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网信办要求北京网信办让卫柏兴平台删除这篇文章,我们已经删了!

9月17日,卫柏兴接到自称北京网信办的电话,让卫柏兴平台把题为“万名村医对促进法的征求意见,全国人大已签收”的文章删除,打电话的语气比较生硬,但卫柏兴还能接得住。

卫柏兴问“怎么证明她是北京网信办的,是谁要求删除的”?她说“是国家网信办要求的”。

卫柏兴的确无法证明她是北京网信办的,因为这也不符合国家的法律流程,不能来个电话说是网信办我就相信吧,也不说删除原因,又没有函,并且还打着国家网信办的旗号,这事有点大。所以卫柏兴马上给中央纪委打了举报电话,说明事由,中央纪委的同志说你可以去核实一下他们的真实性,说没这样办事的,是不靠谱,问我要了自称北京网信办的电话,然后又问了卫柏兴说医改网站域名和要求删除的文章标题。随后卫柏兴也给北京市打了举报电话,这个觉悟是有的。

晚点时候又一自称北京网信办的女士打来电话,说可以见面交流沟通一下,并把地址给了我,我当时还咯噔怀疑了一下,因为对方说的地址带有“家园”二字,印象中就是北京的小区一般,心里更嘀咕。

第二天按约定时间找到这个地方,才相信是真的北京网信办,与小区有些差别,但办公环境还是不错。问“为何不在政府大院办公?”接待我的同志说,政府大院人太多,没地方了,在这样的环境办公,接地气,靠近百姓。瞧瞧北京政府工作人员,能帮国家省点就省点,不叫屈,不哭穷,还很客气,亲民。根本就不象湖南网信办,在省委大院办公,打个电话的口气都是命令、甚至叫嚣“打个电话就得删除,我们从来就是这样办公的”,真牛13!这个所谓湖南网信办是真假目前也没证明,因为我电话里要求说去他们办公点看看,开始让去,后来又不让去了。或许网信办不假,但假公济私的成份应该比较大,因为他当时要求我们删除的文章是江西乐平卫健委拖欠村医公卫款的事,原乐平卫健委主任黄天赐(今天内容满了,明天才能发乐平和奉新的文章)是个能量不小人物,能找到所谓“国家网信办”委托湖南网信办删帖,但我不信国家网信办会无聊到干这种事,和人民作对?这小子告诉我他姓谭,我后面一定会去湖南省网信办核实这个事的。

北京网信办的四位同志态度非常好,首先肯定了卫柏兴这些年在中国医改中做出的贡献,用心倾听并记录卫柏兴讲述风雨十年公益历程,一定程度上对卫柏兴说医改平台有了了解,当然对基层医改尤其乡村医生这个群体对农民的重要性也是第一次“亲密接触”。

当然也要话归正题,我就问到为何非要求删除这篇文章?国家网信办是不是没按流程只打了个电话?北京网信办的领导回曰“不可能国家网信办只打一个电话我们就让你删除的。”其他网信办的同志也跟进解释“现在政策只是在征求意见过程,你们文章上面说记好9月12日这个日子,有点倒逼政策的意思,如果到时候政策与村医的需求有差距或者村医不满意,容易产生隐患……即使你说你们是村医与国家相关部委之间信息传递的桥梁和纽带,医改方面你专业,但网络信息安全方面我们专业,你们毕竟不是专业的新闻媒体,你看你们上面就带有新闻字样……另外过几天就是国家特殊的日子,再说了这个内容你寄过去村医们也都知道了……”

我承认我个人某些方面有些愚钝,理解能力较差,无法完全领会北京网信办领导们给出的纠正思路和意见。不过即使有不理解,暂时的意见也要保留,当下要虚心好学,积极向相关政府部门靠拢,急政府之所急,想政府之所想,按政府部门要求把不足之处抓紧时进行填补。所以这篇文章卫柏兴平台要暂时下架,同时也公开把这个事给大家说一下,以消诸位疑虑。在网络信息安全方面希望后面有机会多跟北京网信办的领导们好好学习!

我在平台上包括给北京网信办的同志也说了,自从有了“卫柏兴说医改”平台,很多村医都不在去到省里、北京等地上访了,这帮国家和有关部门节省了大量的维稳经费。卫柏兴对维稳的贡献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相关部门可以考虑给卫柏兴奖励或者发工资。村医所遇不公,现在只是在家上上网如实情况反映给我们,不信看看下面以前湖南村医为了养老到省政府门口集会,与警察和保安还起了冲突。

下面这两张更不和谐。

有关以前湖南村医上访的事,如果各位领导不相信,卫柏兴平台可以重发一次给你们看看???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1人评论了“国家网信办要求北京网信办让卫柏兴平台删除这篇文章,我们已经删了!”

  1. 当今医改:能给老百姓低价治病的村医是“无能”而对常见疬无法医,只要靠着医院能使用电子工具进行统计和上报各种资料和表册的人是能人,这种人有权有势又挣高薪,奖金比村医一年挣的还多。这些人对老村医啦,瞧不起。这是近十年医改的失败。国家补的医疗款变相进入这些人包里,基层老百姓所得实惠甚微。请国家对医改书规正传。军人以保囤家安全为主,教师以教书育人为主,医生以给患者治病防病为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