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老村医养老诉求书

我们是60年代至80年代一直坚持了20多年的老“赤脚医生”,在改革开放后的80年代初期叫我们是乡村医生,从那时到现在长达50年之久,当时的农村极为缺医少药,生活十分困难,我们利用一根银针一把草和土单验方,治好了多种常见病和多发病及传染病,例如当时的大脑炎、麻疹、婴儿瘫、百日咳、疟疾等,直接威胁到老百姓生命,我们利用一根银针、一把草的方法,采用土单验方,在村医头熬制所谓的大锅汤(内有大青叶、板蓝根、双花),凡是过路行人每人一碗汤药,当时起到了良好的效果,因为它们有抗病毒和消炎杀菌的作用,深受广大人们的拥护和信任,就不一一例举了。

80年代至今我们一直本着不花钱少花钱也能治病的原则,奉献50余载。直到如今这群老村医为了吃上一顿香菜(饭),还在工作在最基层,为了老有所养,已年过7旬了,为此我们奔跑在上访路上长达十年之久,最后受了各级政府的关注。从2015年给我们工龄乘20元的方式给予生活补助。

按劳动法应该给我们退休对待和民办教师一样才行,但是没有这样办,使我们老一代的村医非常寒心,所以我们又一次以上访的形式,借助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之东风,在此还为我们村医养老立子大法,所以要感谢国家主席习近平、栗战书委员长。

这次我们必须以摸底排查的方法,摸清三证齐全的人员到底有多少?绕开浑水摸鱼的,没有证的靠边站,必须以省、市、县、厅和局有档案的为依据,这样才能以事求实,否则会给政府在经济上带来压力和不良后果。使我们这一代老村医得到合法、合理、合情的养老金。这样让年轻的村医看到老有所养,没有后顾之忧,才能留住人,确保网底不破。健康是国家发展的根本,没有健康就没有小康,这就是我们的心声,也是我们要说的。

402人评论了“山东省泰安市东平县老村医养老诉求书”

  1. 山西省柳林县老乡医郭兴富

    我是一名医龄50年的老乡一。辛辛苦苦为了卫生医疗事业贡献,从青春年华到老暮,无怨无悔。到如今生活无靠,老无所养。要求国家制定相关政策,给我们老一代赤脚医生以适当的退休补助,以维持日常生活所需。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