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庆阳伪村医魏正广上央视公开造假!

我们先再次剖析一下,当着全国人民的面在央视配合某部门公开撒谎造假的伪村医魏正广一二三件事。

学历不明:

央视《新闻1+1》报道魏正广是1991年从甘肃中医学院毕业的,而2014年评选魏为陇原最美乡村医生时介绍魏1991年从庆阳卫校中医专业毕业,一个县级的卫校估计连正规中专也算不上吧?魏村医究竟是从哪毕业的?

当村医的时间自相矛盾,对不上号:

2012年央视网报道甘肃村医魏正广1991年7月从甘肃省中医学院毕业后,一直担任甘肃省庆城县上关村卫生所村医。而在2014年一篇题为“2014陇原最美乡村医生”魏正广文章称,“魏正广出生于中医世家,1991年于庆阳卫校中医专业毕业后,他毅然放弃分配去大医院发展的机会,回到了生他养他的上关村当起了村医。”

在最美乡村医生魏正广的这篇文章还报道“自2003年以来,他自筹资金60万元,在原村卫生所的基础上盖了3层楼,占地860平方米,院内还有十几间平房。经过多年的发展,现卫生所共有7人,一名中医和一名西医大夫,还有2名护士,2名药剂师,1名防疫护士,年门诊量约1.5万人次。”然央视的那篇报道是1996年自筹资金60万,两条新闻时间上差了7年。在原村卫生所的基础上盖了3层楼,占地860平方米,人员7人,年门诊量约1.5万人次,这还是村卫生所吗?

但从驿马镇上关村原村医刘粉兰自述中可了解魏正广执业真相我是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驿马镇上关村的刘粉兰(不在职村医),今年60岁(电话号码1502594xxxx)。

我是1980年和丈夫李永峰结婚的,1982年和丈夫李永峰在驿马镇上关村当乡村医生的,从事基本医疗,儿童预防接种,传染病预防报告等等工作,丈夫在1989年生病(丈夫在2001年去世的)。我就一个人独立去给村里娃娃打预防针和防疫工作,一直到在2008年,我去庆阳卫生局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就不给我换了,说我的上关村医疗机构许可证作废了,把我村医疗执业许可证副本内容撕了,说一村一证,但许可证号还没到期,我把许可证副本拿走保存。2008年卫生院要我把打娃娃预防针卡和妇幼管理卡交上去,给我补助费1000元。

在 2009年,不知什么原因魏正广来我们上关村干公卫的,魏正广是我们上关村的人,以前在驿马村开诊所,没有干村医工作,魏正广是药贩子,把药材公司的药房改成村卫生所(我们村原来的卫生室是我自己的),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敢把我们上关村卫生所,开在驿马村的。

我从事乡村医生工作的证据只有以前给娃娃打预防针的登记卡和许可证副本封面和撕掉的碎片,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我没有领到任何补助。

从前文和上关村村医刘粉兰反映的情况中我们可以了解,魏正广是2009年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把刘粉兰卫生所名额霸占,并且没有把卫生所开在上关村,而是异地开在了驿马镇驿马村魏正广门诊楼后面的药房为实际执业所在场所。

魏正广是个药贩子,早年经营过药材,并在本镇驿马镇驿马村开个体诊所(2008年以前),为什么在学医之后没有直接去上关村当村医?而非要在2009年去挤掉本村村医刘粉兰呢?并且手段相当不光彩。

答案是:

2009年将实施新医改,国家将实施新农合制度,报销新农合的单位是村卫生室,报销人员条件是乡村医生,而非个体诊所。魏正广门诊的生意很好,但是无法报销新农合,所以魏正广看准了村医是个”肥肉(能报销)”,通过什么不为人知的关系挤掉刘粉兰当上所谓的“村医”。前面诊所后面卫生室,这样一来到魏正广门诊来看病的患者都可以通过上关村卫生室这个名义进行农合报销,魏正广不发财谁发财,并且和谁一起挖国家墙角发了财???

再看魏正广在工商局的信息截图:

魏正广诊所现在是注销状态,即使注销了这个三层门诊楼搬不到上关村吧,并且央视《新闻1+1》可不止一次的强调这是原来从三间瓦房基础盖起来三层楼的上关村卫生室。

从上图也可以看到,魏正广老板是这个专业公司的大股东,个人认缴金额高达280万人民币,央视找的这个村医收入远远超出大城市公立三甲医院教授的收入。央视邀请魏正广参与报道的此新闻其实就是想说明,村医收入很高,即使比魏正广低,不如魏正广,但也远远高于其它行业的收入,村医辞职,村医养老、村医上访只是个别现象……

实际上当天(7月23号)有央视记者找到卫柏兴,想让卫柏兴推荐一位村医反映一下村医的真实生存状态。卫柏兴推荐了一位,记者也进行了采访,但没有播出,所以各位最终看到的是央视、江宇、魏老板合起来唱了一出《欲盖弥彰》企图《瞒天过海》的大戏。

但事实真相是那天 (7月23号) 国家最高领导人和孙副总理对村医辞职事件做出了重要指示和批示!!!

438人评论了“甘肃庆阳伪村医魏正广上央视公开造假!”

  1. 老赤脚医生王翠萍

    魏正广实属乡村医生的败类,伙同姜于弄虚作假,欺上瞒下,希望国家严查卫生系统腐败分子

  2. 山西呂梁石樓赤腳醫生!李世旧!

    村醫,有史以来就担当着医奴医卑,至今国不认民不从,只可奈何!奈何!奈何不得!
    竞敢在村医内有贪桩王法的医腐存在,向魏正广利用不择手段霸占村医宝坐。借着医保的东风,夺得村医的处方权,报销拣财医腐自富。失去医德医风,损她利己威害民益。
    赤脚医生又红又专,一颗红心为人民。把青春年华无私奉獻给党人民,哪容魏正广这类歹徒瓦解村医品质。这样的败类应严惩不怠还个村医清白,明确村医红心赤脚。历经艰辛得不到养老,坚持含辛茹苦的精神,归终辞世。

  3. 山西省偏关县老赤脚勾正荣

    可想而知,医疗战线水有多深,通过卫柏兴平台找寻的村医深上央视,而魏广正假村医套保专家出台献艺,有失央视颜值!

  4. 山西省偏关县老赤脚刘占

    可想而知,医疗战线水有多深,通过卫柏兴平台找寻的村医深上央视,而魏广正假村医套保专家出台献艺,有失央视颜值!

  5. 可想而知,医疗战线水有多深,通过卫柏兴平台找寻的村医深上央视,而魏广正假村医套保专家出台献艺,有失央视颜值!

  6. 咱不说是真村医还是假村医,咱就说,自己改建原来的村卫生室花60万,我们没有60万改也可以借或代款几万改建村卫生室,将公有财产变为私有财产,退下来以后,房子就成了我的了,谁要用谁给我出租金?全国的村医都这样变法则挖国家的墙角,那大家想想这成什么局面了?

  7. 卫生部门真是腐败的惨不忍睹啊!维护全民生存健康的部门都能如此腐败,难道还不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吗?先要治国才能平天下啊!

  8. 山东省老乡村医生李令伍

    中央巡视组您好,,
    全国乡村医生强烈要求把魏正广这个药饭子冒版假乡村医从乡村医生队伍踢出去,害国怏民败类滚出卫生队伍吧,去见鬼去罢!
    弄虚作假骗了国家!你知道吗?坏东西狗东西关健是把全国乡村医生害苦了!!!!!!。

    1. 山西村医高如岑

      一个药·饭则腰身一变成了乡村医生,并且把真正的乡村医生挤兑岀去,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卫生系统的腐败严重,认钱不认人。请中纪委有关领导重视卫生系统的腐败。把这种害群之马清除出去。

    2. 浙江舟山岱山县老村医陈彩琴。

      还有什么可信之言,连中央电视台新闻也是可以假的,那还有什么是真实新闻。全国老村都是伤恨泪泪,生活艰辛,出来一个魏正广说说谎言,简直是不可思议。老村医是否能见到光明,是否有养老的一天,是否能过上安稳的晚年生活?要看党的决策了。盼盼盼!

  9. 黑龙江江双鸭山村医郭祥连

    卫健委的腐败官员们
    想借疫情隔离来逃脱
    村医上访,蒙混过关
    门都没有!水耒了
    只能放,不能堵,
    上访的多,矛盾积压
    只能理,放,越堵越完。
    最终只能大埧决堤
    革命浪涛一泻千里!!!

  10. “伪正广”这个败类,居然敢在全国人民面前说谎!中央最权威的央视为什么会联合“伪贱鬼”公然造假?望巡视组重点查查!全国近百万村医翘首企盼真相!全国人民也需要真相!党中央更需要真相!!!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