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村医实名向中纪委求助,因疫情期间被强退

致中纪委领导的一封信

尊敬的中纪委领导您们好!

本人朱伟星,系江西省金溪县对桥镇龚家村卫生室村医,行医三十年,防疫二十多年,中药400多种,因曾多次与本县卫健委分管公卫杨丰元主任争公卫款,遭其变相打压。

2017年本县实行一体化管理,聘4名村医,但至今还有孕产妇、儿童,签约电子档案录入,防疫经费等,并扣了我所9个月工资10800元,部分办公经费也未付清。

2018年,聘4人,因争论上年公卫款撤了本人所长,防疫。本人到县局找领导,也不说解聘,一直到年末,拿了一张5月14日解聘书念给我听,将我、姜村医(所长)、刘村医三人同一天解聘,卫生所一直瘫痪着。肖美珍(村医、市里有背景),她在县社保局上班。本所电脑被偷了一台,镇医院搬走了一台,不知道本村3800人口(村委会数据)的公卫是怎样完成的

注:按政策,人口3800人,每人拨付公卫费55元,村医与院方四、六分,其中5元用于村医,村医应得50*40%=25元每人,3800*25=95000元,每个村医退保险60%,村医补助,边远山区补贴,办公经费等巨额资金去哪了?公卫经费60%与40%都是捆绑的,任务也是按百分比分配的,卫生所连40%都拿不到,院方60%又是怎样得到的?

2018年下半年因村民多次上访,2019年镇卫生院打电话叫我重新应聘,聘3人,蔡新华(室长、外村村医、本镇及外镇共开了二只药店,长期未做临床)肖美珍。因我2018年填了公卫经费调查表上呈中纪委,杨丰元主任说我到上访,说:特派蔡新华来监督我。因蔡新华的到来,村民意见太大,被患者将卫生室招牌砸了,我村历来从未出现过如此现象。后来蔡新华配过药房、注射室等锁,伙同肖美珍,见轮到我上班多次锁门,不让我上班。把一切资料锁了,将我架空。一边放肖美珍拿自己的药在卫生室套,一边自己赶走病人。患者来买慢性病药,说卫生室没有。收取患者身份证,说到卫生院帮老年患者报销,其实是拿自己药店不同厂家的药,欺骗患者。院方解决:下不为例。连我村精准扶贫户抗精神病的药都有胆卖,请上级有关单位去查查他的药店怎么合格法。卫生室现金至今截留在蔡新华存折上(村卫生室以他名誉开户),叫他拿存折来结账,含糊其词,不知里面有何蹊跷。我连买药本金都没拿回来。

2020年本镇村医应聘本该于去年12月份,新任院长邓跃辉一直在逼我聘到别的卫生室去,因我不去,就一直在寻找解聘我的机会。我说室长一个口罩都没发给我,他反问:你口罩从哪来的(村委会讨要的)你用完的口罩是怎么处理的?第一期武汉回来人员测体温做完后,听说国家发文有补助,后来外地回家人员通知也不通知我。疫情期间不认真去做防控,三番四次找寻所谓他认为解聘我的证据。我平时反应的问题,不但不解决,反而作为解聘的理由,暗箱操作,拿到村委会盖章,做实证据。想借助疫情,排除异己。3月1日强行将我解聘。账也未结,解聘理由也没有,室长叫我去拿药回家。

我村共5个村医,现在只剩肖美珍1人,3年换4个所长,应投诉无路,特致上函。

敬请中纪委狠查我村这个“深水区”。

村医:朱伟星 

2020年4月10日

344人评论了“江西村医实名向中纪委求助,因疫情期间被强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