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村医魏正广是最美还是恶霸?

前面两篇文章都重点提到一件事,就是魏正广1991年庆阳卫校毕业后,一直担任甘肃省庆城县上关村卫生所村医。但我们接到甘肃上关村原村医刘粉兰的举报,从1982年开始,是她和丈夫李永锋在驿马镇上关村当村医,一直干到2009年,这中间长达18年的时间里,魏正广一直在外面贩药,在外面开诊所,和上关村没有任何关系。

现在上关村没有卫生所,原卫生所就是上关村村医刘粉兰的家,后来给拆除了,刘粉兰在原地盖了房子,因为证件没到年龄不知道为何被庆阳卫生局强行收走,刘粉兰现在就在家带孙子,顺便对上关村的村民卖点药,当然不打针不输液。从取消她当村医后,她就一直有少量的药在卖,补贴家用,卫生院也知道此事,也没有过多问过此事,不过问睁一眼闭一眼是因为做了亏心事和坏事,严格意义来讲,上关村现在没有卫生室。

既然上关村没有卫生室,那么央视《新闻1+1》采访的上关村卫生室在哪里?媒体先后报道魏正广1996年和2003年自筹资金在上关村卫生室的原址盖了860平的小楼在哪?魏正广是2009年才进入上关村做公卫服务的,怎么各大媒体尤其甘肃省卫健委明知实情的情况下却颠倒黑白对外释放信息说“魏正广从96年就开始建楼,从2003年开始建楼”,时间不对,地点不对,这当地政府谎话说的我们甚至都不知道魏正广这个人是不是真实存在的?

魏正广原来是干个体诊所的,在驿马镇驿马村买了地皮盖了门诊楼,据说生意很火。你说你个魏正广好好做你的个体诊所,但为何非得在2009年盯上村医这个出力不讨好的工作?不知道用的什么手段,能让庆阳县卫生局把没到年龄的原上关村刘粉兰强行辞退,并且手段相当恶劣,直接手撕医疗执业许可证副本,庆阳县卫生局和魏正广你们这为了私利不择手段的做法也太恶了吧!魏正广十年前接上了上关村卫生所的工作后,接着就不知道使用什么神通给谁上了贡,上关村卫生所就开在魏正广门诊楼的后院了。

此事说到此诸位应该看明白了吧,上关村卫生所开在了驿马镇驿马村魏正广家的后院!!!说到下面这些卫柏兴却糊涂了,明明上关村没有卫生所,央视偏偏报道上关村医卫生所村医魏正广年纯收入十七八万,报道说一天可以看一百多位病人的魏正广,年毛收入不会低于百万以上,央视怎么把一个门诊楼的年收益说成是一个村卫生室的年收益呢?这可是央视正牌大牌栏目《新闻1+1》报道的,央视在新闻播报中赤裸裸的说谎意欲何为?一个年入百万的个体诊所老板是谁把他包装成“最美村医”的,这个魏老板财大气粗为何非得强行介入要当村医?上关村的执业证,可以开在驿马村?村医何时可以异地执业了?甘肃省卫健系统老是给全国开先河,89项公卫的事搞得也不错。魏老板在甘肃的关系网不一般啊,要不然也不敢公开跑到央视上去撒谎,魏正广魏老板,估计后面报应该来了吧。下一篇再细说其中猫腻。

上关村卫生所开在了驿马镇驿马村魏正广家的后院

这是驿马镇上关村原村医刘粉兰自述:

我是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驿马镇上关村的刘粉兰(不在职村医),今年60岁(电话号码1502594xxxx)。

我是1980年和丈夫李永峰结婚的,1982年和丈夫李永峰在驿马镇上关村当乡村医生的,从事基本医疗,儿童预防接种,传染病预防报告等等工作,丈夫在1989年生病(丈夫在2001年去世的)。我就一个人独立去给村里娃娃打预防针和防疫工作,一直到在2008年,我去庆阳卫生局换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就不给我换了,说我的上关村医疗机构许可证作废了,把我村医疗执业许可证副本内容撕了,说一村一证,但许可证号还没到期,我把许可证副本拿走保存。2008年卫生院要我把打娃娃预防针卡和妇幼管理卡交上去,给我补助费1000元。

在 2009年,不知什么原因魏正广来我们上关村干公卫的,魏正广是我们上关村的人,以前在驿马村开诊所,没有干村医工作,魏正广是药贩子,把药材公司的药房改成村卫生所(我们村原来的卫生室是我自己的),不知道他用什么手段,敢把我们上关村卫生所,开在驿马村的。

我从事乡村医生工作的证据只有以前给娃娃打预防针的登记卡和许可证副本封面和撕掉的碎片,从2009年开始到现在我没有领到任何补助。

卫柏兴评:建议全国村医都去甘肃庆阳驿马村向魏正广学习,学习他造假药如何不被查还能上电视正面宣传的,学习他如何与当地卫健系统搞好关系的,直接把乡邻的执业证取消后取而代之的,学习他如何做到一天百多病人晚上还能出诊并且年入百万的…..大家更要学习他异地执业十年的经验。甘肃最美村医魏正广的神迹只有一个地方能见到,就是盛产“手撕鬼子、裤裆藏雷”的横店影视城,不过魏正广的事要拍成电影,估计没有导演敢拍,因为太离谱了。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102人评论了“甘肃村医魏正广是最美还是恶霸?”

  1. 这个骗局我觉得到处存在,无利躲闭,有利是枪着装逼,卫生系统真的把一批老实有能力的村医吭了,现在生活也无法唯持,干了二三十年的村医起早贪黑忠心耿耿,非典,禽流感,生死置之度外,这样的村医被医改改的伤心,换局选举,卫生院领导的腐败,彻底改变了做人的准则,希望领导查一查卫生院的用人之法,钱的进出,还、无奈村医的一个明天。

  2. 我们这卫生系统更它奶奶的黑,院长就是土皇帝,想怎么欺压村医就欺压,不敢说呀,忍气吞声的活的吧!

  3. 魏正广纯属恶霸,他是怎么从一个药贩子摇身一变成了全国村医的典范,冠冕堂皇的成了最美乡村医生,他利用什么高潮手段窃取他村的营业执照,希望有关部门严查这个魏正广,还粉兰一个公道,还全国乡村医生一个公道。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