底愤怒了,将美国疾控中心顶级专家福奇博士召进白宫进行质问,结果福奇坚决反对这款所谓的神药,爆发了激烈的争吵。

据白宫内部人士说这次争吵是史无前例的,特朗普的忠实走狗库德洛甚至要对福奇博士动手,被很多人劝住了,尤其是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也在场,场面非常尴尬。福奇博士是全世界最顶尖的流行病专家,在美国没有谁比他更权威,他反对这款药用来治疗新冠肺炎是有根据的,是有扎实的理论和实践基础的,结果白宫的特朗普、库德洛、库什纳完全不懂医学的几个人,非得要跨界给福奇博士上课,这奇怪不奇怪?太奇怪了。原来,这里面的惊天大丑闻终于曝光了,那就是特朗普家族包括库什纳在内,还有库德洛,都是负责在全球采购氯喹的人,他们在这场全球采购中大发横财,大发美国国难财,现在这个消息曝出后,全美国都哗然了。自从特朗普猛烈推广羟氯喹后,这款药在美国就被抢光了,现在是一药难求,价格翻了50倍,25克装的羟氯喹价格从9.99美元暴涨到了500美元,这比炒期货还刺激啊。

神奇的美国人,在特朗普的蛊惑下,非常担心自己染上新冠肺炎,买不到羟氯喹这种药,就寻找含有羟氯喹类似成分的替代品,就连含有羟氯喹成分的饮料也被一扫而空,可见美国人的恐慌性抢购并不比中国人差,甚至比中国人还夸张,以后别总批评中国人了,全世界的人都一样。

在这背后大发横财的是特朗普家族,根据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特朗普的家族信托基金持有了几家羟氯喹医药公司的股票,在这次新冠肺炎中,获利丰厚,但也是美国的惊天大丑闻。

所以,特朗普才如此卖力的推广这款神药,至于美国人是否能获得有效的治疗他不管,总之先发了美国的国难财再说,特朗普说没有人比他更懂新冠病毒,应该说没有人比他更懂利用新冠肺炎发财,这还差不多。

不仅仅是特朗普,还有特朗普的女婿库什纳,也同样利用美国新冠肺炎失控,通过采购救灾物资包括药品来大发横财,而且吃相非常难看,这让美国人看不下去,纷纷开始了批评。

库什纳作为特朗普的白宫高级顾问,权力很大,他负责了联邦应急管理局,在这次新冠肺炎的防控过程中,他利用应急物资的采购,也是大发美国的国难财。

库什纳负责全球采购物资,然后将这些低价采购来的救灾物资中的一半提供给美国各个重灾区,这就完成了美国政府的救灾职能,但还剩下一半的救灾物资呢?这就是库什纳用来发国难财的根本所在。

剩下的一半救灾物资,库什纳先将这些物资卖给五家私人公司,然后将这些物资通过这五家私人公司在美国高价拍卖,于是美国各个州都争先恐后去高价采购,毕竟也是用政府的钱救灾,这样一来,这些美国政府的钱就流进了这五家私人公司。

而这五家私人公司的背后,和特朗普家族、库什纳家族、白宫内阁集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以说美国经济在这次新冠肺炎中走向了急速衰退,但是特朗普们却赚得盆满钵满。

现在的美国白宫聚集了一批商人,他们都在利用自己的权力不断的攫取金钱,特朗普更是如此,表面上他们是美国的统治者,实际上他们是一批硕鼠,硕鼠硕鼠,无食我黍,可怜的美国人民,摊上这群巨大的硕鼠,真的是惊天大丑闻!(有关特朗普极力推荐氯喹来源于网络,特朗普这种小丑的心态和表现和国内某专家太像了)

对上面这段网友还进行了评论:说现在美国疫情大暴发,却没见美国人使用瑞德西韦,总统力推氯喹也被否掉,世界大暴发,也没人用这两款神药。特朗普甚至推荐给中招的英国总统约翰逊,吓得对方赶紧拒绝。目前对于这两个药,中国公知采取集体沉默。这个网友继续评论道,他们的剧本是中国疫情爆发,他们联合起来逼迫国家使用瑞德西韦,如果不用就给国家扣一个见死不救的帽子,如果用就把国家的钱搜刮一空,顺便也肥了自己,简直是败类中的极品。

4月14日据国内媒体转载俄罗斯媒体报道称,11名受试新冠患者死亡!巴西紧急叫停氯喹临床试验,

同日据新民晚报报道:4月14日,腾讯医典联合“南山呼吸”,邀请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呼吸系统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主任钟南山解答新冠肺炎疫情相关问题。

  针对目前药物研究和疫苗研究有何进展的问题,钟南山表示,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的一篇很多个国家联合做的研究,有相当大的进展,在疫情开始阶段,美国吉利德公司研发的瑞德西韦,当时认为有效,但做得不够。昨天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的最新报告,研究了53个重症病人,发现它的有效率能够达到68%,也就是说重症病人原来病死率差不多是50%,用了药以后可以降到18%,那是相当大的成绩,这是比较有效的。

  钟南山说,中国做了不少尝试,目前看克力芝效果并不是太明显,我们对氯喹做了一些研究,发现氯喹的确对新冠病毒肺炎是有效的,平均病毒转阴的时间是4天,对照组是8、9天,这个症状改善是非常肯定的,我们很快就要发表,这也是很有效的办法。到目前为止,真正作为药物来说,这两个看起来比较肯定。

我们对比一下中美新冠治愈率看看钟院士所说靠不靠谱:

截止4月15日10点12分09秒中国新冠肺炎数据显示,国内累计确诊病例83745例,累计治愈78389例,治愈率为93.6%;美国数据显示累计确诊病例608458例,治愈48224例,治愈率为7.92%。

中西医接合中国治愈率为93.6%,在西医没有有效药物的前提下,那么中药参与治愈率实际是多少?大家来算算。美国7.92%的治愈中至少有25%以上无症状感染者和自愈者,国内应该也有,所以看好这组数据,西药没有有效药,并且钟院士开始推荐的激素、抗生素等治疗方案死亡率是多少?这些人对治愈的占比是不能忽略的,到现在为止钟院士及其团队也没有公开这方面的数据,更重要的钟院士到今天也没有一个针对性靠谱的药物治疗方案。

那么瑞德西韦的售价是多少呢?据新浪网页显示换算成人民币日花费近6万元。

美国的神药不但不神并且天价,美国的“病毒杀手”中招差点被病毒所杀,现在看起来真是莫大的讽刺。不过直到今天钟院士还在强词夺理说瑞德西韦研究数据显示成绩相当大,比较有效。

扫黑除恶的中央纪委多次跨界发声力挺中医药抗疫,央视连播六期《中华医药、抗击疫情》专栏节目,介绍各省中医药方剂、针灸等立杆见影确切效果,尤其“清肺排毒汤”总有效率高达94%以上。说到此我不得不提疫情期间一支非常特别的队伍-民间中医,他们自己开车,自费出行,自带药材,顽强逆行,不顾生死,奔赴抗疫一线。他们中大多数没有医师执业证,但在这次疫情却做出了巨大贡献,其中几位典型代表如安徽梁本卫、邹丙义,山西张胜林、山东孙桂杰、辽宁王宜舟五人合并救治确诊、疑似等患者高过上千例。邹、孙、王三位主要采用针灸(包括重症急救),推拿加自创健身操对医院、隔离区等患者进行治疗和心理疏导,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得到了大量患者的赞扬;梁本卫医生对轻重症、合并症、服用西药后的后遗症患者采取辩证施方、针刺等疗法总有效率为99%以上,尤其下面这位江夏中医院的医生,因得了新冠肺后导致嗅觉丧失,梁大夫对其实施治疗,针到病除。问成本多少?梁大夫笑曰“无成本”。

张胜林从2月初到武汉疫区,至今二月余,这期间据了解张胜林直接免费治愈确诊和疑似患者二百多,成功抢救危重病人三人,免费医疗服务接触紧密者和社区群众两千人以上,网上指导医疗服务数万人,服务医院武汉五院六院七院八院金银潭医院肺科医院亚新医院武警医院中部陆军总医院武钢医院同济大学附属医院等医院病人,给国内外中医平台培训中医数千人。个人捐赠中药材五万以上,背后团队捐赠四十万以上中药材。

张医生的“爱肺一号”已经直接间接服务全球数万人(海外的一些群卫柏兴也在里面,治疗效果反馈信息为亲眼所见,有实际案例数据)。爱肺一号已经成为全球战胜新冠的重要方剂,并有各地在按照配方制药,据调查了解效果甚至还要稍优于“清肺排毒汤”。之所以说稍优于清肺排毒汤,是因为张医生认为新冠肺侵肺为表,实则病位在肝胆脾胃,这是病毒最先侵袭的脏腑或者说是目标。目前爱肺一号配方药材在海外多地出现脱销情况。

爱肺一号成本不过50元,七天的药费加一起不到400元,对比西医药治疗动辄上万费用,重危患者百万,此低廉的成本甚至可忽略不计。

不过不知何因,在武汉的民间中医大多数都拿到入鄂抗疫荣誉证书,张胜林到今天武汉的相关部门一次慰问都没有,荣誉证书更别提了。

有关上述五人更具体的抗疫事迹,本平台后面会进行详细报道。

钟南山院士作为党和国家培养了几十年的老同志,直接间接参与多家商业公司,国家该给的荣誉和待遇都给了,这些年下来钱也没少挣,但和援鄂民间中医相比,他们有效救治新冠肺患者数千例,号称抗击新冠肺炎的钟大英雄,为什么至今不公布一下钟南山团队经手治疗新冠肺炎患者的治愈和死亡对比数据呢?当然也括直接间接损失的医疗费用,这个账后面会不会有人出来给算算?

海外各国疫情大暴发后,惨相环生,因为发达的西方医疗对新冠肺治疗束手无策,至今没有找到有效药物,由于死亡率持高不下,钟院士一直推荐的西医药物直接被西方疫情打脸,目前他只是嘴上不认,心里其实早输了。不过我们不得不佩服钟和他呼研所的生意眼光和带货能力,提前就做了两手准备,发现西药在中国失势后,尤其现在国内疫情极其稳定,中医药抗冠肺的效果大家有目共睹,无懈可击时,转而大力力挺连花清瘟和自己有关联公司的产品血必净。连花清瘟说明书增加对轻型、普通型新冠肺有效,血必净对重症有效,钟南山钟院士应该改名叫钟神通,中西药和治疗范围通吃干净。

钟在科研上的成就不太了解,但做生意的眼光和布局在地球上是顶级的。

顺便说一下,应加纳方请求,卫柏兴平台组织民间中医一起捐赠给加国的300付汤剂快到加国首都“阿克拉”了。

156人评论了“从西药到中药,看钟南山疫情中的翻云覆雨”

  1. 辽宁营口盖州慈桂荣

    中医药学是中华民族五千多年来的国宝,在这五千多年中聪明而智慧的中华儿女历经千辛万苦,百般磨难去糟粕,提精华保留下至今深受世人瞩目的连花清瘟胶囊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再立新功!现如今全世界的人民都在争用此药。这就说明中医中药真的是国宝!它的瑰丽永放光彩!!!我们的中医药文化为什么能得到世人好评,因为它能治病,治好病,而且还能根治,请问这难道还不能说明中医中药的瑰丽所在吗?而钟南山在疫情期间正是用这种中药来给患者治病,治愈率高于西药的多少倍!功劳薄上记下了钟南山的成绩,还有老中医的功劳啊!

  2. 中医博大精深,古往今来每次疫情都是靠中药解决,老祖宗留下的瑰宝,高手在民间。可是赤脚医生在中国视为不懂看病的农民。

  3. 河北赤脚医生马玉海

    中国医药学是个伟大的宝库,应当努力发掘加以提高。几千年来对中国人民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西医利益集团想抹杀中医,是白日做梦,十四亿中国人民决不答应。

  4. 我们村医中就是有你这样不明事非的败类,才让我们无法抬头,我国的中医中药,以及民间村医,难道还被这些利益专家打压得不够吗?現在的医改被他们改得面目全非,民众都是苦不堪言、难道你看不见吗?永洲村医醒醒吧?

  5. 请院士们以人为夲,实事求是搞好防疾,别发国难财!卖奶粉也够养老了吧?别把国人当小白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