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多过去了,事实证明陈金甫在国家医保局副局位置上不适合也不称职!

先声明,说陈金甫副局长不能胜任国家医保局副局一职,只是说他在国家医改方面有关业务能力方面存在的问题,并不是针对他个人其它事情。

李克强总理在2016年4月6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表示,要把“药价”作为深化医改的“突破口”。“医改已经进入深水区,必须采取措施,攻克难关,要把‘药价’作为突破口。”总理说。

他强调,要加快建立药品价格可追溯机制。一方面跟踪管理、确保药品质量;另一方面推动药品价格信息公开,使药价“透明化”。

“这个问题不能再只是‘研究研究’了,要加快推进!”李克强明确要求有关部门。

2016年现在的陈副局还是人社部医疗保险司的司长,人社部对总理的要求反应速度很快,随后人社部的医保司在各类媒体面前传递一些信号“最迟2017年年底,医保支付价的标准是一定要出台的。”不论是医保支付价前身发改委价格司提出的“支付性指导价”,还是人社部的医保支付价,至今本人都深信不疑这是控制药价虚高的最有效手段。2016年人社部某领导讲“药品价格是个最麻烦的事情,无数富有聪明才智的卫生计生委、发改委、药监局、招标办的领导,都在药价问题上“栽了大跟头”。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人社部门是不会去碰药品价格这个“硬钉子”的,但这次,是不得不碰了。”但是时间来到公元2019年,医保支付价还没有出台,唯一有变化的就是陈金甫反而升任国家医保局任副长一职。人社部当年的承诺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至今也没人提。

也是在同年,我们把写好的《关于如何出台医保支付价给人社部的函》以及其它相关材料寄给了陈金甫司长,材料内容重点提到如何制定科学合理的医保支付价,对于药价监测方面我们也首提了六字核心“评估、监测、预警”,对于预警的药价如何分级处理也给出了详细说明。可是原陈司收到内容后也不搭理我们,没办法我们找了当年在人社部的中央巡视组,由巡视组的同志转交给了医保司,估计是害怕巡视组,所以医保司工作人员不得已才给我们回了电话。电话里面那位工作人员说全国那么多家医院、药店、诊所的数据,我们要收集研究这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短时间内不可能完成等等。我听了她这些虚与委蛇的话后指责她们医保司在糊弄高层,结果她大怒“我们不可能为你们降药价网一家数据背书”,随后挂掉电话,再打无人接听,以后多次也无人接。后面的事情有的朋友可能知道一些,我打了陈金甫同志手机刚说明来意,他就挂了电话,随后我就发了条让他回家种红薯去的短信,接着陈同志就把我的电话拉黑了。为此我还写了篇《十问陈金甫》发在降药价网微信公众号上,当然这个公众号已经被封了,想看的下面可以发发,底稿还应该能找着。

为什么今天会重提陈副局旧事?原因是前天他在题为“加强常用药供应保障和稳定价格的措施有关情况”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答记者问的内容,引起我等群众严重不适。下面我们来了解一下陈副局都被问了哪些问题,他是如何回答的?

陈副局在开场内容中说道“监测数据显示,2015年以来,70%的常用药价格降低或持平,抗癌药等高价药品价格平均降幅达到18%。30%左右常用药的价格有所上涨,个别品种涨幅较大。”

卫柏兴评:70%的药里面是有很多低价的,这些药品本来就一直低价,十年来价格起伏都不大,但是这些药销量却很小。我前段时间拿注射用琥宁举例一样,武汉长联同规格的才几毛钱,而重庆药友的是十几块钱,而湖北药品采购平台上采购不到武汉长联的这款药,现在价格低的同类药多的是,但全国各大招标平台集体选择忽视此类药而选择高价药挂网销售。30%不是有所上涨,是大部分都疯涨许多倍,并不是个别品种涨幅较大。对于动辄几千上万的抗癌药,平均降价18%对普通收入的百姓来说意义不大,还是吃不起。

中新社记者“请问,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经常有关于药品价格暴涨的新闻,有的涨幅还非常惊人,您刚才提到,药品价格整体形势是稳定的,请问一下怎么理解二者之间的差异?谢谢。”

陈副局“药品价格确实存在这种状况,一方面总体药价稳中有降,另一方面确实存在个别短缺的急(抢)救药价格上涨。我们调查了3200多种常用药品,大概只有200多种涨幅较大,集中在部分短缺药、急(抢)救药和少数非处方药等。这200多个品种有几个特点:一是在药店销售的药和非处方药,二是日均治疗费用比较低的药,65%的涨价药品日均治疗费用在3块钱以内。根据我国的用药特点,用药需求主要在临床、在医院,这属于稳中有降的品种,人民群众对这些药品的稳中有降感受是不深的,因为在医院买药的时候很多是基金报销,个人支付少一些。而涨价的主要在药店、在非处方药,要靠群众自己花钱买,所以对在药店涨价的感受比较深。对不合理的涨价,我们要采取综合性的、坚决的手段予以打击。所以对于整个药品供应和价格的态势,我们还是有充分信心的。”

卫柏兴评:3200多种常用药品大概只有200多种涨幅较大,200多种药品涨幅较大这种说法不靠谱,据我们调查了解药医院常用药涨价就差不多200多种,陈副局却说是药店销售的药和非处方药,如果要是加上药店销售的处方和非处方药,涨幅较大的品种至少要翻一番。65%的涨价药品日均治疗费用在3块钱以内,这句话应该改成原日均治疗费3元以内的药现在涨幅在200%以上。人民群众对药品价格稳中有降感受不深是因为群众在药店买的药价高,并且是非处方药,这什么逻辑?医院药品销售占总额的70%上,而药店20%份额都不到。救护车一响一头猪白养说的是医院,陈金甫把药价虚高的罪魁祸首指向药店的非处方药,这种话在国务院的吹风会上也能说出来,大失水准,非处方药表示这个锅它们不背。

中国日报记者“刚才提到了现在药价上涨有很多原因,包括市场调节机制还不充分,这一点能否再具体说明一下。谢谢。

卫柏兴评:企业多,小散乱,恶性竞争比较激烈,这一脚把球踢给了原国家食药局。层层加价,中国大部分中小企业原流通环节再多,加价的额度也只在30%左右,高价药是垄断药企在源头就把价格提升许多倍并且几乎没有什么流通环节,卖价高卖得好是因为把卫健部门招标的伺候好了,把医院、医生伺候好了,零差率对于给医生的暗扣是毫无意义的。“低价药买不到是因为药企的生产积极性不高”,这是陈金甫同志的毛鸡蛋逻辑。低价药因为没回扣或回扣金额太少,招标部门不招,招了医院也不采购,即使采购了医生也不开,再加上大型公立医院渠道都被外资,中外合资,国内大药企等垄断,这才是低价药在医院买不到的原因,相反在医药电商平台或药店可以买得到。不是企业生产积极性不高,更不是怪现象,主要是有些官员不作为、太腐败造成的。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国广记者“ 请问陈金甫副局长,对于大家现在关注的药品价格过快上涨的问题,医保局和相关部门都采取了什么样的措施?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样的举措?谢谢。”

卫柏兴评:这不是陈金甫第一次站出来说药品不是价格越低越好,原来在人社部医疗保司的时候就说过,并且老拿质量问题说事,你说说你一个经济学系的毕业生,从来没和药品打过一天交道,有什么资格老拿药品质量说长道短。再说了即使药品质量方面存在隐患,也得有权威部门如药监局,专业人士定调。别的不敢说,不管药价有多高,陈副局都是免费或者能吃得起的,但别忘了也是我多次提及的,中国还有很普通百姓一病回到解放前,吃不起药看不起病的大有人在。现在医改现实情况是低价药疯涨,高价药下不来。既然你陈副局老拿药品质量说事并且说了很多年,你完全可以公开质疑国家药监局的领导们不作为,为什么不质疑?许多普通常用药都用了十年二十年,又是药监局认证的正规企业,你一个外行这样讲话,会让人感觉动机有问题。大家如果有空可以查查陈副局这些年来在公开场合说的话,和在吹风会上的讲话没有多大区别,全是假大空的虚词托词。

集中招标垄断、医疗机构垄断、大回扣、政府主导下的零差率、两票制(甚至现在还有地方大搞一票制)等行政手段强势干预下导致市场竞争机制彻底失灵,这些才是造成药价虚高的根本原因。缺乏市场机制,打乱市场机制,失去了市场参考价,医保支付价如何能科学合理的出台?我帮国家医保局出个主意,从市场医药公司招聘十名有十年经验以上的药品采购经理来搞医保支付价,三个月内保证90%左右的药品医保支付价都能合理出台,他们绝对胜任此项工作并且很快能帮国家节省大几千亿的医保资金,希望医保局能采纳。总理说“高手在民间”,我们天天听年年听不干事实的医改官员们在空调房里扯淡,已经厌烦到极点。

再回顾一下陈金甫副局长语录:“药品涨价主要在药店(开药店的要注意了);老百姓买不到低价药是因为企业生产的积极性不高(建议大家都生产高价药);65%的涨价药品日均治疗费用在3块钱以内(无论怎么涨,老百姓都能承受得起);唤醒企业的价值观(当副局长不合适,牧师可以),一下子停止生产也不行(潜台词鼓励违法,无非罚点钱);药品价格不是唯降就好,唯底是好(建议取消陈副局现有待遇,向基层农民医保待遇看齐)。

建立良好的药品价格体系关键要找到良好的价格参考体系,让价格透明,并且这个价格体系可以得到公众的随时监督。创新药可以用4+7谈判价作为支付价参考标准,余的交给市场就足够了。

总体来说,陈金甫同志在这个岗位上有些耽误事,不合适。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104人评论了“一年多过去了,事实证明陈金甫在国家医保局副局位置上不适合也不称职!”

  1. l我认为我们国家的医疗改革是不成功的,药品价格越招标越高,高得离谱,物美价廉的药招失踪了,招绝种了。有的药品高了上千倍,国民的收入提高了上千倍了吗??????????
    药品招标就是实实在在的 “歪招”, 这是第一。
    第二是久拖不决的村医养老问题,难道村医不是人吗?为什么没有退休养老制度?
    30―50岁左右的村医,上有老下有小,900多元一个月的工资无法养家糊口,(主要是边远偏僻、地广人稀边远山区) 的村医,几乎都是被逼迫而辞职、或离职的。有的60,70岁了还在职就是等养老、退休政策的到来……
    强烈要求给这些被动逼迫60岁以下离职、辞职的。高龄辞职、高龄离职、高龄在职的村医合理的养老退休制度。(这几种现象都是逼迫的)。

  2. 老百姓的无奈。

    当官的哪个吃药需要自己付钱,贫困户,低保户,五保户,100元费用,自已拿10至20元。独生子女户,二女结扎户,这些都不要交药保费,就是每人涨到一千元对他们都没有关系,这些人加起来全国是多少不要交医保费,要交费的百姓负担的起吗?而且每年增加参保费,这就医改的杰作!

  3. 四川老村医:秀莲:

    陈局长手法遮天:蒙骗,无德之辈对得起习主席吗?他已失去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品质,旱该下台了。

  4. 乡卫生院【院长覃才勇叫院霸。】!想克扣公卫款就克扣公卫款!想强迫注册无证医生吃空饷就吃空饷!想取消合法医生站长职务就取消!想招聘非法医生为站长就为站长!想逼走合法医生离开卫生站就离开!
    信访人和告状人,以及维权人都遭报复打击了。
    村医生养老政策和退休政策被卫健委,政府一麻二光。这是什么世道?
    不信的话,可以到四川省达州市达川区洛车乡寒坡岭村7组李泽玉那里去调查,寒坡岭村卫生站的李晓明的遭遇就真象大白了!

    1. 医保局是医改的深水区,老百姓从一开始的10元/年到今年的280元/年,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和老百姓所交的款项太多太多了,就这样,百姓的实惠还不知在哪里体现?报销后还是与医改前所差无几甚至更多,现在的官员混水摸鱼者太多了。医保局长需要有担当,有责任心的领导胜任,否则,医改很难成功!

  5. 国家执业助理医师,

    什么医改简直就是瞎胡闹!不顾百姓性命的胡搞一通!不立即解决村医老有所养,怎么改都是反动的注定失败的?

    1. 我总觉得药价领域有孔祥熙大公子的影子,蒋经国打老虎(经济领域反腐败,反垄断,囤积抬高物价),打到孔公子那儿,受到了方方面面的压力,宋美龄也来讲情,轰轰烈烈的打老虎运动只得作罢,物价上涨回到了打老虎之前,而且愈演愈烈,历史是多么的相似,撼山易,撼利益集团难

    2. 医保局是医改的深水区,老百姓从一开始的10元/年到今年的280元/年,国家投入大量资金和老百姓所交的款项太多太多了,就这样,百姓的实惠还不知在哪里体现?报销后还是与医改前所差无几甚至更多,现在的官员混水摸鱼者太多了。医保局长需要有担当,有责任心的领导胜任,否则,医改很难成功!

    1. 新农合从10元 涨到250元,涨了25倍,农民的收入涨了25倍了吗????????弱势群体怎么活,合作医疗款,交农民承受不起,不交
      又不行,要不要给弱势群体一条活路,
      我建议:人均每年交300元,全年免费治病,住院,以后每年根据GDP增长情况适当增加合作医疗筹款,不能与药价的高低来增加医疗的筹款。
      加强农村卫生室软硬件设施和人才建设,让小病不出村。
      按工龄解决好历史以来农村离岗所有村医的养老问题,( 离岗的原因是900多元的工资,无法养家糊口,加上其他经费被克扣而被动逼迫离职 ) 。在岗男60、女55岁以上所有在职村医的养老问题。

    1. 乡村医生王水生

      医改是深水区,医保局局长一职需要有担当的人承担,否则,像陈金甫这样的领导,很难成功!

  6. 医改十年了,现在都改成什么样了,难道自己还不清楚啊,如果陈金甫是外行,何况不早日退出政治舞台,让卫柏兴平台的有智之士上,半年就能使药价彻底降下来,这利国利民的人,怎么不去过问呢?

    1. 四川老村医:秀莲:

      陈局长手法遮天:蒙骗,无德之辈对得起习主席吗?他已失去了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品质,旱该下台了。

  7. 习近平总书记,李克强总理,我心知,国之大,内外事情多,关于药品髙真的是事实,这关系到亿万百姓的切身利益,一个人不可能不吃一片药,除非是神仙,我以一名42年医龄人格担保决无虚言!

  8. 干了四五十年的村医

    国家医保局陈局,我们农民农保交费为什么年年在增长,我们浙江省金华市,从09年每人交10元,到19年增加到500元加大病保险300元,共计800元,是否全国最高,广大农民叫苦连天,不交怕生病承受不了,交又实在有点高,像这样高的收费,全国还有第二家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