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柏兴平台拟成立基层医改全国村医监督县域大联盟

先说几句:这段时间来卫柏兴说医改的网站总是有人背后捣乱,你们封卫柏兴的网站,我们无非就是多花些成本(换服务器、域名、IP地址等),但封网站者可就不一样了,国器私用是违法犯罪,只能后面让你们罪加一等,当然我相信你们这样玩火的政治风险和封网成本也不会小。本来我们只是如实反映出医改或基层医改存在的现实问题,是在帮某些部门,但你们不敢面对问题,一个劲一门心思的就是封号封网,是谁也得急!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是这帮人非想着结仇不可,封、继续封,能帮村医追回属于自己的血汗钱,帮国家节省大量医改资金,我们觉得和你们这帮贪腐分子死磕很值。“官行私曲失时悔”。

据我们近一年调查数据显示,仅公卫经费一项,全国村医被克扣、截留的金额高达千亿元以上,基药、一般疗费等补助有的地方十年下来一分也没给过村医。这些钱是国家给村医的报酬,是国库的钱,即使被以考核为名扣掉,扣去的钱应该返还国库,不应该进入卫健系统的小金库或被某些领导瓜分。如果这些钱不返还国库,那么这帮人就犯了私分国有资产罪或贪污罪。

公共卫生费从2009到2018年国家按40%拨付率给每位村医的总额149元/人,比如说1000人口的村,10年下来村医共可得公卫经费为14.9万元。诊疗费5元/人次、基药5元/人。

河南通许村医辞职事件中,通许县把2018年拖欠的补助款以22元的数额给补上了,实际上这个补助的数额是不对的,应该是25元。2018年卫健委文件《关于做好2018年国家基本公共卫生服务项目工作的通知》文件号“国卫基层发〔2018〕18号”中明确规定说明“2018年人均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补助标准从50元提高至55元,新增经费重点向乡村医生倾斜,用于加强村级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工作。”也就是说新增的5元应该全部用在村医身上,50*40%+5=25元。这个新增5元从2013年就开始有明文规定,但几年下来几乎很难看到有地方执行了这个政策。此文件对公卫资金拨付也有规定“先预拨、后结算 ”,但全国没有村医享受过“先预拨”此政策。

2019年公卫经费涨到了60元,半年多过去了,很多省份的村医到现在一分钱也没拿到手。公卫经费60元正确吗?各官员专家以60*40%=24元给村医对吗?不正确也不对。“2019年3月5日,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关于2018年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与2019年中央和地方预算草案的报告》提交大会审查。在2019年预算编制和财政工作的总体要求方面,《报告》提出,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基本公共卫生服务经费人均财政补助标准提高5元,加上从原重大公共卫生服务平移的补助资金折算为人均9元,达到每人每年69元。李克强总理也在今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将新增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财政补助经费全部用于村和社区,务必让基层群众受益。”2019年村医应得公卫经费为55*40%+9*40%+5=30.6元,也就是说以24元算法给村医,无形中就减少了6.6元。

有村医感觉这个账算得不对,所以拒绝领款和签字。

2019年福建在全省卫生健康工作重点任务的会议中明确指出,省委省政府今年将基本公卫经费提高到69元。

本平台这次号召大家共同成立村医监督县域大联盟是建立在村医是绝对的弱势群体基础上,没地位、没尊严的主因是身份得不到认可,身份不被认可,待遇自然就没保障,所以上级单位在村医的收入上是支配主体,随意性太强,因此产生大量的权力寻租,克扣、截留成了基层医改中的普遍现象。要改变这一现象大家就得一起合理合法的团结起来,从被动受压到主动监督他们,改变一切不合理现状,不能等利益链条上的人去改变政策利好村医,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改变。

加入监督大联盟很简单:“在本文下面留下手机和微信号,具体地址等,有能力号召和管理本县医改监督群就可以,此类留言信息不公开显示”。到时我们以县为单位收集整理监督员反馈基层医改存在的种种问题,不用大家出面,卫柏兴平台根椐国家相关的法律法规来帮大家追回被当地相关部门克扣拖欠的薪资,同时也希望大家能提供更多高价基药的证据,让基药市场化,以此来推动广大农民都能用上质优价廉的常用药品。当然最为关键一点,我们会结合各地的诉求的共同点,通过各种渠道来推动村医身份、养老等转变。

欢迎各位加入基层医改全国村医监督县域大联盟的组建!!!

声明:本文来源为独家所有,尊重知识与劳动,转载文章或提取相关内容需经【卫柏兴说医改】同意,否则将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及无限责任!

108人评论了“卫柏兴平台拟成立基层医改全国村医监督县域大联盟”

  1. 广西壮族自治区钦州市钦南区黄屋屯镇镇料连村村医

    每年的公卫费都不是足额发放,没有按什么规定发放,随意性很大,卫生院的领导明里暗里透露给我们,卫生局扣卫生院的,卫生院只好扣村医的了,

  2. 张医生(武冈村医)

    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同一个规格同一个厂家的口服混悬剂普进货药价8.8元一合,基药价25.2元一合,注射剂普药价4.5元一支,基药价26.2元一支,这是在害老百姓和村医啊,还有其他的大部分基药价钱比普药要高出几倍

  3. 卫柏兴平台,真正为乡村医生这个弱势群体说话的平台。全国村医向你致敬!希望重拳出击!严惩贪官污吏。

  4. 河南省杞县竹林乡村医

    我们是河南省杞县竹林乡的村医 ,医院把我们的公共服务费,打个借条一已经七年了,多次吹要无果,竹林乡一共16个村,除了4个区长给了,余下12个村没给,我们有欠条为证

  5. 如果说国家真的出政策解决赤脚医生的养老保险等问题,是不是也可以为接生员解决一下?那个年代的接生员跟赤脚医生同样的辛苦同样的做出了贡献。

  6. 感谢卫伯兴给了这样宝贵的平台,更感谢卫伯兴呕心沥血为老一辈赤脚医生辛勤付出,希望虽然寄托在政府,但不会忘记你的恩德,党和政府不会忘记基层网底的功劳,静侯佳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