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不吐不快:给草根中医一席之地

降低民间中医执业门槛,不是保护落后,也不是给“伪中医”以可乘之机,而是保存民间濒临失传的中医药火种,兴废继绝。

浙江温州民间著名中医潘德孚日前去世。虽然他医术高超,却一直没有取得最低的执业助理中医师资格。根据《执业医师法》规定,他的诊所生前已被依法取缔。

潘德孚的经历,在民间中医里颇有代表性。自古以来,中医的传承方式主要是师傅带徒弟,口传身授。民间中医能够生存下来,大多是因为有一技之长。随着《执业医师法》的实施,当医生的门槛越来越高。民间中医虽然看得了病,却未必能考得上证,一纸执业证书挡住了他们的行医路。于是,有的被迫放弃行医,有的无奈流落海外,有的任由中医技法年久失传。国医大师邓铁涛曾痛心地说:“中医几千年来的宝贝丢失的太多了。”

中医是经验医学,大量的经典验方和独特技法至今仍藏在民间。民间中医的“草根”属性,正是其生命力之所在。已故国医大师朱良春说:“脏腑如能语,医者面如土。”目前,许多疑难杂症无法治愈,事实上,既生斯疾,必有斯药。不少有特效的治病方法,深埋民间千百年,一旦整理发掘,往往会成为重大科技创新成果。以急性早幼粒细胞白血病为例,陈竺等科学家通过对中医宝库的发掘,开发全新疗法,其思路的源头恰恰来自民间。黑龙江一位中医用砒霜、轻粉(氯化亚汞)和蟾酥等治疗淋巴结核和癌症,随后,哈尔滨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中医科张亭栋发现,合剂中只要有砒霜就有效,其他无治疗作用。后来的研究者最终捅破窗户纸,发现其治疗机理,让癌变细胞停止“疯长”,最终进入程序化凋亡,将不治之症变成可治之病。这一成就代表了该领域的世界最高研究水平,并成为国际公认标准疗法。

今天,中医教育以院校教育为主体,靠书本知识来传承,注重教材的现代化、语言的标准化,口传身授的中医师承体系日渐衰落。尽管有李可这样源自民间的中医从草根变成名家,但毕竟凤毛麟角。院校教育和师承教育是两种不同的培养模式,如同生长在不同土壤里的种子,用统一的应试标准来衡量其成败,不利于优秀中医人才脱颖而出。

拯救民间中医,必须解决“准入难”。按现行中医执业资格规定,接受师承教育很难获得行医资格证书。有关部门在中医发展策略上,应该坚持传统模式与现代模式并存,实行分类管理,专门设立传统中医师,以师承方式学习中医的,可以申请参加传统中医师资格考试,并取得相应的中医行医资质。同时,改革中医医疗执业人员资格准入、执业范围和执业管理制度,根据执业技能探索实行分类管理,对办中医诊所的人员依法实施备案制管理。

降低民间中医执业门槛,不是保护落后,也不是给“伪中医”以可乘之机,而是保存民间濒临失传的中医药种子,兴废继绝。据不完全统计,在农村边远地区,至少有15万名民间中医,其中不少人年事已高,如果再不进行抢救性保护,民间中医将薪火难续。期盼给民间中医一席之地,让中医瑰宝更好地造福人类。

服务号 ‖ 订阅号

126人评论了“人民日报不吐不快:给草根中医一席之地”

  1. 14232719540629331x 山西省吕梁市柳林县高家沟乡麻塔则村高树海

    村医的待遇和民教同等是八一:二十四号文件说的或干部是不同的,民教干部离位什么事都没有,而村医就不一样,来病还的看。

    1. 山西省吕梁市临县碛口镇尧昌里村乡医薛根大

      乡村医生是低层为人解除痛苦的人员,风里来雨里去,不分白天黑夜,春夏秋冬投身到为人民服务之中,非常辛苦,到头来离岗,没有收入,生活难以维持,望政府尽快解决乡医的退休养老问题,应该同医务员工一祥的待遇是合情合理的。

  2. 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动力,群众是真正的英雄,明医在民间,要充分友挥他们的作用。才是党和政符排犹解难的力量。

    1. 吉林老乡村医生

      建国初老中医贫下中农成份极少,因成份不好停职停业很多,因师承学医者考试难及格,他们有专科特长,但书本知识不系统,六十年代赤脚医生的出现,中医师承传授只有极少数在民间,很多独门绝技失传。

  3. 我们这里村医搞新冠病毒防控.,40天以来夜以继日,而卫生院院长大搞恶意报复,不准我们村医搞公卫,随便请社会人员来搞慢病随访和健康指导等须卫生专业人员干的公共卫生工作,这些唯恐天下不乱的腐败分子怎么了,我们村医在冒着生命危险干裸奔式的的防控工作(这么长时间只发了一个N95和5个一次性的口罩)我们心在滴血啊,这样对待我们啊!天理何在啊!

    1. 生死攸关的时刻,怎么还掐架,面对疫情,没有局外人,谁有办法都可以发挥出来救命。大疫之时,怎能把慢病放在主要位置?

  4. 中医不要高大上的外套,不要把中医上升为什么科学,中医本质其实很简单,就是一门技术 ,它和木匠、泥水匠一样!木匠和泥水匠不要执业资格,所以,中医也不需要执业资格!看看现在有执业资格的中医,有几个真正会看病?

  5. 可以毫不留情地说,中医之所以衰落到如此境地,就是这些主流中医闹的,因为他们代表着中医的形象,它们的无能让国人感觉中医不科学,中医都是骗子,最终让国民彻底抛弃了中医。而我们这些民间中医呢?虽然临床水平较高,但是,那些主流中医把握着政策的制定权,他们随便一个政策就把民间中医打得魂飞魄散,比如,一个《中医医师资格证制度》,就把民间中医定义为非法行医,非法制药,再如一个《中医药法》,就把他们这些主流中医高高地贡在上面,民间中医要获得中医资格证,必须经过他们至少两人认可,还要跟他们学习几年,这不是要民间中医的命吗?

    中医近几十年来的持续衰落,代表着主流中医的彻底失败。因为他们虽为中医,实则西医,看看他们的杂志期刊社、中医研究院、中医医疗机构,还有几个纯中医,他们早已被西医同化,它们的内核离中医越来越远,让他们继续主导中医,中医只有死无葬身之地。

    民间中医是中医的拯救者,虽然他们多是家传、师承、自学,但原汁原味的中医还在,正是他们一直在民间无言地救治着不少人的生命,解除着不少人的,节约着不少人的钱财。更重要的是,还有一批中医理论的研究者,他们虽来自于民间,但苦难使他们能够更深刻地领悟中医的精髓,从而推动中医理论的变革。

    不过,他们的出现本身就意味着对主流中医权威的冒犯和对权力界既得利益者的挑战,因此,它们注定会受到主流中医界的不断打击。在这种情况下,中医还会持续地向下探底,可以这样说,如果不到他们彻底玩不下去了,他们绝对不会放弃手中的权力的,中医绝对不会有希望。直到中医在中国活不下去了,恐怕上层才会痛定思痛,彻底改革。只有民间中医有了用武之地,中医才是真正的有希望的。

    江山代有人才出,在中医学史上,那么多高明的大医们都是民间的,没有起码的科班文凭,更没有高贵的头衔职称,但是他们群星灿烂,皆成为中医学的形象代表甚至原创人物,他们非为名为利的著作在今天仍然是咱们必须吮吸的丰盛乳汁。怎能轻视民间、敌视民间?

    民间中医的最大优势就在于没有束缚于长期形成的惯例,缺少束缚自己的固定观念,偏见较少,也较少受制于“现存的一切都是对的”那种普通观念。也正是他们,才具有真正的创新精神,中医现代化的重任非他们不可。也正是他们,才传承着真正的中医精髓,使中医能够重新获得国民的信任。让我们重新重视民间中医吧,它们才是中医的脊梁!

    我将朝着这个目标不懈努力。

    

  6. 当您生病时,想找正统中医很快治好吗?但是法律把传统的正统中医定为非法行医!政策又把体制内的中医全部改造成与西医杂交的“四不像”!您以为在喝中药,其实是四不像开的方!这就是我们全国的事实。如果您想患难时得救,就呼唤吧!就转发吧!!!让我们呼唤政策的改革呼唤让偷偷行医几十年的真中医出笼救人救人行善,转发积德

  7. 江西九江市德安县丰林镇乡村医生

    江西省九江市德安县丰林镇到目前2019年公共卫生资金都没有结清,每天为返乡人员测量体温,国家政策也说了给乡村医生300块钱一天,乡村医生,近距离接触,湖北返乡人员,高风险的人物,如果乡村医生感染了病毒性肺炎,就会传播很多人,我们乡村医生也就一个口罩,手套,没有防护服,连护目镜都没见过,村干部也有,返乡人员都过了安全期之后,那些领导才发了一点防护的东西,反正就是没有防护服得了病的话,我就去举报,到目前也没见上面给补助,发了一箱酸奶慰问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