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二十大后如何在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中发挥原赤脚医生群体正面不可取代价值》的建议

关于《二十大后

如何在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中发挥

原赤脚医生群体正面不可取代价值》的建议

湖南卫健委、李小松主任:

卫柏兴平台与赤脚医生群体打交道算下来至今十年有余,对这个群体诉求还是比较了解,十多年来他们通过各种渠道各种方式上访维权的目的只有一个“养老”问题没有得到有效解决。赤脚医生养老看似全国性的普遍问题,但不可否认湖南省目前给予这个群体的养老金最高才180元,应该是全国最低的。

湖南省的这个群体多年数次到省城在省政府、卫健委等相关政府机构门前静坐、拉条幅、喊口号等,甚至还发生过与安保人员相互冲突的过激行为,对于这个群体的维稳,湖南省在这方面消耗大量的人力、精力、财力。对于地方政府以恐吓、威胁等出格手段对这个群体进行维稳,卫柏兴平台也曾进行多次追踪报道,对于我们的报道,湖南省有些部门甚至在这个群体中把我们的平台妖魔化,故时而有一些不必要的误会产生。

卫柏兴平台自成立之日起就把自己定位医改公益性的桥梁和纽带,目的是把下面基层的诉求通过平台以不同方式往上给相关部门进行良性传递,不过很可惜,对于下面的诉求,我们多次反馈给湖南卫健委,但都没有得到有效回应,这个群体至今还在以上访为第一手段进行养老诉求。

过去卫柏兴平台对于这个群体的认知估计和大多公众一样,赤脚医生没什么医疗水平,除了打打针吊吊水,只能看看感冒类的小病,但随着接触的深入,才知这个看法是多么肤浅与无知。众所周知,医学是实践科学,六十年代建立“赤脚医生”模式把我国建国初期人均寿命35岁(世界人均寿命47岁),劳动年限15年提升到1978年的68岁(世界人均寿命57岁),我国的人均寿命远大于世界人均寿命,摘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这一切成就其中赤脚医生功劳最大,谁也不能否认的。

以湖南省为例,目前六十岁以上的老村医,大多数的行医经验都在四十年以上,他们丰富有效的临床经验、中医、中西医结合的“土单验方”更是难得的医学宝库。

卫柏兴平台对于这个群体认知不仅仅体现在他们精湛的临床技术上,2020年12月,我代表平台参观了坐落在江苏徐州医科大学内的赤脚医生博物馆,对赤脚医生从技术到精神双向层面的认知都有了升华。博物馆的焦馆长在给我们讲解时,情绪饱满且深情,对于这个群体充满了崇高敬意。他讲道:“他们响应毛主席的号召,身背药箱、走村串户,嘘疾问病、春风化雨。

赤脚医生扎根基层,无私奉献,尽职尽责,建立了相互信任,亲如家人的医患关系,成为农民的健康守护神”。我问道“有人说赤脚医生只会看一些简单的疾病,水平太低”。馆长回应“那是他们太不了解这个群体,这个群体不光能看病,看好病,花钱还少,并且每个人多年临床经验中都或多或少有自己的绝活。这只是一方面,目前中国的医疗环境更需要的是发扬和传承他们医者仁心、无私奉献的医者精神,这是目前整个社会医疗体系所缺乏的”。2021年3月,卫柏兴平台组织全国的老村医代表把赤脚医生的老物件对博物馆进行了无偿捐赠。

目前徐州赤脚医生博物馆已经成为江苏省卫生健康系统医德医风教育基地,江苏省老村医现在养老金为一千多元。

老村医养老问题涉及卫健、财政、人社等部门,所以极易造成多部门之间对此问题相互推诿踢皮球,老村医认为卫健系统是自己的主管上级部门是娘家人,所以他们诉求维权的唯一通道就是到卫健部门上访。湖南卫健部门的干部也曾经告诉我,省卫健委多次给兄弟相关部门去过函打过报告,希望能提升本省老村医的养老待遇,但一直没有得到他们的正面支持,言语里也颇感无奈。

作为桥梁和纽带,卫柏兴平台也一直在努力寻找除上访之外解决村医养老的合适路径,在充分认知和了解这个群体的医德医技的基础上,我们认为湖南卫健委更应该认可过去赤脚医生“医者仁心”“恫瘝在抱”对国家和百姓的赤诚精神,以及当下响应习近平主席二十大报告中提出的“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推进健康中国建设的战略定位”,发挥赤脚医生医德、医风、医技当下对“建设健康中国”中的重要性。

据我们平台对湖南村医群体的了解,毫不客气的讲,整个湖南省六十岁以下在岗的村医,具备中医思维能给群众提供中医药服务的村医不足百分之十,而六十岁以上的老村医在这方面所占的比例在百分之七十以上,并且看病完全体现出中医药“简便廉验”的特点。

举例几个老村医供贵委验证:如郭冬临,益阳桃江县~中医全科,擅长痔疮治疗,郭老先生中西结合治疗痔疮一般十分钟一个,费用低,有效率100%,且复发率极低。郭冬临是村医里的老上访户,贵委估计只知道他爱带头上访,对他的医德医技估计了解甚少。如果贵委能把郭冬临这样的老村医专门聘请带徒弟(年轻村医)授艺,以技术价值产生社会价值来获取他应得的经济价值,如果贵委借鉴并实施上举,无论是从稳定村医队伍、发展传承中医药,百姓少花钱,医保节余等方面一定会形成多赢局面。

除了郭冬临,湖南老村医里面卧虎藏龙、高手如云,如岳阳管传芳,中医全科,尤其对濒临失传的古法炼丹术掌握的炉火纯青;邵阳周主宝,中医全科,治疗烧烫伤、糖尿病足等是一绝;下面再附些有代表性的老村医名单:

1、管传芳,岳阳平江,中医全科,擅长:外科。

2、李玉明,邵阳,中医全科,擅长:上呼吸道疾病。

3、杨惠芝,长沙县,中医全科,擅长:妇科。

4、谭石余,娄底,中医全科,擅长:疼痛科。

5、吴庆延,郴州,中医全科,擅长:针灸,正骨。

6、彭杏初,常德市鼎城区,中医全科,擅长:疑难杂症。

7、郭冬临,益阳,全科,擅长:痔疮治疗。

8、李美双,湖南省慈利,中医全科,擅长:白癜风,糖尿病,风湿病,痔疮。

9、李星海,郴州,中医全科,擅长:癌症。

10、龙二孝,郴州,全科,擅长:皮肤病。

11、刘迪煌,邵阳市,隆回县,中医全科,擅长:擅长烧烫伤,皮肤病。

12、刘爱勤,岳阳市平江县,中医全科,专长中医内科。职称79年评定中医内科医士。

13、曹春林,益阳,中医全科,擅长:疑难杂症,白血病,尿毒症,癌症治疗。

14、叶高扬,中医全科,擅长:咽喉道、跌打、骨质增生等各类疑难杂症。

卫柏兴平台愿意无偿协助湖南卫健委来做老村医队伍医德、医风、医技等方面的挖掘、抢救、保护工作,让他们身上体现的奉献精神和精湛医技能在新时代顺利的得到很好的发展和传承,为守卫湖南村民的健康,助力湖南乡村振兴发挥应有的正面价值。同时贵委可向省政府或其它兄弟单位去函写报告,以此为据来要求提升老村医的待遇,解决他们的养老问题。

目前各大中医院校培养的中医生不具备中医辩证论治思维,说白了就是不会看病,看不死也看不好,这也是造成中医药发展的主要阻力和障碍,所以希望贵委能清晰看到这一点。如果不重视老村医的技能,靠一些专家“刷白墙、堆盆景”式的走形式、过场培训,只看数量不看质量,那么一定在不久将来会辜负最高领导人对中医药传承发展的期望。

当贵委收到此信件后,我们平台已经开始在湖南省调查老村医临床经验技能收集整理工作,等收集整理工作结束后发您们委,以供您们后面抽查验证。

总结:我对湖南卫健委有关解决或提升村医养老待遇建议:“发挥老村医不可替代的丰富临床经验价值,以老带新,认可这个群体的奉献以及在现在和未来在“健康中国”推进中产生的重要作用,从而得到各部门一致认可,顺利实现老有所养”。

最后借助赤脚医生博物馆的几句话为结束语:

泱泱中华,神农百草;医学文明,医钵相承;赤脚医生,克勤克俭;防疫治病,劬劳艰辛;送医采药,风雪五岭;筚路蓝缕,历史有痕;大浪淘沙,方显真金;伟大创举,誉满世界;唯修斯馆,彪炳伟业;不忘初心,以励后人。

顺祝秋安!

卫柏兴

2022年10月27日

1人评论了“关于《二十大后如何在促进中医药传承创新发展中发挥原赤脚医生群体正面不可取代价值》的建议”

  1. :云南昭通彝良龙街老医生

    当地政府对待老医生的养养老问题不但不管,老医生诉求就是石两句话,一,没有解决老医生的政策,二,就是等,不明白的是老村医生走进来为国家,为人民健康服务期间是有政策,有法律法规,老村医生老夹不能为国家,为人民健康服务,诉求他给老村医生一个生活养老时就没有解决养老的政策和法律法规。是不是法制社会?把老村医生当一台机器使用,有用时就用,没有用时当废铁处理,这不是黑社会性质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