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费超军费,每年浪费上万亿,谁是套保的主力军?

近日,全国各地一年一度的“城乡居民医保”缴费工作开始了,我们在国家医疗保障局官网看到,2019年城乡居民医保人均财政补助标准新增30元,达到每人每年不低于520元,新增财政补助一半用于提高大病保险保障能力(在2018年人均筹资标准上增加15元);个人缴费同步新增30元,达到每人每年250元。

2018年的标准是财政490元+个人220元=710元,2019年是财政520元+个人缴费250元=770元,上涨60元,医保缴费标准连年递增,医保支付却早早亏空,问题究竟出现在哪里?安徽亳州医疗保障局把矛头指向了村卫生室!(不只是安徽亳州,据村医反映,全国各地的卫健系统都认为村卫生室的村医在套保)

让我们先来看看全国各地村卫生室的门诊统筹(与新农合合并前叫家庭账户)报销额度:

江西萍乡2017年75,2018年75,2019年132;

湖南永州2017年30,2018年40,2019年40;

吉林大安是50元,贫困户是80元;

湖南长沙已经三年不许村医报销医保;

甘肃庆阳17.18.19年村所门诊规定每人最高报销50元;

吉林松原每人每年最多50元;

辽宁大连是每人每年100元

……

我们大概算个账,以2019年为例,医保资金在村卫生室报销最多的不过132元,最少的仅仅是40元,平均不足100元,再怎么报销每人都不会超过这100元,如果按照每个村医服务1000人计算,报销金额也不过100000。财政补贴520元,个人缴费250元,减去村卫生室的100元,剩下的650元医保基金去了哪里?到底是谁在消耗国家的医保基金?

从上面的亳州市医疗保障局文件我们可以看到,此次监督检查村卫生室套保的重点是“基药”问题。

“基药”问题一直是村医热议的话题,几乎所有的村医反映,他们接到上级通知是:只有从卫生系统指定平台采购的就是基药,否则不是。即使同一厂家、同一剂型、同一规格,只要不是从指定平台采购,那就认定为“非基药”,就是“套保”。

举个例子,同样的阿奇霉素,哪怕在医药公司进价3块,村医加价2块卖5块,就要受处罚,就是“套保”了。而村医在“有关部门”指定的基药采购平台采购10块报销给村民,就不是“套保”,因为10块的是“基药”。这究竟是谁在明目张胆套保?

关于“基药”,村医们一致反映的药价虚高、经常缺货、断货,能配的上的都是高价药,低价的从没订购过的问题一直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反而越演越烈。有村医坦言:“基药药价高,村民不买账,很多村民不来卫生室报销,所以村医看病很少,基药贵,药店便宜,村民们小病都去药店买药,大一点的病就去卫生院及上级医院了。”

先听段录音,学一下“基药”概念

之前,关于“基药”问题,卫柏兴专门向国家基药制度司就“基药”问题专门进行咨询,得到的答复是:只要是基药目录以内,通用名一致、同一剂型、统一规格,不分厂家,均可认定为“基药”。但是有关部门披着合法的外衣,强迫基层医疗机构必须使用“高价基药”,不仅坑害了国家,也坑害了百姓,国家医保局究竟应该去查谁,心里是否有了方向?

各地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坑民害国,披着合法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让村医垫背背锅),其实他们才是真正套取国家巨额医保基金的主力军、蛀虫!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237人评论了“药费超军费,每年浪费上万亿,谁是套保的主力军?”

  1. 各地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坑民害国,披着合法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让村医垫背背锅),其实他们才是真正套取国家巨额医保基金的主力军、蛀虫!

  2. “基药”,“医保”已经成了有权利一族的敛财工具,医改这些年,药价越来越高,看病越来越贵,昨天医联体,今天医共体,明天不知道又整出什么幺蛾子,反正手中有权利,变换着搂钱,各级涉权领导搂的盆满钵满,大发医改不义之财,富的流油,置国家和人民利益于不顾,祸国殃民。

  3. 各地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坑民害国,披着合法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拿村医垫背来背黑锅),其实他们才是真正套取国家巨额医保基金的主力军、蛀虫!

  4. 各地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坑民害国,披着合法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让村医垫背背锅),其实他们才是真正套取国家巨额医保基金的主力军、蛀虫!请问习主席何时才能抓这些蛀虫?

  5. 关于医但资金的浪费,包括新农合资金的浪费,我在基层干了几十年,深知医保金的浪费,有以下情况:

    一,严格控制村级卫生室报销,每个投保农户人口,每年从10元开始,到2019的80元,还每次只能报限额298元,这个挂名叫参保农户返销。至使一半以上不需要恰药的参保农户人口资金,滞留在医保局的账户上。这种返销,大部分还是在药店使用,包括大米、肥皂、牙膏、洗衣粉,肉和酒等日常用品和部分药品。还怪乡村医生套了保,这是黑心话。

    二,过度医疗,不该住院的劝住入院,不该检查的骗做检查,不该手术的骗开一刀,自从中药可以报销后,大肆结痛人开中药,我听过一医生给村民一次性开过200付中药。

    三,是五保户,低保户,困难户,更是小病大治。一个五保老人,急性寻疹,本来最多上十元能治好的,收住入院治了近五千。

    四,套保,一个中年人她妈住院治疗。
    儿子后一年,因有疾病属保险公司赔付。保险公司查出这个人早在一年前住过院,有此病没有在投保前说明,保险公司拒赔。
    结果一查,原来是他妈住院的医院盗用儿子的身份证做了一个住院的假账,居然还有手术知情同意书,签字是假笔迹。

    五,是药店推销,诸如保健品,药店成了医院,什么病都能治,骗取病人加速消费医保农保。

    六,药品、食品方面的官员入股药店,对套保和骗病人消费医保农保不管。

    七,私营医院,都知道,这类医院多是相关官员入股,对套保和骗保大开绿灯。

    八,高价基药,已经不是危言耸听,与市场价格相比,报销90%,也还要比市场价格高出很多。

    医保的浪费,在于设计者,在于管理者,千方百计控制卫生室报销,还说原因在卫生室,这是贼昨作贼,为贪腐分子开脱贪腐。

  6. 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勾结官官相护!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害民害国!披着合法的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让村医背黑锅!建议把这些柱虫,吸血鬼!吃肉不吐骨头的!败类一网打尽!牢底坐穿!天打雷劈!

  7. 屡禁不止的高价基药富了谁???
    同一个规格,同一厂家,同一含量的药物,为撒基药高出好多倍,中饱了谁的私囊?? 是谁在浪费国家的钱,是谁在糟蹋老百姓的血汗钱???
    没有人管吗??????

  8. 分析的相当清晰,医保局监守自盗,背地里和民营医院达成某种协议,干股投资,把手中的权利转换成金钱。村医有什么,一把骨头,这些当官的还不忘记吮一下。

  9. 各地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坑民害国,披着合法的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的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让村医垫背,背黑锅,其实他们才是直正套取国家巨额医保基金的主力军,罪魁祸首,蛀虫!!!!!

  10. 感谢卫柏兴敢于揭露国家医药各个层面的腐败,全国村医及全国人民支持您。这样的贪污腐败分子要全国人民知道,中纪委知道,打倒一切以权谋私的蛀虫,让村医重见光明!

  11. 药费超过军费,每年浪费上万亿资金。这都是人民的血汗钱,虽取之于民,但用之于贪,党中央国务院如不出重拳打击医疗卫生系统的贪腐,将出现国之不国,民不聊生的地步,到那时,悔之晚矣!

  12. 医改十年了,究竟是失败还是成功,应该老百姓去评说,医改应该找到一个适用于广大医务人员,和普通老百姓都亲唻,都接受的一个好路子,而不是座在办公室里像下像棋一样,生班强套机械性的路子。

  13. 被忽悠了几十年的老村医

    各地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坑民害国,披着合法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让村医垫背背锅),其实他们才是真正套取国家巨额医保基金的主力军、蛀虫!

  14. 上万亿的各种保费,与公卫开支,足够已农村亨受免费国家医疗了。年年涨价,却说年年不够开支,不要说村医套保,我们那,村医不能不村民报销,报销只有医院。

  15. 某些小医院居然每年报销几千万,而乡医院才给几十万。村医基本上也就每年十万二十万却还压一年才给。那些下来拉病号的每周往返十几趟只收一百元的居然就能把一个村的医保弄走几十万,服了

  16. 各地卫健委、医保局、卫生院相互勾结、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蛇鼠一窝坑民害国,披着合法外衣,转移视线(把套保矛头指向村医这个弱势群体,让村医垫背背锅),其实他们才是真正套取国家巨额医保基金的主力军、蛀虫!贼喊捉贼,可恶可恨!望中央纪委明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