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最近五年的数据,乡村医生的数量仍然以年均5万人的速度急剧下降

乡村医生是中国农村居民的“健康卫士”。它们早就植根于“我如何能分辨,穿过所有这些云?”,以心为灯,默默奉献,守护着亿万村民的健康。然而,随着老一代村医逐渐退出历史舞台,新一代村医缺乏补充,这支队伍面临着人才缺口的危机。

《2019年中国卫生与健康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至2019年底,全国乡村医生仅79.2万人。根据最近五年的数据,乡村医生的数量仍然以年均5万人的速度急剧下降。曾经是村民们推崇的“体面生意”。为什么现在不受欢迎了?

行医半辈子,还是个“扛药箱的农民”

据统计,全国近1/4的村医年龄在60岁以上。他们从赤脚医生开始就干了一辈子。然而,行医几十年,他依然是一个“有药箱的农民”。在职时攒不下钱,离职后不能非法行医,没有正式的工作编制,晚年生活缺乏安全感,这些都让这份工作逐渐失去了对年轻人的吸引力。

2021年3月3日,河北张家口,张明亮拄着拐杖走在暮色中的家访路上。

据了解,目前乡村医生的收入来源包括三部分:一是药品零差价销售后的基本药物补贴;二是收取医疗费用;第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费。虽然不同地区的村医收入有差异,但大部分人一年也就两三万。

即使收入低,各种费用也经常拖延、拖延或不支付。购买药品时,您必须自己支付费用。出现医疗纠纷,就得自己掏钱。通常,你要面对各种各样的评估和鉴定。不少村医坦言:“我们是当公务员的,照顾医生,却享受着农民的待遇。”

去年6月1日,国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明确乡村医生不是农民,而是医疗专业人员。然而,近一年过去了,很多村医的身份仍然不清楚。“假设是一个农民。他们不做农活,每隔一段时间就开会,还穿着白大褂在诊所治病救人;说是医生,像农民一样交新农合。”看不到未来的希望,很多村医选择另谋出路,很多年轻的村医不愿意走父辈的路。

平凡的身体,书写着不平凡的故事。

村医是一个村庄不可或缺的关键人物。他们占据了农村居民三级医疗保健网络的最底层。无论是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爱情中,他们都用自己的责任守护着一方百姓的健康,用自己的责任为村民筑起一道生命屏障。他们抱着一针一线的精神,在平凡的岗位上书写着不平凡的故事。

山西大宁县唐乐村“80后”村医何兴龙行医十八年,出诊17万人次,总行程40多万公里,足够绕地球10圈。7辆摩托车坏了,12个药袋坏了,为老百姓垫付了10多万元医药费,免除了近40万元的出诊费…村里的老人怕他走,对他说:“兴隆,你不能走。你走了我们就活不下去了。”对于这些,何兴龙说:“去哪里当医生不是主要的,最重要的是看哪里最缺医生。”

何兴隆正在村头给村民治病。

来自四川省甘孜州炉霍县思木乡中心卫生院的谭秦晓(音)为了给山沟里的病人看病,有时不得不骑自行车来回数百公里。因为条件差,很多医生来了又走,她却在这里呆了十年。2010年,谭被确诊为“右支气管大细胞癌”。每次去成都治疗,她都要带一堆村里买不到的药给村民。她说:“我希望在我有限的时间里,能为别人做更多的事。”

谭秦晓正在给一个病人看病。

期间有无数的乡村医生不分昼夜,不畏风雪,只带一个口罩冲锋在一线。4月27日,湖北武汉李家骥镇52岁的村医姜群恩突发脑溢血去世。据了解,他在抗战前线工作了50多天,平均每半天就有40多个门诊病人。下葬那天,200多名村民自发前来为他送行。

正是因为这些乡村医生的坚持,才成就了中国亿万乡镇居民的健康。对于很多人来说,村医就是小时候讨厌打针的“坏叔叔”。他也是离家后父母健康的“守护者”,甚至成了温暖的乡愁牵挂。

多处试水,预计村医转正。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医疗改革和建设。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加强全科医生和乡村医生队伍建设”。《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也明确提出,要“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支持和推动乡村医生申请执业(助理)医师资格”。在政策鼓励下,全国多地勇敢迈出改革步伐,村医转正之路有望“天堑变通途”。

日前,陕西省汉阴县医改成果得到国家卫健委肯定。明确村卫生室是医院的派出机构,实行竞争上岗,村医是医院的职工。此外,村医年薪由3万元提高到6万元,城镇职工养老保险统一办理。

陕西省汉阴县医改竞赛。

贵州省麻江县实施乡村医生“岗位制”改革。全面推行乡村医生聘任制,将乡村医生纳入人员编制管理。补贴由1117元/月提高到2000元/月,在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和医疗责任保险的基础上增加工伤保险和医疗保险。

湖北省宜昌市将村卫生室作为乡镇卫生院的派驻机构统一管理,将村医纳入乡镇卫生院的设置和管理。

浙江省绍兴市柯桥区明确,全区村级卫生执业人员取得执业(助理)医师资格后,纳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内部管理。

为了吸引人才,允许16个省份的毕业生免试申请乡村医生执业注册。山东省淄博市推出“首村医疗制”,市级医院选派骨干医生入驻薄弱村,以帮扶形式填补村医缺口。江苏省扬州市为村卫生室、乡镇卫生院培养高素质医学人才,市财政按照每人每年3000元、5000元的标准给予定额补助。

从一个到多个,从点到面,乡村卫生队伍建设越来越规范,乡村医生职业前景越来越光明。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会有越来越多的村医能够更有尊严、更有地位的为村民的健康保驾护航。

只有对症下药,才能看到疗效。

《202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显示,我国村医老龄化现象严重,35岁以下的村医仅占5%。村卫生室78%的医务人员具有中专学历,很少有村医具有本科以上学历。

由于老龄化和文化程度低,团队的平均知识和技能水平长期得不到更新,团队与上级医疗机构的学术知识脱节。而且由于待遇保障不足,很难吸引专业水平高、医术过硬的医生到农村工作。因此,村民对村医的信任度下降,更倾向于到城镇就医,从而形成恶性循环,严重阻碍医疗队的发展。

解决当前农村医疗面临的困境,必须对症下药,用对药方,才能看到“疗效”。

首先,提高待遇是重点。再大的慈善家,也需要足够的物质基础作为保障。各地要落实对乡村医生的各项补贴,建立符合医疗行业特点的薪酬制度,鼓励多劳多得、优劳优得,实现收入与付出相匹配。同时,加快乡村医生养老保险制度建设,让每一个乡村医生都有安全感,解除后顾之忧。

其次,提高水平是关键。随着医学和科技的飞速发展,医生如果不能与时俱进,很快就会被淘汰。因此,要尽力为乡村医生提供更多的深造机会,同时在职称评定上给予优惠,使他们不断掌握新的知识和技术,为农民提供高质量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

第三,晋升空间是保证。目前,一些年轻的乡村医生感到职业前景不确定。因此,我们应该建立一体化的人才管理机制,逐步打破人事管理的壁垒和障碍。长期在村卫生室工作并取得执业资格的乡村医生纳入乡镇卫生院统一管理。允许青年村医在规定服务期满后转岗到上级医院,优先考虑具有基层农村医疗工作经验的优秀医生。

最后,留住人才才是根本。要立足农村实际,培养一批能留得住、用得上的人才。目前,国家已在医学院校开展培训工作,重点为乡镇卫生院及以下医疗卫生机构培养从事全科医疗服务的医学人才。随着健康中国战略的深入实施,相信会有更多的医务工作者选择留在农村,为广大村民提供高水平的医疗服务。

左肩医药箱,右肩锄头。可以说,没有村医的贡献,就很难有村民的健康,就没有全民小康。未来,在国家政策的帮助和支持下,乡村医生这个平凡而伟大的职业,一定会更加光明,更加有活力,一定会重新焕发出巨大的力量。毕竟村医有尊严,全民健康更有底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