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赵杰关于经方论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初探

近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举世瞩目。中医药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同疾病斗争的宝贵经验和理论总结,有着毋庸置疑的有效性和合理性。东汉末年张仲景宗族遇大疫流行,张仲景发奋著书,救治亲人,现从中医经方角度探讨此次疫情的中医治疗方案,以尽绵薄之力。

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初期症状不明显,以低热、乏力、干咳为主要表现,约半数患者多在一周后出现呼吸困难,严重者快速进展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脓毒症休克。

这实质上是病情逐渐加重的过程,也和伤寒论疾病传遍规律是一致的,由浅入深、由表入理、由经络入脏腑,是否传变及传变快慢则由正气的充盈与否决定,正盛则邪退,邪盛则病进。本病属于中医疫病范畴,外感疫戾之气,初起当以温散的方法来发散外邪,若一派寒凉,必取效艰难,初期过用寒凉甚至加速病情向脏腑传变,直中三阴。

同时疫毒乖戾,病情进展迅速,扶正的治疗原则要贯彻始终。用温病的治疗方法效果一般,完全可以换一条思路进行治疗。

一、早期

此次疫情初期表现为低热乏力干咳,用柴胡桂枝汤来治疗,同时加黄芪扶正,加连翘清热解毒。

原文:伤寒六七日,发热、微恶寒、肢节烦痛、微呕、心下支结、外证未去者,柴胡桂枝汤主之。

组方:桂枝(去皮)黄芩(一两半)人参(一两半)甘草(炙,一两)半夏(洗,二合半)芍药(一两半)大枣(擘,六枚)生姜(切,一两半)柴胡(四两)

均按照考古海昏侯墓发掘出来东汉度量衡为准,一两约为15克,一升为200毫升,折合现代用量:

桂枝22g、黄芩22g、人参22g、甘草15给、半夏50给、芍药22g、大枣22g、生姜22g、柴胡60g

按:发热微恶寒,表示体温不是很高应该在38度左右,恶寒严重才是高烧状态,四肢乏力酸痛不适,心下支结是胃部不适食欲不振。与此次疫情初期发热干咳乏力的症状十分吻合,同时加黄芪扶正,加连翘清热解毒,简称柴桂芪翘,服后发汗,病邪随汗而解。不再继续恶化,就可以很快痊愈。此时及时发汗,使病邪排除体外是正治。

二、进展期

1.“大白肺”期。没有及时经过前期的治疗,或者素体虚弱,导致病邪内陷到肺,从经方角度,属于病邪内陷到太阴肺,炎症渗出占满肺部,患者出现频繁咳嗽、气促和呼吸困难,严重引起呼吸功能衰竭,导致死亡。此时应用射干麻黄汤合方升麻鳖甲汤,真武汤治疗,现就此方进行解读。

我们怎么认识这个大白肺,是治疗的关键。打个比方水痘,水痘也是一种传染病,从呼吸道感染病毒,病毒进入血液引起全身症状,最后从皮肤全部发出为顺,如果在全身症状的时候过度吃寒凉食物如冰棍,或者过度用凉药,使病邪不能透发,导致毒邪内陷,内陷到肺就会肺炎,内陷到肾就会肾炎,严重者器官衰竭死亡。

“大白肺”一定要认识到是病邪没有及时温散,导致病邪内陷入肺,从而引起肺的炎症渗出,渗出的液体就应该是寒湿证。是典型的真武寒水证,此时过度寒凉药物,或者大剂量输液,也是一种寒凉。导致汗出困难,病邪难以随汗透发,病情继续加重,真武汤的条文方药大家都很熟习,不在多言,炎症渗出导致呼吸不利应用射干麻黄汤治疗。

原文:咳而上气,喉中水鸡声,射干麻黄汤主之。

组方:射干三两,麻黄四两,生姜四两,细辛、紫菀、冬花各三两,五味子半升(约合现代的25克),半夏半升(约合现代的65克),大枣七枚。

折合现代用量:射干45g,麻黄60g,生姜60g,细辛、紫菀、冬花各45g,五味子25g,半夏65g,大枣30g。

按:咳就是咳喘,上气就是描述呼吸表浅,这是呼吸不畅症状的准确描写,换句话说就是咳喘呼吸表浅。喉中水鸡声,字面意思就是咽喉有青蛙的叫声,呼吸道哮鸣音明显,当然听诊器的干湿啰音,也属于水鸡声的范围。综上就是说咳喘,呼吸表浅,哮鸣音等呼吸道症状十分明显。和本次肺炎的表现尤为一致。

同时本次肺炎传染性强,属于瘟疫,病邪属于毒邪,在体内血液之中必须要使用强有力解毒之品,来清解这个毒邪,此时我们需要使用另外一个方子,这个经方是治疗本次肺炎,以及一切急性烈性传染病,如非典,禽流感的必用经方、关键处方—升麻鳖甲汤。清代广州易苣荪、黎庇留都有用升麻鳖甲汤治疗鼠疫的成功经验。作为瘟疫的一种,有其共性存在。

原文:阳毒为病,面赤斑斑如锦纹咽喉痛,吐脓血,五日可治,七日不可治,升麻鳖甲汤主之。

组方:升麻二两,当归一两,蜀椒(炒去汗)一两,甘草二两,鳖甲(手指大)一片(炙),雄黄半两(研)。以水四升,煮取一升,顿服之。老小再服取汗。

折合现代用量:升麻30g、当归15g、蜀椒(炒去汗)15g、甘草30g、鳖甲(手指大)一片(炙),不是一个手指,是5个手指并起来,大约30g左右,雄黄8克(研)。用800毫升水,煮药剩200毫升,一次性服下,这里是八克雄黄的量,足见病情之危急,老人和孩子分两次服用。每次雄黄是4克。

按:含雄黄的中成药很多,如:七珍丸、小儿化毒散、小儿至宝丸、小儿惊风散、小儿清热片、牙痛一粒丸、牛黄至宝丸、牛黄抱龙丸、牛黄消炎片、牛黄清心丸、牛黄解毒丸(片)、牛黄镇惊丸、六应丸、安宫牛黄丸(散)、红灵散、医痫丸、局方至宝散、阿魏化痞膏、纯阳正气丸、珠黄吹喉散、梅花点舌丸、紫金锭、暑症片等等。雄黄是常用药物,所以我们不必担心中毒,按照药典的规定,每天不超过0.09g就可以。在这里可以根据病情,从小剂量逐渐增大,随病情增减,总量不超原方的8克就可以,在这里就是使用雄黄解毒作用,把人体内瘟疫毒邪进行清解,减轻邪毒对人体的损伤。所以我们临床使用时小剂量一样有效。

阳毒,就是热性急性的毒邪引起的疾病,面赤斑斑如锦纹,就是面部发红一块块像红色锦纹一样,如流行性出血热,面部、颈部、胸部的三红就是典型面赤如锦纹。

最常见的就是发烧引起面部血管的扩张,从而引起脸红如醉酒状的面赤。

吐脓血,就是支气管炎或者肺炎引起黄痰,就属于吐脓的表现。而本次肺炎表现的难以纠正的酸中毒,凝血功能障碍,就是属于吐血的范畴。

但病邪内陷,正气已经虚怯,大剂量扶正尤为必要,黄芪80克以上才有效果,当然炎症也是真实存在,就用中药抗生素连翘,既能消除炎症又能抗病毒,一味连翘完全可以代替西医的抗生素以及抗病毒药物。

综上所述,呼吸道症状为主时,应用射干麻黄汤、升麻鳖甲汤,真武汤合方加黄芪连翘治疗。以射干麻黄汤治疗呼吸道症状,升麻鳖甲汤搜毒解毒,真武汤治疗炎性渗出。

治疗顺利,病人会出现高烧情况,这是内里的病邪经过正确的治疗,从太阴肺重新回到太阳表,这个时候相当于病邪来到体表,和第一期治疗方案相同,柴胡桂枝汤加黄芪连翘柴胡用到四十克立马汗出,病解,呼吸道症状马上缓解,病情进入恢复期。

2.脓毒症休克期。疾病进一步进展,引发呼吸衰竭,难以纠正的酸中毒,引起脓毒血症休克,出现寒战高热心慌气促,精神状态改变,这时应麻黄升麻汤、升麻鳖甲汤合方进行治疗。

原文:伤寒六七日,大下后,寸脉沉而迟,手足厥逆,下部脉不至,咽喉不利,唾脓血,泄利不止者,为难治,麻黄升麻汤主之。

组方:麻黄二两半、升麻一两一分、当归一两一分、知母、黄芩、葳蕤各十八铢,石膏、白术、干姜、芍药、天门冬、桂枝、茯苓、甘草各六铢。上十四味,以水一斗,先煮麻黄一两沸,去上沫,内诸药,煮取三升,去滓,分温三服。相去如炊三斗米,令尽。汗出愈。

折合现代用量:麻黄38g、升麻20g、当归20g、知母、黄芩、葳蕤各12g、石膏、白术、干姜、芍药、天门冬、桂枝、茯苓、甘草各4g。

按:不是每次都是大下后才能使用麻黄升麻汤,我们从寸脉沉而迟开始解读。

寸脉沉而迟,心跳低于每分钟60次为迟,多于100次为数,沉是用力按压才能摸到心跳,也就是心跳非常微弱。寸脉是远心端,沉而迟,就是心跳缓慢微弱,病情危重,而心跳缓慢微弱就是休克前期表现之一。

手足厥逆就是四肢逆冷,手足冰冷其实也是心射血大量减少,血流缓慢,循环衰微,手足冰冷也是休克表现之一。

下部脉不至,下部脉就是趺阳脉,说白了就是足背动脉。足背动脉搏动消失或者极为微弱。休克时,远心端心跳更微弱。心跳慢弱,手足冷,足背动脉等大动脉搏动消失,实质是反复强调心跳缓慢无力,几近衰竭停跳,是休克前期典型表现,当然也包括血压下降了。上面描写了一些休克表现,但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其实与下面“咽喉不利,唾脓血,泄利不止者”是倒装句,应该如下:喉咽不利,唾脓血,泄利不止者,引起寸脉沉而迟,手足厥逆,下部脉不至。而本次的武汉肺炎导致“大白肺”,唾脓血,引起血氧饱和度降低,导致缺氧,引起休克,与本条症状十分吻合。以上的休克均有四逆症状,故,及时合方四逆汤进行治疗,四逆汤十分常用,治疗休克四肢逆冷的必备处方,合方时及时加上即可。

泄利不止为胃肠道症状,则此方可治疗急性腹泻引起的低血容量性休克,现发现武汉肺炎的首发症状亦有恶心呕吐、腹泻,亦与本条症状十分吻合。

综上,这次呼吸道为主要症状,引起心跳微弱手足冰冷发绀,足背动脉搏动消失的脓毒血症休克,以麻黄升麻汤来进行治疗。但此时毒邪依然存在,升麻鳖甲汤,依然必须使用,综上脓毒血症休克就用,麻黄升麻汤,四逆汤,升麻鳖甲汤合方进行治疗,同时配合大剂量黄芪扶正,治疗得当,仍可逆转病情。休克好转,逐渐向愈。如继续寒凉药物,阳气进一步受损,预后不良

三、恢复期

此时邪气已虚,而正气亏损,气血不足,阴阳两虚。可以炙甘草汤、四逆汤合方进行治疗,以炙甘草汤益气滋阴、通阳复脉,以四逆汤回阳救逆。

综上所述,本次肺炎治疗如下:初期低热用柴桂芪翘;大白肺期用射干麻黄汤真武汤升麻鳖甲汤合方治疗;脓毒血症时麻黄升麻汤四逆汤升麻鳖甲汤合方治疗;恢复期炙甘草汤四逆汤合方治疗。所有方剂用量,视病情重缓原方一到三天一付,如原方三天,每天用原方三分之一,病情危重,麻黄细辛不可减量,每味药每天用量不低于10g。同时经方煎煮全部需开锅后再煮一个半小时以上,凡有麻黄桂枝的经方服药后均需微微汗出,谨记!

民医高手主动要求参战抗击病毒

38人评论了“青岛赵杰关于经方论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疫情初探”

  1. 湖南省桂阳县段土香

    高手在民间,中医中药有五千年的历史。要让民间中医发扬光大。人人要爱中医,学中医,用中医,人人享有卫生保健,从小学抓起!

  2. 江苏省涟水县乡村医生董爱玉。

    辨证论治是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性肺炎的正确方法,而不是钟南山的大量激素加抗生素,事实证明中医中药治疗新冠肺是中国独有的正确治法。大疫来临,民间中医冲锋在前,不顾个人安危,希望国家重视民间中医这个群体,取消套的民间中医脖子上的一切架锁,让民间中医造福于全国老百姓。《执业医师法》只能用于管理西医,用它管理中医就是一个消灭中医的恶法,必须立即废除!

  3. 山西闻喜东镇宁居安

    中医是国宝,危急关头应该冲上去。看了上面的论症治法感到很有道理。为有这样的中医高手倍感敬服。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