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湄潭县一院长单方撕毁与村医签订的承诺协议书!村医怒把“土皇帝”告上法庭!

乡村医生与卫生院历来是从属的关系,卫生院对村卫生室的乡村医生进行各项工作的指导工作,然而,在贵州,以为乡村医生却把卫生院长告上法庭,这是因为什么呢?

民事诉状

原告:李德恩,男、汉族,初中文化,64岁,家住石莲镇黄莲村平安定组,任石莲镇庙坝村卫生室村医,公民身份证号:52212819541205xxxx,联系·电话1315822xxxx

被告:石莲镇卫生院院长法定代理人谢良旺,联系电话:13314412638

案由:

劳动争议

请求

(一)依法判决支付2018年6月-2019.6.30日工资8604元。

(二)依法判决2018年元月-2019年6月30日门诊诊疗费用6315.75元。

(三)依法判决被告停止侵权依法效验庙坝村执业许可证年审工作。

事实及理由:

原告人1997年经庙坝村村委申请李德恩为庙坝村卫生室工作,并由石莲乡卫生院聘为庙坝村乡村医生,并经湄潭县卫生局批准为乡村医生,取得了医疗资格职业许可证。

该协议经三方签字生效,以产生了法律效力,履行1年,原告提出争议,经三方达成口头协议每月300元公卫

工资原告享用,其他事宜按三方达成的签字生效的2014年9月3日协议履行,履行至2018年6月30日、三方并

无争议2018年7月被告利用手中权利擅自撕毁协议,将原告应享受2018年6月30至2019年6月30日全部工资

和2018年元月至2019年6月30日门诊诊疗费全部戳扣同时将庙坝村卫生室职业许可证停审,事情发生后我多次向被告申请效验庙坝村卫生室职业许可证和要求给付戳扣的全部工资,被告一直拒付戳扣的全部工资和效验庙坝村卫生室的职业许可证,为了维护原告的合法权利特向湄潭劳动局仲栽委员会提出申请仲裁,湄潭县劳动局作出了湄仲不字「2019第07号不予受理通知书,经审核内容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规定,不符合受理权限,原告人不服,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第二条、第七十七条、第七十八条的规定,特向湄潭县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要求人民法院判决被告履行协议,依法支持被告的诉讼请求。

此致

呈湄潭县人民法院

具状人:李德恩

2019年7月16日

这是民事诉状

这是三方协议

针对此事,本平台工作人员进一步与爆料人取得了联系,为了便于大家听得清楚,我们对录音进行了简单翻译,内容如下:

我是贵州省湄潭县石林镇的乡村医生,我叫李德恩,2014年与卫生院签订了不做公共卫生的合同协议,协议一直执行到2018年6月。合同停止以后,所有经济来源没有了,生活不能自理,不能继续下去了,就向当地法院提起了民事诉讼,法院在7月份立案,在2019年8月27号下午14点开庭,在开庭之日,希望广大乡村医生前来支援,支持我们乡村医生维权。之后做了详细介绍,名叫李德恩,今年64岁,从事乡村医生工作以来,几十年来是老百姓的健康守护神,卫生院长签订合同,不履行合同,撕毁合同,卫生院长撕毁合同协议,损害乡村医生权益,希望全国村医,支持我的维权行动。

起因:

那么为什么会发生乡村医生起诉卫生院长的事呢?据村医介绍是因为在2013年、2014年因卫生院账目不清,李医生曾经去检察院举报过此事,引起院长不满,从而对李医生打击报复,撕毁合同,导致李医生没了收入,生活成了问题的。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61人评论了“遵义湄潭县一院长单方撕毁与村医签订的承诺协议书!村医怒把“土皇帝”告上法庭!”

  1. 现在的公卫就是一座大山压在村医的头上,卫生院做了些什么?都在指手划脚,吼,吼,还是吼。全是落给村医了。

  2. 不知到为什么全国村医都一样,难道是各省卫生院都有问吗?决对不是,什么地方有问题他们自己是知到的。

  3. 为什么人们挤破头的当领导?因为名利双收。大权大名利小权小名利,无权沒名利只能认倒霉!这就是村医的现状,也是村医维权上访受不了压迫,维持不了生活,那有保护农民健康的精力的真正原因。只有卫柏兴能把村医无身份,无养老,无待遇,老村医无生活的实情反应到国务院,引起高层重视。解决了村医的困难就是解决了农民看病难看病贵的难题。支持原告,支持卫柏兴!

  4. 乡村医生是弱失群体,有人说得好,做事为上下级关系,有什么意外,生老病死,唉,有事情什么都不是,全国乡村医生法定人都是村主任,村主任仅是本村人,与村医无半毛钱的关系,是卫计不作为,乱作为表现,他们推得一干二净,农民工都有保险,农村畜牧什么都有,可见十几年来村医时代产物,但愿8月26立法村医有所改变么?按时说希望不理想,只有全国乡村医生团结,都说不,再多几卫柏兴,张柏兴,看会引起重视么……

    1. 全国的各乡镇卫院院长都是他妈的一路货色,贪污乡村医生的钱,太可恶了,为啥中经委不查呢?这么多年了,没有哪界政府真正关心一下乡村医生的疾苦,说明了政府太腐败了。

  5. 乡村医生是弱失群体,有人说得好,做事为上下级关系,有什么意外,生老病死,唉,有事情什么都不是,全国乡村医生法定人都是村主任,村主任仅是本村人,与村医无半毛钱的关系,是卫计不作为,乱作为表现,他们推得一干二净,农民工都有保险,农村畜牧什么都有,可见十几年来村医时代产物,但愿8月26立法村医有所改变么?按时说希望不理想,法律是为统治阶级务服的工具,只有全国乡村医生团结,都说不,再多几卫柏信,张柏信,看会引起重视么……

    1. 看来这场官司,按国家劳动法是有的,就是只要注册法定代表人是村长,卫生室负责人是村医,这种注册太不合理了。我们村医暗无天日,希望在附近的村医都去听庭,给老村医助威,官司胜与败都要去支持他。

  6. 又一例给郯城县庙山镇一样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不过也太巧了,难道法不是为老百姓做主的吗?是强权者的保护伞吗?难啊!

  7. 说一千,道一万!始终就没有一个上层领导站出来给我们村医主持正义的!所以说我们找哪个部门都是说我们没有理!一拖再拖!拖的村医没有活路了!现在的情况就是村医根本就不是被重视的!

    1. 全国上下乡镇卫生院长的权力如同手握一把利剑,村医任其宰割,TA们本着天高皇帝远,中央反腐倡廉够不着TA,督察员下来督察都是不按规则出牌,明明名单上是某某是调查问卷村医硬是换成ta们做过思想工作的村医!所以在基层总查不出所以然,院长一手遮天,卫健局长外行管内行一窍不通,卫生院长是他的奠基石,所以卫生院长胡作非为他是睁只眼闭只眼,所以荔城腐败的根基就是卫生院长这群白蚁,(例如我现在是一名党员,一位有志村医,我们院长硬是把我的公卫工作辞掉,在外廉价请社会闲杂青年代替我的公卫服务职位,都是造假!我以前管的精神病人和高血压病人我身边的5年了从不访问过,中央下来调查问卷我的名单在内也被换作她人!)国家不重拳治理白蚁公卫服务费和新农合的经费终究还会被他们变相侵占完!跪请中央督察组按我们上报的电话直接联系我们村医才能确切知道基层腐败有多么的严重,人口老龄化日趋严重,年轻村医多数被院长闲置不给做公卫,老村医有一点公卫款补助所以默认,外请闲杂人等更是心甘情愿俯首称臣纳贡!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