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白条,直接侵吞村医补助款,沅江市卫健系统就是赤裸裸的黑社会!

尊敬的湖南省卫生健康委员会
及湖南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领导:

我是湖南省沅江市胭脂湖街道社区三眼塘村的一名工作近40年的村医,我叫李雪飞,男,身份证号码432302195712xxxxxx,电话:131xxxxxxxx
在2018年2月10号上午九点左右,我接到胭脂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公卫科黄秋喜主任的电话通知,要我当天上午到公卫科打领条,发放年终的公卫经费。

当天胭脂湖街道社区全体村医都到了公卫科。看到领条内容都是一样的,只要求我们填金额4000元和签我们的姓名。当时都没有付现金给我们。过了一段时间,我们问公卫科一把手李桂明主任,我们打了领条的4000元补助款什么时候付给我们,他却说这笔钱上半年就付给你们了。只要你们打一个领条就行了,接着吞吞吐吐作了这样或那样含混不清的解释。又说挂了往来账,问他什么往来账?也讲不明白。

又过了几天,我们几个人到政府找主管文体卫的镇长周喜云、镇党委书记周峰和纪检委刘书记,他们说按财务手续打领条一定要付现金。周峰书记立即当着我们的面打电话要卫生院院长曾昭军到政府办公室来,电话中说:你们要乡村医生打了领条不给钱,村医生在我这里反映这个情况。院长曾昭军来了但没有同我们见面,周峰书记说过几天我给你们答复。

几天后我们再询问周书记,他说”你们找卫计局主管部门,他们是主管业务的”。大家得到这样的答复,顿时心凉了半截。接着我们又马上打沅江市卫计局局长的电话,当时的局长叫冷世辉,听完我们的述说,局长告知:财务手续应该是打领条,付现金,这事情我了解一下。我们再次找卫生院院长曾昭军理论,他愤愤的说:”你们怎么不理解?上半年发放中的经费同你们挂往来账4000元”。我们回答说:”当时怎么不告知我们?我们要求看账”。对于这正当要求,院长却大发脾气的对我们说”你们告状去”,大家不欢而散。

次日,我们打了益阳市市长热线,工作人员说等二个星期的工作日回复,回复结果是,同李桂明主任跟我们大家解释的口径一样,说是去年的往来账。后连续6次市长热线也无着落。这个结果让大家非常失望。

之后主任李桂明带大家去卫计局财务科找范主任,范主任解释:1、这笔账是根据你们工作的表现好坏程度核算的,要通过工作绩效考核评估完成的工作数量和质量定的,按照国家政策购买服务的原则多劳多得。2、把你们上半年发放的经费中挂往来账4000元,你看我们的帐目。

当我们要求用手机拍下来,范主任却说”不可以,这是我们的财务制度,有规定,不能拍,有规定的”。至今,明明应该属于我们的收入在已签收的情况下,被公卫科以各种理由白白侵占,我们这群在基层为群众奉献了一辈子的村医,想到自己如此的任人宰割,真是欲哭无泪。


基于以上事实,经咨询法律界人士,我们认为,这一事件是一起典型的侵犯乡村医生合法权利的严重事件,是胭脂湖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利用自己的管理权力及所管辖乡村医生对直接管理者的信任,有预谋的实施的一起严重侵害乡村医生合法权力的、性质非常恶劣的严重事件,希望上级职能部门高度重视,迅速调查处理这一事件,兑现我们的合法报酬,并依纪依法追究涉事 领导及工作人员的法律责任。
此致
敬礼!
报告人:李雪飞(签名)
2019年8月7日
附:胭脂湖街道(三眼塘镇)34名村医的签名证明

卫柏兴语:“湖南沅江市胭脂湖街道服务中心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竟然让村医打白条直接侵吞村医的国家补助款,连以考核名义克扣都觉得麻烦,直接上手抢了,赤裸裸的强盗思维,土匪做法。听说举报人把此信息刚举报到卫柏兴平台,地方上的威胁就上来了,甚至拿村医子女的前途来要挟,真是目无王法,沅江市卫健系统恐怕黑社会见你们也得躲着走吧。
据了解全国不少村医也有过类似的遭遇,大家举举手,我们看看有谁遭遇过?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129人评论了“打白条,直接侵吞村医补助款,沅江市卫健系统就是赤裸裸的黑社会!”

  1. 也别指望什么中纪伪,这些问题反应哭诉了这么多年了,中纪伪按手解决过几次?真是对牛弹琴,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枉费心机。

  2. 现在是摸着石头过河,学习外国经验,这些专家教授不根据国情,乱弹琴,出骚注意。来坑害百姓,随着历史的发展达到一定的水平,才能水到渠成,现在百兴待业医改十年有什么好处,看病难,看病贵,药价飒升,检查费几千,一个病号不拿一点药,光检查费用几千元甚至上万元。这是社会的弊端,谁主张正义,说句公道话。
    习主席中央主要领导这些诸多严重问题您知道吗?

  3. 卫生部关于乡村医生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通知
    【颁布时间】1988-4-8
    【标题】卫生部关于乡村医生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通知
    【发文号】
    【失效时间】
    【颁布单位】卫生部

    【法规全文】

    卫生部关于乡村医生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通知
    卫生部

    卫生部关于乡村医生工龄计算有关问题的通知
    卫生部

    国务院工资制度改革小组、劳动人事部《关于卫生部医疗卫生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制度改革问题的通知》(劳人薪(1985)41号)、劳动人事部、卫生部给湖北省工资制度改革小组办公室《关于乡村医生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劳人薪(1986)5号)下达以后,有些地区
    对乡村医生的工龄计算提出了一些具体问题。经研究,现就有关问题通知如下:
    一、1987年底以前的乡村医生(原赤脚医生),仍按劳人薪(1985)41号、劳人险(1986)5号文件的规定确认;1988年1月1日以后的乡村医生,需经县以上卫生行政部门考试考核,并取得乡村医生证书的,才能承认其为乡村医生。
    二、根据国务院工资制度改革小组、劳动人事部劳人薪(1985)19号文关于“工作年限从参加革命工作和社会主义建设工作时开始计算”的规定,乡村医生成为国家正式职工或进入各级医药院校学习毕业(结业)后成为国家正式职工,并继续从事卫生工作的(包括在各级卫生行
    政部门工作的人员),其参加工作时间,从本人计算连续工龄的起始时间算起。

    1988年4月8日
    8124号等很多有关村医待遇的文件被黑社会封压了几十年啊同仁们!伤心吗???

  4. 如果把村医入编转正,有身份、地位,工资,退休有保障,谁肯辞职,贪官污吏再贪他也不敢把医生工资贪掉吧!

  5. 我们这里工资从来没有医生签字给你多少就多少镇卫生院说了算,这是什么世道太可恶了,卫生院账不准村医看,希望中纪查一查这些贪官。湖南桑植陈家河镇

  6. 时间会给你答案

    国家医改=医闹

    转自武汉大学医学院
    国家医改30多年,除了4-5年前开始实行农村合作医疗,对老百姓有益之外,可以讲一无所成。每任官员搞个新招,都谓之改革,浪费了大笔纳税人的钱,结果越改越不着调。这大概就是所谓“改革永远在路上”。
    医改不成功,老百姓不滿意,为了转嫁责任,时不时地把矛头对准医务人员,撩拨医患矛盾,催生医闹、医暴。
    其实,原本医疗制度比较健全。在农村,村(队)有赤脚医生(卫生站),乡(公社)有卫生院,县有人民医院。在城市,校有校医,厂有厂医,大单位有自己的医院,职工和家属都在那里看病。小病医务所解决,大病才去大医院。人们看病本来不难,也不贵。
    改风一吹,搞垮了几乎所有的厂矿医院、卫生所。一方面许多医务人员下岗失业,大量医疗建筑及设备闲置、损坏,国有资产流失。另一方面,又独出心裁,耗费巨资,新建了许多社区医疗站。
    社区医疗搞了几年,又说要学习外国,搞家庭医生制。
    其实,要么别破坏原已完善的医疗体系,只需加强培养、充实技术力量、添置先进医疗设备便可。要么向发达国家学习,先在大学培养家庭医生,然后一步到位,普及家庭医生制,同时适当加强公立大医院建设。百姓看病自然不难。
    假设,学习先进国家,把国库的税收和没收贪官的巨资用于民生,实行全民免费医疗,不用百姓自己掏腰包,百姓还会抱怨看病贵吗?
    其实,药厂是你国家批准建的,建多建少,生产什么药,多少钱成本、出厂价多少,是国家核准的。进口什么设备、什么器材,卖什么价是发改委批的。医院没有丁点权利私自更改任何药品价格,必须按照国家的定价卖!公立医院和遍地开花的私立医院,都是国家批准存在的。医院的收费标准,是物价局批准和定期、不定期检查的。医院进什么药、进谁家的药,是政府集中招标采购的。从事药品和医疗材料的中间商,是你工商局注册合法的,他们的账目是你工商、税务、物价部门管控的。
    为什么,你们要把看病贵、看病难的责任转移到医院和医务人员身上,挑起群众斗群众呢?
    无需否认,医疗行业也有回扣,也有不正之风。但是,在一切向钱看的商品社会、商业大潮下,从上到下,包括官场,哪个行业、哪个部门没有商业行为?哪个商品没有买卖间的差价(这买卖间的差价必有回扣)?难道,央视的酒、药、保健品广告是免费播的吗?昂贵的酒价、药价、保健品价格中,央视拿了几成?央视拿的这几成不都是消费者买单了吗?央视的主持人,会给别的台、别的人免费当主持吗?为什么有人要以偏概全,非要把药价贵、看病难的屎盆子扣倒广大医务人员头上呢?为什么,非要煽动不愿动脑的、不明真相的群众对广大医院和医务人员的仇恨呢?
    难道,上世纪九十年代国家定的医疗收费标准,由发改委、物价局、药监局和医保部门定的药品价格,会因医务人员的行为而有所变动吗?
    央视掌握着與论工具,可以指鹿为马,可以主导與情,难道还嫌不够狠,非要把医务人员的含泪申诉屏蔽和封杀吗?
    我们,是在国家有灾、人民有难时,被临时称为天使,被派赴汤蹈火的一群人。难道我们连表白的民主权利都被剝夺了吗?!连真相都不敢说了吗?药价都是国家定的,医院没有一点权力把药价定高,那怕比囯家定价贵1分都不行!普通人只看到有所谓的医药回扣,那为什么国家物价局不把虚高的药价格降下来!这其中的内幕又有几个人敢揭!央视之流的媒体人只敢拿一些表面的东西搏一些人的眼球!医患矛盾有好多就是像央视这类的不良媒体人给推波助澜的!每一个有社会经验的人都会明白这个道理,在目前的社会,哪个商品没有回扣?!哪个商品没有利润?!我是一个医生,我所认识的医生没有一个不是以为把病人治好病为自己的目标的!没有一个医生会为了回扣而不管他所开的药管不管用!每一个医生都是有良知的!但是每一个医生也有追求美好生活的愿望!请理解医生,是我们医生群体的呼唤!别妖魔化医院,是每一个医疗机构的呼声!医务人员都好像是后娘养的似的,没有任何部门给撑腰,甚至我们的主管部门国家卫计委都不敢站出来说出真相!替我们撑腰!所以任何媒体人都敢损医疗部门,既能搏众人眼球,又不会遭到反击,因此像央视之流媒体人才敢揭所谓的”医疗黑幕”!实际上全是为了转嫁社会矛盾至医患矛盾身上!呐喊吧!有点骨气的医务人员!既然国家想揭出真相,那我们就喊出我们的心声,真正把所谓的药价的虚高本质喊出来!我们医务人员也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7. 我只因没送的礼,在沅江健康扶贫检查时,档案没写完整被开除出乡村医生,不知道全国的健康档案有多真实?我有医师资格证的医生被开除,找没医生经历的妇女来做公卫任务,大家可想而知有什么原因都是骗人的,我05考得医师资格证,18年12月沅江健康扶贫就因档案没完整被开除,下半年公卫款没有了,乡村医生不如农民工,公卫只有责任,待遇没保障!

  8. 卫计系统有些不作为的领导,不要太得意,乌云遮日总有被风吹散的一天,只是时间没到。法网灰灰.疏而不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