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办出手调查村医辞职事件后,卫柏兴给全国村医一封信

亲爱的村医朋友,大家好,我是卫柏兴:

从7月5号来,“卫柏兴说医改”平台连续两次报道村医辞职事件,经过兄弟媒体尤其国字号媒体的报道和传播,基层医改尤其村医生存方面的问题持续发酵,已经彻底引起高层的重视。

基层不牢,地动山摇!实际上新医改十年来,卫健委正一步一步的摧毁基层医改,摧毁基层村医。多年以来全国各地村医为维权到县、市、省甚至北京上访,游行,罢工事件层出不穷,即使用了十年维权,老村医为老有所养维权不止十年,但时至今日,村医生存状态仍没有任何改观,工作任务越来越重,收入越来越少,有的人甚至连基本的生活都难为继。身份、劳动合同、养老等维权诉求没有得到上级部门的重视和解决,相反恐吓、打压、甚至冠上寻衅滋事的罪名被刑拘也多次发生。

大多数村医敢怒不敢言,有一部分人对维权看不到希望,逐步麻木,还有极小一部分村医充当了地方政府的联络员,出卖维权村医而成为地方维稳的帮凶。为此很多村医因看不到希望满怀心酸离开多年热爱的岗位和事业,为了生存下去不得不外出打工。

前段时间安徽桐城老村医唐润生给我打了个电话,老唐已经70多岁,现在就在南方某地打工,问“这么大岁数了干嘛还出去打工?”回答“到岁数不让看病行医,补助300元,不出来打工在家呆着会饿死的,活不下去了,没办法啊!”老村医的一番话听起来不禁让人心疼更唏嘘难言。全国老村绝大多数目前都处在老无所养的状态,黑龙江庆安县有些老村医甚至从垃圾中捡废品来糊口,其生存现状岂止是一个“惨”字所能描述的。

 
想当年在毛主席的号召下,这些热血青年两根手指(把脉)、一根针、一把草为群众治病,其成就影响到全世界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称为世界学习的典范。当年的一本《赤脚医生手册》也同时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英国、美国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其进行了翻译,先后被翻译的文字达50多种,在全世界发行,时至今日,在一些西方国家的书店里仍然可以看到英文版的《赤脚医生手册》。
几十年过去了,原来的那帮热血青年现已经成了头顶霜花,两鬓斑白的老人,就是这些曾经在世界医疗领域里做出巨大贡献和影响力的一群人,到老了被一句历史遗留问题给打发了,治病救人一辈子,医生的身份得不到认可,多年维权争取下仅得到象征性打发乞丐一样的给了点补助。村医老无所养,为生存背井离乡、捡废品等这些问题是谁造成的?那就是毛主席曾经说过的“为官老爷服务的卫生部”!其实他们现在比官老爷还官老爷!
老村医的今天的困境就是现在在岗村医的明天真实写照,到目前为止,全国绝大多数村医没有一份有保障的职业劳动合同,所有的医疗风险全由村医自己承担,甚至外出巡诊出现死伤事件亦由自己承担。在面临这么高的职业风险情况下,国家给予村医的补助还经常被克扣,迟发拖欠甚至有的补助不发。大量无用繁重的公卫压得人喘不过气,为超虚高高价基药背黑锅,扎实看病的基本功逐渐被废。即使是这样,还有好多村医选择坚守岗位,因为多年下来随叫随到随时为村民们看病、用药,与乡亲们早已建立血浓于水的亲情加上故土难离,是他们苦撑着基层网底不破。基本药物和公共卫生俨然已成了“官老爷卫生系统”披着合法外衣疯狂敛财的手段,抓住村医故土难离的心态,让在岗位村医群体成了他们最后一块遮羞部和任意践踏和剥削的奴隶。
是可忍,孰不可忍!是脓疮总会出头,纸终究包不住火。继7月5日河南通许县64名村医集体辞职后,7月14日在依兰县卫计局大门口,依兰县75名村医暴发出集体的吼声“我们不干了”!面对这样的事件“官老爷卫健系统”不从实际出发,而是开了个新闻发布会,官腔官稿避重就轻转移辞职事件存在的根本性问题。宋司长看着稿发言语速都不连贯,从这方面不难看出,官腔官稿也掩盖不了“官老爷”们的心虚以及慌乱。即使再慌乱,但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新闻发布会后开启了疯狂封“卫柏说医改”系列公众号恶劣行动,不让卫柏兴在网上再有公开说实话的机会,一口气封了十几个号。在网下启动卫健系统和其它部门干部,威胁、恐吓让村医退出卫健系统以外的群,入各村调查不让村医之间有来往,以防村医再次出现集体辞职现象。
总理虽然很忙很忙,但多年来一直在关心基层医改,尤其对村医这一块,总理多次强调各地要认真解决村医老有所养和身份、签订劳动合同等问题,并提出公共卫生服务新增5元全部用在村医身上。在总理的指示下,原国家卫计委出台了一则《关于进一步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 提高乡村医生待遇的通知》“(国卫基层发〔2013〕14号)”的文件,文件中明确规定,村医满60可以退休,退后必须有养老保障,保障这个词是关键。对村医使用必须签订劳动合同,公卫补助要提前80%进行预拨等都给予了明确规定。但这个文件发下去后各地没有执行,相反到了2016年这个文件却莫名其妙的被废除了,我打电话给卫健委问其废除原因,卫健委的工作人员开始躲避问题到后面不再接电话
村医集体辞职事件让卫健委多年的恶行终于大白于天下,这次彻底震怒了总理。从国务院办公厅发给各地的约稿函内容不难看出,卫健系统的领导们已经让总理失去了信心和耐心,村医的问题不在交由国家卫健调查,而是国办亲自调查取证。大家应该还记得中央纪委责成卫健委调查全国村医公卫经费被克扣一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结果,不了了之。就连到现场调查的专家组成员苗艳青主任竟然失口否认参加过此事,这种荒唐的话都能说出来,还有什么荒谬的事他们不敢干?还有什么坑民害民的事不敢干的!(国办约稿函内容用到了辞职二字,这就说明上面一直认为村医身份问题早就得到了解决。以国办的水平,不可能会随意用词
从这点上足以看出国家卫健委对基层医改存在的问题一直在糊弄欺骗高层!等事情水落石出后,我想此次负责调查村医辞职事件国办的负责人也会感觉到纳闷,工作认真细致这么多年,竟然也被卫健委骗了,各行各业哪有不签订劳动合同的,更何况这是治病救人的技术职业。国办的同志,你们真被卫健委骗了,到现在为止,卫健系统没有和村医签订劳动合同,要如果非要形容相互间存在的关系,那就是奴隶与奴隶主之间的剥削关系。

这次国办发函各省调查辞职村医事件,从我们收到各地的函件来看,省里17号发给下面的调查函,18号就要求把调查的内容报上来。上梁不正下梁歪,各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调查出什么实际情况来?再说了,实际情况他们本身就很清楚,能写吗?敢写吗?更不可能实事求是的提供“调查”内容。鉴于以上情况,为了防止国家卫健、各地卫健委糊弄欺骗国办这次调查。我们大家要共同站出来掀开卫健系统黑腐的盖子,揭开他们祸国殃民的画皮,让国办彻底了解基层村医所处困境。

国办这次调查是改变村医各项待遇不公历史上最好的一次契机,也有可能因此书写或改变中国医改现在被动的局面,我们不能再任由卫健系统胡作非为下去。因此“卫柏兴说医改”面向全国村医发出约稿,大家要实事求是的书写面临的困难和十年下来基层医改各方面存在的严重问题。

这次我们不要再给卫健系统有任何遮掩的机会,让全国人民知道,让国务院知道,国办一定会看到咱们网站约稿的内容,并且我们也会通过其它渠道收集整理后递送给国办。

以下为约稿的主要内容:

  • 卫健委这些年出台了哪些脱离实际的政策(基本药物和公卫问题等)?给出整改或取消建议的理由。
  • 养老、身份、待遇等存在的问题如实反映
  • 村医生存现状和面临的困难等如实反映
  • 村民对基本药物制度和公卫制度的看法
  • 你想过辞职没有?原因?
  • 通过村医辞职事件,你想说什么?对国办和中央纪委有没有什么突破性的建议?

以上6点仅为参考,大家也可以以自己的方式书写内容反映问题,切记,写完所反映的问题后一定要加上一句“我向国办反映的问题皆为实事”,并附上身份证号,手机号,姓名,地址等,如怕被当地打压个人内容不愿意公开,请注明个人信息不公开,到时我们会打上马赛克,保护大家的安全。

致!

   卫柏兴

7月21日书上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264人评论了“国办出手调查村医辞职事件后,卫柏兴给全国村医一封信”

  1. 我医疗专业毕业后断续从事过村医工作,也是因为工资低所以没有坚持下去。之后经过努力考取了助理医师资格证,本想到卫生院去应聘,可没想到的是只能和卫生院签一份临时用工合同,没有五险,工资2000左右。手捧还没注册的助理证,忽然感觉这几年的努力只是换来了一张纸而已。

  2. 目前一分钱基本工资没有还得必须上班,各种费用宣传栏内外网络都由乡村医生自己交,干了四五十年的卫生工作成了特色社会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成了世畀奇闻?而乡村医生只有悲伤和流泪?

  3. 解决村医身份,正式入编制,交五险,提高村医待遇,按时发公卫的预拨金费,卫生院要和村医鉴劳动合同,院与村卫生室平级,人员调度由卫计委统一平台调度。

  4. 希望政府给我们乡村医生发个体医疗机构许可证,让我们可以进县城执业,不求公平竞争,只求政府给我们乡村医生一条活路。

  5. 我是河南的一名乡村医生,98年从医,经历了村集体卫生所十个月。参与过非典,承担村里公卫防疫,取得执业医师证后终于逃离的这个是非之地。乡村医生没有地位,各个粘着边的部门都能管你,罚你,在夹缝中生存,健康档案大部分都是造假毫无意义,家庭签约更是无稽之谈。领导们都明白,都明白这是劳民伤财,看似是国家找个名义来补助乡医,更多的是体现了政治利益,大部分钱都被地方政府截留,下力干活的是寥寥无几。卫生院领导和个别村医暗箱操作吃克扣,乡医不敢言。基药更是欺骗老百姓,基药补贴该给你多少稀里糊涂,没有公开。提高老百姓健康只是文字统计表上。国家不少花钱,没有用到刀刃上。。。提起来都是说不完的痛。。。不说了,趁年轻赶紧在外边多赚点钱养家糊口吧,说多了会引火烧身。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