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式辟谣!

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于2021年5月17日印发的《医学隔离观察临时设施设计导则试行》明文规定,医学隔离观察临时设施的选址必须远离污染源、人口密集区以及幼儿园、学校等易感染人群场所。国家卫健委也做出了与此相应规定,方舱等隔离点都不可以建设在学校旁边。不过网上前几天疯传广州市海珠区要征学校作为隔离点使用。

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小学。

下面是网传家属联名对征用学校为隔离点异议的载图:

但在11月13日,广州疫情联控发布会上,海珠区常务副区长傅晓初明确表示有关征用学校建设集中隔离点为不实信息。

但很快在网上就有网友对傅区长的说法提出反驳。

那么我们收到的反映信息是什么样的呢?

广州的网友对这个发布会有一段评论,摘抄一下:今天的发布会,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也知道他们在说谎,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但他们依然说谎。

在广州开新闻发布会“辟谣”之前,海珠区学校工作群里号召老师加班腾挪教室为隔离点的相关信息和图片全部被删除,大家应该知道,一般群里信息发出两分钟内是无法撤回的,但他们过了两天还能撤回去,不能不说广州教师工作群太神奇了。更为诡异的是校领导们在群内发布信息威胁“谁要把以前的信息传出去,就当传播谣言处理”。

广州在这波疫情中更为过分的是,疾控中心竟然联合教委给学校施压,以防疫人手不够让学校老师以疾控中心的名义参与流调,也就是说你接到一个自称是疾控中心人员的陌生电话,实际上打电话的这个人有可能就是学校指派的老师,并且每个人每天有定量任务,不光如此疾控中心还有电话回拨监督,这个回拨监督电话操作大概是进入指定系统后,拨流调对象电话后先通过监督电话确认然后再自动转拨流高对象电话。

教委以政治任务为名义让老师参加志愿者服务,在广州你看到“大白、大蓝”有很多可能就是学校派过去的老师们。

这些“志愿者”只管盒饭,没有任何报酬,有的老师干到凌晨两三点钟还要自己花钱打车回家。但相对被派出到河源、阳江、江门这些地方的老师,在广州本城即使跨区作业相对他们幸运多了。这些派到外地做志愿者的老师,如果被知是海珠区的,当地连酒店都不让他们住,经过他们集体抗议,最后只给一些普通房间安置。

一二百公里路程,回来的时候更惨,要么自己自费打车回来,要么家人或亲属开车接回来。经过众多教师的争取,最终有车送回广州,但是家住海珠区的老师就没那么幸运,由于封控的原因,交通暂停,只能徒步走回海珠区的家。教委花这么大力气折腾学校让老师给疾控和核酸公司当“白工”,干完活后,扔封感谢信算是奖励了。教委和疾控、核酸公司几方如果这里面没有利益输送,估计鬼都不相信。

海珠区征学校建设隔离点在家长的强烈反对下以辟谣方式结束了这场闹剧,但其它地方疫情各种乱相正在时时上演,卫健委和疾控在老百姓眼里已经没有任何公信力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