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村医不再“赤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分组审议:建议尽快落实“职称申报不必备外语成绩”等规定

12月23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五次会议分组审议了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

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于2017年12月、2018年10月和2019年8月分别对草案进行了审议。本次提请第四次审议的草案根据各方面意见作了进一步修改完善。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李学勇表示,现行卫生与健康领域的法律共有13部,但都是具体针对某一方面的专门法律,缺少一部带有基本性、支架性的法律来统领。而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明确体现了作为卫生与健康领域基础性、综合性法律的定位,无论从立法的需求、目的,还是从规范的对象、内容,都体现了卫生健康领域的立法重点,也是法律体系建设的重要突破,特别是对于贯彻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精神,推进卫生与健康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每日经济新闻》注意到,在本次分组审议中,乡村医生资格认定成为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热议的话题。

村医希望得到医生资格认定

对于农村医疗问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陈竺表示,村医是亿万农民健康的守门人。2018年,我国村卫生室从业人员达144.1万人,其中村医84.5万人。尽管近年来村医队伍建设取得了很大成绩,但尚未从根本上解决村医队伍不稳、业务能力不强、待遇保障偏低等问题。

近10年来我国乡村医生和卫生员数量(单位:万人)

让村医不再“赤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分组审议:建议尽快落实“职称申报不必备外语成绩”等规定

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吉炳轩也指出,广大农村看病难,特别是看大病难、进城看病累的问题,还没有根本解决,农村缺医少药的问题仍然存在,特别是缺医问题还比较普遍。

前几年,吉炳轩曾到河北、北京、天津就农村医疗问题进行调研。“我跑的几十个村庄都有卫生室、医疗室或乡中心医院下设的医疗站,一般都有一个乡村医生,个别大的村子有两个乡村医生,也有乡中心医院下去的医生在村里坐诊的,但是少数。多数是土生土长的、自学成才的乡村医生。”吉炳轩说。

而这些医生由于没有资质认定,还属于赤脚医生。吉炳轩表示,这些医生的身份仍然是农民,还承包有土地,每年大体有一万多块钱的收入,这个钱是县乡统筹的。乡村医生没提什么要求,认为治病救人是道义,自己懂得一些医疗知识,就要给人看病,不论早晚或刮风下雨,随时都可出诊,从没有什么怨言。

“乡村医生的医德是高尚的,医风是纯正的,我很敬佩他们。他们向我提的唯一要求是能给他们正式的医生名分,认可他们医生的资质。”吉炳轩说。

让村医不再“赤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分组审议:建议尽快落实“职称申报不必备外语成绩”等规定

建议职业资格由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确认

草案第五十三条规定,国家对医师、护士等医疗卫生人员依法实行执业注册制度。医疗卫生人员应当依法取得相应的职业资格。

但对一些乡村医生来说,由于文化理论等方面存在短板,取得职业资格存在难度。

吉炳轩表示,有的村医行医二三十年了,至今仍然“赤脚”,会看病,也能看好一些病,村里的父老乡亲还是信任的,但就是没有资质。如果参加医生考试,可能书面知识过不了关。这些人有临床实践经验,但缺少文化理论。对这批赤脚医生,也需要一个认定,使他们能更好地为村民们服务。

吴恒委员表示,很多乡村医生非常期望通过医师执业资格考试,有的也多次参加了考试。对于这样的行医群体,通常是由地方医疗卫生主管部门组织培训并进行相关考试,对合格者发给相应的行医证书,允许从事规范的乡村医疗卫生工作。

“我认为,这些乡村医生虽然暂时还没有获得国家统一规定的执业医师证书,但经过地方医疗卫生行政部门审核,能够担负基层的医疗卫生服务工作,这个做法应当得到肯定,这一举措的必要性应该在国家的基本医疗卫生法中予以肯定。”吴恒说。

因此,吴恒建议在草案第五十三条的表述上,应当客观地将现实做法明确反映出来,而不是用“相应的”这一模糊表述。他建议修改为“医疗卫生人员应当依法取得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确认的职业资格”,也就是说由卫生行政主管部门确认替代“相应”的表述。

应尽快落实加强基层医师队伍建设举措

吉炳轩指出,全国人大常委会曾审议了《国务院关于医师队伍管理情况和执业医师法实施情况的报告》,并提出了审议意见。卫生健康委认真研究了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审议意见,以国务院办公厅名义专门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办公厅回了函。

吉炳轩表示,其中有一个方面就是要加强基层医师队伍建设。提出要扎实落实乡村医生保障政策,将村卫生室转为乡镇卫生院的派出机构,乡镇卫生院与乡村医生签订聘用劳动合同,乡村医生身份由个体转变为乡镇卫生院聘用职工,统一实行基本工资加绩效工资制度;对基层医疗机构实行公益一类、公益二类事业单位管理,将乡村医生编制全部并入乡镇卫生院编制管理等。

同时,要持续推进“万名医师支援农村卫生工程”,落实城市二级及以上医院医师晋升高级职称前,须到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一年的政策;进一步改革完善基层卫生专业技术人员的职称评审工作,建立以医疗服务水平、质量和业绩为导向,以社会和业内认可为核心的基层卫生人才评价机制,外语成绩可不作为职称申报必备文件,对论文、科研不作硬性规定,更加侧重基层医疗卫生工作实际等。

“这些做法都是很好的,希望能尽快逐一落到实处。”吉炳轩说,现在农村缺医的问题还很突出,希望更多的医学大专院校毕业生能到农村去,或是经历一段农村医疗的实践,然后再回城;或者建立一个城市医生轮流到乡村服务的制度,城里医生尽可能在乡村里待上一两年,以解决乡村缺医的问题。

文章来源: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周程程 每经编辑:陈旭

310人评论了“让村医不再“赤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分组审议:建议尽快落实“职称申报不必备外语成绩”等规定”

  1. 湖南邵阳武冈文坪镇邓家冲村乡村医生毛德松

    全国的老年乡村医生们紧急行动起来将我们的实际情况和诉求向卫柏兴平台转发,今年冠状病毒又是我们这群人走在第一线用生命作代价服务于老百姓。··同时希望国家政府给我们按民办教师退休待遇对待我们退休。要不然的话农村基层卫生工作后继无人。/

  2. 每当国难当头才先视出村医的重要性,而民办教师早转正了,同胞的村医到现在为什么不给转?全国老村医们请求党中央国务院必须给老村医退休养待遇,不要退出!

  3. 民间医生也医生,能治病救人,怎么能说是非法行医,老百姓相信也给他治病就行了,有医生证的不见得能有民间医术高,民间医生是传承祖宗的医术,…中医的精髓,…

  4. 民间医生也医生,能治病救人,怎么能说是非法行医,老百姓相信也给他治病就行了,有医生证的不见得能有民间医术高,民间医生是传承祖宗的医术,…中医的精髓,…

  5. 山西老村医谨上

    我们中国的乡村医生要团结一致,齐心❤协力,要与民办教师转编后的一切待遇!我们的贡献远比教师,兽医大的无比!武汉加油!卫总加油!

  6. 不要单单的关注村医这一块,村医赖好还归属与当地卫生部门的系统,还能够堂而皇之的行医。民间中医这一块才是最大的问题,有技术却不能大胆的光明正大的行医。这是广大民间中医人的心病。

  7. 湖南省武冈市文坪镇邓家冲村乡村医生毛德松

    全国的乡材医生们要团结一心不要退出要退休。我们要民办教师退休待遇。因为我们和他们是一家人不可分。我们的付出比他们多,政府应该一视同行才对。

  8. 湖南邵阳武冈老年乡村医生

    卫生战线的上层领导人我们全国的老村医发出了这么多的心声,可你们听不到看不见。如果没有我们的话哪有你们今天的地位,全国村医全部退出了你们管谁去。也许你们只有喝西北风了。你们该听听该管管了。

  9. 干了几十年的村医(执业医师)

    乡村医生中的执业医师,干了几十年,年满70岁,叫写申请退出了方才补偿生活费,不然无处方权,退出了帮人不现实,不退出不补偿,左右为难。国家应出台政策统一补偿生活费,保留处方权!

    1. 全国村医要退休不要退出,要医疗保障,要身份,我们哪一点比不上教师?,哪一点比不上兽医?希望国家统一红头文件尽快落实!!!!!!!

  10. 在职6O年代老村医

    夲文让村医,不在赤足,文章r写德很好,具有政治性,科学性,历史性,从赤足医生,到乡村医生以40年了,国家兴旺了,科学发展了,全济走向世界前茅,人民幸福了,可是全国百万赤足医生还停留在60年代,自今还没有鞋子穿,还在打光足,为农民防病,治病,如今白发苍苍,眼,耳,目,障碍,7:80岁了还设穿鞋子,没有养老保险如今生命以到了生命倒计时还是打光足下面卫计委又强制老赤足医生退出,不退休,是否有损国家形象,全国乡村医生请求国家卫健委,给打光足的老村医,一双鞋子穿,十三大会议上伟人邓小平,指出,赤足医生将来也要穿皮鞋,所以全国老乡村医生,请求国家卫健委马主任,给打光足的老村一双鞋子穿,退休后,在退出,全国老赤足,忠心感谢中国共产党,中国国务院,出台了让村医不在赤足的好政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