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棍专家们的神药

这次新冠肺炎专家们明知西医没有特效治疗药物面前,为了显示自己的所谓“权威与能力”,保住自己“神”的地位,不顾患者死活,继续延续非典那一套害人的西医药“抗生素、激素、抗病毒、吸氧等为主的对应治疗方案。

抗菌药物对病毒性肺炎的治疗无效是绝对的国际共识和医学常识,五个版本的国家方案里也一再强调要“避免盲目和不恰当使用”,但是,怎敌得住顶级医院的先锋示范呢?现在的基层医院,早已不仅仅用于重型危重型合并细菌感染者,而是同时用于几乎所有的轻型和普通型,名之曰“预防”。国家开展“抗菌药物专项整治”活动“十年辛苦不寻常”的成果,在这次疫情中被碾压得体无完肤。

非典时期,被誉为“抗非英雄”的钟南山,谈及SARS后遗症患者,他说“首先救命要紧,治疗SARS激素使用的量,这还是一种陌生的探索,完全归罪于医院是不对的。

从2003到2020一晃十七年过去了,对于激素使用治疗新型肺炎效果如何?难道还能再说是陌生的探索?对于新的冠状病毒如前些年的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病毒患者已经在全世界20多个国家里出现,查阅这些国家对MERS病毒患者的治疗经过,可以发现用激素治疗的极少,根本就没有用大剂量激素的。甚至有的国家明确标明。如原国家卫生计生委以前下发过《中东呼吸综合征病例诊疗方案(2015年版)》指出“不建议对MERS患者进行大剂量激素治疗”,否则易出现机会性感染、缺血性坏死、医院获得性感染和病毒复制活跃等不良事件。

非典病毒、中东呼吸综合症冠状病毒和这次新冠肺炎病毒都很相似,对中东冠状病毒方面,中国治疗方案特意标注“不建议对患者进行大剂量的激素治疗”,再次说明无论非典还是中东冠状病毒使用大量激素治疗都是错误的。

我们再看看大量使用激素的效果和后遗症:

1、皮质激素治疗57例SARS患者的不良反应
  【论文题目】皮质激素治疗57例SARS患者的不良反应
  【作者】赫嵘 刘庄 段雪飞 (北京地坛医院)
  【文献来源】药物不良反应杂志2003年第6期
  【摘要】
  摘要目的:观察糖皮质激素治疗SARS患者出现的不良反应。
  方法:将98例SARS患者分为激素治疗组和对照组,激素治疗组57例,对照组41例。激素治疗组按照用药剂量分为<160mg-d。(16例)、≥160,<320mg-d-‘(35例)、320rag-d-‘(6例)三组;按照用药疗程分为<20d(19例)、~20d(38例)两组,并分析比较激素治疗组和对照组产生的不良反应。
  结果:激素组与对照组比较.发生低钾血症分别为43.9%和26,8%,血糖升高分别为45.6%和22%,继发细菌感染分别为31.6%和14.6%,减量过程中体温再次升高分别为38,6%和17.1%,胸片示炎症加重分别为21.1%和7.3%。激素组不良反应的发生率有随剂量、疗程的增加而增加的趋势。
结论:激素治疗SARS患者有引起低钾血症、血糖升高、继发细菌感染的可能,激素减量过程中可出现病情反复。

2、糖皮质激素应用的副作用
  【论文题目】糖皮质激素在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治疗中的应用
  【作者】雒晓春,李云霞, 田海萍
  【文献来源】内蒙古医学杂志Inner Mongolia Med J 2004年第36卷第12期
  【摘要】
  糖皮质激素应用的副作用
  糖皮质激素在使用过程中会出现很多副作用。例如:高血糖、高血压、精神错乱、消化道出血、骨质疏松、二重感染等。目前临床诊治病史中已发现有精神症状、消化道出血、结核播散、真菌感染、血糖升高、白细胞升高、血清白蛋白降低,故有糖尿病、溃疡病、高血压等基础病变的SARS患者要慎用激素。必要时适当减量,且撤药速度可稍快。同时使用抗溃疡药物。如大剂量长期使用可同时口服氟康唑预防真菌感染。
总之,激素是一把双刃剑,应用得当可产生临床预期效果,而应用不当或滥用,则可导致严重的不良后果。多数重症SARS患者最终死因并非SARS本身,而是由于合并症的发生。因此,激素在传染性非典型肺炎的治疗中,应严格掌握适应证,剂量不宜过大,重症患者大剂量使用时,时间不宜过长。切记激素不是SARS治疗的“万能药”,要采取对症和支持为主的综合治疗方案。

3、要“高度重视激素的副作用 和严重性”
  【论文题目】再论SARS治疗中糖皮质激素的应用
  【作者】林江涛
  【文献来源】中华医学杂志2003年9月第83卷第I7期
  【摘要】
  高度重视激素的副作用和严重性
  由于过早使用和大剂量、长疗程使用激素,目前治疗疗的病例中已发现有精神错乱、消化道出血、结核播散、真菌感染、类固醇性糖尿病等问题,应引起足够的重视。一些病例由于激素使用所产生的并发症,成为SARS后期治疗中的主要问题。
  虽然在SARS治疗中对如何使用激激素尚存在一些争议,如应用的指征、剂量、疗程和疗效等, 我们应达成一个基本的共识,即严格学握应用指征,激素不应过早使用,并做到合理使用包括剂量和疗程。
由上述证据可知滥用激素会延长病程,出现很多不良反应,会提高病死率,是明显错误的。
医生和专家一般就很少有人大剂量使用激素,包括著名专家姜素椿都得在病历上写上“由于病人本人不同意,使用了80毫克”,在此不一一举例,有兴趣的可以网上搜一下此闻。
过去和现在都存在一些人把对个别患者的应用激素成功,当做普遍真理,到处无限制推广炫耀,鼓励滥用,是错误的。在出现明显后遗症后,为了掩盖滥用激素的错误,大肆宣传滥用激素是为了救命,也是错误的。

抗病毒药物奥司他韦,本是治疗流感的“特效”药物,它的效果也不过是起病24小时内服用可以缩短病程减轻症状(不超过40%)而已。关键是,这个药是针对流感病毒神经络氨酸酶立体结构而在分子水平进行精准设计的,它怎么可能会对新冠病毒也有效呢?但是,武汉前线国内顶级医院大力应用后,已经在基层全面开花,即使国家方案不推荐也无济于事。

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仅仅做过体外细胞实验,就敢于宣称对新冠肺炎有效,甚至是“克星”,直接在临床广泛使用,李兰娟院士还呼吁要把它纳入国家卫健委第六版方案中去。须知,体外细胞实验到可以临床应用中间还隔着动物实验、一期二期和三期临床试验的十万八千里,这个漫长的过程会淘汰至少99%的所谓“有效”。如果体外实验有效就算有效的话,那么,一夜之间发明一万种有效药物有何难度?

大剂量维生素C抗自由基,这一疗法据说来自美国一位华裔专家。然而,这个专家很快就被挖出专业和病毒以及传染病没有关系,发表的几十篇论文不但和病毒无关,连一作和通讯作者都不是,这样的人说的话不但在大众中疯传,专业医生们也狐疑不定或者坚信不疑地直接临床试用了。没有任何临床证据和理论依据的疗法可以凭着传闻就直接大量用于临床,在未知的新型病疫面前,我们有些西医同志真实“治疗水平”就暴露出来了。

康复患者血浆疗法是最新的“特效疗法”,已经由官方正式推荐应用。但是,它仅仅来自武汉区区10例重症病人的观察,没有对照,没有入组的标准说明,也没有可信的终点指标,这种“疗效”在循证医学里连最低级别的证据都算不上。如果搜索以往的证据则可以看到,在埃博拉和流感等疾病的多个国际大型研究中,血浆疗法早已经被否定。而理论上,血浆疗法如果有效,是基于康复者血液中的抗体,是特异作用于病毒的,那么,只有早期轻型时应用才会有效果。等到危重时,病毒已经不是问题,抗体对付不了严重的炎症反应。此外,血液的安全性和可及性也很难保证。这一种既往被证明无效的安全风险高的疗法首先需要进行严谨设计的临床研究,确保受试者的安全,然后才能宣称“有效”,然后才能推荐用于临床。不幸,所有的流程都被“特事特办”了。

瑞德西韦。这个药在国外个案已经显示了“特效”,之前也通过了体外实验、动物实验、一期和二期临床试验,证明是安全的,但它仍然不敢宣称对新冠肺炎是“有效”的,非要等到四月份揭盲以后才敢下结论。它为什么不敢?因为这是现代药物不可逾越的雷池!如果可以随意逾越的话,现代医学的大厦瞬间就崩溃了!

中华民族在长达几千年的历史长河中不断发展、息息不断,不完全统计期间大小瘟疫暴发过几百次,全部靠的是中医药防治,但为何到了高速发展下的高度文明社会的今天,中国的中药药如此不受待见?何为?

前几日我给国家中医药局打电话,中医药局的同志告诉我,现在中药已经在武汉和全国全面推广,尤其武汉要求民众必须每天服用国家推荐方剂,中医药已经开始主导治疗新冠肺炎。下面是与中医局的同志通话录音:

点击播放

据中医药局公布信息显示,“清肺排毒汤”在4个试点省份治疗213例确诊病人,3天为一个疗程,总有率达90%以上,其中60%以上患者症状和影像学表现改善明显,30%以上的患者状态平衡且无加重。

但令人大跌眼镜的是武汉市自己发文承认至今中医药使用率不足30%,据鄂州那边中医人士传递来的消息,鄂州市二级和以下医院中药的使用率几乎为零。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懂中医药的医生很少,有的地方甚至一个懂的都没有,基层卫生院建的中医馆几乎成了摆设,甚至县级中医院延续的治疗方案还是西医这一套路,疫情面前我们国家花费万亿以上十年的公共卫生项目成了最大的“豆腐渣工程”。武汉市所说的不足30%应该很“谦虚”,真正在治疗上用到中医药估计再打个对折的对折。

目前全国确诊病患人数已达66576人,治愈人数为8101人,如果按中医药局有效率高达90%的治疗方案,治愈人数应该可以翻好几倍,即使先不参考中医药局的有效率,我们按全国经济最不发达之一的甘肃省来说,由于中医药及时参与,其治愈有效率达到40%以上,以甘肃的百分率为参考的话,全国治愈人数至少可以达到25000人以上。

中医药效果如何,我们看看病人如何说(视频)

目前新冠肺炎确诊加疑似病例已达7万多人,中医讲究的是辩证论治,单靠专家教授一线单人论治不太现实,多人一方(疗效上肯定有折扣)也证明比西医效果要强得多,如果现在国家相关单位再务实点,把全国几十万有着丰富临床实践经验的民间中医号召到一线一对一的辩证治疗,我相信此次疫情立马会得到有效控制,治愈率甚至更高,全国疫情在月底得到大幅度的缓解甚至消除也是有很大可能的,疫情胜不胜利,胜利早晚,关键还是看相关部门相关官员的务实力和决心。

本群群主为卫柏兴本人,不是纯中医药人士勿扰,加群要写自我介绍,一旦被拒,多多见谅!



服务号 ‖ 订阅号

80人评论了“神棍专家们的神药”

  1. 谁敢说中医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不如西医,处方,神曲9克,金银花6克,生地9克,未通6克,黄芩9克酒炒,黄柏9克(盐水炒),桔梗9克,黄连3克,水煎两剂倒在一起加蜂蜜5匙,黄酒半杯分2次早晚冲冷服以下3味,僵蚕6克(去头脚酒炒),蝉蜕10个(研粉),血余炭9克,处方,祝玉海,

  2. 142430195311012718,祝玉海。

    谁敢说中医不如西医治疗薪型冠状病毒性肺炎效果好,处方,黄柏(盐水炒)桔梗六克,黄连3克,黄芩6克酒炒,木通6克生地黄9克,金银花9克,神曲12克,水煎2剂倒在-起分两次早晚冲服。蝉蜕10个,車前子6克(炒,研),血余炭3克,药液加黄酒半杯,蜂蜜5匙,后3味研粉,冷冲服。

  3. 退出村医:2020年2月16日11时24分

    支持卫柏兴,支持以中医药为主治疗冠状病毒肺炎!希望国家监委严查高福不作为的行为!在疫情初期不管控。以致疫情漫延扩散!高福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对于不作为的高官要严惩不贷!!!绝不能辜惜养奸!!!

  4. 如果中央下一道令,允许民间中医到前线救人,治好一个病人发一张中医师证书,治好两个给重金十万,我相信民间中医会蜂勇至武汉,会立马扭转疫情势头,可惜名不正言不顺,非法行医罪难当呵?民间好无奈!

  5. 回复@都市狂客:有好多有高深医术 却无行医资格 也有好多乡村中医 在农村发扬中国文化 而他们渐渐老去 后继无人 国之悲哀 来自一位受益于中医人的感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