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柏兴再次向中央纪委拟申请成为中纪委特约监察员

毛主席说“不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邓公说“实事求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卫柏兴十一期间来到某地进行实地调研,调查与举报内容高度吻合,只是调查过程中还是出点小意外(轻微车祸),幸好吉人天相,各自安好!

原本没有什么阴谋论,只是农村一老爷子不懂法律法规情况下,随意驾驶撞到我们正常行驶车辆。不过地方在处理过程中又让人难免猜测,对方全责,但7天过去了,卫柏兴驾驶的车辆还在交警队不让提出,说需要进行车速鉴定,差不多再要二十天。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这是小事,随它去吧!不过再次证明地方上尤其县级干部大多的确不为多恶,这也是我再次向中纪委申请成为特约观察员的动力和原因。

先看一下去年全国村医推荐卫柏兴成为中纪委特约观察员的内容:

关于提请将《卫柏兴说医改》平台发起人卫柏兴同志设为中纪委监察员的申请函

尊敬的中央纪委:

我是     省     市                       的村医 我叫:                     身份证号码:

卫生室名称:                 联系电话:            家庭住址:

我们诚恳的提请将《卫柏兴说医改》发起人“卫柏兴”同志设为中纪委监察员!                         

医改十年,国家投入大量的经费以“保基本、强基层、建机制”。国家的方向是正确的,政策是利好的,但地方上完全不按中央政策实施,在基层医改上尤其在县乡两级,形式主义大行其道,造成国家在基层医改上投入的大量经费浪费、流失,贪污腐败问题层出不穷。最为突出和明显的问题就是上千亿的公卫经费、基药补助和一般诊疗费被严重克扣截留、贪污(三项经费是国家购买乡村医生(以下简称村医)服务,为了不减少收入而给村医的固定补偿,所以叫做补助)。

由于国家拨付给村医的经费被大量克扣、截留(《卫柏兴说医改》团队调研、收集、整理全国几千份公卫经费数据显示,村医公卫经费被克扣截留率平均都在80%以上,克扣非常严重,甚至于李克强总理提出的每年新增5元完全用在村医身上这个事,很多基层领导说不知道,有的竟然说没有这笔拨款,当然村医更没得到过),导致村医群体连最基本的生存都难以为继。绝大部分村医都是家里的顶梁柱,家庭经济主要来源,现在无法养家糊口,所以大部分村医纷纷转投其它行业,造成真正的基层医疗卫生人才(指的是常年扎根农村卫生室,执行并参与实施新医改各项政策的乡村医生,在常见病,多发病方面有着丰富的实践经验,不是那种为了糊弄国家和高层领导而培训短短几个月就上岗的所谓村医,)大量流失,村医数量从医改前的五百多万,锐减至现在的百余万。村医群体目前面临青黄不接,后继无人的危险局面,如果国家再不重点打击县乡两级在基层医改中的贪腐,习主席提出的“大健康”宏伟蓝图和目标未来就很难实现。

为何全国村医要推举“卫柏兴”为中央纪委基层医改的监察员?

鉴于村医在医改过程中的困境(更多详细调研数据见诸《卫柏兴说医改》微信公众号平台(以下称平台)),通过该平台一个阶段的运行来看,通过基层医改信息的调研,以整治基层医改乱相为主导,将为中国农村医疗卫生环境的改善起到不可估量的推动作用。

卫柏兴同志9年来揭露药价虚高黑幕,一如既往,不畏强权,舍去个人利益,大公无私。虽屡遭利益集团威胁,但从未退怯半步,多年来一直在医改的路上以公益的方式践行着。其本人与团队的理论和实践经验,尤其对基层医改,是国内的专家、学者不能比拟的。

《卫柏兴说医改》平台成立不到半年的时间,以实事现状和数据为基础,掀起了基层医改反腐风暴。其中最为典型的就是喊话贵州省遵义市习水县系列,习水县在国家公共卫生服务专项经费管理上存在严重漏洞的情况,根据各地村医反馈数据(相关数据包已提交或将陆续提交中纪委相关处)来看,存在很大的普遍性。证明了国家对于基层医改的补助经费,克扣截留甚至腐败,核心问题就在县乡两级。

指出了“公共卫生、基药等”经费是贪腐分子的“唐僧肉”,国家对基层的补助经费全部是专款专用,贪腐分子以各种理由克扣截留后不返还国库就犯了“私分国有资产罪”。

村医以前对于各项补助经费发放情况不了解,都是上级部门发多少是多少,得到的补助不够生活,认为国家不关心村医群体,迁怨于国家和国家政策。经过《卫柏兴说医改》团队收集整理讲解国家对村医的补助政策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国家补助的费用足够解决我们基本生活之忧,可以安居乐业,我们的国家和政府是一直在关心着我们这个弱势群体,专款专用村医劳动所得的“血汗钱”全被县、乡两级严重克扣了。

以前村医维权路径是去县、市、省包括去北京上访,上访人数有几人、几十人、甚至上百人不等。每一次上访浪费村医的精力、财力,收效甚微不说,地方上截访,强行带回,有的回本地后被冠以寻衅滋事罪名拘留的现象也不新鲜,导致在地方上官民矛盾重重,危机四伏。

自从有了《卫柏兴说医改》平台,全国村医都选择把基层医改不良现象、腐败问题、所受不公纷纷向平台传递,大部分村医都放弃了原上访方式维权,转向了《卫柏兴说医改》平台。村医代表在电脑上就可以把自己以及同县、市的村医诉求,地方上存在的问题传交给《卫柏兴说医改》团队,团队把全国村医反映的问题经过分析整理形成文字后,对外公开发布有理有据,证据确凿内容,中央纪委可以更加细致精准的打击基层医改中的腐败分子。村医群体有了这个诉求通道,改变了维权方式,对国家维稳方面有着巨大的现实意义,与地方政府矛盾也不会再加深,甚至逐步缓解。

贵州习酒镇通过平台深度报道后,当地卫生部门于2019年为村医及时补足了公共卫生经费,为基层公共卫生服务工作的扎实落地带来了良好保障,村医们扎根乡村服务基层,信心十足。

自《卫柏兴说医改》平台曝光基层医改补助经费被扣发贪污以来,公众号被全国各地基层医务工作者高度关注,正在成为全国各地医改政策执行的标尺和曝光台。被曝光的地方政府私下通过各种手段打压平台,不仅留言被屏蔽,文章被删除,甚至到今天被腾讯公司以不正当理由封号两次。

如果《卫柏兴说医改》平台被腐败势力阻挠、打压甚至关停、村医群体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就会随之熄灭、很多村医将彻底失去对公正存在的信任。

如果《卫柏兴说医改》团队因外界势力影响,不能再帮我们村医群体发声、仗义执言,那么对全国村医的打击以及产生的破坏影响不言而喻。做为基层群体健康筑坝者、亿万农民健康守门人、健康扶贫主力军的村医,将彻底寒心!

2018年年末有些地方村医的公卫、基药补助经费比前几年拿得要高许多(虽然离国家标准还有不小的距离),这正是正能量《卫柏兴说医改》团队威慑的成果(数位胆大的村医反映,很多基层领导惧怕被《卫柏兴说医改》平台喊话,因而他们提出的合理诉求均得到满足),同时《卫柏兴说医改》平台也是我们村医的依靠以及未来的希望。

因此,作为一名村医,我诚恳的提请中纪委在严格要求和审核的前提下,将《卫柏兴说医改》平台发起人“卫柏兴”同志设为中纪委监察员,特此提出申请。

举荐人:(签字、盖章、手印  )                                         

日期:

全国共122名村医代表给中纪委寄了推荐信函,下面选几封信函封皮:

推荐信函寄过去后数日,村医们又打电话给中纪委进行问询,答曰“今年选举已经结束,要等下次了”。

有关纪委监察方面的过古中外参照素材:

秦汉时期,御史台为完全的独立机构,政府对官史的监督与惩戒构成法制建设的重要内容。监察官员是治官之官,为百官之率,历代对监察官员的选拔和任用都给予高度重视。古代监察制度是政治制度的主要组成部分,不仅在监督法律法令的实施、维护统一方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且为后世积累了可资借鉴的富贵经验。

古罗马共和国时期(公元前6世纪到前1世纪)的监察体系起初只限贵族担任,公元前339年法律规定两个监察员必须有一个人为平民。

卫柏兴简评:古往今来,国家兴衰,东方西方,皆无二样。监察制度是为上上制、为兴国本源。中国医改尤其基层医改问题多多,更要加强政治监督,更需要更多如卫柏兴这样的同志站出来成为中纪委特约监察员,方能震慑基层腐败分子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

希望赵乐际书记批准卫柏兴为中纪委特约监察员。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1,361人评论了“卫柏兴再次向中央纪委拟申请成为中纪委特约监察员”

  1. 有些贪官怕卫柏兴先生为中央纪委监察员,因为卫柏兴是一位清白正直之人并敢于和贪官污吏叫板,所以他们害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