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名村医对《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征求意见》今天已寄送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工委会

8月27日中国人大网公开对“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三次审议稿)面向全社会公众征求意见”,以下为中国人大网公开的内容:

“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三次审议稿)》进行了审议。现将《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三次审议稿)》在中国人大网公布,社会公众可以直接登录中国人大网(www.npc.gov.cn)提出意见,也可以将意见寄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北京市西城区前门西大街1号,邮编:100805。信封上请注明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草案三次审议稿征求意见)。征求意见截止日期:2019年9月26日。”

此内容包含如下信息:一、是公开公布;二、社会公众可以直接登录人大网提意见,人人皆可参与;三、也可以将意见寄送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为此事栗战书委员长亲赴云南调研,听取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和地方人大代表的意见。宪法和法律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到上海、浙江、广东、河南调研,听取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地方有关部门、医疗机构等方面的意见,并就草案中的主要问题与有关部门交换意见,共同研究。宪法和法律委员会于7月29日召开会议,根据常委会组成人员的审议意见和各方面意见,对草案进行了审议。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司法部、财政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有关负责同志列席了会议。8月16日,宪法和法律委员会召开会议,再次进行审议。其中常委,代表,社会公众提出,应进一步增加“强基层”内容,支持县级以下医疗卫生机构发展;采取有针对性、可操作的措施,使医疗卫生人员下得去、留得住,明确国家完善对乡村医疗卫生人员的养老政策。基层不牢,地动山摇,强基层的核心就是强村医,就是要提升和改变他们现有的生存状态,解决他们的养老、身份,待遇等问题。

对于“促进法”面向全社会征求意见后,多年饱受不公待遇的村医群体纷纷通过各种方式表达了自己看法,但因受制于文字表达能力,互联网操作水平等限制,无法把自己真实的声音传递到人大立法委员会。为了让立法委员会更方便、直观、系统的收集村医的意见,加上全国各地乡村医生自发委托《卫柏兴说医改》自媒体平台通过网络收集关于村医的相关诉求,想通过正当途径向中央反映村医的现状和真实意愿,避免群体性上访影响正常的社会秩序等等事件发生,在上述前提下,本平台前后两次对村医真实诉求和生存状态进行了调查。

2019年9月11日上午卫柏兴平台把收集分析整理后的村医相关诉求、建议等数据寄送给了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

此次意见收集完全是建立在人大立法委公开向社会征集意见的前提下,在全国广大村医自发自愿的基础上,合理合法的填写自己真实诉求和建议,所用意见收集工具为一个叫“金数据”的第三方平台,从去年收集村医公卫经费数据给中纪委到现在收集数据给人大立法委,都是在村医的推荐下使用这个三方平台工具(不是卫柏兴自有平台收集)。卫柏兴平台所为所行全是公开透明,堂堂正正,一切目标就是为了助力医改,惠泽百姓!

可是在第一次收集数据的第二天,不和谐的现象出现了,金数据公司说我们调查内容涉嫌政治敏感把账号给封了。

后经我们工作人员把人大公开征求意见内容发送给金数据公司,此账号才得已解封。紧跟着我们又对村医目前的生存状态做了一份调查报告,结果好景不长,调查没多久账号又被封停。打电话给金数据公司,他们说是国家网信办让他们封的,问“是打电话还是去函让封的?”金数据工作人员回复说是打电话,卫柏兴平台说这不符合法律流程,一个电话过去说封就封?万一是黑客或其它机构冒充的呢?金数据人员说国家网监给他们发有邮件,我们先看看金数据给出的理由,然后再看网监的邮件:

一、不退钱;二、说我们平台涉嫌欺诈;三、说网监督部门接用户投诉,收集的信息对公民信息安全造成威胁(村医主动自愿填写不公与诉求,这是哪个神经病还是被神经病投诉,还是无中生有或卫健系统一些干部恶搞的?网监部门必须给个说法,是你们个人行为还是部门行为?请网监督注意法规程序!!!你们的所为也是皆有痕迹可循的,如果是公器私用,不问青白,助力腐败,将来会有报应的。另外我们天天接不完的骚扰电话和垃圾信息去管管吧,别天天闲得蛋疼)。

刚刚金数据把网监邮件发过来了,是北京网监发的命令,全国村医填写的信息,北京网监从哪来的信息?这样看还是国家网信办的事。我们也是愿意配合政府相关部门找出不足,也请网监部门如果需要交流或指导卫柏兴平台的工作,请直接发函过来给我们一次学习和成长的机会。如果和以前一样封我们十几个号的瞎搞蛮干,连国家主席、人大委员长,副总理关切的事也敢这样瞎搞,那只能说明某些单位或某人真不想好了。

当然这个事是不是国家网监指挥北京网监做的,目前不好下结论,因为金数据并没有给出我们可靠的证据,不清楚是不是金数据自导自演黑我们会员费?金数据反馈给我们的地址是一样的,但前面抬头不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北京网信办有人公器私用?

不过看下面这些地方卫健干部发的信息又不象金数据在说瞎话,人大审议稿的征求意见,地方卫健委怕什么呢?在说了地方上怎么有这么大的能量能找到国家网信办要求删除文章或强行封号呢?

上图发内容的三人都是江西省地方卫生院的院长。

此两次通过金数据收集的数据信息大概2万4千条左右,已经全部拷入U盘寄送给人大了,国家网信办,卫健委,你们明天就可以去找人大常委会核实数据信息了。

为什么最近这几个月网信办对我们这个小平台这么关注,封微信号,封网站……“各地卫健委”,卫柏兴平台实事求是的把村医群体存在的问题反馈给人大,你们紧张什么?

习李主政、盛世清明、朗朗乾坤下,我不相信有些人还能作什么妖翻什么浪出来???真不怕引火烧身,让中纪委查你们个底掉吗???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861人评论了“万名村医对《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征求意见》今天已寄送全国人大常委法制工委会”

  1. 湖北老赤脚刘文朗

    卫健委官员们作事心虚,完全不干正事,专行欺下瞒上骗中央的勾当,应当严惩,希望这次在中央领导人习主席的三令五声下,村医的养老问题能得到一个全国统一政策的落实,以显示法律的尊严。

  2. 湖南老乡村医生

    坚决支持卫柏兴平台,为我们老村医强烈要求通过两会能够给我们合理的身份和待遇,同民办教师相等,如今政府强行让我们退岀我们身体健康非常不佳又年老多病,三高等疾病!肯请两会代表认真研究我们老乡村医生的退休待遇问题,真是人不如兽医吗?呈请中央政府要出台全国老年养老政策为盼!

  3. 感谢卫柏兴平台!为村医呐喊,建议给村医办好养老保险,提高收入。国家让村卫生室门诊可以报销,百姓得到实惠。减少报表及例会。再次感谢平台!

  4. 我们这里公共卫生拨款只有每人每年不足10块钱,中央巡视组下来调查也没有解决这个问题,计划免疫补贴好像就是2008年给了每个医务人员800块钱,反应再多问题几乎也都是石沉大海没人问津!

  5. 山西省偏关乡村医生

    我们老年赤脚医生太幸若了,把一生都奉献给了卫生事业,老了没有所依,希望党和政府出台:政策解决赤脚医生养老问题,我们要退休,不要退出争取和民师退休同等待遇,希望政府早日给予解决。

  6. 为广大农村里农民的健康保护神――村医解决生活后顾之忧有利于国家和民众的福祉,势在必行,刻不容缓。

  7. 四川省达州市村医

    健康促进法明确村医是医疗卫生技术人员,应与乡镇卫生院同工同酬,落实解决村医身份养老待遇问题迫在眉急,否则未代村医到来不能利国利民。

  8.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害怕别人提交意见和建仪的,总有见不得阳光的,腐烂败透的人和事!。否则怕什么?为什么封号不让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