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扣截留村医40多万公卫款去向不明,靖安卫健委是否犯了私分国有资产罪?

大家都知道对于公共卫生经费国家有明文规定,一定要做到“专款专用”,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以任何理由挤占、挪用。即使通过考核扣除村医的部分资金也必须在3-6个月内返还国库,卫健委如果私自挤占或挪用属非法行为,就有可能犯了私分国有资产罪!

2017年靖安县卫计委扣下全县村医四十多万元,称2018年村医工作做好了会把2017年扣下的钱给村医,却没有兑现,村医就此事询问主管副主任。熊旺兵副主任除了否认就是称在帐上,当村医询问在是不是在卫计委帐上时,熊旺兵吱吱唔唔不肯说。

村医:历年来我们村医没有得到这么多钱,你的解释是我们村医工作没做好考核不合格,那么历年扣下的钱还在帐上吗?在帐上吗?

熊:我跟你说这个要通过财政核算,财政核算在帐上就在帐上,也不会乱用。         

村医:我就问你,还在你们帐上吗?。                            

熊:不会乱动                          

村医:财政去哪核算?。        

熊:你认为有疑问,就请纪委来核算。                             

村医:去哪核算?。              

熊:财政局,你可以去问,还不知道去哪里核算吗?。    

村医:我真不懂,到财政局核算还是到卫计委核算?还是你们上交去了财政局?。  

熊:商业部门大家都懂的,至于去哪里核算,我讲的清楚啊?。                                   

村医:我就问你,历年来我们沒有得到的这笔钱还在不在你们帐上?。                     

熊:我不管财政,其他的我不兜(理睬)。                      

村医:我就问你钱去哪了,还在帐上吗?。                      

熊:你可以去问财政。           

村医:问哪个财政?               

熊:财政局。                          

村医:去问财政局,也就是说扣下的钱你们交去了财政局?。                                      

熊:我们的钱在财政局,所有的钱在财政局!                  

村医:你说扣下的这笔钱在财政局帐上,没在你们帐上?。                                      

熊:你可以问财政局,因为所有的帐目都在财政局,财政局可以核算清楚!。          

村医:你们卫计委的帐目在财政局,钱也在财政局,也就是说扣了我们的钱,你们上交了财政局?是这么说吗?。

熊:我们不是交到了财政局。                                          

村医:那你就说一句,这么多年扣下我们的钱,去哪里了?。        

熊:我不说一句,我跟你说清楚,作为行政事业单位都是财政代款的,你知道吗?你懂吗?。     

村医:历年来国家拨了这么多钱下来,我们没有得到这笔钱,既然说我们做的不合格,钱去哪了?。                

熊:在财政上。                        

村医:在哪财政上?在卫计委还是在财政局?钱去哪儿了?。                                   

熊:在财政上!                       

村医:在财政局还是在卫计委帐上?也就是说你不知道这笔钱去哪了,还是知道不方便讲?我跟你普及一下财政法律,专款专用!超过半年没有下发就属于截留!。   

熊:你可以去问财政局!

卫柏兴评:靖安这个案例在全国属于非常典型的,这个女村医问的问题有理有据,所以熊主任只能支支吾吾搪塞,这40多万是在县财政局还是在卫健委财政上,他装傻应付,这心得有多虚啊!我们对全国村医十年到手国家专款专用补助经费做过测算,被借考核之名行克扣之实的资金超过2000亿,并且这些钱即使是在县财政局也是不合法的,应该返还到省级或以上国库。靖安县卫健委克扣的这40多万公卫款究竟去哪儿了?

对了,还有一个事在这里也要提一下,前几天本平台发了篇文章,大概内容就是靖安县中医院给2个月到1岁左右的婴幼儿开大检查,简单的呼吸系统小疾被误诊为肺炎不说,并且艾滋、梅毒、乙肝、丙肝等几十项检查全上。当天晚上我给靖安卫健委主任万春发了条信息,问他靖安县是否潜在爆发艾滋、丙肝等疫情,他回了我一句“你觉得呢?”后面再发信息就不回了。

昨天我致电到应急管理部,工作人员说目前只接受北京地区的事件举报,江西发生的事建议往江西省相关机构举报。当然因此事有疫情嫌疑,工作人员后来又主动致电于我,再次耐心解释为何不受理的原因。

有关这个事,靖安县卫健委不调查,不回复,那就请江西省卫健委及相关部门下来查查吧,万一真有大疫情呢?到时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64人评论了“克扣截留村医40多万公卫款去向不明,靖安卫健委是否犯了私分国有资产罪?”

  1. 这段时间靖安县一个私立医院打着免费为贫困户体检的幌子,给贫困户做检查后天天打电话并且上门做工作动员他们去住院,专车接送,承诺不收病人一分钱。(看着是好事,其实是在套取国家医保基金。)

  2. 福建老村医诉求!

    国家卫健委二位主任:您们好!望您们在百忙之中看看村医写的这封信吧,真实,没有一点点水份,真心的盼望国家能出台好的政策救救全国的乡村医生吧!!!

  3. 村医是什么,就好比那木偶要用时拿起玩,不要时扔一边。也好此那肉,认人分吞,认人宰割,我们乡医只有在毛主席时代才活的像个医生。

  4. 靖安县2009-2017年克扣还应该有几百万元之多。这个事还要中纪委成立专项巡察组到全国巡视资金使用发放情况。

  5. 黑龙江大庆市一村医

    全国各个乡镇卫生院普遍都存在克扣现象。关键是上边查不查的问题,官官相护呀,支持卫柏兴平台。

  6. 国家执业助理医师,

    村医致国家卫生健康委副主任王贺胜的一封信

    尊敬的王主任:

    您好!

    我是一名基层村医,今天给您来信,是从我自身服务农村医疗廿余年的经历,也感同身受医改数年来对基层村医的变化,结合自己的一些看法,跟您叙述村医的现状及困惑。

    为了百万基层村医的前景,为了基层医疗的发展,为了底层亿万大众的破解就医难、就医贵的呼声!谈一点本人的体会!

    村医的定位是什么

    我们为什么叫村医?

    因为我们在农村行医,我们为广大的农民兄弟提供初步的一般性医疗及卫生保健服务,所以我们的称呼叫村医。

    我们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

    我们的身影穿梭在荒僻的郊野;

    我们的声誉响彻千村万户;

    我们的付出得到村民发自肺腑的点赞;

    我们的存在是体现了社会主义中国的优越;

    我们的奔波是为了农村父老乡亲解除病痛;

    我们的坚守是为了慢病患者早日康复!

    但是现在的我们,村医的角色在改革中慢慢褪色;

    村医的工作转移到公卫为重点;

    村医的治病越来越力不从心;

    村医的处境感受举步维艰;

    村医的收入怎么也无法保障基本生活;

    村医的工作只是应付无休止的检查!

    天天追问着慢病患者的生活习惯及服药规律;

    天天打听着谁家的儿郎几号结婚登上记;

    天天询问那家的媳妇怀上了崽;

    天天为了增加新人入档百般动员;

    天天是否听到了炮声又是谁走了黄泉;

    天天在数字的游戏着更改着指标能过关;

    天天面对着入档人群核查电话的必须通畅;

    天天为了健康预防,央求村民多拿些宣传册页;

    天天为了不定期抽查露馅,见人就核对是否在锻炼;

    天天为了村民的一句满意点评,只有天天捧着笑脸巴结!

    这就是新时代的村医:

    曾经守护基层网底半个世纪之久的乡村医生;

    曾经为了消灭农村中的多种地方病及传染病,作出了不朽的功勋;

    曾经为了提高村民健康水平,作出无法磨灭的贡献;

    曾经为了新中国的基层卫生事业,奉献了半辈子的青春与热血;

    曾经为了响应政府号召,无条件冲锋在疫病战场最前面!

    可是现在,村医的境况恰是在村中变成了不沦不类的尴尬!基药的短缺促使村医治不了病,公卫的繁琐也迫使村医没有时间治病,医联体更人为地把病人引导去上级医院!村医己经找不到自己的位置了!

    村医的未来是什么

    医改的目标是为了强基层,只有基层卫生的充实发展,才能从源头解决民众的呼声,才能真正破解看病难,看病贵,才能真正理顺医疗堰塞现象!

    医改数年,村医只是疲于应对着每年的新改革项目,竭尽所能地服从高层设计,村医的职守可谓是忍劳忍怨。但村医的保障,村医的待遇,村医的未来又在何方?

    各种以改革的名义,发声着清退在职村医;

    各种以改革的托辞,退养年老的村医;

    各种以改革的理由,整合在岗的村医!

    泥腿子出身的在职村医都快熬不住这份累赘而又窝囊的职责,还要奢望大学生村医依靠什么信念坚守?

    村医的未来在那里?如果医改只是关注了是民生大计,那么近百万村医的呼声更应得到重视及疏解。在公卫工作中,一味地应用各种统计学上的“率“来考核村医的责任心,又采取各种奇葩的苛刻方法来检验”率”的真实性,作为公卫经费的发放依据。且基本都是暗箱操作公卫的考核评分,作为冠冕堂皇的理由克扣公卫应得经费,村医的心怎么不碎?当下的村医己经被公卫整得是心力交瘁,未来的前方,村医还有没有明媚的阳光?

    尊敬的王主任,希望您能够在百忙中听取基层村医的一点心声;为在国家健康大战略中,担负起基层卫生网底的村医所发自内心的一份诉求;为在农村兢兢业业艰守在医疗一线的村医,面对着眼花瞭乱的折腾,所出自草根的一份呼喊;为秉承医者仁心的村医,默默坚守一线岗位,所付出的努力给予合理的回报!

    请您要甄别有些所谓专家的建议,请您多下下基层,多听听村医的感慨,多聆听一下亿万村民的期望与心愿!

    此致!

    敬礼!

    没有保障的全国基层国家全科临床执业助理医师乡村医生泣血呈上

  7. 四十多万是2017年克扣之后再截留的款项,2017年靖安人均公卫费16元一17元左右,当年靖安县的公卫资金总计790多万元,如果足额发放应发放368万元左右,实际发放约272万元左右,仅2017年克扣金额就高达96万元左右,而不是卫计委自己宣称的只扣下了40万左右!

  8. 全国各地的镇医院都是这样,村医每年得的钱,医院给出的账都是糊涂账,到底村医能够得到多少钱,村医一点不知,就是糊涂账,如果国家查下来,可以说每个县卫计委和每一个镇医院都是下不了台的。

  9. 全国那个地方不是层层克扣,国家给村医的钱年年涨,村医到手的钱是不增加反尔减少!全国卫计委和镇医院账目,做假账的多!怎么说呢!全国村医有几个敢举报呢!既使有个别村医举报!他受到了地方政府部门的打压,不死也要脱一层皮!其实这么简单的证据!只要中纪委暗地到村医一个个个检查每年得多少钱!再去查国家拨给省里多”少钱不就明白了!地方政府层层克扣你说自查自纠能有结果吗?大家都有份!村医能举报吗?只能不做就走人!做就要听卫计委的话!

  10. 全国各地的镇医院都是这样,村医每年得的钱,医院给出的账都是糊涂账,到底村医能够得到多少钱,村医一点不知,就是糊涂账,如果国家查下来,可以说每一个镇医院都是下不了台的,如果村医不帮他们干,他们就没有机会克扣,村医同仁们,一定要坚持,希望是会到来的。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