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首例村医状告卫生院单方撕毁所签协议等违法事实,法院受理后于昨日开庭审理

贵州湄潭县石莲镇村医李德恩因石莲卫生院院长谢良旺利用手中权力单方撕毁三方签订的有效协议,李德恩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特向湄潭劳动局仲栽委员会提出申请仲裁,湄潭县劳动局作出了湄仲不字「2019第07号不予受理通知书,经审核内容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规定,不符合受理权限,原告人不服,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的规定,特向湄潭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履行协议,依法支持被告的诉讼请求。

此案湄潭县人民法院于昨日开庭进行审理此案

开庭前法院宣布的纪律如不许录音,拍照,旁听人不准说话……庭审中被告卫生院方称“卫生院和村医之间没有任何劳动关系,我们是拿钱买他们服务……”这句话说出来之后,在场旁听的村医心里拔凉拔凉的,难受极了,这段话让村医寒心到了极点。“这个问题牵扯到全国的村医、在场的村医,牵扯着大家的心”,庭审后我们采访的村医如是说。

此次庭审参与村医共十七名,除了原告李德恩村医外,湄潭县和周边县的部分村医也参与了旁听。

该案因原告没有带齐诉讼材料,所以没有当庭宣判,将择日宣判!

卫柏兴评:“国家卫健委早年就发布文件明确村医是“县聘、乡管、村用。”说县聘但不签劳动合同,说乡管现在乡镇卫生院不承认与村医之间是上下级关系,只是受县里委托的一个第三方考核机构。既然大小上下卫健系统都不承认与村医之间是劳动关系,只是单纯的狗屁购买服务,那么全国村医群体对于卫健系统有关公卫、基药等相关文件政策、规定完全可以不执行。不是有很多卫生院院长叫嚣“你不干有大把的人干”,谁愿意干就让他们干去吧。卫柏兴不止一次的强调,公共卫生服务如果没有医疗技术做基石,那就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如果雇佣毫无医学经验的群众做公卫服务,当地卫健部门就是漠视、无视人民群众的健康,就是拿群众的生命健康开国际玩笑。既然不承认劳动关系,那么从现在开始,村医们可以想从哪进药就从哪进药,想卖谁的药就卖谁的药,因为没有合同,村医就是自由执业机构。
没有全民的健康就没有全民的小康,卫健系统十年也没有承认和村医之间事实的劳动关系,他们就是医改路上的绊脚石,如果还不尽快改变这一局面,实现全民的健康和小康就一定悬了。不管怎么说,湄潭村医法庭状告卫生院对中国基层医改绝对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希望湄潭县人民法院能认真对待此案,抓住历史机遇,因为这次全国上下有很多人都会关注此案!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226人评论了“全国首例村医状告卫生院单方撕毁所签协议等违法事实,法院受理后于昨日开庭审理”

  1. 他们卫计局和镇府都是反腐败而且不管我们村医死活只知道叫我们干劳动不给我们的生活保障希望上级领导给我们解决我们的生活待遇。

  2. 把病人当病看往往吃力不讨好,把病人当生意做能挣多少是多少?人有二宝精神和肉体,国有二宝教育和医疗!重教育而轻医疗,害的是医生而实际害的是社会是国家!愿聪明的中国真正聪明吧!

  3. 卫生院卸磨杀驴,官官相护,没有人性,不讲道德,都有国家把他们惯的,快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医疗反腐杀一批吧,否则医疗网底难保。

  4. 劳动法对全国人民制定的,为什么把乡村医生排在外面,这是一种扭曲,对乡村医生实行的构买协议,其实就是鼓打成召的霸王条款。

  5. 与医改的初衷背道而驰,强基层变了弱基层,繁重公卫开支过大压力山大逼迫卫生室减少。问责卫健委!药价,医药费群众满意度高不高?医改把乡村医生解决了越改越少,无国家负担之忧了!

  6. 要我们乡村医生做公卫你们卫生院、卫健委说与你们没有劳动关系,没劳动关系你们为何给我们乡村医生布置各种公卫服务要求,要我们来管理,你们就是中国的人渣渣,恶霸流氓。

    1. 咄咄怪事!该卫生院连起码的人际关系都没弄明白,其院长是怎么当的?!卫生院与村医是直接的上下级关系“县管,乡聘,村用”这是诸多文件肯定了的,岂能更改?!愚蠢至极!是谁直接给村医下达各项任务及指令性工作?又是谁在让村医用他们的“基药”?又是谁为村医分派工作发放工资?都是卫生院。肯定的说卫生院跟村医就是上下级关系。不容抵赖!
      河北張文巧

  7. 农民工外务工难道不是购买吗?他们都受劳动法保护,为什么村医不受劳动保护呢?这样的法官,这样的庭审。我们村医表示坚决反对和不理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