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师不转正,乡村教育崩溃;村医不转正,基层医疗要崩盘!

多年以来,乡村医生的身份和待遇始终得不到妥善解决,乡村医生的劳动关系问题一直让乡村医生们耿耿于怀,随着时间的推移,因身份待遇不明朗引发的案件频出。

提到村医的劳动关系,必然会追根到村卫生室的属性上来,村卫生室归谁管,则是问题的关键。大集体时,村卫生室确实全权归属于村委管,如同各村的小学一样,房屋、工具、人员、工资、待遇等统一由村集体负责,因为有集体经济作支撑。

村民享受的免费医疗是基于村集体主宰全村村民的经济大权统筹规划调拨的资金,当时的农村合作医疗与现今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有质的改变,如今是全国统筹的医疗保险,医保金只负责医疗报销,不负责办公人员的薪酬。

如同教育一样,大集体解体以后,义务教育的推进,村集体经济不复存在,乡村教师的工资和待遇村委没有办法负责,国家不实行教育改革,乡村教育将崩溃,只有将乡村教师纳入教育部门的统一管理,才能支撑起乡村教育的这片天。

现如今的乡村医疗一样,村委集体经济同样不复存在,村医的基本工资和保障待遇村委也没有办法负责,单靠国家针对村医的补助无法留住村医,还不谈补助被层层克扣,如此下去,乡村医疗势必也会崩溃。

目前,村卫生室面临的尴尬局面是,让一个集体经济不复存在的村委会背着一个要履行重要职责的村卫生室,又对村卫生室负不起一丝一毫的责任和管理作用,除了集资提供场所外,甚至大多数村委会连场所都没有提供,村卫生室实质上跟村委会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村卫生室表面上说是具有合格的用工主体资格的医疗机构,却被非盈利和集体制所困扰,因为无盈利和无经济支撑的集体丧失了合格的用工主体资格,实质上连个体都不如,无任何单位兜底;相对而言,各地卫生院对村卫生室的管理已经完全超出了县级卫生行政部门的委托范围,什么都管,却不去管村卫生室人员的生老病死,最后还理直气壮的说村卫生室不是他的。

很显然,在新型医改中,国家缺失象教育改革一样对村卫生室人员的定性,但是,从国家制定引进村卫生新增人员的政策中又明确指出,新培养的乡村医生统一纳入卫生院的职工管理,这就让人一头雾水了,那么在职在岗的村医为什么不纳入卫生系统来统一管理呢?这不是个医改奇葩吗?

2016年,湖南乡村医生陈泽云出诊意外身亡,家属起诉当地卫计局,争取工伤赔偿,然而最终以家属同意撤诉,村卫生室法人单位村委会出于人道主义给予陈医生家属丧葬费、扶养费等各种费用32万元而告终。

近日,本平台报道的贵州湄潭县老村医状告卫生院长一事将在今天下午2点开庭,胜负如何我们还不得而知。

昨天在村医群里又看到阜平县村医刘新琳向阜平县信访局要求确定劳动关系一案,不出所料,阜平县人们政府给出的答案也是不符合现行政策规定。

实际早在2013年,国家卫建委就以出台关于乡村医生养老政策的文件要求: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进一步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 提高乡村医生待遇的通知:国卫基层发〔2013〕14号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卫生厅局、人口计生委(卫生计生委):

为贯彻落实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巩固完善基本药物制度和基层运行新机制的意见》(国办发〔2013〕14号,以下简称《意见》)精神,进一步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提高乡村医生待遇,确保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网底”不破,现通知如下:

我们很容易看到,文件早已明确规定,但各地卫健委拒不执行!

新医改以来,村医执行各项医改政策,包括公共卫生服务、基本药物实施、精准扶贫等一系列公益政策。各地卫健委和村医签署“公共卫生服务购买协议”,事实上已经形成“劳动合同关系”,却又拒不执行合同法规定的相关薪酬待遇问题,存在明显的失职和违规管理乡村医生事实。

当谈到这里时,村卫生室的归属问题其实已经非常明朗了,只是一些人故意装糊涂而已。医疗改革与教育改革在乡村这一块的相同点太多,要解决乡村医疗这方面的问题,照葫芦画瓢即可,没有那么多的困难。

综上所述,各地卫健委明知国家卫建委相关明文规定,规避“劳动法”的行政不作为,致使乡村医生在没有“劳动合同”权益保护下,工伤、医疗、职业风险、养老保障等诸多问题蒙受巨大损失!

从国家卫建委官网上的【国家卫生计生委关于进一步完善乡村医生养老政策 提高乡村医生待遇的通知】国卫基层发〔2013〕14号 来看,乡村医生与卫健委属于雇员关系!理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相关规定给与妥善解决!

要说医改十年卫健委最大的贡献就是“成功的消灭了数以万计村卫生室和几十万乡村医生”!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91人评论了“民师不转正,乡村教育崩溃;村医不转正,基层医疗要崩盘!”

  1. 老村医盼望何时才能实现养老,中央年年都发文件到地方政府就是不落实,80岁都不能得到中国公民应有的养老待遇,这就是当年的赤脚医生的下场,悲哀!!!

  2. 说良心话中国??政府应该对村医特别是老村医负起责任来!他们真是我们老百姓的健康守护神!从疾病预防接种疫苗、健康教育、小病治疗都没少付出!年轻时期政府叫付出一切代价!年老了没人管了!可悲可叹呀!

  3. 没有我们村医的存在!哪有村民的健康守护神,哪来的小病不出村这个词语!望国家领导人们多多关心我们村医的生存啊!

  4. 2019年合作医疗收费220元,所有的村民药费全部免费,都够了,还要国家拨款吗?国家拨款让谁贪污了?县乡两级医院贪污了,乡镇卫生院贪污的最多,把乡镇卫生院的院长全部抓起来,全部判刑,没有一个是冤枉的,不信试试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