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魏正广并不是真村医,实为套取医保基金的真骗子?

央视新闻1+1在7月23日报道中,播报了一段甘肃省庆阳市驿马镇上关村村医魏正广其人其事,引起了全国乡村医生的关注和质疑,经过魏正广所在乡镇和上关村前任村医刘粉兰所述,我们基本可以理清央视新闻1+1报道的魏正广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根据前文知情人报料所述,魏正广是个药贩子,早年经营过药材,并在本镇驿马镇驿马村开个体诊所(2008年以前),为什么在学医之后没有直接去上关村当村医?而非要在2009年去挤掉本村村医刘粉兰呢?并且手段相当不光彩。

2009年将实施新医改,国家将实施新农合制度,魏正广真不简单,专业技术如何不敢下结论,但从他能提前知晓新农合实施细则,细则是报销新农合的单位是村卫生室,报销人员条件是乡村医生,而非个体诊所,从这点上可以看出其社交能力与关系网肯定非同一般。

或许不知经哪位幕后”高人指点”,魏正广看准了村医是个”肥肉”,决定回村当村医,通过关系挤掉刘粉兰当上本村村医,按照乡村医生管理条例,村医的执业地点和范围是在本村,不允许异地注册,异地注册就意味着是非法行医,而魏正广神通广大能把上关村卫生所执业地点注册在驿马村,那为什么要注册在驿马村呢?因为上关村的地理位置与驿马村有很大的区别,驿马村所在地为乡镇结合部,辐射面积广,为后面实施农合报销(套保)有了广泛的”人脉”基础。

而国家实施的新农合报销制度,它有严格的报销程序和条件的,报门诊统筹必须是卫生室的村医,必须是基药,必须是零差价。既然这么严格,魏正广想着法子的挤进来意图是什么呢?

我们还是以央视《新闻1+1》报道魏医生一天村卫生室门诊患者100多人算批账,当然这个账不是卫柏兴算的,是在前面有关魏正广的文章就有村医算过这个账,我们来看一下:

“魏医生一天接诊100人,一年36500人次,2800人的村,平均每人生病13次,他的预防保健是怎么做的?他的高血压病人随访是怎么做的?他的糖尿病人随访是怎么做的?0-6岁儿童随访是怎么做的?老年人体检、输机是怎么做的?孕产妇体检、家访是怎么做的?精神病人家访是怎么做的,健康教育是怎么做的?问问他不吃不喝不拉不睡觉能干完吗?就是不知道他干的公共卫生造不造假,他是如何保质保量的完成公卫工作任务的?他每次门诊收费5元,就182500元,36500人次基药用药平均10元一次,就365000元,补助15%,就54750元,再加公卫经费,按照2018年人均25元计算是70000元,一年纯收入307250元。”

如果真是为了这点钱,魏正广也不会下这么大力气挤进村医群体了,这位善良的村医只是按正常纸面上操作计算所得国家补助,实际上这里面忽略最大的一个账没算,就是一百多人一天,一年药品销售额会有多少?城镇门诊是无法报销原新农合的,魏正广前面门诊楼,后院卫生室,两者对接的天衣无缝,真正的目的就是利用新农合报销大发横财……

报销过新农合的村医都知道,医保(新农合)报销村医们是不愿意的。首先基药0差价,没有利润;其次村医要先从卫生院基药采购平台垫付基药款,再为村民报销,直到报销新农合垫付款报销返回才能拿回成本,这中间要是数额巨大,是需要一定资金的,所以村医不愿意;再次,开通新农合报销软件(一般1000元-2000元之间)要村医拿钱,报销用的票据(有村医反映要2000元一箱)、复印(A4纸)、打印(针式打印纸3联或4联要几百元一箱)、耗材(色带10元左右一个、墨盒50元一次)、报销票据往返路费都是要村医拿钱的,即使有15%的提成,综合来看,村医还是不赚钱的;最后,考核时如果报销患者电话不通或者哪里出现些许小瑕疵,医保局(以前叫农合办)会扣钱的,所以,医保报销真的是烫手的山芋,身份证复印、农合证件复印、报销单据打印、报销人员签字、报销凭证等手续繁琐,真正不套保的村医几乎不欢迎。

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基药价格问题,众所周知,只要能配上的基药,基本都是高价的,和市场医药公司价格持平的几乎没有,呈长期断货、缺货状态。由于报销的基药价格高,老百姓不理解,情绪非常大,甚至有患者指责村医心黑,卖高价药,因此发生口角的不在少数,严重影响医患关系,严重影响村医实施基药的积极性,所以,有很多村医选择直接拒绝了

看到这里有吃瓜群众不禁要问,既然不赚钱甚至赔钱,这魏村医难道是雷锋转世?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因为这要看如何“操作”……

1、基药采购平台与医保系统(原来叫新农合系统)分别是两个系统,之前的医保局(农合办)只是简单的比较报销总额超过基药采购总额即为套保;

2、因为是两个系统,所以相互不能构成制约和限制。打个比方,比如魏村医采购阿莫西林胶囊50合,那么他在医保报销系统(农合办)报销100合、甚至1000合也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只要医保局(农合办)审核没问题就可以,当然前提是要和审核人员搞好关系,这里你懂的;

3、因为基药能配上的价格高、品种少,报销非常受限制,因此导致各地村卫生室门前门可罗雀,逐渐衰落。如果某些村医脑袋“灵活”,用“非基药”顶替(基药)报销医保(新农合),老百姓会认为这个村医好,村卫生室更好,口碑相传,患者就会越来越多,因为别人不能的他都能……

最后我们来说说农村卫生室规范:

村卫生室严禁雇佣非专业医务人员在卫生室工作,而他承担本村公共卫生服务是雇用了两个年轻娃娃在弄,这两个娃娃是不是村医还有待调查,而魏正广雇人干村医工作,是典型的”伪村医”!

所以可以初步断定魏正广是”伪村医”,实际是套取国国医保基金的硕鼠,要查”伪村医”魏正广套取医保太简单了!

1、按照新农合报销制度必须是基药,基药是零差价制度,让其提供与其所报医保金额相同的基药金额票据。

2、在电脑中随机抽出2018年报账中10-50岁的患病报账者100名,与门诊日志相核对。然后把开出的电子处方药与村民实际口述药品大概核对。(这100名10-50岁就诊者不会都是弱智吧!)

其他什么签字对笔迹、盖手印对指纹的根本不用,就上面所述两条,结果会一目了然,就能证明魏正广到底是村医,还是”伪村医”,还是套取医保基金的硕鼠。

卫柏兴建议甘肃省纪委严查魏正广央视事件,一个魏正广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当着全国人的面胡说八道,他背后的伞是谁?说魏正广存在大量套保行为是否空穴来风?如果你们纪委不会查,给我们留言,我们这边免费派人去查,魏正广套保一查一个准,并且还很容易。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90人评论了“甘肃魏正广并不是真村医,实为套取医保基金的真骗子?”

  1. 新闻这一播,播出了全国套医疗保险的实情,真正的医保钱群众沒得了实会,村医更是受害者。就是肥了象魏正广这些套保,骗保的和他们的保护伞!这是全国普遍性的,不信中央去彻底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