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柏兴乡村医生现状调查纪实(1),村医:“湖南省卫健委给我们结了扎又要求我们生孩子” !

卫柏兴团队正在对湖南省乡村医生生存现状进行实地调查,调查涵盖7个地区21个县,参与调查村医代表23人,其中调查地区过半。

村医们集中反映的问题主要是以下几个方面:

  • 养老无保障,湖南退出村医最高月补150元,最低90元。以当今社会整体消费水平,湖南省给予退出村医的补助实在少得可怜(湖南省的一些省级大员、卫健委领导们给出这样的养老钱数,可以说对基层人民连最基本的怜悯同情都没有,真应该让他们到下面卫生室呆上一年。),一些七十多岁的老村医无不伤感的自嘲到“肉买不了几斤不敢吃,这点钱或许够买水喝,弄个水饱等死算了”。
  • 公卫任务繁重,克扣严重,尤其现在又搞出个公卫3.0刷脸系统,更是让村医叫苦不迭,前几天有媒体报道了湖南衡阳一个女村医因公卫刷脸惨遭村民杀害的恶性刑事案件(此事不知道后面湖南卫健委会做何处理?至少工伤得认吧!)。下面是村医对公卫及刷脸系统的讨论:

给村医刷脸有被杀的风险,不刷上级部门就要扣钱,出了事上级部门还不管!!!

  • 基药价格虚高,配送不及时,卫生室面临无药可用。
  • 湖南卫健委把村医门诊费给取消,导致村民看病无法报销,这中间包括高血压、糖尿病等慢性患病贫困群体。更为奇葩的是村医每进一款药,要做如下一套程序:纸质,门诊登记 ,处方,患者签字,签电话号码;电脑上要做的,接诊~录入个人信息~写病历~处方~划价~收费~出库~完成诊断!这样才有基本药物补助费。因为村民被政策绑架去了卫生院看病,所以被采访的炎陵县一个老村医无不气愤的说“湖南省卫健委给我们结了扎还要求我们生孩子!”
  • 山区人口分散,青黄不接现象严重,一些村医七十多岁还不得不在岗,用他们的话说“年轻人谁能在这地方呆得住,不要说新鲜血液进不来,就连本地年轻人大都外出,村里只余留些老弱病残。”

村医指头雾气腾腾的山头说,还有一些人家分散在那些地方,这样的拜访一处做公卫需要花费大半天的时间。近处的村民一看到村医就会反感说“你也不给我们钱,又来干嘛?给我们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影响我们正常的生活。”

上级单位不管村民配合不配合,你只要按他们规定做,一定就会扣钱!

(未完待续)

279人评论了“卫柏兴乡村医生现状调查纪实(1),村医:“湖南省卫健委给我们结了扎又要求我们生孩子” !”

  1. 福建省老村医
    2019年12月2O日,9:10
    在冠状病毒肺炎非常时期,我们用最危险不顾生命在第一线,为武汉反乡人员测体温,放来的补助钱卫生院都要吃,公卫钱更不用说,吃了不吐骨贪官腐败分子,乡医不穷不苦呀!

  2. 支部书记
    2019年12月30日,8:15
    哦这才明白乡医真的好累辛苦,中央政府下来补助金,你们用命放来的,他们也克扣,真不公平。

    1. 福建省村医李美英

      千真万确。村医就这么难,难于上青天。村医就这么苦,比黄连更苦。这么难这么苦这么累都是卫健委这群官员逼的,公卫做了,补助来了,像打发小乞丐一样几个硬币给我们。疫情来了,一个电话全部到位,当疫情结束了,补助来了,与村医没啥关系,这是什么世道呀,简直就是比周扒皮还周扒皮呀!!!

  3. 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双桥镇湘竹村原冻头老村

    湖南省衡阳市祁东县双桥镇卫生院公卫办,2020年12月12日对乡村医生年终考核,因考核克扣不合理我同他们发生了争执,把克扣不合理的地方记录并拍了下来,我当时说要向上面反映情况,第二天公卫办周长青就打电话要我去,把我训了一顿,说什么你对公卫办克扣不满意提出辞退,可以不干。年终发钱,我服务803的村,得分87.1,全镇考核分数第一。人平18.3元。上半年给了基药1817元,其余没有任何补助。其它的村医得的更少。请问2019年国家究竟给村卫生室多少钱?

    1. 福建省村医周元芳

      千真万确。村医就这么难,难于上青天。村医就这么苦,比黄连更苦。这么难这么苦这么累都是卫健委这群官员逼的,公卫做了,补助来了,像打发小乞丐一样几个硬币给我们。疫情来了,一个电话全部到位,当疫情结束了,补助来了,与村医没啥关系,这是什么世道呀,简直就是比周扒皮还周扒皮呀!!!

  4. 湖南省祁东县双桥镇湘竹村张雪香卫生室

    请卫柏兴把乡医的情况如实反应到中央,习主席领导的国家富了,拨了那么多公卫款,都被当地卫健委,乡镇卫生院贪了,乡医辛苦一年只拿了国家拨款的三分之一。

    1. 福建省村医王宝兰

      千真万确。村医就这么难,难于上青天。村医就这么苦,比黄连更苦。这么难这么苦这么累都是卫健委这群官员逼的,公卫做了,补助来了,像打发小乞丐一样几个硬币给我们。疫情来了,一个电话全部到位,当疫情结束了,补助来了,与村医没啥关系,这是什么世道呀,简直就是比周扒皮还周扒皮呀!!!

  5. 不予评论,后代不允许接班,到外面打拼,有没有人服务在基层是政府关心的事情,小村医干好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情就够了!

  6. 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卫健局和隆回县荷田卫生院更黑,没有合理过,谁送的礼金多就给谁办事,我为乡村做实事23年,做公卫,下乡为群众测血糖,测血压,村里其它村医在外非法做传销,办证10年来从未在家为乡村服务,卫生院同流合污还给他任命为法人代表,把真正做事的老实医生都不给予执业证!天理何在?

  7. 老乡村医生苦不堪言,干了一辈子把春和汗水都献给了农村卫生事业,就拿非典来说吧!我们乡医在没有特别的防护措施情况下,零距离接触病人,为病人测体温、测血压等,还要每3小时向卫生院报告情况,那时我们是医生?不是农民?现在我们老了给我们搞个灵活就业人员的养老金,只有十五年工龄?它是社保中最基本的生活保障,一个上了几年班的同志到退休还有工龄,难道我们连一个赤脚兽医和农村小电工的标准都没有吗?以当今社会整体消费水平我们够吗?不少已经退休的乡医生为了生存!带着年迈、带着疾病、带着无奈、带着萎屈外出打工,我们强力要求按民办教师、赤脚兽医、农村电工、卫生院退休职工的标准给我们乡医!这样才体现社会主义制度的公平、公正、平等!

    1. 福建省乡医
      2019年12月29日,9:15
      卫生系统都是吸血鬼,从不把乡医当人看,一句话,一个电话叫的乡医做的死,拿起公卫钱来扣了又扣,工资表不能见天日,自从有了卫总平台,才勇把心里的话出来。

    1. 福建省老村医
      2019年12月2O日,9:10
      在冠状病毒肺炎非常时期,我们用最危险不顾生命在第一线,为武汉反乡人员测体温,放来的补助钱卫生院都要吃,公卫钱更不用说,吃了不吐骨贪官腐败分子,乡医不穷不苦呀!

  8. 山东省,枣庄市,薛城区,王维铎

    支持卫总,支持卫柏兴团队的同仁们反腐倡廉,替全国乡村医生维权,感谢你们辛苦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